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交給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地溝的一處,一間破損的鐵皮方形屋子裡,這個地方除了範德爾的人之外,黑巷一帶無人敢來。

    不,應該說就算是範德爾的人也不敢擅自闖入這裡,除非...他們接到了範德爾的命令。

    屋裡,林文先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從中掏出了幾塊烤制的香噴噴的肉乾遞給四人,然後才坐在了破舊卻清潔的乾淨的沙發上,看向他們,林文沉聲說道:“好了,說說爆炸的理由吧。”

    “大哥,都是爆爆的問題,不知道她都做了些什麼才導致的爆炸!”

    麥羅馬上就把鍋甩給了爆爆。

    “我沒有!林文哥哥,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然後就發生爆炸了!”爆爆馬上不滿的解釋說道,說完,她看向林文,一雙藍色如寶石般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她是真的不知道爆炸的原因,只是記得聽到某個東西掉在了地上的聲音,然後...然後好像就爆炸了!

    但是當時的情況那麼危機,她們差一點就被人抓了,她那有時間去看那是個什麼東西呢?

    “好,我當然相信你。”

    林文伸出手,摸了摸爆爆的腦袋,後者馬上溫順的點點頭,低下頭吃起了東西。

    克萊格依舊保持沉默,麥羅一直嘰裡呱啦的在說著,但他嘴碎就算了,又總說不出要來。

    蔚有些生氣的坐在那,很不耐煩的聽著麥羅在抱怨著爆爆。

    林文見狀,伸出手對蔚招了招:“算了,蔚,你跟我出來下。”

    坐在凳子上的蔚點了點頭,她好像猜測到了林文會說些什麼一樣,先是對著克萊格和麥羅挑了挑眉毛,張開嘴並指著林文走出去的背影,那口型上像是在說:看,林文又來了,這一家之主的範。

    麥羅差點就笑出了聲,但好在身旁的克萊格及時的給了他一下,這才讓麥羅能夠安靜下來。

    等蔚跟著林文走了出去後,麥羅忍不住了,大笑道:“蔚說的不錯,林文大哥與其說是我們的哥哥,倒不如說是我們的父親,他比範德爾還管的寬呢!”

    “克萊格,你說大哥會怎麼說蔚?”

    “他會教訓蔚嗎?畢竟這次可不是小事,那可是爆炸,爆炸了。”麥羅啃著林文烤制的肉乾,在林文這裡,他感到比範德爾那還要安全,在這一刻,他已經完全放鬆下來了。

    有的時候,他真覺得林文哥哥已經超過範德爾了,只是大哥低調而已。

    “林文哥哥才不會教訓蔚!”爆爆在一旁馬上表達了自己的不滿,“你以為林文哥哥和你一樣嗎?他才不像你一樣是個只會抱怨的小鬼!”

    “是是是...但是爆爆,你才是那個臭小鬼!”

    麥羅無所謂的說道。

    ————————

    “蔚奧萊,你們今天都在上城做了些什麼?”

    關上了沾滿油汙的鐵門,林文轉過身,看著面前一臉興奮的蔚,他就感到有些頭疼。

    蔚此時,正抿著薄薄的嘴脣,一雙英氣的眉毛挑著,很是自豪的樣子。

    那樣子就像是在向林文邀功。

    她是不是以為她還做對了?

    林文看著她,是又氣又笑。

    猶記得初次見到蔚的時候,她看自己的表情很是不屑,不,應該說蔚她看誰都是那副表情,真就妥妥的是一個小刺頭,是骨子裡的桀驁不馴,叛逆到了無法無天,畢竟很多時候,祖安的話事人範德爾都管不了她。

    而對林文來講,在看到蔚後,林文才真的相信了自己是穿越到了遊戲世界裡。

    真有趣啊...

    誰能想到在家熬夜上分,不過是上了個黃金就會穿越?要說穿越的人選,那不應該去選那些打上了王者,打上了峽谷第一的傢伙嗎?自己一個上了黃金的“癌症晚期”是何德何能啊?

    而更讓林文覺得離譜的是——

    蔚和金克絲這對歡喜冤家,竟然會是親姐妹!哈,當初看拳頭故事的時候,有著這個說法嗎?最多說的是蔚和金克絲是同個孤兒院長大的吧?就算有人說過二人可能是姐妹,但拳頭也沒證實的啊。

    現在好了,二人不光是親姐妹,而且還是祖安老大範德爾的養女。

    這就更離譜了。

    因為...原來的背景故事裡根本就沒有範德爾這個人!

    可見,是拳頭又他媽的吃書了!

    但拳頭吃書又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作為聯盟愛好者,厄加特講故事,那林文可以說是期期都看,雖然不能全記下來,但出名的,自己喜歡的英雄故事,林文大致都給記住了。

    至於麥羅和克萊格,就更是讓林文無語了。

    林文最開始還差點以為克萊格是小時候的伊澤瑞爾呢,畢竟這傢伙戴著個冒險家眼鏡,看上去就像是胖版的伊澤瑞爾,但是仔細想想後,林文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伊澤瑞爾可是富二代,人家是人上人,出生在皮爾特沃夫的貴族世家呢,怎麼可能會成為蔚和爆爆的發小?

