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靈獸治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四姑娘!”一件襖子把朱朱裹了起來,整個人被抱在懷里,緊緊的,仿佛證實她的存在。朱朱睜開眼,看著外面的陽光,就算冰冷刺骨,只要想著溫暖總會來臨,想著冬天都來了,春天還會遠嗎?就不會意志消沉,在這個黑屋子的三天,她就是這樣安慰自己的,憑借著意志與信念,才能撐到現在。

    “于媽媽,我沒騙你吧!會沒事的!”拍著她的背,感覺她的顫抖,她沒說謊,她才不會就這樣死在這個黑屋子里。

    “四姑娘,等一等。”于媽媽擦了擦臉上的淚痕,看著松開她獨自出去的人,浮虛的腳步,堅定的背影。小小的身影隱在眼中,并不懦弱,似乎有光芒恍然,于媽媽眨了眨眼,看著眼前變得清晰的人,心里松了口氣,她以為,看見了詭異的事。不多想就追了出去。

    扶著門欄,朱朱站在陽光下感受著陽光照在身上,閉上眼,任身上的襖子掉落在地,這里,只剩下于媽媽和她,用不著偽裝,用不著故作可憐。

    沐浴著陽光,聽著身后停下的腳步聲,朱朱睜開眼扭頭看著身后猶帶淚痕的于媽媽露出一抹虛弱的笑“于媽媽,你相信這世上有神嗎?”如果有神,請看看,看看她如何改變庶女的命運,今日的污點,不會成為永遠的污點。

    頓時覺得天旋地轉,朱朱看著搖晃著跑過來的于媽媽,她的憔悴因誰而生。

    “四姑娘,四姑娘…”于媽媽接住倒下的人低低呼喚,生怕她的聲音驚動了別人,看著懷里含笑的人,淚水一顆一顆低下,俯下身壓抑著哭泣“四姑娘,只要相信,就會有神。你看,你不是平安無事了,求神大發慈悲,不要帶走我家四姑娘,不要帶走她!”低低的抽泣聲,在蕭條的后院里,想的凄婉。

    仿佛置身于冰與火之中,忽冷忽熱,難受得讓她呻吟出聲,張開嘴,苦澀難聞的東西從嘴里灌了進去,微熱的感覺從嘴角流向脖子直到與身體的溫度融化。朱朱想要睜開眼,眼皮似有千斤重,耳邊的聲音模模糊糊,意識恍惚。強撐著想要醒來,最后還是抵不過黑暗席卷而來,沉沉的昏睡過去。

    看著痛苦皺眉的人,于媽媽心里一緊,蓋好被子放下床幔,把碗放在桌上對著門外虔誠的磕頭,嘴里念念有詞“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信女于晴在這里懇求觀世音菩薩大發慈悲保佑我家四姑娘平平安安,信女于晴愿意用十年的壽命交換,只求觀世音菩薩能夠救救我家四姑娘,她只是一個可憐的孩子,求觀世音菩薩憐憫,求觀世音菩薩開恩…”一聲一聲,磕在崎嶇不平的地板上,額頭撞在凸出的石頭上,擦破了皮滲出鮮血仿若未見,面色不變的磕頭祈求。

    靛藍色麻布床幔后面,小小的人兒泛著不健康得紅暈如同煮熟了的蝦子,呼吸時而急促時而微弱,固執的抿著唇似乎在壓抑著心里的痛苦,干裂的嘴唇滲著絲絲血跡。

    “于媽媽在嗎?”

