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慵月參加起點綠色雙眼征文活動發在論壇的一個短篇,為免沉沒,移到這里讓親們分享。

    **********************************************

    洛是王子,是她們心目中的王子。

    他欣長的身體站在那里,頭頂的聚光燈映照著他專注的表情。無論側面、正面,都那么令人心神迷醉,連背影也讓人無盡遐思。

    王子,他是天生的王子!那氣度,那氣質,哦!仿佛天生他就適宜站在那里。我的注視就是他最好的光輝!當夢妮吐出最后這句時,安念飛快地走開。

    如果林洛知道她們這樣想,不一定會贊同吧!誰適宜天生就站在那里,經常一站就是幾個小時,腰不酸背還痛呢!

    “念姐!要四號絲線!”臺上的麗娜叫她,才七個字那話語卻嬌滴滴地打了幾個轉。

    聽聞是不知哪個八卦女打探到的消息,林洛就好這型,寶島第一美女那種,千嬌百媚風情萬種。

    從此安念就習慣了她們一跟林洛上臺就變成這德行,整個港臺娛樂版。

    學了這聲音也學不了人家那身材啊,安念搖搖頭,把一包四號絲線送到臺前。

    “謝謝念姐!”麗娜嗲得人頭皮發麻。

    瞥了一眼林洛,他依然聚精會神地專注于手上的工作,只是好看的眉頭微微皺著。

    “林醫生,眼鏡。”林洛剛剛完成一個重要的步驟,正略微松口氣,耳邊輕柔悅耳的聲音響起。

    “好的,謝謝!”他說,她的時機總是很恰當,不會干擾到手術進行,又總是在他需要的時候出現。

    她用一塊柔軟的絨布幫他拭擦去鏡片上的水霧,然后幫他再戴上。從取下眼鏡到再戴上,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動作迅速,輕柔,準確,不會讓人有不適。安念對自己很滿意,作為一個優秀的手術護士,敏銳的觀察力和迅捷準確的配合至關重要。

    盡管有口罩遮住大半的面部,安念還是從他的眼睛感覺到他的笑意。他的眼睛很漂亮,很有神采,一點不像近視的人。安念見過很多近視長期戴眼鏡的人,眼睛都會有些變形。

    安念對每個手術醫師的習慣和愛好了如指掌,當然僅限于在手術室范圍,主要是工作范疇,也包括一些小小的生活方面。例如超時接臺手術時,臺上的醫師需要喝一些東西補充體力,手術室可提供牛奶,至于是無糖或是加糖,加多少糖,各個醫師愛好是不同的。幾個手術科加起來有上百個醫師,每天上臺的醫師至少都有十幾個,只有安念永遠不會搞錯。連安排盒飯時誰不要辣的,誰要加辣的她也能細心照顧到。佩戴眼鏡的醫生在臺上手術時間長了,鏡片會起水霧,影響視野,安念總能及時貼心地幫他們解決這個問題。

    在手術臺上她的配合更是無懈可擊,每到一個步驟,器械的準備和遞給總是迅速而恰當。

    她雖然年齡不算大,資歷不算老,卻成了全醫院最年輕的護士長,也是手術室有史以來第一個由各手術科主任聯名指名要求護理部任命的護士長。

    她的業務素質有目共睹,想要質疑她的人看到手術室的管理之后,多數都會緘默不語。

    只有安念自己知道,在這后面她付出的汗水和時間是多少。每天她總是最遲一個下班,檢查一天的工作有沒有遺漏,交待值班人員注意事項。第二天最早一個來上班也是她,檢查晚上急診手術消耗的物品,有什么需要及時補充的。

    至于節假日的頂班和急診重大手術的加班,更是家常便飯。

    其實她也只是個年輕女孩子,她也渴望能多些時間交交朋友,外出走走。

    只是,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同,她又怎么能松懈。

    今天,她如往常一樣拖著疲憊的身體下班,才走出手術室與外面封閉隔絕的大門,聽到有人叫她。

    “安護長!”男聲清醇,非常標準的普通話。

    “林醫生,怎么還沒下班,有急診手術嗎?”安念的神經馬上緊張起來。

    “不是!我是在等你。”林洛笑笑。

    等我?安念驚訝地看著他。

    “你有空嗎?”他問。

    也許是他有什么事要對她說,偶然也有醫生在手術室外對她說一些工作上的事。

    “有空,你說吧!”她爽快地說。

    “那好,我請你吃飯。”林洛似松了口氣。

    “為什么?”安念很好奇。

    “多謝你幫我找回眼鏡。”他認真地說。

    哦,原來今天在更衣室有人發現了一副眼鏡,不知道是誰的?安念一看就認出是林洛的。她經常幫醫生擦鏡片,她記憶力非常好,很多細節,她都記得清楚,包括林洛的眼鏡上hoya幾個字母。

