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英雄見證系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玩家:林文

    等級:15

    力量:155(影響生命,提高攻擊)

    敏捷:70(增加防禦,提高速度)

    智力:90(增加魔法親和度,提高吟唱速度)

    念:0(???)

    技能:【高級修理】,【基礎劍術】,【透體之勁】

    英雄卡牌:【皮城執法官★★★】

    道具:【時空戒(十米)】、【多蘭劍★】、【紅藥水x3✩】、【破損的未知符文碎片x1】

    剩餘抽獎次數:x1

    ————————

    英雄見證系統,這就是林文在這個世界裡的金手指,而與其說是系統,倒不如說它是個現實版的攻略game,因為林文只要與目標英雄進行接觸,然後混個臉熟,獲得對方的初始好感度就能激活出英雄卡片,並在提升好感度後能獲取到經驗值和屬性點。

    而林文想要提升實力,升級絕對不是一個好辦法,因為升一級,林文的三圍只會加三點。

    這就太像卡牌遊戲了啊...因為卡牌遊戲裡,等級重要嗎?說真的,卡牌遊戲重要的不是等級啊朋友們,重要的是卡啊!

    氪到位了,那以下犯上越級敗敵可是基操啊懂不懂?

    林文打開了自己的英雄卡牌收集庫,那叫做一個黑,只能是模糊的去透過黑色的剪影來猜測英雄,但是這對熟悉遊戲英雄的黃金癌症玩家林文來說並不是個難題。

    林文LOL的段位雖然是沒打上去,只打到了黃金段,但是他對這遊戲的熱愛,以及盤數,那林文是不服任何人的。

    而在卡牌庫的上方,又是將卡牌給大致的規劃成了三類,分別是——力量,敏捷,和智力。

    而點到相應的分類中,又會在該分類下出現兩個小分類,以便身為玩家的林文收集攻略。

    力量型又能分為——戰士,坦克。

    敏捷型可區分為——刺客,射手。

    智力型的能分為——法師,輔助。

    只要激活卡牌,林文就能獲得星級的對應屬性。

    三星卡牌能為林文總共加上20點三圍(力量,敏捷,智力三項簡稱三圍),四星卡牌是30點,五星50點,而六星卡牌則是給林文直接增加100點的三圍。

    分別也有著主屬性,副屬性的加成方式。

    比如力量型英雄卡牌的蔚,便能為林文增加10點力量,5點敏捷,5點智力。

    而身為敏捷英雄卡牌的爆爆就能為林文增加10點敏捷,5點力量和5點智力。

    不光如此,當英雄對林文的好感度達到一定高度時,林文還能得到抽獎機會。

    來到祖安有五年了,林文已經成功的激活了四張卡牌,而現在,他也成功的真正的收集到了第一張英雄卡牌。

    成功獲得一張卡牌,就會得到該卡牌的主屬性加成,而三星卡牌的主屬性加成是...100點!

    也因此,林文的力量直接突破到了155。

    這是個很驚人的數字,在這之前,林文的力量只有55,但是那時候的他就已經能輕鬆的抬起常人用機械手臂才能抬起的東西,而現在,林文並不知道自己的力量達到了什麼高度,但是想想的話,他應該已經強過不少的人類英雄了。

    至於剩餘的一次抽獎機會...

    那是獲得蔚卡牌後獎勵的高級抽獎。

    “抽了吧,反正概率什麼的都是看臉的。”

    點下抽獎後面的使用按鈕,沒有炫酷的過場動畫,只是聽到叮的一聲,獲得個半星物品的一個提示後,在林文的系統道具庫裡(僅收容系統道具),那在多蘭劍的後面就多出現了一顆綠豆一樣的小東西。

    “哈哈...”

    林文眼角抽了抽,高級抽獎誒,不是說半星物品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五的嗎?

    但我竟然抽到的是這個玩意?

    我果然非的不行啊...

    打開它的面板,林文雖然是有些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因為他已經想到這個東西的用法了。

    從某種角度來說,它現在正好是林文需要的。

    取了出來,林文的手上馬上出現了顆溫潤的小珠子,它只有著拇指的大小,色澤明亮,通體碧綠,有些溫熱感。

    【治療寶珠(道具類)】

    品質:✩

    效果:佩戴者將持續恢復生命力(每小時恢復0.5)

    “倒是個好東西,可以給老卓朗用。”林文砸吧砸吧嘴,每小時0.5的恢復,對他這個力量超於常人,生命力極強的傢伙來講,這完全就是個雞肋的道具,但是對於身體孱弱的人來說,這卻是個很好的東西了。

    尤其是在祖安這個充滿著毒氣的地方...