    一個女聲傳來,磕頭的人愣了一下,她聽出來來人是誰,連忙爬起來,臉上一暖,伸手摸了摸手上一片血跡嚇得她冷汗直冒,看了看床上的人,連忙取出手絹擦拭,目光落在手絹上彎彎的月牙,怔了一下,很快清醒過來撩起衣服下擺翻轉過來擦拭臉上的血跡。

    “在!”忙應了一句“是初青嗎?有什么事嗎?”靠在門邊假裝咳嗽了幾聲,門外的人聽見咳嗽聲皺了皺眉止住了腳步。

    “是!于媽媽,出了什么事嗎?”取出袖子捂著鼻子,聲音里帶著濃濃的鼻音,腳步卻再也每往前抬一步。

    “沒什么事,就是有點咳嗽。咳咳…”說著捏著鼻子咳了幾聲,把拴著門的木栓拿下來,加重了力道撞在門上,發出聲響“是錢媽媽讓你過來的吧!東西已經做好了,讓人送了過去。還有什么事嗎?”把手絹抱在頭上,說著打開門,聽見聲音,叫初青的藍衣丫頭看了一眼捂著嘴的人皺眉。

    “于媽媽身子不爽嗎?”于媽媽點了點頭,伏在門欄上咳嗽起來。

    “麻煩初青跟錢媽媽說說,廚房的事恐怕…”話還沒說完就被初青不悅的語氣打斷。

    “我說于媽媽也是唐府里的老人了,怎么還這么大意,你身子不爽就應該早點報備,萬一過給了主子們你擔待得起嗎?廚房的事自然有人去做,你還是好好養好身子不要亂走。明天是府里大喜的日子,被大夫人知道了,你我都不會有好果子吃。”初青說了一頓,臉上的怒意并未消除,甩著手帕似乎在趕著邪氣似的,吩咐道“這些日子都不要出門,派人去給管事的說說,否則這個月的月錢…”想著于媽媽這半年的月錢都被扣了,根本就沒有錢還怎么能夠有銀子扣了。住了嘴看了她一眼,甩著手絹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見她離開,于媽媽關上門嘆了口氣,前幾天錢媽媽過來說大夫人那邊缺人手把柳園剩下的一個老婆子和一個粗使的丫環帶走了,說是等下次牙婆送了人過來,讓四姑娘挑幾個機靈的。四姑娘笑著說她也沒什么事讓她把人帶走了。

    過了沒一天,錢媽媽又說廚房很忙,牙婆送來的人還沒到,讓她去幫把手,四姑娘笑著說沒事,讓她去廚房幫忙,沒一天功夫,四姑娘就被關進黑屋子。現在,四姑娘病著,稟告管事的去請大夫,管事的并不理會,也不上報管家,更不要說通報老爺,說是養養就好了。

    她無計可施,只得偷偷摸摸把小姐留下的銀子給了采買的劉大,讓他弄點請一位大夫進來,那銀子,是她們唯一的家當,她收著給四姑娘傍身,如今四姑娘生病,她無法只得拿出銀子,劉大喜好貪財這是下人們都知道,仗著是唐管家的表親,沒少搜刮下人的銀子,唐管家知不知道他們做下人的不清楚,只要能夠辦成事就行,府里的姨娘們也會私下的拖他買些東西。也是因為這樣,只要銀子能夠辦事的事就是有辦法。

    只是沒想到黑心的劉大,不僅沒有請來大夫,連藥草也沒抓進來,她去質問,劉大嚷嚷的說他冤枉,說她胡說八道,他劉大干干凈凈,規規矩矩,怎么會去收銀子,況且老爺有話,不得下人之間私下交易。說著拉著她要去找唐管家討個說法,唐管家是他的舅舅,唐府的人都知道,她一個沒錢沒勢的下人,怎么敢去討說法,還沒見到四姑娘就被打死了,他的四姑娘現在正躺在床上只剩下一口氣。她不敢有事,她的四姑娘還在等著她去照顧,等著她救命。

    于媽媽氣得眼眶發紅,在沒有引起別人注意之前,看著劉大大搖大擺的走出了院子。銀子之事,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卻不甘心吶!就算請不來大夫,弄點藥材也好!只要一點藥材能夠救她的四姑娘也好!卻沒有,飛了母雞,倒了粟米。

    偷偷的回到柳園,看著躲躲藏藏在門外的林婆子,林婆子在她隨小姐過來的時候就在唐府里,雖然也是一個鬼見鬼笑,見神拜神的人。看見她,連忙別開臉擦拭眼角的淚水,斂了斂神,就怕被看出端倪來。