    “這是小事,你的東西失落在手術室中,我自然有義務幫你找回來。”安念笑了。

    “是嗎?那我以后如果有什么東西不見,我就直接找你好了,你可要負責哦!”林洛開玩笑地說。

    “別!你可別落下金條,那我可負責不起!”安念也開玩笑。

    “那我們吃飯去吧!”林洛輕松隨意地說。

    “這個當不得一頓飯。”安念不好意思地說。

    “那你就當發揮白衣天使的愛心,陪我吃一頓飯好不好?今晚我不想一個人出去吃飯。”他看著她,發出誠摯的邀請。

    “那,好吧!”見林洛如此認真,安念猶豫一下,自己回去也是一個人煮的,同事間吃頓飯也沒什么。夢妮她們更是經常敲年輕醫生們的竹杠,叫嚷著要他們請吃飯。

    林洛這般受歡迎,想必也和那堆小妮子出去吃過飯。

    安念釋然了,就大大方方地跟著林洛走。

    林洛帶她到地下停車場取車,他的座駕是白色的,流線型的車身充滿動感。她盡管不太懂車,看到車頭小妮子們戲稱的“四環素”標志,也知道這車至少也得幾十萬。

    林洛紳士地幫她拉開車門,彬彬有禮地請她上車。

    安念看著自己身上的舊外套和牛仔褲,突然有些局促,覺得自己并不應景。

    上車后竟然找不到安全帶的位置,還是林洛俯身過來幫她。

    他的身體離她很近,她甚至敏銳地感覺他身體散發出的熱度和聞到他身上清新的氣味。

    “你這資產階級的東西我無產階級真的不會弄。”安念自嘲地笑笑,掩飾自己的尷尬。

    “這個可是我辛苦賺錢買的,你可不能這樣說,我是工薪階層。”林洛抗議地說。

    “可我這個工薪階層連個輪子也買不起。”安念笑著說。

    “呃,那是英國那邊工資高點。”林洛似有些不好意思。

    安念記起林洛是從英國留學回來的,醫院最年輕的副主任醫師,顯微血管外科第一把刀,他的收入自己自然是沒法比的。

    “那我今天可得好好令高薪的人破費才行。”她笑著說。

    “能令這位可愛的美女花我的錢,那是我的榮幸!”他微笑著看她一眼,眼神明亮,笑容溫軟。

    可惜安念正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燈火輝煌,并沒有看他。

    林洛略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笑笑,轉頭認真開車。

    車內真皮座椅柔軟舒適,安念坐在車里,聽著車載音響放著高質極好美國鄉村音樂,恍如在夢中。

    她扭頭看看林洛,他的側面很好看。手術臺上他認真嚴肅,表情專注,所以小妮子們戲稱他是高貴憂郁的王子。現在看他表情隨意,眉目含笑,還跟著車上的音樂低聲哼唱著,分明是個俊朗陽光的大男孩。

    也難怪小妮子們迷他,他如果不做醫生,而是去娛樂圈,憑借這長相和身材,沒準會大紅。

    “有事嗎?”林洛感受到她的注視,隨口問她。

    “你怎么沒有戴眼鏡?”安念有些奇怪。

    “其實我沒有近視,那副眼鏡是請hoya公司特制的,它的作用是清晰放大視野中的物體,而且不會失真,能幫助我在手術中準確地吻合細小血管和神經。”林洛解釋。

    “我真是孤陋寡聞,沒聽過有這種眼鏡。”安念恍然大悟。

    “現在還在試驗改進階段,國內還未有,國外也還未正式上市,沒得賣的,所以你沒有聽過。”

    “有點神奇!能早點普及就好了。”安念感嘆,她想起當年母親車禍,如果能碰上林洛這樣技術精湛的醫生,有這樣神奇的眼鏡,能及時手術吻合下肢血管,就不用截肢了。如果母親還能行走,她也不用因為怕拖累自己而早早離開人世,安念心下黯然。

