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城一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驟雪初霽,冬日里的太陽顯得格外的清晰,格外的耀眼,但暖暖的陽光依然驅不散寒意,化雪帶來的寒冷讓人們更是著著厚厚的冬衣。不遠處慕府的大門口敞開著,只見一位氣質柔和的婦人和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站在那里相互依偎。不消說定是那府里的女主人和小姐了。說起這戶人家,宜陽城里老少皆知,不是因為那官家門第而是這家的主人慕茗。

    據說這位大人不過十四五年歲的年紀就考上了秀才,前途一片看好之時竟然離家出去跑到邊關當一個新兵,待到二十弱冠之齡回到京里家中說他看中了宜陽城里一戶小姐讓家里去提親。五六年沒回過家,一回來就提這么個要求。要知道雖然黎朝風氣比較開放,但婚嫁之事還是先由家里大人相看之后定下來雙方見個面什么的才好說是不,像這位這么不著調的還真是少有。令人驚訝的事還在后面,這位大人的父親竟然二話不說馬上準備聘禮跑到宜陽城去提親,宜陽城的那位小姐家里面對這不知根底的人家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慕大人再次做了一件讓人不可思議的事,他對那位小姐的父親承諾,今生今世只有那位小姐一人,什么小妾啊通房啊統統沒有,就算因此無后也無所謂,還愿意在宜陽城定家。這,這,這,真是驚世駭俗。盡管求親的條件這么的誘人,可是那位小姐的父親聽了以后竟然說要和兒女商量。圍觀群眾聽了,不由心里明亮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瞧瞧連這婚嫁之事兩家都由著兒女作主。只消片刻功夫就定下了這門親事,事實證明,他們成親至今已有十年,只得一個女兒今年6歲,而這慕大人也沒有再娶妠過其他女子。

    “娘親,爹爹什么時候回來啊?初兒好冷啊。”小女孩揉了揉通紅的小臉,小聲的問道。

    “初兒乖,爹爹派來送信的人不是說了么,申時就回來了,再等等吧。”慕夫人有些心不在焉的道,也不知這次老爺回京里事情辦得是否順利。哎,無聲的嘆了嘆,這也怨不得別人,自從生了初兒以后這肚子卻再也沒了動靜,老爺已過而立之年公公婆婆著急也是人之常情。好在只是從族里過繼一個孩子而不是其他自己也應該知足了,正思量著耳邊聽到下人的聲音:“大人回來了。”

    慕夫人牽著女兒的手向馬車走了過去。馬車上下來一個人,乍一看臉上的線條很公式化和平常比官員沒什么不同,和他的夫人也不那么匹配。但當他的眼神接觸到自己的妻女時,眼里情緒臉上的表情全身上下整個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讓人覺得春天到了。

    初兒脆生生的道:“爹爹你可算回來了,初兒可想可想爹爹了。”說著就向著剛下馬車的慕大人懷里鉆去。慕大人抱住女兒,親了親女兒的臉,感覺冰涼冰涼的接著話道:“初兒等爹爹很久了吧,瞧這小臉冷的。”轉過頭對著妻子道:“這么冷的天,別把你們凍壞了,咱們快點回屋里吧。”上前牽過妻子的手,懷里抱著女兒,吩咐好下人就向里屋走去。

    慕夫人當著女兒和下人的面不方便問,心里又盼著知道事情的結果,看向丈夫的眼神都是著急,全然沒了平日里的不驚。難得看著妻子這樣的表情,慕大人心里忍不住笑笑,給妻子一個一切有我的眼神。得到丈夫的暗示,慕夫人穩了下來,看了一眼四周端起了夫人應有的架子,吩咐身邊的一個大丫頭可以擺飯了轉身穩穩跟著丈夫的腳步。小孩子就沒有那么多的顧慮,摟著父親的脖子問道:“爹爹,您給初兒帶了好吃的好玩的回來了沒啊。”

    “咦?有這么一回事么?我怎么不記得了呢?初兒,爹爹在京里是有大事要做的,可忙了。說不定把這事給忘記了,怎么辦呀?”慕大人故作驚訝像是真的不記得有這么一回事的樣子。

    “啊~~~這樣子啊~~~”初兒滿臉失望,低了低頭復又抬了起來:“爹爹的大事重要,下次爹爹再回京的時候帶初兒一起去就好了。”說完像是對自己的提意很是滿意,還重重了點了點頭。

    看著女兒的表情,忍不住的笑意從嘴角邊溢了出來:“初兒就是爹爹的開心果,呵呵,爹爹就是再忙也不會忘記初兒的。回頭爹爹讓慕通把從京里帶來的東西送到你屋里。”

    初兒睜大的眼睛,一臉指控的說道:“爹爹,您騙人!!!您教過初兒,不可以騙人的還說騙人的人都不是好人。”

    慕大人一愣繼而嚴肅的說:“爹爹沒有騙人,爹爹是在逗初兒玩呢,初兒可要把這逗和騙分清楚哦。爹爹是不是還教過初兒不可以冤枉好人么。”

    初兒一臉茫然,這不是騙是逗,這可怎么區別啊:“爹爹,初兒不明白呢。”

    看著女兒一臉正經的求教,慕大人正了正顏色,說道:“爹爹是不是給初兒帶了好吃的好玩的回來啊?”

