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碧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周執事家的很快將碧凡引到了大廳門口,臨進去之前還不忘上上下下將碧凡又打量了一遍,直到沒有什么差錯才點點頭,示意碧凡進去。

    碧凡看在眼里,心中卻有了眉目,剛才來的路上周執事家的還特意提點她說話的時候要小心,若是說了什么惹的郡主生氣,那可是誰也擔待不起的。

    話中有話,碧凡自然聽得出,無非是要說一些感謝大太太的養育之類的話,怨不得大太太要差了周執事家的過來叫她,原是來給她敲警鐘來的。

    碧凡深吸一口氣,裝作緊張的樣子,提起裙角,亦步亦趨的跟在周執事家的進了大廳。

    “回來了,快去讓郡主看看。”大太太額頭冒著細細的汗珠,看見周執事家的進來,似乎才喘了一口氣,趁著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在碧凡的身上,趁人不備從袖中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的汗珠,袖子底下的薄衫竟然是濕了一片,也不自覺。

    “碧凡啊,快來見過凝陽郡主,郡主可是十分想念你啊!”陳老爺眉開眼笑的就起身拉著一臉怯怯的碧凡去了郡主身旁。

    碧瑤冷眼旁觀,何時見過父親對著庶女這么和藹過,心里不禁氣打一處來,不過看見碧凡穿的那樣樸素,也就沒有放在身上,但是當她仔細瞧見碧凡身上那件粉色的流蘇夾襖,仍舊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

    碧凡那里怎么可能有這些衣服,她的衣服一定是哪個婆子聽見郡主要見這個庶出小姐,所以都去獻殷勤,不過郡主也是剛剛才說要見碧凡,這樣說來,送衣服的除了周執事家的就是那個看管碧凡禁足的李媽媽了。

    碧瑤想到此刻,心又沉了沉,這個李媽媽真是多管閑事,回頭定要在母親面前好好說說她,讓她知道這個偌大的陳府里面誰才是真正的小姐。

    碧凡臉上一笑意漸濃,粉紅的小襖更是襯托出她那吹彈可破的肌膚:“碧凡見過郡主,給郡主請安。”碧凡連忙跪下,這些行禮的方式完全按照三姨娘曾經教過她的禮數,這樣一來,只見郡主的眼圈了也有些微紅。

    “你這孩子,行這么大的禮作甚,說起來,你應該叫我一聲姨母才對,這么些年我都沒有過來看看你和紅寧,也不知道你們過得好不好,不過今日看到你乖巧的樣子,我想紅寧泉下有知也會倍感欣慰的。”郡主說著就拉起碧凡的手,不肯松開,眼淚在眼圈里打轉。

    陳老爺在一旁看到這番情景,連忙咳嗽了幾聲,示意碧凡不要傻站著不回話。

    碧凡要的就是陳老爺干著急,想讓她那么容易的就在郡主面前替他美言幾句,沒有足夠的耐心可是不行。

    “孩子,怎么也不叫一聲姨母?是心里怨恨我么?”凝陽郡主看見碧凡遲遲沒有吭聲,心里不免更是傷心,她和紅寧情同手足,卻沒有想到自從她嫁過來之后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如今看到碧凡站在眼前,她那模樣就和紅寧小時候一樣,一時間感慨萬千。

    這下陳老爺可是著急的不得了,連忙厲聲責怪碧凡:“你這個孩子,沒見過什么場面,怎么郡主問話,都不回答。”陳老爺心里可是巴不得碧凡快點叫一聲姨母,這樣他臉上都有光,似乎王爺一瞬間就是自己親親的岳丈大人一樣,不像是從前那樣冰冷的只是一個名義上的岳丈。陳老爺現在很是慶幸昨天晚上碧凡沒有被水淹死,不然今天凝陽郡主到訪他可真不知道要怎么交代,碧凡大難不死,是不是也在昭示著陳老爺今后的仕途會越加坦蕩,他心里越是這樣想,越是高興,直到最后控制不住喜悅的心情,竟然吱吱的笑出了聲。

    大太太攥著拳頭看了一眼陳老爺,陳老爺立刻像是泄了氣的皮球,臉上一紅,不再說話。

    碧凡看夠了陳老爺出丑,這才說道:“姨母,娘親說過,若是有朝一日碧凡能見到姨母定要按著規矩給姨母磕頭謝恩,碧凡時刻記著娘親的教誨,不敢忘記。”

    凝陽郡主從碧凡口中聽到紅寧還惦念著與她的主仆之情,更是越加的悲痛。

    “好了,好了,別總是說些讓郡主傷心的話。”陳老爺按耐不住仍舊是出了聲。

    凝陽郡主拭了淚珠,越看碧凡心中越是歡喜:“你這孩子,和你娘一樣總是知道感恩,將來不知道哪家少爺能娶了去討做媳婦,真是修來的福氣。”話題似乎有意無意的終于提到了娶親上面。