    這個東西給老卓朗佩戴,肯定能減少毒氣對他的傷害。

    但林文並沒有回到老卓朗那裡,反而是走向了一角,而伴著林文越走越深,四周的人也是越來越少。

    林文已經闖入了不該進的地方。

    在祖安的地溝裡,到處都是幫派份子。

    祖安的地溝,是混亂骯髒而活躍的,這裡,就是現在的祖安的文化源頭。

    林文屏住呼吸,那些綠色的廢氣伴著些細小的金屬顆粒入了肺裡,灼燒氣管,在燙著自己的五臟六腑,是會感到有那麼些嗆。

    就算是在祖安生存了五年...可是自己卻依舊是沒有習慣這該死的灰霾啊。

    小爆爆在這點上都要比他好...該說,是因為自己不是出生在這裡的本地人的原因嗎?

    祖安的空氣...

    沒辦法了。

    比起這帶著鏽味的空氣,視野變差才是最麻煩的事情。

    嘛,只能請人幫忙了。

    “喂,你難道不可以出來幫幫我嗎?”

    周圍明明空無一人,可是林文卻突然抬頭開口說道。

    去下灰白的帽子,林文抬起頭出聲說道:“你是知道的,我真的真的很討厭這些灰霾,雖然...你好像很喜歡的樣子,但是你不能強加你的喜好在我身上,不是嗎?畢竟,你又不用呼吸。”

    林文一頓,又是說道:“當然,你也不用擔心,因為我並不是去找他的麻煩,我只是有些話要和他說說而已,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殺了他。”

    “你也知道的,如果我想的話,那他就算是擁有一百條命,改造了自己一百次,那他也死定了。”

    “但是這次不同,上城會來人,趁著底城混亂,他一定會藉此機會做些什麼,我和他那麼多次交道了,他的那套我熟的很。”

    “我和你一樣,我們都喜歡祖安,我當然不想這個地方變的混亂。但是如果範德爾有麻煩了,沒功夫管理著黑巷,那祖安的地底一定會亂起來,你也不想看到祖安變亂吧?”

    林文向著天空說話,但是抬頭看去,透過厚重的灰霾,除去隱約可見的深淵溝壑,便是一座巨大的橋,鋼鐵柵欄成群,如會呼吸的鋼鐵巨獸,那是祖安的廣場走廊,祖安最高的地方卻銜接著皮城最底的地方。

    這便是上等人和下等人的由來。

    但其實祖安和皮佬們想的不一樣,在這裡生活了五年,林文清楚的知道著祖安的優點。

    它包容,堅強,它的市民們頑強不屈,勤奮刻苦。

    在被拋棄,諷刺,排擠,欺壓...在其他人都必死的絕境之中,祖安人卻是用智慧讓祖安重新發達了起來。當然,林文說的他們,指的並不是恃強凌弱的黑幫佬,也不是那些為了走私或是研發禁忌科技到底城的先行者。

    林文說的他們,是像老卓朗這樣的人。

    是為了讓祖安好起來,而不惜讓自己吃苦的一群人。

    林文停下步子,等著什麼。

    等身後傳來了一陣微風,見狀,林文的臉上露出了個笑容。

    回過頭,便是見到一隻青色的鳥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林文的背後。

    那是隻極為漂亮的鳥,卻並非肉身,但也不是祖安或皮城科技所製成的機械鳥,而是一隻由能量所組建而成的碧綠鳥兒。

    它歪著頭,用喙正梳理著羽毛,不用眼睛去看林文,它就像是不愛搭理林文一樣。

    “你別這樣,我可以向你發誓,我是不會動手的。”

    林文舉起手,對著這隻鳥發誓。

    這場面很奇怪。

    一個誤入別人領地,然後還和鳥發誓不會傷害人的少年,這場面...太戲劇化了。

    “你上次是這樣說的,你上上次也是這樣說的,可是你還是動手了,你打斷了他們的機械臂,機械腿,還把他們推進溝池裡,雖然他們沒有死,但是也留下了後遺症。”

    它最終還是看向了林文,在它那一雙鳥類的眼睛裡,竟然有著人類所擁有的的情緒——那是生氣。

    像是表達著不滿,它將翅膀放在林文的頭上,然後,用力的扇打著林文。

    林文攤開手,聳聳肩,任由它打著自己,然後理直氣壯的說道:“那是他們活該的,誰讓他們惦記著我家的那幾個孩子的?交易就是交易,祖安人不能欺騙祖安人,但是他們做了些什麼?仗著自己人高馬大,竟然去欺負幾個小孩。”

    “林文,你不可能永遠保護她們,你終有一天會離開祖安的,我有著這個預感,而到了那個時候,沒有了你的庇護後,她們要怎麼辦?”