    “是啊,爹爹說帶了,不過初兒還沒有看見不能確定。”初兒點了點頭

    慕茗招手叫來一個小廝道:“你把小姐的東西拿到廳堂來。”

    轉頭對初兒道:“眼見為實,初兒還記得爹爹的話,不錯不錯。”

    “那當然,我可是爹爹的女兒呢。”說著小尾巴得意的翹了翹。

    站在一旁的慕夫人打斷了父女倆的對話一臉溫柔的道:“時辰不早了,用過飯你們愛聊多久聊多久可好。”

    慕茗把女兒放了下來,一家三口坐到桌子邊上準備開始用飯,初兒心里念念的是把逗和騙分清楚,看了自己的娘親一眼對著爹爹撒起嬌來:“爹爹,初兒分不清逗和騙吃不下飯,咱們邊吃邊說不行么?好爹爹啊~~~”

    “行,當然行。咱初兒說行那不行也得行,夫人你說是不是啊。”慕茗看著妻子和女兒放松了心情。

    “夫君,初兒都被你寵得沒了規矩,我可是沒法子管了。你倆愛怎樣就怎樣吧。”初兒已有兩個多月沒有見到爹爹了,難得撒嬌一回做娘的哪能不依,再說在宜城這樣的小地方有些規矩不講究也沒人說什么不是么。

    聽到自己的娘親都不反對了,初兒雙眼亮晶晶的看著自家爹爹,直把慕茗看得把手里的碗筷放了下來,道:“當初爹爹答應給初兒帶東西回來,爹爹做到了。只是呢在初兒問爹爹的時候爹爹假裝不記得卻也沒說沒帶回來對不對。”

    小初兒仔細認真的想了想,爹爹還真的是沒說過,原來自己真的是冤枉爹爹,單純的初兒難過的看向自家的老爹:“爹爹,初兒錯怪您了,初兒不是好孩子了。”

    說完竟然有要掉淚珠子的趨勢。

    這下可把慕家夫婦嚇到了,慕夫人瞪了自家夫君一眼,用眼神說沒事逗小孩子做什么,這下把寶貝女兒弄哭了看你怎么收拾。

    慕茗有點尷尬,想去哄孩子一時又不知道圓話,真好板了板臉:“初兒,現在知道錯了么?”

    “初兒知道錯了。初兒不應該在沒清楚事實的時候就冤枉爹爹。”小孩兒直了直背,認真的說道。

    “初兒,爹爹現在再教你,知錯就改還是好孩子,你可明白了。”

    “初兒明白了。”初兒點點頭。

    “那初兒還哭么?”慕茗放緩了語氣道:“爹爹的初兒可是個小美人,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啊,乖不哭了啊~”

    “嗯,初兒是好孩子,初兒不哭。”說著自己就先笑了。

    慕大人看著笑著天真的女兒,心里嘆了嘆,也不知道自己把初兒當成男孩子來教是不是對的,女子太聰明不見得是福氣,是自己私心了。轉念想到這次回京遇上的事情,看了一眼因為自己回來顯得格外柔情的妻子,暗里祈禱:希望這個夜晚能過得快一點。

    用完晚飯后,初兒被貼身的嬤嬤帶下了去。

    慕茗夫妻兩人回到正房,喚來丫環打了洗臉水又吩咐下人都退出里屋,慕夫人一邊替丈夫更衣一邊問:“夫君,今天怎么沒見你帶孩子回來?”

    “一來是族里沒有合適的孩子,二來嘛是我伯父覺得我還年輕還是自己生一個的好。”慕茗的聲音里帶著遲疑。

    聽著慕茗道出原由,慕夫人接過話道:“過繼這事急不來。可是自己生我們都急了十年了,不也沒急出來么。”這件事一直是壓慕夫人的心頭,現在提起慕夫人無奈極了。

    慕茗望著妻子,這個和他已經相伴了十年的女人,以后也會一直陪伴下去,而這個女人現在因為他的子嗣擔憂不已,心里柔軟忍不住上前將她擁在懷里,深情說道:“夫人,當年我求娶你時說的話一直都放在我的心里從來未曾忘記過。你不必再為這件事憂心。”

    聽著慕茗的話,慕夫人向身后靠了靠,臉上的擔憂褪去不了少:“夫君,你對我的好我是知道,當年嫁你也是我自己的決定。可是不孝有三無后為大,你這樣待我,我怎么能讓你背上不孝的名聲,這于你的仕途也有礙啊。”

    說到孝慕茗想到了自己的爹娘,肯定的道:“這虛名我爹娘可是一點不在乎的,過繼這事其實也不是我爹娘關心的,他們最關心的是我過的好不好,我若說好他們是不會干涉我的任何決定的。”

    “不是爹娘?我一直以為這事是。。。。。。”慕夫人雖然嫁進慕家有十年,但對于公公婆婆的了解微乎其微,相處的次數一個巴掌都能數得過來,以至于她認為傳宗接代當然只能是公婆的催促了。

