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另一個他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眾人圍著石桌坐了下來,小金志得意滿的說:“看來你接受傳承很成功嘛,怎么樣是不是要好好的謝謝我啊。”

    “接受傳承是當初我答應你的事,現在這事我做到了,我們之間應該沒什么謝不謝的吧”慕初可沒有忘記她是怎么來這里的。

    “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怎么可能來這里啊。況且我替你娘完成了心愿,你會有弟弟可全是我幫的忙。”小金邀功道。

    “你還當我是七歲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么,生孩子這事你都幫不上忙何況生男生女這種事情是你能控制的么。我們之間的事已經了了,我也應該回去了。”慕茗想起來心中就生氣,虧得自己當初對他感激得不得了,哪里知道他竟然是個大忽悠。害得自己一離家就是十年,不知道爹娘怎么樣了,還有那個只見過一面的弟弟,真的好想回家。

    “這個~~不管怎么說,我去你家以后你娘生了你弟弟總是沒錯了。”小金一陣糾結,這小丫頭在大殿里呆了十年咋什么都知道咧,難道水之傳承里還有雙修的功法不成?

    慕初不去理他,看到他就想起自己離家十年,是十年啊不是一年兩年,也不知道爹娘還記不記得有她這么一個女兒了。

    小金也有些心虛,當初他含含糊糊沒把事情說清楚就把人家帶來,現初兒也成了水之傳人,他還是不要開口為妙啊。

    “我既然接受了水之傳承,對于需要我的去做的事我會一一做到,諸位也不用擔心。現在我只想回家,告辭了。”說完慕初準備離去。

    “等一下。”火兒出聲提醒慕初:“一般來說,傳承結束后都應該回到自己的傳承殿中修煉水訣學習這一脈的法術,略有小成之后再去熟悉你所需要掌控的區域,然后從侍者殿選擇兩個使者幫助你做好日常的事務。你現就這樣一走了之,是不是有點太不負責任了。”

    這說話的應該就是火之殿主火兒了。“這些事情不用你擔心,水訣我已練到了第五層相關的法術我也都已經掌握。修煉之事我一刻都不敢放下,做夢的時候都在學,。”她說的都是實話,誰讓她十年都在夢里啊:“至于選使者這件事急急忙忙的怕是辦不好,等我先回家一趟再來細細挑選。”慕初現在是歸心似箭,哪里還耐煩這些小事。

    說到使者一事土兒心中一動,想到一個既可以安排程序去處又不委屈了他辦法,笑著開口道:“不如這樣,水殿主在接受傳承的時候我帶了一個孩子回來。他天資不凡悟性過人,人品性格又好,且我已傳授了他一些修煉之法,將他給你當使者比從侍者殿的選來的那些人強多了。這樣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回去,我先替你教導他一番,等你回來以后直接讓他上任不是正好么。”

    慕初有莫明奇妙的看著正在說話的土兒:“我又不認識你,更是對你說的人一無所知我為什么要答應你啊。”她們兩人應該屬于陌生的的范疇吧。況且使者的選擇至關重要,在所有人的眼中使者所做的任何事情說的任何話,都是代表她這個人。這樣的心腹怎么可以隨隨便便就由一個陌生人幫她定下來,她看起來有那么無知那么好說話么?”

    完全沒有想到慕初會拒絕她的提議,土兒臉上的笑意變成了尷尬。站在兩人中間的程序低著頭讓人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可心中的憤怒怎么也壓不住,身體止不住的微微顫抖。土兒見到程序難過到都抑不住身體的顫抖,心中實在不忍,畢竟事情變成這樣她也是要負很大責任的,只得向慕初解釋道:“程序原本就是水之傳承的傳人,如今你卻接受了水之傳承,他的天資悟性人品性格都是上上之選,只是做你的使者你并不吃虧。”

    不等慕初反應,半天沒有說話的小金開口道:“土兒,土之殿主!你要清楚明白的知道你那個程序不是唯一一個有資格接受水之傳承的人!他和初兒都是機會的,他們公平競爭。不管是在沒接受傳承之前初兒來的早他來的晚這個事實,還是現在傳承結束初兒得到認同,這件事都已經完完全全跟他沒有任何關系。現在你還想讓他當水殿的使者,難道你不知道使者的作用和重要性么?天知道你那腦子里面裝的是些什么,或者說你還有別的想法不成?”