    誰知林婆子左顧右看,見沒人從懷里取出一個布包的東西揣到她手里壓低聲音道“聽說四姑娘病了,婆子沒本事弄不了藥來,聽老人們說鍋底灰能夠治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于媽媽若是沒辦法就試試,柳姨娘對老婆子不薄,這也是老婆子得一點心意了。”說著從懷里取出一吊錢和布包一起放在她手里,看了看周圍,麻利的走開了。

    于媽媽看著她緊張的神色不敢大聲叫住她,她有這份心,就已經夠了,想著小姐,再想想躺在床上的四姑娘,淚水無聲的流下。

    聽見呻吟聲,于媽媽連忙撲了上去,看著躺在床上,臉紅成火燒一樣的人,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下“四姑娘,四姑娘你一定要撐著,神會保佑你的,四姑娘,觀世音菩薩會開恩的,你一定要撐住。四姑娘,四姑娘…”

    床上的人似乎聽見了,皺著的眉頭緩緩舒展開,于媽媽見了,握著她的手不住的搓來搓去,想起什么,蓋好被子站起來看著布包里的東西,不管如何,她都要試一試,她不能看著四姑娘就這么沒了。拿起桌上的破碗開門走了出去。

    門一關上,安靜的房間里傳來吱吱的聲音,一個小東西咻的一下從廊柱上滑了下來,一溜煙就跑到床邊,跳著抓住床幔三下兩下爬著溜進了床里,等著綠豆大的眼睛看著床上發燙的人瞪直了眼睛,一會不見居然可以病成這樣,人類真的弱小,小東西搖了搖頭,跳下床爬上桌子看著布包著的東西胡須抖了抖,就是一個大活人吃了這個也會沒命,更不要說是一個生病的孩子,真是愚昧的人類。

    想著深呼吸一口氣,露出兩顆大牙對著布包里黑乎乎的粉末狀得鍋底灰吹了一口氣,風從牙縫中吹過去,吹走了表面一層粉末,其余的絲毫未動,而且在別人看來,看不出一點被吹過的痕跡。

    小東西不甘心的試了幾次還是一樣,不由跳了起來,想要一腳把它踢下去,東西沒被踢下去自己倒是被絆住了,側倒在地上看著被線勾住的爪子氣得無話可說,沒想到踏堂堂一個靈獸,竟然被一個死物絆住,混亂的在桌上滾了幾下,布包連同自己掉落在地上,咚的一聲在安靜的房間內顯得出奇的響亮。

    “該死得東西!”小東西呸了一下,咬斷掛著爪子的線站起來踮著腳尖看著高高的桌子,身上全是鍋底灰,地上也散落了一地。心里有怨氣,趴在地上四肢爪子并用的把鍋底灰踩在地上,并且打滾,本來灰溜溜的毛發成了墨染的烏鴉,只余下兩顆門齒白森森的露在外面,看起來格外詭異。

    該發泄的也發泄了,黑咕隆咚的爬到床上,在床幔上,被子上留下黑色的爪印以及黑乎乎的尾巴拖著細長的黑印,不明情況的人看了估計會以為…

    “記得呀,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你一命,要不是遇到我,你這個小丫頭啊,早就被牛頭馬面給帶走了,好起來以后一定要知恩圖報啊!不要叫本仙好吃鬼,不要叫本仙綠豆,本仙現在最討厭的就是豆,豆,豆的了,你啊…”嘰里咕嚕,唧唧歪歪,嘮嘮叨叨一大堆,如若不是躺著的人聽不見,不然早就煩了攆著甩出去,還能讓它一副損失很大的樣子。

    說了一堆,躺著的人絲毫不覺,小東西大概覺得無趣,而且遠遠的似乎聽見腳步聲連忙住了嘴,看了看著眼前火燒過一樣的人,綠豆大的眼睛堆在一起,拼命的看著她,看著看著,漸漸的,柔柔的光芒從眼里灑了出來,蓋在身上的被子緩緩漂浮起來,隨之漂浮起來的還有黑乎乎的小東西,瞪著眼看著床上的人,當光芒把她整個籠罩起來的時候,漂浮的被子落了下去。

