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寧榮兩府的人物關系3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金釧兒,王夫人的大丫環。有一天王夫人午睡,金釧兒坐在旁邊給她邊捶腿邊打瞌睡,寶玉見后,便和她開玩笑,金釧兒說了句俏皮話,被假寐的王夫人聽見,翻身起來,照著她的臉打了個嘴巴,罵她“下作小*婦兒!好好兒的爺們,都叫你們教壞了!”嚇得寶玉一溜煙逃走,金釧兒一聲不敢言語。王夫人要攆她出去,金釧兒跪地哀告,百般苦求,王夫人執意不肯收留,逼得金釧兒投井自盡。

    彩云,王夫人的大丫頭。賈環曾為她從芳官處討些薔薇硝來,彩云打開一看才知是茉莉粉,趙姨娘非要找芳官算帳,彩云死勸不住,只得躲入房內。后來,她禁不住趙姨娘的再三央求,從王夫人柜子里偷了些東西給賈環,被玉釧兒發覺。平兒為了不使探春難堪,要寶玉應下拿東西的名兒,彩云回來告訴趙姨娘。賈環起了疑心,認為她和寶玉好,并把彩云私贈之物都拿出來,照著她的臉摔了過去。彩云急得賭咒起誓,百般解說。賈環還是不信,氣得彩云哭了個淚乾腸斷,把東西全扔到河里了。后來她染了無醫之癥。

    彩霞,王夫人的大丫頭。她非常能干,不僅要提醒王夫人大小家事,就連賈政在家出外去的一應大小家事,也得由她記著。她和賈環還合得來,不時規勸他安分些,何苦討人嫌,但賈環并不領情。趙姨娘素日和彩霞好,巴不得彩霞能嫁給賈環,自己有個臂膀,王夫人便把她打發出去,讓她老子娘隨便擇女婿。趙姨娘要賈環去討,賈環卻認為不過是個丫頭,丟開手便走了。后由王熙鳳和賈璉作主,配給容貌丑陋、酗酒賭博的旺兒之子。

    玉釧兒,金釧兒的妹妹,王夫人的丫頭。金釧兒被王夫人逼死后,王夫人為了籠絡人心,收買玉釧兒,便把金釧兒的每月月錢加給玉釧兒。玉釧兒為此得給王夫人磕頭謝恩。

    賈珠,賈政與王夫人之長子。十四歲中了秀才,娶李紈為妻,生有一子賈蘭。不到二十歲,一病就死了。

    李紈,字宮裁,賈珠之妻,生有兒子賈蘭。她出身金陵名宦,父親李守中曾為國子祭酒。她從小就受父親“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認得幾個字,記得前朝幾個賢女便了,每日以紡織女紅為要。賈珠不到二十歲就病死了。李紈就一直守寡,雖處于膏粱錦繡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聞不問,只知道撫養親子,閑時陪侍小姑等女紅、誦讀而已。她是個恪守封建禮法的賢女節婦的典型。

    賈蘭,賈珠與李紈之子。在寡母的教導下,從小誦讀四書五經,走封建知識分子的仕宦之道,長大后考中第一百三十名舉人。

    賈元春,賈政與王夫人之長女。自幼由賈母教養。作為長姐,她在寶玉三四歲時,就已教他讀書識字,雖為姐弟,有如母子。后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吏。不久,封鳳藻宮尚書,加封賢德妃。賈家為迎接她來省親,特蓋了一座省親別墅。該別墅之豪華富麗,連元春都覺太奢華過費了!元妃雖給賈家帶來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但她卻被幽閉在皇家深宮內。省親時,她說一句,哭一句,把皇宮大內說成是“終無意趣”的“不得見人的去處”。這次省親之后,元妃再無出宮的機會,后暴病而亡。

    傳說女媧煉石補天之時,單留下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該石自經鍛煉之后,通了靈性,可大可小。一僧一道見后,便在石上鐫上“莫失莫忘,仙壽恒昌”幾個字,投它入世,成為賈政與王夫人的次子—賈寶玉。他是封建叛逆者。他厭惡封建社會的仕宦道路,尖刻地諷刺那些熱衷于功名的人是“沽名釣譽之徒”、“國賊祿鬼之流”。他一反“男尊女卑”的封建道德觀念,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男子是泥作的骨肉,我見了女兒,便清爽;見了男子,便覺濁臭逼人!”賈寶玉的種種叛逆思想,當然被封建正統人物視作“草莽”、“不肖”。他和林黛玉真心相愛,互為知己,但在賈母等人的安排下,他被迫娶薛寶釵為妻。終因雙方思想不同,且無法忘懷精神上的伴侶林黛玉,婚后不久,寶玉就出家當和尚去了。

    薛寶釵,金陵十二釵之一,薛姨媽的女兒,家中擁有百萬之富。她容貌美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她熱衷于“仕途經濟”,勸寶玉去會會做官的,談講談講仕途經濟,被寶玉背地里斥之為“混帳話”。她恪守封建婦德,而且城府頗深,能籠絡人心,得到賈府上下的夸贊。她掛有一把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薛姨媽早就放風說∶“你這金鎖要揀有玉的方可配”,在賈母、王夫人等的一手操辦下,賈寶玉被迫娶薛寶釵為妻。由于雙方沒有共同的理想與志趣,賈寶玉又無法忘懷知音林黛玉,婚后不久即出家當和尚去了。薛寶釵只好獨守空閨,抱恨終身。