    “是啊!再進一步研究之后,或者手術就不需要顯微鏡了,顯微外科醫生直接戴眼鏡操作就可以了。”林洛隨口說。

    “這樣的眼鏡很貴吧!”安念心想好在沒人把他的眼鏡隨意扔掉。

    “有些東西是無法用金錢衡量的,它是我的一個導師送給我的禮物,你幫我找回了它,所以我一定要感謝你!”林洛說。

    安念心想以后自己擦眼鏡的時候要分外小心才是。

    “哥哥!買枝花送給漂亮姐姐吧!”他們走在街上,一個賣花女孩上來兜售一枝枝的玫瑰花。

    “我不需要。”安念見林洛停下腳步,慌忙阻止。

    “今天是情人節哦,女朋友這么漂亮,買枝花送她吧!”女孩游說。

    “不是的啦!”安念面紅了,自己怎么不記得今天是情人節,今早就聽小妮子們嚷嚷著要男朋友送花送巧克力什么的。如果記得就不會這種日子跟著林洛出來,萬一讓人誤會就不好了。

    林洛很快付了錢,把一枝紅玫瑰遞給她。

    “可惜沒有白玫瑰,我比較喜歡白色。”林洛笑說。

    “林醫生,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天是這個節日,我們還是下次再一起吃飯吧!”安念看到街上一雙雙挽手或相擁而過的甜蜜男女,覺得自己和林洛這個日子走在一起實在不太合適。

    “吃飯還要挑時間嗎?別傻站著,我快餓死了!”林洛干脆拉著她走。

    “林醫生!”安念被他抓住手有些慌張。

    “叫我林洛,你是封建社會的婦女嗎?大家是朋友,拉一下手很正常的。”林洛好笑地看著她掙扎的表情。

    “我還不是婦女啦!”安念低聲抗議。

    “是,美女!我錯了!就讓我這個癩蛤瘼拉一下天鵝公主的貴手可不可以。”林洛依然拉住她不放。

    安念見街上已經有人注意他們,不好意思再抗拒,只得由林洛拉著走。

    燭光搖曳,還有樂隊在奏樂,一對對的男女低頭私語,怎么看這都是個浪漫的情侶餐廳。

    安念無語地看著林洛,自己不過一句戲言,他就帶她到這里。安念質疑他,他回答說,這里比較貴,你不是要我破費嗎?

    林洛,這個留學回來的高材生應該不會不懂得這里是什么地方吧?

    “林洛,很感謝你今晚請我吃飯,我吃飽了,先走了!再次謝謝你!”安念匆匆把自己面前那份鰻魚飯吃完,對還在優雅地切著牛扒的林洛說。

    “別急,等會我送你回去。”林洛說。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沒問題的。”安念說道。

    “你是不是討厭和我在一起?”林洛訝異地問。

    “怎么會,你這么優秀,但是這個日子你應該陪女朋友的,我不想讓人誤會。”安念急忙解釋。

    確實林洛不但外表出色,手術也做得非常漂亮,而且很敬業。正是安念十分欣賞那一類人。

    聽說林洛的家世也很好,父母是外交官。

    他是眾人心目中的王子,自己只是丑小鴨。安念并不是充滿幻想的小女孩,所以她不想被人誤會,她此刻最怕是碰上熟人,那是有嘴也說不清。

    一路走來,自己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如果因為一頓飯,引來流言蜚語,讓小妮子們仇視她,可就得不償失了。

    “吃頓飯也有這么多講究嗎?你的父母是不是想把你調教成古代標準的大家閨秀,不許與陌生男子外出吃飯的?”林洛見她急著要走的樣子,忍不住調侃道。

    “我并沒有父母。”她苦笑道,心中卻是隱隱的痛。

    她想起母親,母親因為生了她是女孩,而且生產的時候因為大出血切除了**,從此不能再生育,便讓父親名正言順地逼著離婚了。在老家那兒,生不出兒子是大罪啊!

