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路茫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和慕初達成了協議接下來就該去說服慕初她爹——慕茗,估計著老和尚那邊也應該說得差不多了。

    那邊慕茗說明來意,方丈當著慕茗的面當場將信快速瀏覽了一遍道:“此事我已知曉,還請慕大人轉告慕尚書,此事不用擔心,且等過上幾日我會親自去見那人。”

    “那就有勞方丈了。”慕茗恭敬的說,事情這就算是辦完了。

    “呵呵,哪里的話。老衲聽說慕大人的女兒很是聰慧伶俐,剛才一見果然如此,慕大人真是有福之人啊。”法明擺出了長聊的架式。

    慕茗也是久經官場的老油條,哪里不明白方丈的意思。這兩人一個是有事相求,一個是有心親近,雖然礙于是第一次見面但還是你來我的將往場面話說了一套是又一套。

    這邊慕茗對法明方丈的態度雖然詫異但心下也不含糊,暗道:“咱慢慢聊,淺聊變深聊,聊著聊著就變至交,來日方長嘛。”

    那邊法明方丈見慕茗面色不變還在那有一話接一話,聊得是半點不見疲色,心說:“那老道士怎么還不來啊,慕大人不累老衲可是累了。”

    正念叨著老道士推門而入,法明方丈的表情那叫一個興高采烈啊,丟了一個眼神給老道士:“你可算來了。”老道士保持著他高人的形象,隱晦的回了法明一個眼神:“小娃娃我搞定了。”

    見著老道士神棍一般的出場,慕茗當下就被震住了。結合他自己的猜測,完全符合他心中對神仙的想象啊,一時間心神激動,但仍不忘向方丈求證:“敢問這位道長。。。。。。。?”

    “這位是游方道長,是老衲相交數年的好友。”法明方丈意有所指,也沒忘了自己今天的主要任務,將老道士介紹給慕茗認識,指著慕茗:“這位是宜陽長史慕茗慕大人。”

    “無量天尊。”喊了句口號:“不知貧道是否打擾兩位的興致了?”

    “哪里的話,你在這里住了這么些天我可有趕你走啊。”法明接過話來。

    “剛才在外面見著一個女娃娃很是活潑可愛,貧道在一旁仔細看了看卻發現那女娃娃精神略有虧損,不是長壽之像啊。”老道士開始裝神棍了。

    “道長說的可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姑娘,扎著兩條羊角辮,羊角辮上扎著一對粉紅色的蝴蝶結,身上穿著素色衣衫的孩子么?”慕茗問

    “正是,難道慕大人認識那個小姑娘么?”老道士故做不解。

    “那小女孩正是本官的女兒。”對于法明的身份慕茗自覺已經猜到,那和法明方丈相交多年的老友自然也就應該和法明的身份是一樣的才對,現在這等神仙一樣的人物說這樣的話,慕茗難免對女兒起了擔憂之心。

    “哦,原來如此。”

    見老道士沒了下文,慕茗一陣擔心,求助的看了看法明。“這老道士太不厚道了,明明是你想要別人的女兒給你當傳人,這會子還裝,還要別人來求你,嘖嘖嘖。”心中雖然如此想著,但嘴上還是說:“阿彌陀佛,慕大人在宜陽為官多年,稱得上是一個好官。你若有法子,不如指點一二。”

    “雖說如此,可你我修行之人時間是何等的寶貴。”慕茗聽老道士這么一說,忙上前揖了揖,“看在慕大人愛女之心切切,貧道就試試吧。”見好就收,老道士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答應了下來。

    “多謝道長!”慕茗感激不已。

    看著滿臉感激的慕茗,法明傳音對老道士說:“你這手段實在是高啊,和坊間的老騙子一般無二。”

    “還是得你相助才能如此順利啊。”意言之意就是說我要是騙子你也是騙子。

    “唔,我們這也不算是騙人了吧?”法明無奈啊

    “貧道可沒有說謊啊,那女娃娃的精神和咱們相比那差的不是一點半點。況且若她成了我派的傳人壽命還會短么,若是不成我也不會虧待了她就是了。”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法明只能苦笑不已,一僧一道加起來一百多歲的人了,合起伙來忽悠兩個凡人,其中一個還是一個小娃娃,說出云真是沒臉見同道啊。

    大家見面,一邊吃著齋飯,一邊如此這般的終于把這事定了下來。

    老道士以瞧病為由住到慕府,至于住到什么時候?當然是慕初病好的時候!那慕初的病什么時候能好呢?慕初本來就沒有病啊!沒病那要老道士做什么?其實是為了完成慕夫人的心愿而已!非親非故老道士為什么要完成慕夫人的心愿呢?當然是為了把人家的女兒帶走啦!哦,原來如此啊,圍觀群眾恍然大悟。

