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接受傳承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誰也沒有發現突然少了兩個人,慕初只覺得腦子暈忽忽的再睜開眼。眼前景色已是大變,就連身邊的老道士都不見了,慕初站在那里不敢動。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初兒,還不快走。”

    是老道士的聲音,轉過身四處看卻哪里有老道士的身影,只有一個從沒見過的人站在那里對她招手。

    慕初開口問道:“游方道長呢,我是跟他一起來的,請問你見到他了么。”

    看不清那個人的表情,耳邊那個熟悉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走近一點,看看你要找的人到底在哪。”

    慕初依言走了過去,那是一個年輕的男子,長得真好看,以她有限的形容實在找不出別的詞來表達這種情緒。只是她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這么漂亮的人不論是誰只要見過一次都不會忘記吧。

    那個人見慕初站在那里還沒認出他來,不滿意了:“你再仔細看看。”

    好像有點熟悉啊,到底是誰呢?難度我真的見過么,疑惑啊。

    “我就是游方道長,這你都認不出來了么。”那個人看著慕初實在是認不出他來只得說出來。

    一個是老爺爺,一個是大哥哥,這差別也太大了吧,慕初實在是不敢相信。

    游方道長上前拉著慕初的手,邊走邊說:“快點吧,宮靈都等你一年了。你接受傳承以后一切就都明白了。”

    大殿上早已有兩個人在等著了,慕初抬眼望去,只覺一片朦朧什么也看不清楚。

    游方道長帶著慕初到中間一個大爐子四周走了一圈,只見原本平靜的爐子內一時間涌起大霧,濃霧不散一直蔓延到整個大殿。

    “把她留下,你們都到外面等著吧。”不見有人說話但這聲音直直了傳進了心底。慕初站在原地,殿門緩緩的關上。

    “你知道你是為什么來到這里的嘛?”那個聲音問道

    “我答應游方道長跟他到一個地方做一件事。”大殿里回蕩著小孩獨有稚嫩的聲音。

    “接受傳承以后,你就不能再隨心所欲的做你想做的事,你會有你要盡的責任和應該要做的事。你若是不后悔就到這爐內來吧。”

    在答應和游方道士的時候,慕初就知道早晚有一天她會離開父母去完成她對道士的承諾,小人兒的直覺有的時候確實會很準的。

    慕初義無反顧爬進了爐子,爐子里別有一翻天地。她的四周全是門,伸手推開其中一扇門,放眼看出全是書;走到另一邊推開一看全是兵器;一扇扇打開來滿滿的全是東西。這個爐子能裝的東西可真多,慕茗心里想,雖然不知道那都是些什么可是藏得這么好肯定都是寶貝吧。要是法明方丈看到這些東西,恐怕都會高興的瘋掉,這都是修煉之人苦苦尋找夢寐以求的東西啊,任誰得了其中之一都能開宗立派,名流千古的。

    可是我們的慕初可什么都不知道呢,總是看這些東西很是無聊,漸漸的無聊的就睡了過去。

    大殿外等待的幾個人見殿門一時半會也開不了,盤坐在地。

    “游方道長,你這個身份應該又要換了吧。”一身火紅衣服的妖嬈女子嬌笑著說。

    “我說老太婆,你沒有三百也二百歲了吧,天天裝小姑娘你也不覺得臊得慌。”變成年輕人的游方道長嘴巴也變毒了,和那老道士沒有半點相同的地方。

    被人叫做老太婆,這女子也不惱依然笑著說:“我樂意我高興你管得著么你。”

    另一個綠衫的男人皺皺眉對說:“你們別鬧了,土兒到現在還沒回來,宮靈就讓小金帶來的人接受傳承,萬一土兒再帶一個人回來怎么處理。”

    “不是吧?我一年前不是說我找到人了么,土兒怎么還不回來?”原來游方道長的名字竟然是叫——小金。。。。。

    “給她傳了簡訊了,但是沒有回音。你還不知道她么,既然她去找了肯定是會盡最大的努力把人帶回來的,你們就等著吧。”那個紅衣女子涼涼的說道。

    “可是水之傳人只能有一個,就算她把人帶回來,事已成定局就讓她把人再帶回去不就結了。”小金滿不在乎。

    “也只能這樣了,只是土兒又要自責許久了。”綠衫男人有些無奈的說。

    “別的我不敢說,這次我帶回來的傳人資質上佳,不管土兒帶誰回來事情都不會有所改變的。”小金對慕初是充滿了自信。

    那紅衣女子撲哧一笑:“這都三年過去了,也不見她出來,誰知道出了什么事。當年我可是只用了兩年時間就完成了傳承的。”

