第四章 靈獸綠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老爺,管家在外面候著,說是有事要稟告!”一位藍衣裝扮小廝站在門外傳話。身后三步遠的地方站著唐管家,唐管家大約四十歲左右,身體硬朗,中等身材,穿著一身深藍色長袍,頭上戴著深褐色的帽子,當當一眼看去面容和善,若是仔細一看就會發現他的眼睛透著精明。

    一個商人的管家,沒有精明的頭腦,又怎么能夠管家做事,這也是唐老爺為什么會把他留在府里的原因。

    唐老爺算是這個城里傳奇,本是讀書之人,飽讀詩書自然不會做哪些低下的事,可他卻做了,而且做的有聲有色,二十年前,他放棄鄉試由一個掌柜發展成為柳城數一數二的大戶,不僅是他的不拘小節,更是那非凡的魄力以及不被世俗偏見所束縛的觀念才能夠成為柳城的富商,年輕時自然春風得意,如今更是一帆風順。

    且看明日的洗三宴就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為唐家的座上賓。

    當年唐榮華能夠憑借著一顆頭腦積累如今的柳城首富的財富自然少不了別人的幫助,而幫助他的便是當年柳城的大戶,柳家。

    誰都知道柳家的破敗,八年前,柳家一家一夜之間被大火燒毀,除了許給唐榮華為五夫人的柳姨娘無一幸免,八年前,柳姨娘產下一女便病倒了,三年后也沒了。柳家剩下的就只是一子一女,而柳家幸存的財富自然也落入唐榮華的手里,唐榮華接受了柳家的家產,并且許諾要把那些家產留給他們的兒子,也就是現在的唐繼明,這事整個柳城的人都知道。對于唐榮華的做法,大家都看好,并且認為唐榮華明德仁厚,一時名聲乍起。很多人都聽說過他的事跡,不單單是由書生成為商人以金錢為利。

    擁戴的同時,他也受到了書生的駁罵,以至于長子繼明到了開蒙的時候卻無人肯傳授知識。不得已,唐榮華便親自開蒙,而唐繼明小小年紀就以一首詩震驚了唐榮華,讓他決定不管出多少銀子也要給他找一個德高望重的先生,雖然他知道,那些德高望重的先生視金錢如糞土,卻也知道有錢能使鬼推磨。

    “讓他進來吧!”里面傳來低沉的聲音,打斷了唐管家的思緒,收斂心神,看著小廝躬了躬身,推開門退在一旁。唐管家看了他一眼走了進去,待他進去,門就被關上。唐管家一進去就看見坐在書桌前的唐榮華,看見他進來并未抬頭而是看著手里的書卷似乎有什么吸引著他。

    “老爺,四姑娘房里的人來稟告,說四姑娘要見老爺。”

    “這事你去看看就行了,不用來稟告,自然她知道錯了就罰她半年月俸,唐家的女兒,絕對不能做出丟唐家顏面的事。”語氣淡漠的不像一個父親說的話,唐管家只是聽著,并不做他想。

    過了好一會,余光瞟見還未退下的唐管家,挑了挑眉,移開視線看著他皺眉道“還有什么事嗎?”

    唐管家低了低頭,似乎在遲疑著要不要說,過了一會抬頭時眼里沒了遲疑“小的今日出門聽見外面傳聞,朝廷要征收賦稅。”

    “聽說是有這么一件事,不過上面的意思還不明確,不知道是誰走漏了風聲,引起百姓的恐慌,這事唐家的人不要亂傳,該干什么干什么,你也吩咐下去,不要讓那些愚蠢的人惹禍上身。”唐榮華敲了敲桌子吩咐道。

    唐管家明白他話里的意思點了點頭,從懷里取出一個賬本放在桌上道“這事明日宴請客人的單子,夫人已經過目,說是可行。下面已經安排好了。”唐榮華看了一遍點點頭算是通過。唐管家見狀,從袖子里掏出一封信放在桌上“這是二爺派人送過來的禮單,禮物已經入庫。”

    聽見二爺,唐榮華看了他一眼,眼里閃著復雜的神色,見唐管家點頭才拿起來,信封并未開封,火漆未動。唐榮華知道是什么,拆開看了一眼,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過了一會確定沒看錯,執筆寫了回信,唐管家早已磨好墨在等著。對于磨墨這樣的事,唐管家并不陌生,當年他就是唐榮華身邊的書童。如今,就是他的管家。可想而知唐榮華對他的信任。