    小東西趴在被子上喘息,聽著腳步聲走近,掙扎著溜下床藏進床底。

    過了一會,門被推開,于媽媽提著一桶水進來,一手端著一個碗,一進來就關上了門,放下東西走到床邊查看床上的人,手搭在額上感覺燙手,眼里的擔憂重了一層,深深的嘆息了一聲在心里祈禱,希望天上看著的神仙能夠大發慈悲,不要這么快把她的四姑娘帶走。她還沒享福,她還沒看見這個世間美麗的事物。

    看著看著,眼里隱隱有淚光,于媽媽連忙別開臉,目光落在床幔上黑乎乎的東西上,拿在手里看了看摸了摸,看著手指上黑乎乎的一片,又看看光光的除了一個托盤,幾個杯子,放在上面的布包不見了,視線往下,落在地上,驚了一下站起來,看著落在地上的藍色布包,以及像是被人而已踩過的痕跡。

    是誰進來了嗎?順著痕跡看去,地上印出了動物的腳印,拖得長長的又是什么,于媽媽害怕不已,看著蔓延到床上的黑色印記渾身發抖。莫不是有…鬼怪…寒意從腳底直往四肢百骸而去,于媽媽驚恐的走近,小心翼翼的挑開床幔,看著留在被子上黑色的印記以及清晰的爪子印子,驚恐的捂著嘴。

    不知道過了多久,看著難受得皺眉的四姑娘,目光定了定,顫抖著手拽住被子的一角,吸了口氣掀開,與此同時閉上眼站在原地瑟瑟發抖。過了一會才敢睜開眼,看著躺在床上細胳膊細腿的應為冷而下意識抱著手臂的人兒,松了口氣,連忙把被子蓋在她身上,掖好被角,做好這一切整個人癱軟在地上瑟瑟發抖。

    好一會目光落在黑色印記上,越看越覺得不對,驀然想起打水的時候路上聽見的談話,聽說錢媽媽她們在廚房后面休息的地方看到了不少耗子,還毀壞了不少東西被唐管家責罰,而錢媽媽現在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說是應為打壞了夫人房里的東西,自己去柴房請罰。以身作則,告誡下面的人做事認真守本分。

    原來是這樣,看把她嚇得不輕。原來是耗子,以為那包東西是吃的,才會溜出來。只是虛驚一場,擦了擦額上的汗水站起來,看了看床上的人,見她眉目舒緩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水,連忙擰了巾子擦拭。嘴里念叨著,觀世音菩薩,佛祖保佑之內的話。

    聽著床上的聲音,躲在下面的小東西噓了口氣,呲牙咧嘴舒緩了僵硬的身體,它以為會被發現,幸好幸好它機靈藏了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80924_80_803-m
悠然田居:悍妻,有肉吃
作者 酒有毒1
  末世怪力女王桂香穿越到古代農家,包子兄嫂、偏心公婆、眼高手低小姑子、綠茶婊小叔子、白蓮花弟... (馬上閱讀)
Sys_82_823-m
重生之春意兇猛
作者 竹生木
  蕭春意,一個從來沒交過好運,相反總是霉運相連的二十八歲的女必剩客。一場特地從外地趕回來的相... (馬上閱讀)
68223_10_260-m
盜墓筆記
作者 南派三叔
  50年前由長沙土夫子(盜墓賊)出土的戰國帛書,記載了一個奇特戰國古墓的位置,50年後,其中... (馬上閱讀)
3439785_9_25-m
修真四萬年
作者 臥牛真人
  「倘若這宇宙,真是一片残酷血腥的黑暗森林,我們修真者,也會燃燒自己的生命,绽放出微弱的火花... (馬上閱讀)
2015193_80_804-m
家有鮮妻
作者 桂仁
  大戶人家規矩多,愁煞換魂殺豬女。大字只識那幾個,小姐規矩不懂得。
  娘家婆家皆...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