    母親怕她受委屈,一直沒再嫁,獨自帶著她生活。她初中畢業本來憑優異的成績可以上重點高中,然后再上大學。但看著體弱多病的母親,為了早日有份工作減輕母親的負擔,她瞞著母親報考了護理學校。

    當錄取通知書來的時候,母親傷心憤怒了,她是多么昐望女兒考上大學,讓家鄉那些人瞧瞧她的女兒是多么的爭氣。

    母親要安念放棄讀護校,要讀高中上大學。安念第一次與母親擰上了,最后母親妥協了,只是默默地抱著她流了一夜的淚。

    為了給母親爭口氣,她努力學習,每次考試都是第一。除了每學期獲得的獎學金,她畢業時被學校作為特優生推薦入這所著名的三甲醫院。要知道一名中專生,在一般只收本科護理畢業生的三級醫院,能進去己是不容易。

    開始醫院只讓她做護理員的工作。她不氣餒,憑著自己的勤勉負責,認真細心,還有不斷的學習,終于得到認可,成為一名正式護士。

    那一年,安念還被評為優秀護士。當安念想把喜訊告訴母親時,母親出車禍了,一輛無牌車闖紅燈,撞倒她,車輪從她雙腿輾過后逃逸。

    因為抓不到肇事者,所有巨額的醫療費用要自己承擔。因為傷腿血供不好出現壞死,還要截肢。安念咬牙東拼西湊,厚著面皮到處借錢,準備把母親從老家接到自己所在的醫院治療。

    就在出院回家,準備第二天轉院當夜,親戚們來探望,母親知道女兒為了自己到處借錢,也得知自己要截肢。為了不拖累安念,母親在半夜用水果刀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安念因為到處奔波和照顧母親太累了,睡得很沉,等她醒來母親已經冷冰冰的沒有一點生氣。

    安念哭得聲音都啞了,她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痛恨自己的疏忽,讓水果刀留在母親床邊的桌上。痛恨自己為什么睡得太沉,沒有發覺。

    念兒,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已,好好努力,不要讓我失望!母親的遺書就是這么簡單幾句。

    母親是安念心中永遠的痛!知道母親最大的心愿是她要爭氣,不能讓人看低。安念把悲痛埋在心中,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至于父親,從懂事以來他就是不存在的。所以她就成了孤單一人。

    一步步走來,成為手術室的護士長,盡管這個職位并不能光宗耀祖,但在大醫院也來之不易。她沒背景,學歷低,盡管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不少人還是提出質疑,同行妒恨她的也不少,在工作中挑不出毛病,便暗中用流言蜚語來傷害她。因為是幾大科主任聯名要求她任的護士長,那些小人們便暗中誹謗她與那些主任們關系曖昧不清,說她是借色上位,用肉體謀利益。

    她無力反擊,而且這些事是越描越黑。她只有低調做人,每天是樸素簡單的衣著,從不刻意打扮自己。去參加學術會議聽課什么的也是自己坐公交車,從不敢搭主任或教授們的順風車,盡管他們很愿意捎上她。手術室的小妮子們喜歡和男醫生、男麻醉師們開玩笑,說說笑笑,安念從不摻和,只是默默做自己手上的工作。

    今天自己太大意了,如果被有心人發現,又該說她安念心比天高,不顧廉恥去勾引林洛了。

    安念煩惱地嘆氣,要不是剛才林洛甩下一句,“你走吧!你走了我們以后就不是朋友了!”她才不會如坐針氈地呆在這里。

    林洛慢斯條理地小口小口吃著他的晚餐,看著面前安念心不在焉,眉間還有幾分焦躁擔憂。

    今天的她很反常有趣,平時見她在工作中都是冷靜沉著,幾回遇上搶救,指揮得也是有條不紊。聽說她的生活古板有規律,從不參加什么娛樂活動,也不交男朋友,還以為她就像自己見過的那些修女一樣,追求清心寡欲的生活。

    現在看來她明明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會生氣,會發愁。她的穿著很隨意,半舊牛仔褲,帆布鞋,淺色小格子襯衫,棕灰色的外套搭在椅背。衣著色系很暗淡,但襯著她明凈細膩的膚色,墨黑沉默的眼眸,長至肩頭隨意散下的長發,竟有一份無法言喻簡約的美。

    她很有氣質,只怕她自己也不知道。走在精心化妝,身著高檔時裝,挎著名牌包的女人群中,她就如一道清新的風景。林洛好幾回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住,而她總是來去匆匆,并不會朝身邊的誰多看一眼,也沒有在意誰在看她,讓林洛覺得很挫敗。

    她剛才有一刻仿佛很憂傷,她有什么心事和秘密嗎?林洛覺得自己很想很想了解她。

    但她仿佛是包在繭里的蝴蝶,并不愿意讓人觸碰和釋放自己的美麗。

    一頓飯吃得有人歡喜有人愁。

    送她回去時,林洛低聲說:“我沒有女朋友的,你不必擔心。”

    安念怔了一怔,他有沒有女朋友似乎不用特地告訴她吧!