    一口氣寫好,吹干墨跡裝進信封里,唐管家取了火漆,唐榮華蓋在封口處并未在信封上署名就交給唐管家“讓人把信送出去,順便去賬房去些銀子。”說著伸出手比了比,唐管家會意,小心的把信揣進懷里退了出去。

    唐榮華把信再看了一遍,起身點燃一旁的蠟燭對著火燃燒,最后的灰燼丟進了一旁一人高的花瓶中。

    看著花瓶,想著被關在黑屋子里的人,她打破的不過是一個不值錢的花瓶,唯一值錢的不過是花瓶中的秘密。本來他是不會留著的,現在看來,這個女兒小小年紀能夠撐到第三天才妥協也頗有幾分唐家的傲骨。他以為可以更長一點的,終究那些方士的話不能全信。

    只是那位真正的人,他倒是想看看是誰,憑著一個八歲的孩子,還沒花瓶高又怎么能夠打破。這個唐府里,在他不在的時候,潛入了不知名的力量也說不定,怪只怪那個孩子太可憐。作為唐家的女兒,就要有為家族犧牲的準備。

    柳兒,若是你知道了,是不是會傷心,還是會恨我的絕情!那孩子,能否大富大貴就看她的造化。看著跳躍的燭光,袖子一甩,覆蓋住最后的火星。

    “朱朱,你真的決定了?”小東西揪著肥碩圓潤的耳朵苦惱的走來走去。

    “嗯!”朱朱漫不經心的伏在膝蓋上應了一聲,除了這樣,她還能有退路嗎?

    “既然這樣,為什么不當初就背下這個黑窩?”小東西不解的翹著尾巴不滿的抗議。

    “若是一開始承認,你以為只是關禁閉這么簡單嗎?喂,好吃鬼,你的腦海是不是秀逗了才會這樣問我?”

    朱朱一副不想搭理它的樣子讓它氣憤,那是什么神情,像是它很煩一樣。不過…“秀豆是什么豆,很好吃嗎?”看著一副饞嘴的樣子,朱朱無力的翻了一個白眼,他們之間的代溝不是一重,而是無數重,一個是聰明的人,一個是眼睛里只看得到吃的的動物,他們之間能夠對上話,不過是上天的一個玩笑!

    “不知道,沒吃過,下次好吃鬼可以去試試。”丟下這樣一句話朱朱閉上眼,很明顯,她不準備理它了。

    “說了本仙尊號靈獸,不是好吃鬼,好吃鬼…”小東西伸出爪子抓住他的褲腿不放,似乎她不改過來就不罷休。

    朱朱被吵得煩了,攆著它的尾巴倒掛起來,笑著道“若是再吱聲我就把你的法器敲碎了。”果然,此話一出,小東西連忙捂著嘴不敢聲張。等著綠豆大的眼睛望著朱朱,顯得極其無辜。看著它這樣,朱朱嘆了口氣“是你說自己是好吃鬼的!”被指出事實,小東西悔不當初,有種鉆進鼠洞的沖動,不應該一時硬氣竟然說出了這個概括了他一身優點的名字。只是,已經晚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

    “吶,朱朱,我們商量個事還不好?”小東西蹭了蹭,用尾巴撓朱朱的手。

    “不好!”覺得被打擊了,一點情面也不給,他都沒說什么就被否決了,可是他是誰,他可是神獸耶,怎么會如此不禁用,繼續再接再厲“朱朱,商量一下,你覺得什么樣的名字才最適合我的英俊瀟灑?”

    “英俊?瀟灑?”朱朱一副受驚的看著站在手心上的小東西,看來看去都沒找到與那四個字相符合的特性,耳朵圓圓的薄薄的,灰色的皮毛與一般的家鼠一樣,除了尾巴比別的家鼠長一點,爪子比別的家鼠尖利一點,眼睛比別的家鼠大一點,有神一點,胡須長一點,身形肥一點,她根本就看不出英俊瀟灑四個字能夠形容在一只老鼠身上。這個世界,處處都是玩笑。

    “嗯嗯!”小東西點了點頭,擺了一個自認為吧、酷斃的姿勢,瞪著綠豆大的眼珠看著朱朱抖了抖胡須“怎么樣?是不是英俊瀟灑?”

