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從頭再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如果有來生,我決不再讓自己后悔,哪怕與天下為敵?!這是王嘯陽心頭最后的吶喊。

    崖下,巖聳壁立,犬牙差互,交錯掩蔭間,漫天如銀的月輝卻也撒不進這幽幽深淵,放眼間,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能聽到淡淡的寒風輕輕的嗚咽著...

    此時的王嘯陽,輕閉著雙眸,嘴角浮現出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臉上掛著淡淡的解脫、淡淡的憂傷,兩滴清淚順著眼角輕輕落下,這一生,他背負的太多,實現的卻很少,這兩滴淚就是他留在這一世上最后的一絲遺憾!

    就在王嘯陽墜落的地方,透著淡淡的蒼茫,沒有一絲光亮,有的只是無盡的黑暗和孤寂,突然,六道刺眼的光暈驀地從不同的方向自地面升起,如夢幻一般射在嘯陽的頭上,并慢慢覆蓋了嘯陽的全身,把他緊緊地包裹在里面,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光蛹,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似有似無的旋轉著,散發出一道道淡淡的豪光。顯得詭異非常。

    借著這一絲淡淡的豪光,勉強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古樸荒涼的山洞,一股古老悠遠的氣息在山洞中飄蕩彌漫。在不遠處,有一截落滿厚厚的一層塵灰的斷裂石碑,上面隱隱有兩個模糊的古老篆字:輪回!

    如果王嘯陽醒著,一定會驚訝的張大嘴巴,輪回?眼前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古鏡輪回之地?

    古鏡輪回之地,是這片天地中最為神秘的七大秘地之一,具體地址自古無人知曉,傳說入古鏡輪回者,必受塵世輪回之累,其神秘之處就在于,進入輪回,便要受輪回之苦,不管修為強大還是弱小,無一例外。

    那光繭在半空滴溜溜的轉著,慢慢的越轉越快,到最后竟產生了凜冽的勁風,在山洞中無情的肆虐著,驀地,光繭爆出一團如烈日驕陽般的刺目強光,倏的一聲,消失無蹤,連王嘯陽的尸身也隨之消失,只留下一洞的勁風呼嘯流轉,嗚嗚作響,似哭泣,似低吟,似嘆息......

    一入輪回萬事休,

    莫問前塵苦與愁,

    生死循環由天定,

    苦海悠悠轉回頭!

    ......

    *******************

    突然,腦海中“轟”的一下,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彌漫在王嘯陽的心頭,意識也漸漸恢復了清明,只是覺得憋悶的難受,本能的張開嘴一吸氣,悲劇產生了,嗆人的涼水順著嘴巴、鼻子涌進了肺里,難受若死的感覺頓時席卷全身,王嘯陽猛地睜開眼睛,眼前水茫茫的一片,無邊無際的冷水灌涌而來,雙眼也因為冷水的涌入澀澀的痛,頓時難過的‘手舞足蹈’的掙扎著。

    “我不是死了么?這是在哪里?難道說死了都這么難受么?”王嘯陽一邊掙扎一邊在心里咆哮著,他真的死的很不甘心,太多太多的是沒有完成,遺憾啊!!!

    正恍惚間,一道矯健的身影迅猛的朝著他撞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就往一邊沖去。那速度堪稱浪里白條啊!王嘯陽就像抓著了一根救命稻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死死的拽著那道身影不放,就是死也不能放,要死也要死的舒服點,王嘯陽邪惡的想著。

    突然一道暗流就涌卷而來,頓時把王嘯陽抽的轉了個圈,那道身影已經暈了,一只手還緊緊地箍著王嘯陽的胳膊,臉上彌漫著濃濃的擔憂。

    看到這張臉,王嘯陽猛地呆住了,龍勝?!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死了還可以見到兒時的兄弟?真是太好了,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再見見爹娘,見見心兒,見見盤!好想他們啊!

    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難道只有死了,才能了卻生前的夙愿么?王嘯陽在心里怒罵著,當下,嘯陽也不管眼睛難不難受,反手拉著龍勝就往前奔去,依稀可以看到那里好像是岸邊,可是,水里不比陸地上,越是拼命走快,阻力就越大,這樣一來,移動的速度比剛才還慢了幾分,

    一想到龍勝的情況,王嘯陽心里那個急啊,雙眼煞紅,心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拼了命也要帶龍勝出去!

    正焦急間,腦海里就驀地閃出一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步法,游龍步,這套步法,王嘯陽早已經修到了第二重境界:飛龍在天,此時,正好拿來救命!

    當下也不再遲疑,直接施展出了第二重飛龍在天,“撲通”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一頭撞在了水底,痛的他眼淚都出來了,怎么會這樣?難道人死了,什么都不一樣了么?隨即,反應過來,王嘯陽愣住了:不對勁,難道我修為盡失,成為廢人了?

