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得紫氣,冥河氣吐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人間一直流傳這一個傳說:十八層地獄之下有著組成世界的一股本源。誰如果能夠得到它,就可以改變命運,成就無上尊位,永恒不朽。

    黃泉路上。

    黑白無常拉著兩根漆黑鐵鏈,拖著一個透明的游魂,悠悠晃晃的在無邊漆黑的虛空行進。

    游魂嘴里不停地絮叨:

    “我羅天咋就那么倒霉!擦,不就是偷了一個雞,有點慌不擇路,沒看到迎面而來的解放大卡嘛!最后不只是雞飛蛋打了,連小命我都賠上了!我冤啊,絕對比竇娥都冤啊.”

    那表情苦的真是叫一個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羅天一直在后悔,為了一只雞丟了自己的小命,真的不值得啊!咋就想到去偷只雞呢?

    “雖然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每天吃的也都只是點粗茶淡飯,沒見過啥葷腥,但是畢竟還有的吃啊!都怪那只雞,沒事,你挑釁我干什么,一大早就在那唧唧歪歪個沒完,五六點就把我吵醒,害的我沒瞌睡睡,只能出來溜溜,一出來就看見你,能不想報個仇嘛我!死雞,下輩子,我還找你!”

    羅天有點咬牙切齒,惡狠狠的想到。

    原來羅天只是二十一世紀的無業游民。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上了初中之后實在沒有資本再讀便退學了。每天幫著孤兒院干點力所能及的事,二十一歲了還在孤兒院蹭飯吃。每天的粗茶淡飯嘴里都淡出了鳥來了,就想在清晨人少的時候,把馬路對面阿姨家的公雞給偷來做湯,卻不想剛偷到雞,或是羅天有點興奮,或是時間太早,司機太困,就造成了羅天的悲劇。

    白無常頭也不回,有點無奈的答道:

    “你壽元已盡,即使能不被撞死,還會有別的死法,或許比這更悲慘!像是你們人間的許多酷刑連我們地獄也比不上啊!畢竟你沒受多少痛苦啊!就別嘮叨了,這一路上,你嘴上就沒閑過。”

    而黑無常板著一張臉,黑黝黝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通過臉部那有點扭曲的面容可以看出,他也是實在受不了羅天那張女人嘴了!

    也是,誰也不能忍著一個蒼蠅在耳邊轟鳴幾個小時而沒什么反應,尤其是像羅天這樣唧唧歪歪個沒完,聲音比什么都難聽!無常鬼的耐心已經是遠超很多人了!

    “哼,沒發生在你身上,站著說話不腰疼!”羅天有點鄙視的說道。

    突然,整個幽冥空間一陣猛烈的晃動。

    一個漆黑色,幽深的大洞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黑白無常之間。就像一點火星落在了荒草堆里一樣,黑色大洞周邊的空間就像那荒草一樣,一點即燃,被幽深的洞侵蝕。

    黑白無常毫無知覺,毫無防備。被突如其來的大洞碾成粉末,消失在了羅天的面前。

    羅天當時就嚇傻了!看著黑白無常身體在大洞的面前就像張紙一樣被輕易撕碎,有點茫然,不知所措。

    愣了半天之后,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張嘴驚呼:

    “啊!不管我的事!根我沒關系!這不是我越獄襲警!閻王老爺,等會你可一定明查啊!真的跟我沒一點關系的!一點關系都沒有啊!嗚嗚嗚…….!”

    說著說著,聲音都帶著了哭腔!渾然沒發覺自己現在的場所有多么的危險,幽深的黑洞正在向他蔓延。眼看著他就要步上了黑白無常的后塵。

    堂堂一個大男人,死了都沒哭,也只是有點郁悶而已。現在居然急哭了,可見這平白無辜所受的冤屈有多么的大!

    其實也不是羅天不夠堅強!只是前世聽到的一些關于十八層地獄的各式各樣的酷刑,是在太讓人心驚膽戰了!下油鍋,拔舌,鋸割,灌鉛…….哪樣也夠誰喝一壺的了,更別說像羅天這樣殺人都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人,哪能受的了那些酷刑啊。

    整個幽深的的大洞在擴張了一米之后,突然釋放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吸引力。站在洞前的羅天毫無知覺的被吸引了進去。

    血紅色的通道中,有點茫然的羅天完全不受控制的不斷向前飛進。

    突然,一紫一黑的兩道氣體迎著羅天沖來。

    羅天瞪大眼睛:

    “不是吧,還要再給我弄場車禍!”