    “火兒,你什么意思。宮靈不是也讓你去找人了么,你是怎么找的,不到半年時間就回來,說什么等你找到人的時候人都奄奄一息帶不回來了。”小金道

    “我說的是實話,這事也不能怪我。再說小木找到的是活人又怎么樣,還不是也沒把人帶回來,別光說我一個呀。”火兒把火往小木身上引。

    “看來這幾年火兒的養氣功夫大有長進啊。”小木擺弄著手上柳條。

    “謝謝小木夸獎,我可不像某人~~~”火兒搖搖頭,話留半句不說。

    一時間沒人說話,四周又安靜了下來。

    又過了三年,殿門還是沒開。小金若有所思的說:“以初兒的聰明沒道理進去這么長時間啊。”

    火兒站了起來道:“土兒回來了,貌似真的帶了一個人來。”

    聽到這話小金和小木也都起身順著火兒的目光看去,土兒的身后跟著一個少年,倆人向大殿的方向走了過來。

    土兒有一種寧靜的美,讓人不自覺的放松下來。看到許久沒有見面的熟人土兒露出了恬靜的笑容:“好久不見,各位。”

    “是啊,好久不見。”小金指了指土兒身后的少年:“我帶來的人已經在接受傳承了,你帶來的人恐怕沒機會了。”

    土兒一臉驚訝:“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一點也不知道。”

    “我們給你傳過簡訊,你一直沒回。”小木解釋

    “我離去的匆忙,好像把玉佩放在了土宮。”土兒懊惱的不行。

    小金,火兒,小木三人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說什么好。

    “眼見火兒和小木都沒找到傳人,我心中實在是擔心這一次又會落空,所以。。。。。。”土兒說不下去,總不能說她從沒想過小金會把人找到并且帶回來吧。

    “你是覺得我不靠譜吧。”小金很肯定的說:“這次不靠譜的可是土兒你了。”

    看到土兒著急難過的樣子,火兒拉了小金一下:“你少說兩句吧。”又對土兒說:“把你帶來的少年記憶封印了吧,送他回家吧。”

    土兒為難的說:“他家里已經沒有人了。”

    “小金帶來的孩子進去都六年了,里面是什么情況也不清楚,要不再等等。”轉過頭對著土兒說了個折中的法子:“要不里面的孩子不成,就讓那少年去試試如何?”

    不說話,走到旁邊盤坐下來靜靜的等殿門開的那一刻。而那少年獨自一人站在遠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過了一個三年,殿門依舊未開。眾人只有接著等了。

    一夢十年,慕初幽幽轉醒后略顯呆滯,直直站起身來四處走動,一時不知今昔是何昔。夢中的事依舊清晰的顯現在腦海里,讓人分不清真實和虛幻。夢中人的情緒思想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她親身經歷的一樣,就像是她在夢里已經活過了一世一樣。除了這個以外,她還學會了很多神奇的法術,知曉了有關這里的很多事情。

    十年過去了,慕初的身體也長成十七歲的姑娘了。看了看身上早已被撐破的衣裳,歪著腦袋想了想應該沒錯了,手里捏一個法訣立即身上就出現了一套衣服。是夢中人喜歡的唐朝服飾,當然她也喜歡。

    傳承結束,殿門緩緩的開了,在殿外等候多時的眾人急忙向大殿走來。走到近處,大殿里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立在中間,見他們走過來,一擺手原來火爐待的地方平空出現石桌、石凳,招呼大家坐下。

    土兒和那少年——序是第一次見到慕茗,在土兒眼中,只覺得這個少女靈氣逼人,舉手投足間充盈的仙氣環繞四周,看來這次傳承進行得很順利,程序是沒有一點希望了。

    在程序眼中,一直以為都認為土兒是他所見過是美的人。這一刻看到慕茗靜靜的站在那里,眉目如畫,明眸皓齒,沒有梳理的長發柔順的披在肩上垂在身前,水藍的上衣襯托著出她細瓷一般的肌膚隱約有光澤流動;腰間系著一條白色絲帶折了一朵花樣,更顯得盈盈不及一握;下身是同一色系的深藍色百褶長裙拖拽在地,遠遠望去真如月上嫦娥一般,讓人生不出褻瀆之心來。

    慕初看起來越是美好程序心中越是痛苦,原本這一切都應該是屬于他的,握緊了拳頭心中不住的咆哮:“土兒說他的資質最她見過最好的,而那個叫慕初的人連仙根都沒有。土兒說這世間只有他一人能承受這傳承,她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奪走了這一切。土兒還說天底下沒有哪個勢力能比得過這五行宮,只要他隨她來這里得到傳承,從此以后再也不會有人看不起他,隨意打罵羞辱他,罵他是賤種。現在這一切都成了泡影,都是因為這個叫慕初的女子!!!”一直以來程序都把這水之傳承看成是他的囊中之物,現在出了這樣的變故他根本無法接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10437_84_841-m
廢材逆襲:冰山王爺傾城妃
作者 珊瑚蔓
  穿越成廢物兼醜八怪?!人人欺凌鄙視?!
  沒關系,咱是帶上古神器來的!
...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