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叫你娘娘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啊,二位客官里面請,不知兩位是住店還是吃飯?”

    “兩間天字號房,再把你們這里廚師最拿手的飯菜呈上。”

    “好好好,兩位客官,請跟我來?”店小二不禁為自己的慧眼識珠感到無比開心,看這位公子的打扮,雖然那個穿的并不是太華貴,但這氣度與才貌,定是大富之人,相信,待會兒自己會得到不少賞錢吧。

    “等等。”就在這時候,一個不協調的聲音響起,順著聲音看去,店小二發現,對方正是跟在剛才那位公子身邊的人,看他的身形,還沒有自己高,估計,是那位公子身邊的書童吧,不過現在的書童是不是有些太大膽了,竟然敢管主子的事情。

    小霧看出店小二眼中的不屑,但她明白一個真理,誰拿錢誰就是真理。掙錢不容易,雖說自己身上現在積蓄可觀,但是若是這樣大手大腳的花下去,總有油盡燈枯的時候。

    “小二哥,你不要聽他胡說,給我們準備兩間下房就可以了,我們就住宿一晚,飯菜,也不要什么大魚大肉,可口極好。”

    “啊,什么,不可能,我不能接受,我已經委屈自己,買了一件粗布麻衣,你不能再這樣對我,大不了我們兩個住一間天字房。這樣……”

    “不可以。”小霧立刻出口反駁。

    “你怎么了,什么不可以啊?”

    “不可以住一間房。”

    “為什么?反正我們兩個都是男人。”

    “我說不可以就不可以,總之,就按我說的做。”

    “總之,我不要住下房。”

    容湛和小霧兩人都把頭扭向一邊,店小二面對這種情況實在感到尷尬,但還是硬著頭皮開口問道:“兩位客官,究竟,你們兩誰說的算啊?”

    “你難道看不出來嗎?”容湛氣勢依舊很足,店小二慘兮兮的問道,“那客官,是兩間天字房嗎?”

    “你這小二怎么當的,我連錢都沒有,怎么能做得了主,你是故意的對不對?”

    看到無辜受氣的店小二,小霧別了容湛一眼,但是她想,是不是真的是自己有些過分了,容湛過慣了錦衣玉食,而且,錢財剛被強盜洗劫一空,自己這樣對他,會不會讓他突然想不開,所以她退了一步,對小二說:“算了,我們不要下房了,給我們準備兩間中房就好了,至于他想吃什么,你去問他,我就不吃了。”

    “那客官,您看行嗎?”店小二又小心翼翼的問向容湛,既然小霧已經退了一步,容湛在無理取鬧,就有點太那個什么了,所以他哼哼哈哈,說:“就按他說的做吧。”

    “那好,兩位客官請隨我來。”

    容湛看到小霧關上的房門,然后對前面帶路的小二說:“就沒有和他挨在一起的房間嗎?”

    “客官,實在不好意思,中房,只有兩間空房了,但是不在一起,”

    “那難道不能換一換嗎?”

    “客官,實在不好意思。”

    “只會說對不起,那要你們是干什么的,真不知道你們掌柜的是怎么開的酒樓。”

    “呵呵,客官真愛說笑。”店小二干笑兩聲,同時在心里腹誹容湛上萬次。

    好不容易到了客房,小二松了一口氣,然后努力讓自己露出笑容,說:“客官,現在就需要準備飯菜嗎,我們這里有很多拿手好菜的,有翡翠羅漢,嫩皮烤乳豬,還有……”

    “你是想害死我還是和我有仇,你沒看到剛才和我一起來的人就差吃掉我嗎,不過,你也不要想就這么忽悠我,我不要什么招牌菜,但味道也絕對不能難吃。”

    “啊……”

    進了房間,小霧將包袱放在床上,她坐在床上,盯著匕首發呆,就要過年了,不知道師父他們現在怎么樣了,師娘是不是還在為自己擔心,還有彩蝶和三師兄他們,自己就這樣不辭而別,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還在怪自己,還有師姐,不知道她有沒有收到自己給她寫的信,她應該能夠體諒自己吧。

    還有……還有大師兄,雖然不愿意去想,可是……

    其實,當初,小霧真的有恨過大師兄,她無法相信,他會懷疑自己并加以陷害,不過,現在想明白,是因為他將青鸞山放在第一位,不允許任何損害青鸞山的聲譽。可是,這種事情在想得明白,還是會感到有些難過。

    “咚咚咚。”

    “誰。”

    “客官,是我。”店小二的聲音響起,小霧不知道,他突然到來干什么,但她還是起身,將門打開。

    “客官,這是您的飯菜。”

    “飯菜?我不是說不吃嗎?”

    “是我讓他送來的。”容湛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店小二的身邊,“那個,我也沒吃飯,不如,我就在你這里吃吧。“他一邊說,一邊接過小兒手中食盒,擠進小霧的房間。

    “好了,這里,沒你什么事了,你就先回去吧?”

    “好,兩位客官請慢用。”小二逃也似的離開。奶奶的,下回再也不要接待這樣的變態,真是容易少活好幾年。

    將菜一盤盤擺放在桌子上,容湛輕輕一嗅,說:“恩,還不算難聞,應該味道也壞不到那里吧?喂,你還傻愣在那里干什么,還不快過來吃飯。”

    小霧一步步走進,容湛敢到頭頂陰影,就抬頭看去,小霧露出白森森的牙齒,陰深深的問道,“我有說,讓你進來嗎?”

    “你沒有拒絕。”容湛慢斯條理地說。他不顧小霧放在桌上的手已經捏得發白,接著開口說:“你說你這人有多么見外,我都已經把你當成好朋友了,可你連個名字都不告訴人家,我容湛最怕你這種人,不過,我寬宏大量,你若是不想說,我也不會逼你,不過,我看你這人做事就好像個娘們,不如,就叫你娘娘腔吧。”

    小霧下自然的看向自己的胸部,該不會他發現什么了吧,不過,容湛看都不看她一眼,繼續款款而談,“你不做聲,那我就當你愿意了,以后,我可叫你娘娘腔了。”

    “徐小霧。”小霧努力不讓自己發怒,但是,她真的受不了容湛了,她一把揪住容湛的衣服,很是不客氣的往外拖,不管怎么說,小霧都是習武之人,而那容湛,是個花花公子,整天除了吃喝玩樂,根本不去想什么強身健體,就這么被這弱小的小霧硬是連拉帶拖的推到門外,他剛想說什么,門啪的一聲被重重的關上。

    “啊,我的鼻子。”門外響起慘叫聲,但小霧發現,這種聲音,似乎也蠻悅耳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最強商女:韓少獨寵狂醫妻
作者 暖陽似火
  慕青是一名來自農村的窮苦高中生,某日,她撿到了一塊神奇的仙玉。從此改天換命! 坐擁空間仙泉...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