    看著自己的妻子不解,慕茗解釋道:“雖然我們慕家在黎朝算得上是世家,但是到了我祖父這一支已經不算是直系,能得到族里的幫助已經很少了。后來因為一些事情祖父過世,大伯發奮爭氣努力讀書挑起了家里的擔子,而父親的性子又是不放蕩不羈實在是不適合做官,四處闖蕩最后做起了商人。”說到這里,慕夫人一臉驚訝,要知道官商官商那身份地位可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慕茗看著妻子驚訝的樣子繼續說:“不過現在我和大伯都在朝為官,父親繼續經商影響不好,就捐了個員外。”說到這里慕茗大概是想到老爹無奈的樣子輕聲笑了笑:“小的時候我也跟著我爹到處走的,那時候不懂事糊里糊涂的參加科考得了個秀才,你可知我爹是怎么說的我?”

    “是怎么說的?”慕夫人順著話問道。

    “我爹說我不像他兒子,整天就知道舞文弄墨,倒像是大伯家的孩子。”瞧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妻子接著說:“那時我聽了這話,只覺得我爹不要我了,要把我送到大伯家哩。沒多久我就離家出走不知怎么就當了兵,我想當兵和讀書總不一樣吧,爹總不會再說我不像他了。抱著這樣的想法才在軍隊里混了下來。再后來就遇到了你,因提親的事才回了家去的。”

    “夫君真是厲害,在軍中也待了那么些年,功課也沒有丟下。成親后首次參加春闈就進了榜。”慕夫人聽著從來不知道的事,由衷的夸贊自己的夫君。

    “夫人真是高看我了,那時我參軍沒多久,伯父派來的人就找到了我,是我自己不肯跟他回去。那時候我以為跟他回去了就要當他的兒子呢,呵呵。伯父托了關系找人在軍中照料我,對我說像我們家這樣的情況還是要走科舉的路子,又找來書讓我讀,才有了我現在的成就的。大伯對我和對他親生的兒子其實沒什么兩樣,他總說有我那樣不著調的父親,怎么也不能見我也成那個樣子。”

    慕夫人心里轉了幾轉大概有些明白,大老爺在自己夫君身上傾注很多心血,而夫君也爭氣不過而立之年在宜陽城這個地方頗有政績,這也是政治資本。當然因為自己的原因,夫君在岳父母去世之前是沒有換地方升官的打算的,而現在又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又沒有兒子傳遞香火,難免對自己不待見了。依著夫君對他大伯的敬重,對于來自大伯真誠的關心實在是沒什么好說的。

    “這次回來,大伯送了一個女子給我,我帶了回來。”鋪墊了大半夜,這重點終于說了出來。

    慕夫人真的是愣住了,這種事情是從來沒有過的,在心底她不相信她的夫君會做出這樣的事,她不說話等著慕茗的解釋。

    “長老賜不敢辭,為夫也很為難。”慕茗一邊說邊看著著妻子越來越黑的臉色,趕緊把接下來的話倒了出來:“當然,在來的路上我就把賣身契給了她,還她自由以后她和為夫沒有任何關系,要夫人不要誤會哦。”

    強忍著把慕茗的話聽完,心頭火起,晚飯的時候你逗女兒玩,現在又拿這么重要的事逗我玩,你真當我們母女兩是你的逗子啊,想玩就玩,實在可惡。心里雖然這么惡狠狠的想著,但臉上仍然傷心不已:“夫君為難了,要不就讓我和女兒搬去莊子吧,就當是回報大伯對你的大恩。”

    這下子輪到慕茗傻眼了,自從認識妻子以后,妻子都是想說就說想做就做,性格開朗大方,在做姑娘的時候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結婚后自己更是把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從有了女兒以后才收斂了性子變得溫婉嫻靜了起來,現在這個樣子唱的是哪出啊。

    不去理會丈夫的樣子,慕夫人嘆嘆氣不無遺憾的說:“要是初兒是個男孩兒該有多好啊,這些事情都不會有了,夫君你不會不孝,而我也不會讓你家里人嫌棄。”

    “夫人這話就不對了,初兒是我們的孩子,不管她是男孩子還是女孩,我都會很愛她,你和她是我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看著無比嚴肅認真的慕茗,慕夫人也不說話了。

    不提這夫妻兩個在那里深情對視,又或者這是他們的閨房樂趣。這時因興奮而怎么也睡不著的小慕初偷偷跑來父母的房間不想卻意外的聽到了這樣一段,興奮的心情就像是燒得旺旺的爐火一下子遇上了冰雹加雪,挖涼挖涼滴哦。

    慕初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有些難過的想:要是自己是男孩就好了,別人就不會給爹爹送女人,娘也不會傷心了,為什么自己不是男孩兒呢。想著想著就睡著了,在夢里她變成了男孩兒,然后一家人高高興興的生活在一起,特別的幸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1_811-m
師徒養成攻略
作者 懶惰的小禽獸
  穿越了不可怕,就怕穿越有落差。   說好的穿越自帶金手指,萌寵靈石滿天飛呢?   說好...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