    碧瑤一聽,眼睛亮了一下,可是看見凝陽郡主始終拉著碧凡的手,她手中的手絹都快要被她撕破,身子向前一動,就要過去拉住碧凡。

    好在大太太早就注意到了碧瑤的一舉一動,周執事家的就站在碧瑤身后,將她胳膊不動聲色的拽著。

    碧瑤雖然平日里被驕縱慣了,可是有貴客到訪她也不敢太過放肆,只是惡狠狠的看著周執事家的心里不停的咒罵。

    “姨母,碧凡要一輩子待在太太和老爺身邊,伺候他們,以報答對碧凡的養育之恩。”碧凡特意用了太太和老爺來說代替父親和母親,聽在陳老爺耳中卻是感覺特別的恭敬。

    凝陽郡主只覺得一種心酸涌了上來,碧凡的穿戴和剛才的碧瑤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兩個女孩在陳府的地位一目了然,她活了大半輩子又怎么會看不出來。

    從一進門看到大太太手上的玉鐲她就應該想到紅寧的日子不會好過,可是沒有想到竟是清苦成這樣。

    “瞧你這孩子,就是疼人,母親也舍不得你這么小嫁人的,不過將來長大了,總是要去尋一門親事的。”大太太悠悠的開了口,目光里頗有些深意。

    陳老爺聽到自家太太說了話,連忙向碧凡使眼色。

    碧凡心里覺得好笑,卻只是裝作沒看見,將頭越發垂的低。

    “看看,我們碧凡還害羞呢!”大太太似乎身體好了一些,笑著說道,她也不待碧凡回話而是起身對著凝陽郡主說道:“咱們在這坐了半天,我都忘記前些日子里京城最有名的戲班子在搭臺獻唱,可巧就請了來,若是郡主不嫌棄我這就叫來讓郡主聽聽,想著家鄉的戲曲,郡主在塞外可是聽的少吧!”

    大太太的一席話說得滴水不露,一切都不像是特意為了郡主準備好的,看起來反而像是湊巧,這樣一來也不會讓人覺得是刻意的討好,更像是有了共同的樂趣才湊到一起的。

    “也好,不過碧凡你要跟著一起去,咱們娘倆好好說說體己話。”郡主說完這話,似乎是想起來什么破涕而笑:“你瞧我一激動到把陳夫人給涼在一旁,你可是碧凡的母親,現在倒像是我同你搶了女兒一樣。”“碧凡能和郡主親近,是碧凡的福氣,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大太太抿嘴笑道,說著就傳了下人去叫戲班子在內堂小室里唱戲,因為是冬天,外面天寒,所以大戶人家一般都有個內堂的舞臺。

    眼看著碧凡搶了自己的風頭,碧瑤不甘示弱的對著母親說到:“母親,碧瑤也想過去看看!”

    大太太真是恨不得將自己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兒一腳踹開,氣得她肺都要炸開,那邊陳老爺又不知死活的先開了口:“就讓府上的家眷一起出來都熱鬧熱鬧,郡主也不是外人。”

    大太太只覺得自己胸口被什么堵得慌,她這個老爺一心想的就只是眼前的這些小毛小利,他倒是也好意思說出郡主不是外人這樣的話來。

    凝陽郡主遠道而來,還沒有先去看望后院的老夫人,倒是同意和她們一起去聽戲,這里面的原因難道老爺就一點也看不明白。

    碧瑤在一旁附和:“那我這就去叫姐姐們。”說著就邁開步子,向外走了去,也不記得給郡主行個禮。

    這樣和剛才知書達禮的碧凡比起來倒真是沒有一點可比性。

    大太太面色尷尬,郡主卻不放在心上,仍舊拉著碧凡噓寒問暖的,一時間真的仿佛讓大太太有種錯覺,似乎這個碧凡真的就是郡主的親生女兒一般。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種田紀事
作者 某某寶
  什麼?穿成官家小姐?NONONO,這不是本姑娘要的。要什麼?嗯,修修仙,種種田吧。這個時空...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御夫手冊
作者 醉酒香
  身為正妻卻不被夫婿待見,站是錯,坐是錯,就連打個噴嚏都“包藏禍心”……   嘿,姑奶奶還... (馬上閱讀)
2141623_80_806-m
古代悠閒生活
作者 莞爾wr
  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古代,和哥哥相依為命。   平時種花養草,過上悠閒的日子。    (馬上閱讀)
2272713_80_804-m
衣冠望族
作者 玲瓏秀
  她生來不得家人歡心,本是她命中良人,卻被嫡姐橫刀奪愛。
  一波又一波,她終是做...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