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版本之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關于紅樓夢的版本有很多種,一般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曹雪芹和高鶚的合成本,是一部比較完整的,它由曹雪芹的前八十回和高鶚續寫的后四十回組成,高鶚把故事情節和原作者本意基本延續了下來,再有就是至今續寫的版本很少,所以出版社一般都印制這一版本。

    《紅樓夢》的版本,可分為兩個系統:一是僅流傳八十回的脂評抄本系統;一是經程偉元、高鶚整理補綴的一百二十回印本系統。脂評系統的本子,現存十個版本,其祖本都是曹雪芹生前傳抄出來的,所以在不同程度上保存了原著的本來面貌;程高系統的本子,基本上只有兩種:程甲本和程乙本,它們前八十回依據的也是脂評系統的本子,但已經過了整理者較多的改動,程乙本改動尤甚。

    甲戌本: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存1—8,13—16,25—28,共16回,分裝為4冊,4回一冊。第一回有其它各本沒有的一句話:至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仍用石頭記。故得名。甲戌,1754年。此本有一千多條批語,被稱為“脂批”。

    己卯本: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存1回—20回,31回—40回,55回(后半),56,57,58,59回(前半),61—63,65,66,68回—70回。在31回—40回這一冊的目錄頁上,有“己卯冬月定本”六個字,故稱己卯本。己卯,1759年。

    庚辰本:名“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存78回,1—80,缺64,67回。裝成8冊。10回一冊。后四冊目錄頁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樣,故名。庚辰,1760年。

    蒙府本:名石頭記,發現于清代一蒙古王府,故名。120回。

    戚本(石印本,上海本,南京本):名石頭記,有戚蓼生序,故名。80回。

    楊本:又稱夢稿本、楊藏本、全抄本。因系楊繼振原藏,故名。題“蘭墅太史手定紅樓夢稿”。

    舒序本:又稱己酉本、脂舒本,題“紅樓夢”。存1-40回。有舒元煒1789年(己酉)序,故名。

    俄藏本:現存俄羅斯彼得堡東方研究所。存78回,缺5,6回。沒有總書名。除少數幾回名紅樓夢外,各回皆名石頭記。不只一處,它本文字皆誤,而此本正確。最好一例是黛玉眉目的第二句,此本為: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與第一句“兩彎似蹙非蹙罥煙眉”可謂絕佳之對。它本皆遜色多了。此句當為雪芹原筆。已有影印本。

    甲辰本又稱夢覺本、夢序本、脂夢本,題“紅樓夢”。有夢覺主人序。80回。

    鄭藏本:存23,24回。曾為鄭振鐸收藏,故名。

    以上個本又稱脂本,以有脂硯齋評語故.這些抄本現在都出版了影印本(上海本南京本除外)。

    后來又有了活字印刷本:

    程甲本(1791):程偉元、高鶚于1791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

    程乙本(1792):程偉元、高鶚于1792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對程甲本作了不少修改。

    諸本關系

    這些本子的關系,是一個有趣的研究課題。有一位論者認為,這些本子都出自曹雪芹的同一個傳世稿本。諸本間的差異,是在傳抄中形成的,雪芹并沒有多個稿本傳世。他以共同異文版本群統計表加上其它一些論據,論證了諸抄本都是配抄本(包括己卯本和庚辰本),因而,版本關系的研究不能以“本”為單位,應當以“回”為單位。有時,還要深入到一回的內部。

    程偉元和高鶚于乾隆帝五十六年(1791年)整理出版120回木活字本《紅樓夢》,為“程甲本”、“程甲本”。前80回的底本也是一個“脂本”,但刪去了幾乎全部批語。其后40回一般認為是程偉元和高鶚所續,但也有人認為續書者另有其人,程高只是整理者。自此時起至清末,“程甲本”被大量翻印出版,成為當時流傳最廣的版本。程偉元和高鶚于次年(1792年)又出版了“程乙本”。“程乙本”是在“程甲本”的基礎上修訂的,對前80回作了大量的篡改。此本在清代影響不大,至民國方由胡適提倡而成其后數十年主流,至今臺灣出版的《紅樓夢》仍以此本為主。

    紅樓夢原稿80回后散失,有人認為,程乙本后40回由程偉元委托高鶚續寫。也有人認為,后40回乃他人所作,高鶚只是整理人。普遍的看法是續書在文學價值上與曹雪芹的前八十回相去甚遠,在立旨上也與曹雪芹大相徑庭,但是大體上保存了原作的故事結構,對于紅樓夢的廣泛流傳有很大功勞。

    目前對后四十回續作有一種看法: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曹雪芹已經在逝世前基本完成了《紅樓夢》的書稿,故有“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之語。這種看法認為,之所以有后四十回的續作,乃是一個政治行為。據考證,曹家與當時中國的皇族關系密切。《紅樓夢》一書的歷史、政治語境,乃是當時一場有名的政治風波“弘皙逆案”。又綜合紅學界已經基本達成的一項共識——《紅樓夢》是一部(半)自敘性質的小說,由此可以推斷,在曹雪芹已基本完成的原稿中,有著大量反映那場皇族內部政治斗爭的蛛絲馬跡。加之《紅樓夢》中透露出大量的與當時官方所持的封建道德倫理相悖的思想(萌芽),因而受到官府的干預。后四十回原稿的散軼與續作的出現,很可能是官府干預的結果。

    此外,從前八十回的文本中,尤其是從脂批批文、不同版本間的對比上看,再綜合史實研究,后四十回原稿的大體情節可以推斷出來。目前學者劉心武便做過此種嘗試,然而學界對此分歧頗大。(此為摘錄)

    這么多的版本讓我們看的眼花繚亂,到底我們應該以哪一個版本為主呢,本人認為還是先讀普通的,也就是現在通行的,然后再進一步研究脂硯齋批語的甲戌本、己卯本和庚辰本。

    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也可以聯系我,給大家提供一些各種版本的影印資料。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4236085 20076 20096 m
瘟疫,2136
作者 龔小鳴
  2136年,一場突如其來「手機瘟疫」席捲全球,使得將手機奉為掌中神器的人遭受滅頂之災。人們...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