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切是否依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前世的一切除了記憶都已經煙消云散,包括破天,也包括修為,王嘯陽明白,現在的他除了記憶,其他的一切都回到了十二歲時的水平。那現在的他有什么呢?

    從四歲開始,王石匠便開始教他一式拳法和一路步法,這拳法只有那么一式,可是就這一式,王嘯陽記得他整整練了四年,當時雖然拳路已然精熟于心,卻總也打不出王石匠的那份氣勢;步法,雖不算繁復錯綜,但是,練來練去,王嘯陽總是覺得差點什么,沒有那種行云流水的感覺。練了四年,王石匠從沒提起這式拳法和步法的名字,王嘯陽還記得每次問起,王石匠都會嘆然道:

    “等你哪天,能及得上我的十分之一,你便有資格知道它們的名字,否則,你永遠都不配知道......”

    前世的他為了趕上爹的十分之一,知道那套拳法步法的名字,八年如一日,不管寒暑,苦練不輟,也在潛移默化中進步,可是每次都比王石匠差那么一點點,讓他很是納悶,這也更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愈加勤奮刻苦。

    后來,王嘯陽才知道那拳法名叫逆龍式,是王氏祖傳拳法《破龍拳》中的一式,步法名叫游龍步,是王氏一族世代相傳的絕世步法,也是天下七大名步之一。也就是那時,他才明白為什么爹不告訴他這拳法步法的名字了,這里牽扯的東西太多了,多到王嘯陽前世要用他的生命來終結。

    在整個蟠龍坳,要說什么最讓人稱道,那便是王石匠的一手石刻,那字刻的是龍飛鳳舞,翩若驚鴻,矯若游龍。看到他石刻的鄉親都咂舌不已:看王石匠身板略微偏瘦,一副溫雅文弱的樣子,那字卻透出了一股睥睨天下,霸道剛猛的氣勢。

    王嘯陽每每看著王石匠那奇絕的石刻,眸中總是充滿了崇拜和渴望,天下間,沒有哪個孩子不崇拜自己的父親,在孩子的眼中,父親就像神一樣,無所不能。王嘯陽也一樣,他一直希望像王石匠那樣能夠刻得一手好字。

    在他八歲那年,王石匠突然將自己的石刻術傳給了王嘯陽,當時的王嘯陽欣喜若狂,激動的幾天幾夜睡不著覺,因為他終于可以學到期盼的石刻術了,后來,王嘯陽才知道這石刻術乃是他爹的不傳之秘——石刻鍛神術,

    這石刻鍛神術與普通的石刻之術并無太大區別,普通的石刻中,臂力和手腕的靈活性是最大的桎梏,這石刻鍛神術對這些同樣要求極其苛刻,所以,王石匠才會早早的就傳授王嘯陽逆龍式,除了讓他練習武技外,另一目的便是強健體質,增強他的力量及手腕的靈活性,而這石刻鍛神術的關鍵就在于心,即心神的歷練,這些都是前世王嘯陽,在人生最低落的時候才知道的,那時候他還在怨恨他爹的無情!

    天下修者,皆偏重武力的提升,忽略了心神的鍛煉,殊不知,力強而神弱,才是修煉的最大瓶頸,但是,依舊熱衷武力,重力而廢神的魂修不知凡幾,豈不可笑?!這也是王石匠告訴他的。

    這石刻鍛神術,王石匠除了傳授了王嘯陽最基本的石刻技巧之外,只有一句口訣,至今依舊深深的烙印在王嘯陽的心里,

    “心含萬象,神鍛千重!”

    如今王嘯陽十二歲,也就是說,現在他的整體實力就是:逆龍式練了八年,不過貌似還沒有太大的威力;游龍步也練了八年,只是這個游龍步似乎只是一套步法,并沒有攻擊力,自然是不行的;還有一個便是石刻鍛神術,這個就更不用提了,鍛煉心神的,還要等心神練至足夠強大,與枯榮雕刀配合才有威力,不過,現在的王嘯陽似乎只練了四年,距離那個心神強大還有好長的路要走,王嘯陽記得前世石刻鍛神大成是三年后,也是在那時他才機緣之下得到了枯榮雕刀......

    可以這么說,這些已經是王嘯陽的全部家底了,多一點都沒有,想要守護王嘯陽心中的一切,只靠這么點實力,很明顯成不了事。所以,王嘯陽要變強,前世的功法、武技什么的都銘刻在腦海中,自然不用擔心,甚至連《化龍訣》,在前世,王嘯陽都已經修至狂龍中期,至于修煉經驗什么的自然不必多說,

    可是,說的再多,修煉也是需要時間滴,沒有時間,就算你修煉的速度像坐火箭一樣躥升也沒用啊,都沒時間給你啟動,你再怎么躥還是沒用?!

    回到家中后,王石匠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一個人進了內室,許久都沒有出來,依稀聽見里面傳來一聲凄厲的嘶吼,接著,便又歸于平靜。

    門外的天空,悶雷陣陣,陰沉欲雨,一股壓抑到極致的感覺籠罩在整個院落中,平添了幾分陰霾。

    王嘯陽的娘傷心的看著王嘯陽,神色凄哀,蒼白的嬌顏上滿是悲痛和無奈,注視了半晌,終究忍耐不住心中的哀傷,雙手掩面,抽泣著跑進了房間,不一會兒,便傳來嚶嚶的哀泣聲,聽的王嘯陽心里異常難受。

    這一切,似乎又在朝著前世一樣的軌跡發展著,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便又是一段悲劇的開始,可惜,王嘯陽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他,他可能讓自己再悔恨一次么?

    答案肯定是不會!

    王嘯陽知道,接下來就會像前世一樣,王石匠絕情的罰他去練石崖面壁三年,然后一切的悲劇就這樣開始延續,前世就是在這面壁三年的最后一年里,村子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直接讓眼前的那份寧謐,那份美好,煙消云散,永遠的留在了塵埃中......

    那這一世呢?一切還會繼續么?王嘯陽笑了,笑的肆無忌憚,笑的有些癲狂,如果這一生不能逆天改命,再活一次又有何用?想讓前世的一切繼續?那是做夢!!!

    果然,不一會兒,王石匠便從內室走出,仿佛突然間經歷了太多的滄桑,竟顯出垂垂老態,依稀可以看見他那微微泛紅的雙眼,王嘯陽的娘此時也從房間走出,雙眸的紅腫清晰可辨,對視一眼,兩人眸中閃過一絲決然,他們已經決定:馬上讓嘯陽離開!

    雖然心中萬分不舍,可是由得他們自己決定么?

    就在不久前,內室中,突然一抹紅芒沖天而起,直貫云霄,攪得整個內室一陣激蕩。王石匠沖進內室才發現:王嘯陽的血麟就要初步覺醒了!內室的異象就是征兆,要不了多久宗族內的人便會前來追捕王嘯陽,十二年的平靜日子就這樣結束了!

    以后,王嘯陽的路將滿是腥風血雨,艱難異常。想活命,就只有反抗,這條路只能靠他自己走下去!誰也幫不了他!想到這里,王石匠臉上就密布著濃濃的苦澀和愧悔,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12936_21_73-m
神寵進化
作者 酒池醉
  新紀元來臨,天地異變。
  地星本土動植物瘋狂變異、返祖,異界物種淪落地星,最終...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