    襲人,原名花蕊珠。小時因家里沒有飯吃,老子娘快要餓死了,才把她賣給賈府做丫環。她一開始服侍賈母,后服侍史湘云。因賈母恐寶玉之婢不中使,又把她給了寶玉,寶玉把她改名為襲人。她細挑身子,容長臉兒。她的所做所為合乎當時的婦德標準和禮法對奴婢的要求。主子命令她服侍誰,她的心里便唯有誰。她不時規勸寶玉要讀書博取功名。寶玉挨打后,她乘機在王夫人面前進言,大談寶玉“男女不分”,建議“叫二爺搬出園外來住”,嚇得王夫人“如雷轟電掣的一般”。襲人因此取得了王夫人的寵信,王夫人把她升為“準姨娘”,被晴雯斥為“哈巴狗兒”。寶玉出家后,她嫁給蔣玉函。

    麝月,寶玉的丫環,深受襲人影響,一味小心服侍寶玉,故也得王夫人的信任。

    秋紋,寶玉的丫環,一味小心服侍寶玉。

    晴雯,從小被賣給賈府的奴仆賴大家為奴。賴嬤嬤到賈府去時常帶著她,賈母見了喜歡,賴嬤嬤就孝敬了賈母。她長得風流靈巧,眉眼兒有點像林黛玉,口齒伶俐,針線活尤好。她的反抗性最強,她蔑視王夫人為籠絡小丫頭所施的小恩小惠;嘲諷向主子討好邀寵的襲人是“哈巴狗兒”;抄檢大觀園時,唯有她“挽著頭發闖進來,‘豁啷’一聲將箱子掀開,兩手提著底子,朝天往地下盡情一倒,將所有之物盡都倒出”,還當眾把狗仗人勢的王善保家的痛罵一頓。她的反抗,遭到了殘酷報復。王夫人在她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況下,從炕上拉下來,硬給攆了出去。當天寶玉偷偷前去探望,晴雯深為感動,便絞下自己兩根蔥管一般的指甲、脫去了一件貼身穿的舊紅綾小襖兒贈給他。當夜,睛雯悲慘地死去。寶玉深感哀傷,特作《芙蓉女兒誄》,祭奠晴雯。

    墜兒,寶玉的小丫頭,因偷了平兒的一個鐲子,被晴雯得知后,氣得晴雯蛾眉倒蹙,鳳眼圓睜,把她攆了出去。

    四兒,原名蕓香,襲人把她改為蕙香。她原是寶玉房里的小丫頭,因有一次寶玉和襲人等賭氣,不愿意使喚她們,麝月只得把兩個小丫頭叫進房里供寶玉使喚,其中一個大兩歲,清秀些的便是蕙香。寶玉嫌名兒改得不好,了解到她在家中排行為四,便叫她四兒。她很是乖巧,變盡法兒籠絡寶玉,她和寶玉是同日生日,因背地里說過一句同日生日就是夫妻,被人密告給王夫人。王夫人勃然大怒,把她攆了出去,讓家人來領了去配人。

    柳五兒,廚役之女,因家中排第五,故名柳五兒。五兒生得與平兒、襲人、鴛鴦模樣相類。她和芳官是好朋友,有一天她到怡紅院去給芳官送茯苓霜,回來路上被林之孝家的發現,懷疑她是賊。王熙鳳要把她打四十大板后,立刻交到莊子上,或賣或配人,幸虧平兒相助,軟禁了一夜就放了。后成了寶玉的丫環,寶玉甚是喜歡,把她當作晴雯。

    李嬤嬤,寶玉的乳母。她是一個年老愛嘮叨的人。兒子李貴是跟寶玉上學的仆人。

    茗煙,寶玉第一個得用的小廝。他年輕不懂事,在賈薔的調唆下,便大鬧起書房來。后隨便與小丫頭萬兒鬼混,被寶玉撞見。寶玉要他帶路去襲人家,襲人見了,又數落了茗煙一通。后改為焙茗。

    趙姨娘,賈政之妾,賈探春和賈環的生母。因是偏房,她備受王夫人、鳳姐等的欺辱,連親生兒女也不把她當母親看。為了報仇,在馬道婆的暗示下,她花錢讓馬道婆作法,暗害王熙鳳和寶玉。在賈府主子眼里,她是奴才,可她在丫頭跟前,卻總想擺主子的譜兒。當她得知芳官用茉莉粉當作薔薇硝給賈環時,便氣得眼紅面青,趕到怡紅院來打芳官,遭到藕官等四人一通“手撕頭撞”,探春見了,對她又是一番數落。賈母死后,她送靈至鐵檻寺時,突然暴病而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31 117 m
千榮華
作者 樂總
    手指展開時,是登峰造極的千。     拳頭收緊時,是風華絕代的武。     溫柔握住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