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異世重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耳邊是呼呼風聲,凜冽的寒氣如同劍芒一樣刮過暴露在外面的肌膚。腦袋很沉,連呼吸都冷胸腔刺痛,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動彈不得,有一個冰冷的身軀緊緊的懷抱著自己……好像掉進了冰窟。

    掙扎了很長時間,賈醇才慢慢醒過來,好冷,原來真的是躺在冰天雪地里!一個古代裝扮的女人緊緊的抱著自己,兩個人幾乎被積雪掩埋。賈醇僵硬地抬起頭,抱著自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美艷少婦,但是從她灰敗的臉色和嘴角凝固的血液來看,已經死了。

    賈醇不死心,艱難地抬起手去探她的呼吸和頸動脈,但很失望,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賈醇莫名地心口刺痛,眼淚嘩一下涌出,喃喃地喊了一聲,“娘”這一聲幾乎是脫口而出的,然后記憶也像潮涌一般填充進腦海。

    賈醇靜靜地伏在她的肩頭任她保持那個姿勢抱著,心中悲戚思緒紛亂……兩個世界,兩個人的記憶慢慢地疊加!

    前世,她是二十一世紀的賈醇,因為乳腺癌而不得不切除女性最美麗的一部分,曾經海誓山盟的男友見到那碗口大的瘆人的血痂時倉惶逃了出去,然后再也沒有出現在她的視線里,而她依舊沒逃過腫瘤擴散的命運……

    今生,她是滄瀾大陸的聶晴風,自幼跟隨母親聶亦如在滄瀾大陸上流浪,依靠賞金任務維持生計。母親聶亦如是木系靈根結丹中期修士,而聶晴風自五歲始刻苦修習八年,卻始終停留在煉氣期無法寸進,而要成功筑基最簡潔的辦法是獲得一顆中品或者上品筑基丹。

    聶亦如為使晴風成功筑基,冒險接下北澤毒仙林的一宗任務以獲得相應的賞金——一枚上品筑基丹。不料卻遭到北澤黃金鱷的圍攻,而聶晴風卻在危急時刻跳了出來意圖用微弱的法力抵擋妖獸攻擊,結果可想而知,晴風連一只幼獸黃金鱷都招架不住,幾乎命喪當場,聶亦如拼盡修為也只能為她留得一息……

    后面的事情,賈醇一無所知,再醒來就是眼下的情景。擁有兩世記憶,且兩世記憶都不太美好的賈醇不由地悲從中來,伏在聶亦如的身上痛哭起來,為這一世的母親聶亦如,為根基盡毀的聶晴風,也為重生而來的賈醇……

    哭了好一會,心情才漸漸平靜下來,理了理娘親散亂的頭發,心里想著決不能讓她曝尸荒野,孤零零的葬在這冰天雪地里。打探了一下四周,憑著有些模糊混亂的記憶想起這是楚江城城郊外一處小山谷,娘親做賞金任務受傷,幾乎都會回到這邊來休養一段時間,就落腳在附近的一處山洞里,但娘親沒有帶她進過楚江城,只在近郊徘徊過數次。

    楚江城肯定跟娘親有著莫大的淵源,以至于受到如此重傷依舊堅持帶著自己回來,卻在快到地點時終于支撐不住,倒在了谷口。摩挲著右手食指上戒指,應該是娘親去世之前給自己戴上的。

    賈醇不再遲疑,拿起娘親的紫芒刃就近砍了幾顆小樹,用枯藤牢牢扎起來做了個小擔架,然后輕輕將娘親搬了上去。娘親依舊保持這懷抱的姿勢,全身都已經凍的僵硬了。賈醇心里一抽跟刀割一樣的疼,忍著心痛轉過身去一點點把娘親拖回了當初落腳的山洞。

    盡管前世的賈醇去世時已過三十,足可以叫您一聲姐姐,但是不管我是賈醇還是聶晴風,今生都奉您為娘親,在滄瀾大陸好好的,好好的生存下去……從今以后,我就只是您的聶晴風。

    晴風自幼跟著聶亦如在滄瀾大陸上流浪,對紅白之事沒有多少了解,只得按照前世的記憶在離山洞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挖了一個坑,暫且讓娘親入土為安。

    終于做完這一切的時候,晴風感覺到自己渾身熱了起來,血液流通也順暢了好多。山洞里只有簡單的桌椅床鋪,以后的生計是個很大的問題,以前雖然走南闖北過的艱苦,但卻從來沒有離開過娘親的身邊,娘親把自己照顧的很好。

    賈醇前世是外科醫生,這種野外生存能力更是為零,外科醫學知識,在這個修仙問道的世界還真頂不了什么用處。好在,她不是以前那個什么都只知道依賴娘親的晴風了,雖然依舊是十三四歲的身體,但她同時也擁有了三十歲現代女性的思維,考慮問題更成熟,心智也更堅強了。

    晴風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情況,在此之前她已經到達煉氣期十階,金水系靈根資質只算得中等,但在最初的階段修習進度飛速,讓娘親十分的高興。

    但自從三年前到達煉氣十階,卻再也突破不了那個坎兒,一直在煉氣期徘徊不前。由煉氣期進入筑基期,才算真正踏入了修真的門檻……但是這次被那只幼獸黃金鱷打的重傷,金水靈根盡毀,體內五行元素一片紊亂,就像是剛剛建好的一座小樓遭遇地震,被摧毀的一敗涂地。