    兩道氣體眨眼間就撞在了羅天的靈魂體上!羅天只感覺到靈魂一陣劇痛,然后就很幸福的暈了過去。

    一黑一紫兩道氣體撞在羅天身上,似乎穿越虛空一樣,一下消失在羅天的靈魂深處。

    羅天不知道的是,在這兩道氣體撞在他身上,消失的一剎那,阿修羅道下的血海卷起了驚天的風暴。無盡的血色海水卷起驚天巨浪,一浪接著一浪,呼嘯這像遠處奔馳而去。

    一道人仰天咆哮,血色長紗順風飄蕩,血色長發肆無忌憚的在天際張揚,扭曲的面容詮釋了心底的憤怒:

    “誰,是誰?敢搶我冥河的東西!我定將你碎尸萬段!靈魂放在業火中炙烤萬年,啊,不,炙烤無數元會(一元會卻是1399680000年),才能消我心頭之恨!啊,天道不公,為何如此待我冥河?女媧造人可圣,我造了阿修羅一族,卻只有那么點功德,接引、準提的跟腳連我都比不上都能立教成圣,我也立了阿修羅教,所得功德,卻只夠我斬去第二尸!如今諸神黃昏之后,天地大神通者也所剩無幾,能與我冥河相提并論的也寥寥無幾,為何還不允許我成圣?為何還不允許我成圣?天道不公!天道不公啊!”

    哎,作為先天大神,誰沒有屬于自己的驕傲?

    看著同輩的人一個個超越自己,一些后輩也追上了自己,而自己千萬年來總是卡在一個瓶頸處億萬年,遲遲不能突破,的確很憋火。

    尤其還是在看到突破的希望,億萬載的心愿眼看就要達成卻因為一點未知的原因而夭折,任誰肯定都接受不了。

    突然,整個幽冥空間突然一陣壓抑,昏暗的的天空上,烏云重重堆積,一只碩大的的蒼白色的眼睛在重重烏云之間浮現,白色的瞳仁仿佛射出了凜冽的清光,毫無感情的視線冷冷凝視著那一片無盡的血海。

    天空上,無數的雷電翻騰,一道道天罰神雷好像不要錢似的不斷砸進血海,整個血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的變小,無盡的海水被一道道雷電蒸發!冥河此時卻是傷到了根基!

    冥河他本是盤古開天后肚臍處的一團污血所化血海孕育而出的先天神祗。出身就有阿鼻,元屠二劍,十二品業火紅蓮伴生。更是在血海得到玄元控水旗這天地五方旗之一。整個血海都是他的本體,修煉《血神經》,練有十億八千血神子,每個血神子都能作為本體復活,號稱血海不枯,冥河不死。更是兩次紫霄宮聽道,身份,修為在開天以后都是首屈一指的!

    但是此時的血海哪還算得上是海!充其量也只是一個大點的湖泊罷了!而原本血海覆蓋處的地方現在卻是布滿了尸體!無數的阿修羅遭了魚池之殃,被天罰神雷轟得魂飛魄散。

    冥河看著無數的阿修羅因他而死,心里滴血,這些阿修羅一族都是他辛苦接受那些不愿意入輪回的游魂用血海海水鑄體而造的!相當于他的孩子一樣,如今一個個慘死在他的眼前,還是因他而死,他豈能不痛苦?

    天罰神眼轟擊罷血海后,又轉向了羅天,半晌之后,似帶有不甘,緩緩隱沒在天空里。

    此時羅天仍然靜靜的躺在那血色的通道中,并不知道他現在已經招到了這天地間最可怕的天罰之眼的關注,不然估計他的小心肝都要被嚇碎了。

    此時冥河披頭散發,雙目充血,口中的鮮血不斷流出:

    “如果我得到那遁去的一,又怎會招來天罰,即使招來天罰,天罰之眼又怎么會降下雷罰?到底是誰絕我生路?要不是這遁去的一線生機可以自行遮蔽天機,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要跟我作對?如今,什么都已經晚了,我拆了十八層地獄的根基,無數的靈魂因為我而魂飛魄散,結下了這彌天的因果,身死道消也難以彌補,更何況現在我傷了道基,修為再難以寸進,本體也十不存一,存此殘軀還有何意義?天道不公,天道,你對我冥河不公!”

    對著著昏暗的天,冥河狂喝著,似乎要散盡心中不盡的怨氣。之后,只聽轟的一聲,毅然自爆了!

    可憐一代先天大神,卻是這么悲慘的結局。

    準圣的自爆威力何其大,更何況是冥河這種準圣巔峰的先天魔神。

    頓時整個幽冥像破了半邊天,無數的靈魂倒了大霉,被余波摧成渣!無數的混沌氣流從冥河自爆的地方沖進來。涌入了十八層地獄之下,修復著地獄的根基。

    而羅天卻在靈魂內的兩道氣體的牽引下向著那殘破的天飛去,激蕩而出的混沌氣流沖刷在羅天的靈魂上,只見羅天那若隱若現的靈魂越來越淡,最后徹底消失,只有一黑一紫的兩道氣流卷著點點白色的靈光向著混沌深處飛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7568_22_44-m
不朽凡人
作者 鵝是老五
  在這裡,擁有靈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無忌,只有凡根,...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