    就在剛才,他直接施展出第二重境界的游龍步,結果不僅沒有沖出水面,反而拾進了水底,一股用錯力的感覺直闖心扉,難受的王嘯陽幾欲嘔血,正納悶中,心底突然生出一種直覺,似乎有些東西已經不一樣了,眼下情況危急,來不及細想,再次腳下輕點,直接施展最基礎的游龍步法,只聽“咻”的一聲,他帶著龍勝就沖出水面,卷出了漫天水花,快速沖到了岸邊。

    看著眼前深深烙印在腦海深處的熟悉場景,王嘯陽的眼睛濕潤了,那山、那水,多少次午夜夢回,失聲呼喚;多少次翹首望月,思念家鄉?王嘯陽記不清了,現在,熟悉的一切又如此清晰的展現在眼前,嘯陽突然很想仰天大笑,內心的激蕩無法言表。

    再看看懷里的熟悉的面龐,那副奄奄一息的樣子,王嘯陽立馬心驚不已,情急之下,仰天怒吼呼救,那聲音如悶雷一般,轟隆作響,王嘯陽突然如遭雷擊,愣愣的定在了那里,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可置信。

    他深深的記得十年前,他和兒時的兄弟龍勝在蟠龍河打賭憋氣,輸的那個要答應為贏的那個做一件事,結果龍勝為了救他險些溺水身亡,而他血麟初步覺醒,最后反而救了龍勝,用的正是游龍步,也就是從那以后,直到天絕崖身亡,他與龍勝再沒見過,也正是因為這件事,才有了后面種種的坎坷。

    記憶中的場景與眼前的真實場景再一次融合在了一起,一切都是那么真實,王嘯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太不可思議了,愣愣的他狠狠的掐了大腿一把,

    “嘶......”一股錐心的痛立馬自大腿上傳來,王嘯陽痛的倒吸了口涼氣,會痛,那就說明我還活著!可是,我明明從天絕崖跳了下去,怎么會回到六年前?

    王嘯陽只記得自己跳下了天絕崖的無底深淵,落地后一陣難以言表的劇痛傳來,他就什么也不記得了。如今卻回到了六年前,讓嘯陽很是難以理解,仔細回憶了下,還是毫無頭緒,只得作罷,

    看著龍勝,心中一片火熱,頓時放下心來,記憶中龍勝不僅活得好好的,最后還拜在高人門下。這都是后來的事情了,在王嘯陽的呼救下,不大一會兒,附近的村民紛紛趕來幫忙,在村民的幫助下龍勝才撿回了半條命。

    看著熱心善良的鄉親,王嘯陽的眼睛濕潤了,心中充滿了愧疚,上一世,因為他,全村的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最后都死于非命,這一世,他發誓絕不會讓悲劇重演!絕對不會!

    “咳......咳......”龍勝在村民的救治下,咳出了胃里的積水,臉色立馬好看多了,只是眼睛還緊緊的閉著,似乎還很難受。

    過了一會兒,龍勝驀地睜開雙眼,焦急的在人群中尋找著什么,直至看到王嘯陽,才如釋重負的呼了口氣,放松下來,又閉上了眼睛,好像沒力氣了一樣。

    王嘯陽剛湊上來想說些什么,龍勝又微抬了抬眼皮,嘴唇動了動,說話了:“嘯陽......我們打賭誰贏了?你小子可別想蒙我哦...”說完還咧出一個自認為很好看的笑容。

    王嘯陽愣了一下,沒想到龍勝第一句竟然還是這么一句話,無奈的翻翻白眼,王嘯陽心里卻是一片溫暖。當下輕輕的擂了龍勝一拳,笑罵道:“你呀!也就那點出息了,這次你贏了,我答應替你做一件事,行了吧?!”

    龍勝聞言,激動異常,想手舞足蹈慶賀一把,可惜卻有些力不從心,只好掀了掀眉頭、虛弱的咧咧嘴,輕笑道:“嘿嘿...我終于贏了一次,你可得記得你答應的事哦!不許耍賴!我們拉過勾的...”

    “放心吧!一輩子都忘不了!喏...這個石佩你拿著,以后找我做事就拿它來換,記住我們永遠都是兄弟!”王嘯陽突然臉色一肅,神色凝重的道,說著還一把扯下脖子上自己第一次雕的石佩遞到龍勝手里,隨后兩人相視一眼,都笑了...

    王嘯陽的眼中除了笑意,更多的便是釋然,既然能夠重頭再來,那我便要一切為我而改變!

    上一世,王嘯陽有著太多太多的背負和遺憾,既然讓他再入輪回,重活一次,那他就要走一條與前世截然不同的路,前世的遺憾,今生絕對不會讓它重演。

    從頭再來,依舊是一樣的命運,王嘯陽卻發誓要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這一世,他絕不會再讓自己后悔,哪怕與天下為敵!這是上一世他死前的呼吼,也是這一世他決絕的選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系統的超級宗門
作者 飛雀奪杯
  雲隱大陸,宗門林立。   一個沒有星級的宗門,但是收弟子只收天才。   一個沒有星級的宗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