    “嗯!應該是瞬間秒殺才對,你這個…”朱朱站起來,到嘴邊的話被卡住,好一會才想起一個詞形容“綠豆,好吃鬼再好吃一點就成了圓滾滾的綠豆了。就叫你綠豆好了!”雙手合掌,名字就這樣被敲定了。

    小東西不滿,不是秀豆就是綠豆,難聽死了,正要抗議,聽見腳步聲連忙溜到朱朱腳下拉了拉她的褲腿,朱朱低頭“有人來了,是那位大管家,你小心一點,我不管你咯。”說完就鉆進鼠洞里,速度之快,朱朱只看見一條尾巴如蛇一樣滑了進去。

    大管家,那個唐管家?想起那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朱朱皺了皺眉,她就知道,她的爹是不會來這里。

    朱朱站了一會抱膝靠坐在角落里,看著房頂唯一的光亮被一根細長的東西移著瓦片遮住,黑屋子真的成了名副其實的黑屋子。其實想想,它除了嘮叨一點,話多一點,自大一點,還蠻可愛的。而且,綠豆這個名字可比好吃鬼好聽多了,她決定了,就叫它綠豆。

    綠豆,綠豆,可愛的綠豆…嘴里念叨的好幾遍才聽見腳步聲,閉上眼靠在墻邊,支著耳朵聽著外面的動靜,她背了黑鍋是一回事,他們最后的決定是一回事,能不能安全出去答案就在門外。

    “唐管家。”當值的人看著走來的唐管家愣了一下,連忙站起來迎了上去。

    唐管家看了看緊閉的房門,房頂上雜草叢生,因為臨近冬天,一片蕭條之色,房子周圍長著參差不齊的灌木,風一吹便嘩嘩作響,這樣的地方,她一個八歲的孩子能夠帶安靜的呆著,當值的人來報說,從被關進去就不哭不鬧,什么話都不說,送進去的東西一口未動的端出來。小小年紀有這份,倔強,傲氣與沉穩,倒是他這么多年不曾見過的。

    老爺的意思大概能夠明白一點,這個孩子能夠留下來也是她自己的造化了。會有這一遭也是她自己的劫數,花瓶一事從今天開始也就告一段落,并不意味著,她就能夠得到老爺的看重,她現在只是一個唐家四姑娘。

    思至此,眸光黯了黯“把門打開,把四姑娘送回柳園。”聞言,當值的以為小廝點了點頭接過唐管家手里的鑰匙打開門,聞著一股霉味皺了皺眉,適應了一會光線才看見縮在角落里的人,背對著他們。唐管家看著角落里的人,抬了抬手,阻止小廝上前“去請柳園的人過來,讓她們帶些衣物過來。”說完以后走了出去示意他們把門重新合上。

    無論如何,她都是唐家的四姑娘,名節身份都不能有半點差錯,這也是她縮在角落里的原因,他的落魄決不能讓下人看見。她的傲氣,唐管家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如此心智,完全不似一個孩子,還是,他想得太多了。

    聽見關門的聲音,朱朱抬起頭,明亮的眼睛瞇了瞇,這樣看來,她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這場劫數。三天的沉靜換得了生存下去的權利,已經夠了。

    想著那個害她背黑鍋的人,眸光一閃,只要活著,她就有機會把那個人揪出來,就在唐府,就在她身邊。

    求推薦,求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農門棄婦:田園養包子
作者 阿茹
  穿越成鄉下的村婦,身後跟著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家徒四壁,趙芸兒頓時感覺壓力山大。好在自己... (馬上閱讀)
2083259_21_8-m
將夜
作者 貓膩
  一段可歌可泣可笑可愛的草根崛起史。
  一個物質要求寧濫勿缺的開朗少年行。(馬上閱讀)
Sys_31_92-m
魅影謎蹤——秦始皇陵之謎
作者 小草胖胖
  神祕的秦始皇陵下面隱藏著什麼驚人的祕密?   考古界泰斗蘇振華教授凌晨遇害,神祕人物郭小...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陽聖
作者 夜落影
  楊缺靈魂穿越,被發配至牢房。   牢房中關押了許多千奇百怪的精妖:   一直被砍頭,卻... (馬上閱讀)
3615059_21_73-m
九重神格
作者 辰機唐紅豆
  穿越帶老爺爺是潮流,不過咱這有點坑——您見過買一贈八的嗎?   洪小寶:「這個對手有點小...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