    也因此,只花了數個月的時間,林文就丟棄了前世記憶所帶來的狂妄想法。

    因為這裡不是遊戲...這裡是個真實的世界。

    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年,林文就知道了很多事情。

    比如實力的劃分。

    像是蔚,金克絲這樣的英雄,說白了也就是比普通人要強上些的檔次,而就算是在未來加上了鍊金科技和海克斯科技後,她們依舊是處在凡人的階段。

    再比如,話事人範德爾,他也處於普通人範疇中。

    不戴科技拳套,光憑著肉身,範德爾甚至做不到打破巨石,速度也快不了常人多少。

    但是就算是這樣的範德爾,卻也成為了掌控祖安地下的強人。

    而在遊戲中很是受歡迎的金克絲,哈,她現在還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丫頭呢。

    沒錯,現在正坐在屋子裡的十歲左右的藍色短髮的小丫頭,就是未來在皮爾特沃夫無法無天大鬧一場了的瘋子——jinx!

    但是現在,林文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爆爆和金克絲聯想到一起。

    因為那就是個可愛,有些調皮的小丫頭而已。

    但是面前的蔚卻很像林文在遊戲中見過的那樣,她擁有著標誌性的粉紅頭髮,除去臉上沒有標誌性的VI字紋身,身體還沒有長開沒有打上鼻釘之外,面前的這個女孩,和原畫中的蔚很是相像。

    林文問起,蔚也沒有掩藏,馬上就把上午在上城和夥伴做過的事告訴了林文。

    然後,蔚就看到了林文的臉是越發的黑了起來。

    “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我做了些什麼,林文,我搓了那些上城人的銳氣!我讓他們知道了我們底城人也不是好惹的!”

    林文嘆息一聲,看著她的雙眼出聲道:“蔚,我知道你討厭皮城人,我也不喜歡皮城人,但是蔚,你能承擔的住惹怒皮城人的後果嗎?”

    “他們能怎樣?他們難道還能來到底城抓我嗎?他們敢來,我們就把他們趕回去就好了,林文洛蘭特,祖安是我們祖安人的祖安,才不是皮佬們的祖安。”

    “蔚奧萊!”

    見著蔚無所謂的模樣,林文不悅的加大了聲音。面前的蔚被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又不服氣的看著林文,倔強的梗著頭,但卻沉默著不啃聲。

    “你根本不知道你都做了些什麼!”

    “你以為這和你之前做的那些事一樣嗎?這次的事件,它死人了,而且死的很可能是皮城的貴族們。他們死了,執法官們就一定要給貴族們一個交代,等他們下來地溝要人,你讓範德爾怎麼做?”

    “大不了就和他們打一場!”

    蔚有些生氣的說道:“這是我們的地盤,我們能自己做主,也該自己做主!”

    林文頭疼的看著蔚:“胡鬧!”

    “你知道嗎,那樣做是會死很多人的,我們用什麼去抵抗皮城的執法官?他們有人,有錢,有槍,他們什麼都有,而我們呢?”

    林文說著並伸出手抓向蔚,抓起她的手用力抬起,但當林文看著被鮮血侵染纏在了蔚手指上的布條後,他感到內心被刺了一下,力氣立馬收了不少,但還是語氣認真的說道:“難道就憑著這個嗎?你要靠這個打贏皮城人?”

    蔚用力反駁,抽回了手說道:“我才不怕死。”

    林文看著面前的蔚,氣笑了。

    果然還是個黃毛丫頭,仔細算算,面前的蔚,其實現在她也就才十三歲而已。

    十三歲啊...這個年紀,她不該承受那麼多。

    她現在就是個遇事只會想著用拳頭解決事情的魯莽黃毛丫頭。

    是,拳頭當然能夠解決問題。

    只要拳頭足夠大。

    但是蔚的拳頭夠大嗎?很明顯,蔚現在並沒有那個實力,不光是蔚沒有,範德爾也沒有,整個祖安加起來,都沒有抵抗皮城的實力。

    這就是個笨姑娘。

    想到這,林文的語氣鬆了些,“但是爆爆呢?麥羅呢?克萊格他們呢?蔚,我相信你不怕死,可是他們呢?你有好好的為他們考慮過嗎?

    是,他們是把你當作老大,他們很聽你的話,你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今天你讓他們去炸皮城,明天你讓他們跟著你去闖日之門他們也會照做,可是你有為他們考慮過嗎?你考慮過如果他們出了意外,那後果你真的能承擔住嗎?

    你能接受他們離開你嗎?