    晴風不由地苦笑,怎么辦?在這個武力唯尊的世界,現代的知識在這里完全沒有用途,現在連自己的靈根都被毀得徹底,要怎么生存下去,這是個全民修真的世界啊!在這里,一個沒有法力的人等同于鐵城的平民,或者更不如,平民尚且有可供糊口的田地或工作,而自己在這里什么都不會。

    晴風萬分苦惱,看到手上母親留給自己的戒指心念一動,她知道這是母親的儲物戒,也是外祖母傳給母親的遺物。除了紫芒刃會貼身放置,母親的其他物品都存儲在這其中。晴風小心地用紫芒刃在手指上割破了一點,前世的賈醇怕疼的,但經歷那樣的噩夢也漸漸淡而處之,無語的是今生的晴風一樣養的嬌慣,所以這一小道口子也割得小心翼翼。

    血剛滴到戒指上,戒指就發出一圈圈綠色的幽光并且光芒越來越盛,戒環上凸顯出一圈上古文字,只持續了三五秒的時間瞬間又消失,緊接著光芒就黯淡了下來,成功了?!這么簡單?!

    晴風感覺到不可思議,血契認主她是知道的,任何寶物都是有靈性的,如果不被靈寶接受即便法力再高也無法完成血契,并且弄不好反而會被靈寶反噬。那么唯一的解釋是,她與娘親血脈相通,所以血契才會進行的如此順利。

    意念一動,晴風便感覺到自己全身一輕,一洼碧綠的湖水映入眼簾,近處一塊高約三米余的黑石上刻:涪陵天地。(有沒有想到天價涪陵榨菜!)湖邊不遠處是幾塊開墾好的靈田,靈田旁有一處小茅屋,遠山環繞,再遠就是一片混沌了。跟外面冰天雪地截然不同,涪陵天地里溫暖如春,空氣很清新。

    靈田里面只剩下一株刺花,又稱大嘴花,是母親剛剛開始修習木系法術時使用的道具,也是滄瀾大陸上隨處可見的低級法寶,其他的高級法寶都在那一次戰斗中滅亡了。更可悲的是,母親去世后,刺花品階也在慢慢退化,法寶與血契的主人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也就是說,隨便到滄瀾大陸的任何一家靈寶店里花幾顆下品靈石,就能買到比這株刺花更高級的法寶。

    晴風不禁哀嘆:死老天,你敢讓我更慘點么!

    娘親生前一直忙于奔走,接各種賞金任務以維持兩個人的生計,對空間疏于打理,已開墾的八塊靈田,之前都是種的木系靈植法寶。那株刺花大約有晴風半身高,有點蔫蔫的,估計是很多天沒澆水了。晴風趕緊跑過去用手捧了水澆了幾趟刺花。不管品階如何,這都是娘親留給自己,在以前的歲月陪娘親戰斗過的法寶!

    忙完了才想起還有個小茅屋,茅屋從外邊看只有十平左右十分簡陋,內里卻很寬敞的樣子。有兩排木架,木架上放了一些種子,晴風大約都認得,是一些中品靈藥的種子,這些在滄瀾大陸上也算是難得的,畢竟上品靈藥都被一些大牌的仙門壟斷,就算這些中品靈藥種子也并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娘親是木系靈根,但有這么多靈藥種子收藏倒是稀奇,更奇怪的是,有這些靈藥種子,只要善加利用,娘親完全可以靠販賣靈藥在滄瀾大陸過很穩定富足的生活,為何要帶著自己走南闖北四處流浪,去接那些危險系數不等的賞金任務,弄得自己傷痕累累,最后還這么悲慘的離去?

    這對母女的溝通交流并不多,晴風對娘親的事情知道的很少,可能是因為自己年幼,娘親也很少跟自己傾訴過關于自己的事情。

    另一排是一些修習的書籍及心得筆記,筆跡有新有舊,但可惜都是針對木系靈根的,對自己并沒有用處。角落里還有一個酒壇,娘親還飲酒?從未見過的事情。晴風打開一看,不由地咂舌,竟然是一些中品靈石還有兩塊上品靈石。

    滄瀾大陸有兩套貨幣系統,金銀銅可以流通交易、購買物品,靈石同樣可以。靈石有上中下三品之分,兩者之前也可以互通買賣。一金約等十銀,一銀約等千文銅,平民常用金銀銅交易,靈石就要精貴許多,一顆下品靈石約等一兩銀,一顆中品靈石約等一兩金,一顆上品靈石約等百兩金,但上品靈石極稀有,很少有人舍得將其用于一般交易。

    晴風心下了然,能不能重新修煉,能不能在滄瀾大陸生存下去,這些就是以后自己安心立命的全部依靠了。

    ----

    版權所有,作者不同意任何形式的轉載,只在起點女生網獨家發布,否則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請大家支持正版閱讀,支持起點女生網,支持容嬤嬤!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9879_84_841-m
醫品毒妃傾天下(原《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妃》)
作者 相思梓
  原名《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妃》
  饕餮館的拍賣盛宴上,擁有絕佳爐鼎體質的少女...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