    火兒見小金這么說話,站了出來維護的說:“你這么說土兒實在是太過分了,她一向是如此善良與人無爭,要說她會有什么別的心思我是不信的。況且要不是你事情也不會走到這一步,要我說呀,說不定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

    “你們說這些難道是要讓別人看笑話么!”小木見他兩又吵了起來喝斥道。

    可這話聽在程序耳朵里是那么刺耳,這里除了五行殿主外不就是他一個外人么,難道他就那么不受人待見,不管走到哪里總是被人瞧不起,無辜的小木也被他記在了心里。

    小金哼哼看了看小木,指著火兒道:“她們一個蠻不講理,”轉手又指了指土兒:“一個成天裝好心辦壞事。要是再不好好教教她們,咱們這宮里都不知道要變成什么樣了。”

    土兒看著程序一個人站在那里還顫抖著的身軀,心里也跟著難過,想快點把事情做個了結:“你們不要再說了,這件事都是我的錯,我自己會處理好的。”上前把程序拉到身后。

    火兒一直與土兒很是要好,聽她這么說又把話轉向小金:“土兒,錯不在你,要說真正錯的人是小金才對。”

    那邊火還沒滅的小金一聽怒道:“你睜著眼睛說瞎話,歪曲事實實在是可惡。你出來我們到外去打場。真是氣死我了。”

    “好男不和女斗,小金你做為一個男人應該大度一點,不要和火兒計較了。”土兒知道火兒打不過小金出言相勸。

    “我從沒把她當女人看。”小金氣勢洶洶的說。

    “打就打誰怕誰。”火兒把自己的武器拿到手里

    慕初見他們吵得不可開交:“你們要打就慢慢打,我先走了。”

    “水之殿主,他們因為你才鬧起來的,你就這么走了你于心何安。”小木見慕初仍然要走,出聲說道。

    高高在上的仙人行徑果然不是她這等無知凡人能理解的,這一刻慕初深深的明白了他們之間的差距啊!慕初真的真的很想遠離這些人,只是雙拳難敵四手,何況是她兩只手打六只手,無語問蒼天啊:“你想怎么樣。”

    “不是我想怎么樣,此事是因你而起,只要你把事情好好解決了我自然不會多說什么。”小木很公平公正公開。

    “那你想怎么解決呢?”

    “說到底此事還是因為水殿選使者的事,只要你把使者定了下來誰也不能說什么,至于人選歷來都是各殿主一個人說了算,你自己看著辦吧。”小木言盡于此。

    “你們非要我現在就選,可以沒有問題,不過土殿主你確定真的要把程序交給我么?成了我的人我讓他做什么事說什么話修什么功法都由我說了算,就算現在他成了使者我也有的是辦法把他貶了下去,你想清楚了?”

    聽到慕初這么說,土兒也明白這件事是不成了的。她不可能讓程序變成他人的木偶,只是程序又該怎么辦呢人是她帶來的,總是要對他負責啊。

    看著土兒為難無措的樣子,又見慕初怎么也不肯留下他,他心中暗自對自己說,遲早有點他會把屬于他的一切都拿回來,讓那個慕初一無所有。抱著個的信念,程序從土兒身后走出來,對著土兒說:“這些年多謝土兒姑姑的關心和照顧,程序心中十分感激。您說我資質甚好那么即使我不在五行宮里去別的門派也是會有人要的是不是。”

    程序實在是個好苗子,土兒私心只是不想埋沒了他,對著程序她點了點頭。

    “那就請姑姑將我帶去一個適合我的門派也是一樣的,因為我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人讓各位殿主為難實在不是我所愿也。”

    “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姑姑一定為你找一個最好的門派。”土兒看著程序為了大家不再為難,自愿離開五行宮,這樣的做法和慕初一比較,她從心里覺程序沒有得到水之傳承很是可惜。

    小木見大家都沒有異議總結發言:“就這么定了吧。”

    慕初二話不說第一個離開了五行宮,而后土兒也將程序帶到土殿去了。剩下的三人還站在那里,小木有些感嘆:“誰能想到初次見面時那個不言不語的女孩如今變得口齒伶俐氣勢迫人啊。”

    “初兒不愛說話不代表她傻行不。再說誰也不知道她這十年間到底經歷了些什么,有這種變化也是在意料之內的事。”小金很滿意慕初今天的表現。

    “你們別高興的太早了,依我看那個叫程序的人可不是什么好說話的。”火兒就是見不得小金小人得志的樣。

    “喲,那可你火兒妹妹找來的傳人啊,你這么說小心她知道會傷心哦。”

    聽到這兩個又開始拌嘴,小木一陣頭疼還是回自己的殿里去吧。

    “懶得理你。”隨著聲音的遠去,大殿終于歸于平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9879_84_841-m
醫品毒妃傾天下(原《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妃》)
作者 相思梓
  原名《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妃》
  饕餮館的拍賣盛宴上,擁有絕佳爐鼎體質的少女...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