    蔚,老大這兩個字,不是那麼容易承受的,這兩個字是有著責任的,他們叫你老大,把性命都交付給你了,你應該知道這其中的重量,你不能一直都這樣,什麼事情都只會想著靠拳頭去解決。”

    “我...我。”

    見蔚語氣鬆了些,也不再是那副不服輸的模樣,林文嘆息一聲,又說道:“蔚,做什麼事,一定要三思而行,我和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准你們去皮城,可是你就是不聽。”

    “我只是不服氣,為什麼下城的人不能去上城,但是上城的人卻能隨便來的下城?就連舞步走廊也是這樣,他們皮城人看著我們,就像是在看畜生,看雜種,我不服氣,我想要改變這一切。”蔚大聲的反駁著林文。

    “我知道,我都知道。”

    十三歲的蔚,就算是再堅強,此時卻也覺得委屈了。

    林文知道蔚仇視上城人的原因。

    林文從範德爾那聽說過了。

    蔚和爆爆的父母死在了幾年前的抗議行動上,死在了皮城人的槍下,親眼目睹至親的死去,蔚對上城人的仇恨是血仇。

    而伴著懂事之後,蔚就更不服氣了。

    憑什麼上城人能享受陽光,而底城人就要不見天日?

    憑什麼上城人能美酒美食,而底城人卻要飢不果腹?

    上城人就連空氣都是新鮮的,底城人卻要吸著厚重的有毒灰霾,在不知什麼時候得病死去。

    明明祖安才是正統,皮爾特沃夫是從祖安分裂出去的!

    林文探出雙手,將蔚攬在懷裡,下巴頂在這丫頭的腦袋上,卻感覺到有些刺刺的。

    好吧,會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蔚喜歡短髮,因為她覺得短髮利落,乾淨,還方便打架。

    林文輕聲重複道:“我明白,我都明白的。”

    蔚扭了扭身體,似乎是覺得很不舒服,想要掙脫,但林文卻抱的更加用力了。

    見狀,蔚便鬆了身體,軟軟的倒在林文的懷裡。

    林文看著前方,目光深邃。

    面前的蔚奧萊,她並不是一個遊戲角色。

    她不是一串數據,也不是自己的臆想。

    她是一個人。

    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著溫度的人。

    第一次見到蔚,林文還帶有著對角色的崇拜和嚮往,但是慢慢的,對蔚和爆爆,還有麥羅和克萊格,林文只有著寵愛和心疼。

    她和他們,是我的家人啊。

    .....

    幾分鐘過去——

    “哥哥,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等冷靜下來後,蔚把頭埋在林文胸口上,輕聲問他。

    難得,蔚竟然開口叫他哥哥了。

    和爆爆麥羅他們不同,蔚稱呼林文,總喜歡直稱呼其姓名,甚至還喜歡拿林文被老卓朗取的姓氏來打趣林文。

    管他叫洛蘭特大人。

    畢竟,祖安人是隻有名,沒有姓的。

    而林文卻是個異類。

    “放心。”

    “交給我,一切都有我在。”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裡,等我把事情解決後,你才準出來。”

    林文揉了揉蔚的腦袋,將她本是梳著油頭的短髮給揉的亂糟糟的,很自信的說著。

    蔚抬起頭看著林文,對林文的動作有些不高興,然後又低下頭,伴著一聲輕輕的“嗯”。

    也就在此刻,林文的腦海裡響起了奇怪的機械聲。

    叮:皮城執法官好感度提升,獲得經驗1000。

    叮:你已升級,全屬性+1。

    叮:恭喜玩家,英雄——【皮城執法官】對您的好感度已突破百分之九十,玩家獲得獎勵:抽獎機會x1,相應英雄卡。

    叮:恭喜玩家成功攻略皮城執法官,獲得★★★英雄卡(皮城執法官),請自行在揹包中查看。

    林文聽到聲音,笑了笑。

    又要做事了啊...

    ————

    1/21號凌晨。

    本章搶了範德爾的臺詞玩梗,就有人就認為後面的劇情都會這樣了,就說我抄襲原著,按著原著跑…

    大家,如果這真是本第三章就開抄,沒創意的書話,能上架兩天就精品嗎?

    這就是玩個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木葉:我被詛咒了不死之身
作者 無敵小粽子
噗呲! 一柄尖銳的苦無,刺穿了上杉徹的心臟。 敵人:“帶著對我的仇恨,死吧!” 十分鐘後。 上...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一人鑄道基
作者 亭外茱萸
一個先天疾病的少年在諸天萬界求生逐道! 風花雪月篇加雪中悍刀行,進行中 RWBY卷並沒有寫好,... (馬上閱讀)
180
從妖尾開始的精靈使
作者 亂舞的星空
得到精靈系統的少年,降臨到『妖精尾巴』世界,以精靈魔導士身份,與諸天世界縱橫。 簡介無力,請... (馬上閱讀)
180
見稽古的美食格鬥日常番
作者 根源招來體
這是一個各種美食番,格鬥番層出不窮的世界,這裡有各式各樣的美食,有世界各國格鬥技的較量,也有日...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一人之下中長生
作者 斧頭小石頭
莫名其妙,完全不講道理的就給我穿越到一人之下的世界?那像什麼風后奇門、炁體源流的,這些我肯定都...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