    法明方丈見事情結束,準備啟程去京里找慕尚書了。他怕他再在這里待著,也會被老道士忽悠得把自己賣了。法明離去時,誰也沒說結果還是被道士送行了:“這次你愿意幫這個忙我很高興,這個東西你收好,事情如果成了你便去那里走上一回,如果沒成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法明接過東西,仔細看也沒看出這東西有什么特別的,聽到老道士重重說了“那里”二字,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無比驚訝:“那里?難道真的是那里?”

    “不是那里又是哪里?”老道士似笑非笑的說。

    “真的是那里?你舍得?”法明似是無法相信。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現在我得到了當然能舍。記住是事成以后哦。”說完飄然離去,只留法明一人站在那里,神色變幻不定。

    回到家里不久之后慕夫人診出懷孕了,這對于慕茗夫妻來說這是天大的好事,他們一致認為是老道士帶來的改變。十個月之后果然生下了一個男孩,慕茗激動的不能自己,雖說女兒聰明伶俐很是貼心但她終歸是要嫁人的,夫妻兩個望著這盼了多年才姍姍來遲的孩子當即慕茗就給孩子取名叫做——慕遲歸。

    慕初去看過娘親和新生的弟弟,現在老道士承諾的事也已經做到。她是高興的找到老道士:“謝謝你,我們可以走了。”

    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游方道長終于有點明白為什么宮靈會選擇這么小的一個孩子去做水之傳人,突然間他又不想把慕初帶回去。這樣一個聰明伶俐,善解人意,純凈如雪的孩子,她應該值得精彩的世界,而不是枯燥的修煉,她父母親人都還在人世,此行一別也都不知道何時才能再。

    “道長,我們去向爹爹和娘親辭行吧。”慕初看著不說話的老道士說道。

    一切皆有定數,我在這瞎想什么呢,自嘲一笑,牽著慕初的手出去找慕茗夫妻倆。

    “恭喜慕大人喜得貴子。”老道士說了個開場白

    “客氣客氣,道長這邊請。”人逢喜事精神爽說的就是慕茗現在的狀態了。

    “今天貧道過來是想和大人商量一件事。”

    “請說。”

    “初兒經過我這一年來的調養基本沒什么問題了,不過了慎重起見,貧道想帶初兒回山讓貧道的師傅確定一下。”

    “道長的師傅,那應該活了多長時間了,真不愧是老神仙啊。”這一年多來的所見所聞讓慕茗已經沒有一點懷疑和擔心了,當下就說:“道長有心,慕茗在此就先謝過了。只是不知初兒何時回來?”

    “這個貧道就不能確定了,這樣吧你把這塊玉收好,等貧道見過家師后再和你聯系,你要是有事的話就捏碎這塊玉貧道就會知道的。”

    “謝過道長。”

    老道士不再多言,帶著慕初離開了。

    這一天已經是離開宜陽的第九天了,一路上新鮮的見聞緩解了慕初對家人的思念,老道士對這一切都視而不見,但對于慕初提出的問題則是知無不言,言不無盡。此時的慕初才知道宜陽不過是一個小城池而已,外面的世界很大。黎朝也不是唯一的國家,在黎朝的最南面有一坐高高的山,山的那邊有一個國家叫做南唐,那里人的熱情好客,能織出最美的布匹、做出最美麗的衣裳、釀出最好喝的酒、造出最舒適的馬車、建起最結實的房子;黎朝的最東邊有一片大海,海的另一邊有一個國家叫做大秦,聽老道士說那是這里最強大的國家,他們有最肥沃的土地、最奇思妙想的匠人、最善戰的勇士、最有才華的文人、最出色的官員;那西邊有什么呢?有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森林,還有呢?還有什么老道士沒說,只是望著那個方向久久的沒有收回目光。

    慕初又問道:“那我們黎朝在哪?我們黎朝的人又是什么樣的呢?”

    “你們黎朝很好很強大!!!”就是皇帝活的太長了,太子也不小了,兒子有點多了,事情有點亂了。“就沒有別的國家了么?”小孩子的好奇心不是那么容易打發的。“西北邊還有幾個不值一提的小國。初兒那些世俗的事和我們沒什么關系,走吧就快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54424_84_841-m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作者 陌煙
  24世紀的至尊瞳術師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國鎮國侯府被廢的天才大小姐!修為被廢,雙眼俱瞎,家...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