    這件事并沒有在安念生活中引起什么波瀾,她日子依然與往常一般,沒什么不同,又似乎有了些不同。

    她工作依然盡職盡責,但是有林洛的手術的時候,她必定會在臺下。也不是因為一頓飯的交情啦,只是安念放心不下那珍貴的眼鏡,總怕別的小妮子粗手粗腳一不小心打爛了。她為此還特地跑了幾間的眼鏡店,只為買最柔軟細膩的擦鏡布。

    沒什么特別的,只是朋友間的關心而已,安念為自己的行為找到理由。每次擦完眼鏡之后,看著他含笑致謝的眼眸,她的心情仿佛也不由自主的歡欣起來。

    日子又過了幾個月,安念每次下班出了手術室門口,總會不由自主停留一下,覺得自己好象在期待什么,但又什么都沒發生。

    就快到八月十五了,晚上的空氣已經帶有了一點涼意。安念走出醫院大門口,拉了拉緊自己身上的薄外套,正想著今晚自己煮什么東西吃好。

    “嗨!美女!今晚能賞光陪我吃一頓飯嗎?”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安念驚訝看過去,前面是林洛挺拔的身影,他臉帶微笑看著她。

    “你怎么?—”安念覺得自己此刻心率絕對超過了正常值,因為林洛變戲法似的在她面前變出一大束花。

    “這是?”安念疑惑地看著面前這束奇怪的花。

    “你可以拆開一朵來看看。”林洛溫柔地說。

    “手術通知單?”安念還真是不一般的驚訝。

    “是的,這是我參加每臺手術的最原始的記錄。而且這里記載的每臺你都有幫我擦鏡片,我都記錄下來了,有時一次,有時兩次。我在想,當攢夠一千次的時候,我就要鼓起勇氣向你表白。今天終于攢夠了,安念!請你接受我的追求。”林洛說完緊張地看著她。

    “你還把這些染上色,折成紙玫瑰。”安念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嗯!我折了好久,雖然有點丑,但我還是希望你喜歡,我們的一千次。”林洛深情地說,他以前還從未試過追女孩子,現在見安念沒有表態,心中很是忐忑。

    “誰幫你把這些偷出來的?我怎么沒有發現。”安念問。

    “安念!”林洛見安念不表態,有些著急。

    “看來手術室要整頓一下才行,小妮子們無法無天了。”安念蹙眉思索。

    “安念!”林洛忍不住提高了些音量。

    “噓!不要這般大聲,你吼什么?我還沒提意見呢!”安念不滿地說。

    她有意見?難道她不接受?林洛覺得自己的心情一下跌落谷底,講不出的沮喪。

    “我是想說,我對你很有意見,你既然早就想追求我,為什么要定一千次,五百次不就行了,八百八十八次也行啊,而且意頭也好,你讓我一個人孤單吃飯那么久,我該不該罰你?”安念說道。

    “我要罰你—”安念還待再說,身體已經被驚喜莫名陡然沖上來的林洛緊緊抱住。

    “就罰我以后愛惜你好了!”林洛在她耳邊輕輕說。

    “林洛!放開我!”安念又驚喜又羞,這里可是醫院大門口啊!

    “那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再說好了!”林洛放開她,拉起她就走。

    “我很餓,我要先去吃飯……”遠遠傳來安念抗議的聲音。

    “放心!我以后都會陪你……”聲音逐漸遠去,漸漸消散在夜色中。

    夜色旖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1-m
禁慾王爺,寵上癮!
作者 木頭兮
  “王爺,這個南朝公主,還有寧王之女,都挺適合當您的王妃。”某夜,數暖戰戰兢兢被迫給某王爺選... (馬上閱讀)
2172318_7_70-m
獨裁之劍
作者 發飆的蝸牛
  來自銀耀天堂的智慧之光,自然之力的守護者,這是阿克蒙斯神位德魯伊的王者傳奇。   ~~~...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嫡妝
作者 輕心
  前世她百病纏身,雙十年華便香消玉殞。   再一睜眼,魂穿異世卻變成了衛國公府的嫡大小姐衛... (馬上閱讀)
1988475_82_822-m
幸福原來很簡單
作者 yzmb
  幸福的標準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同的,可對於王怡來說,重來一次,希望能讓家人過的開心;重來一...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極品賭后
作者 我叫李臉臉
  經歷痛苦與背叛,豪賭皇后“黑桃”重生到了十年之后。   賭石賭牌賭定豪門,身具異能再造風...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