    碧綠色的鳥兒搖了搖頭,聲音動聽溫柔,宛如一陣柔軟的風,這在祖安裡,是一個奇蹟,是不可能見到的奇蹟。

    祖安人因為灰霾的原因,說話的聲音多少會有些沙啞,那是肺部和喉嚨受損的表現。

    “胡說,我可是個祖安人,我為什麼要離開祖安?”

    “你怎麼又這樣說?我沒說你不是祖安人。”

    “因為你總是說我會走,你說說,從我認識你到現在,都已經有三年了,但是你說這種話已經不下有一百遍了吧?”

    它停在林文的肩膀上,認真道:“但我有著這個預感。”

    “別了,你還是先幫我把這些毒氣弄散吧。”

    “...”

    眨眨眼,鳥兒用喙輕啄了一下林文的臉龐,像是在不滿的發洩情緒。

    然後說道:“你說好的,不會殺人。”

    說罷,它打開雙臂,輕輕的揮動了一下,接著,便見一股風從林文的腳下升起,帶動著周邊的灰霾衝上了天空。

    然後,林文便露是出了潔白的牙齒,笑的很是開心。

    “哈,到點了,也是該讓那些上城人嚐嚐下城的空氣了。”

    “畢竟,這可是經由他們的手所製造出來的土特產。”

    等灰霾消散,林文看清了四周。

    自己已經來到了一處像是廢棄廠房的地方。

    向著那邊走去,林文邊走邊在思考。

    到底要不要動手呢...

    如果動手的話,不殺死對方,那隻會製造出麻煩,但是如果殺死了他...那祂那邊又沒辦法解釋了。

    想了想,林文一錘手掌,“那當然還是以它為主啊。”

    ————————

    “藥劑的效果如何?”

    在地溝不屬於黑巷的一處的廢棄空曠的工廠中,響起了一道清冷的聲音。

    消瘦的男子筆直的站在玻璃窗前,看著外頭海中的巨大怪獸,輕聲的詢問道。

    “已經到最後階段了,現在,就是試驗成果的時候了。”一個面龐消瘦,眼眶凹陷,瞳孔發黃的男人走了上來。

    他穿著屬於藥劑師的大褂,走到了他的身旁,輕輕地搖晃著手中的試管,玻璃制的試管中,裝滿了紫色的熒光液體,他斜眼的看了看屋中。

    點了點頭,消瘦男子揹著手,走向了在屋內正中位置上被綁了起來的混混。

    “你好啊。”

    伸手抓起對方的頭,緩慢的蹲了下去,希爾科平靜的凝視著對方的雙眼。

    “我讓你跟著他們...可是你和你的小夥伴們為什麼都睡在那了?”

    “我我,他們有外援。”

    “外援?”

    “對。”被綁著的人,正是好幾小時前和蔚糾纏的黑幫份子,此刻,他正顫抖著身體,恐懼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一張瘦長的面龐上沒有什麼表情,他的臉上有著許多的傷疤,最嚴重的是一道像是貫穿了眼珠的傷,而他的一隻眼睛,是深紅色的可怖義眼。

    “說說吧,畢竟這可是決定了我...能否留下你的理由。”希爾科靜靜的看著他。

    “那是一個穿著長袍的人,他一出現,就把我們都打暈了,對...對,範德爾的養女認識他,他一定是福根酒館的打手,他肯定是範德爾的手下。”

    黃毛口齒不清的說著,生怕自己說慢了會被對方傷害。

    “長袍?”

    “對,灰白色的長袍,他的身手很好,我敢肯定他...”

    黃毛盡力補充自己昏厥前看到的信息,以求能保住自己。

    “...”

    希爾科卻突然嘆息了一聲,打斷了他,“告訴我,你是怎麼來的這。”

    黃毛不解,但還是回答道:“希爾科,我是被你們的人給帶來的。”

    身旁的煉金術士走了上來,摸著下巴,一雙眼睛看著希爾科。

    希爾科知道他想說什麼,便搖了搖頭,起身時並一腳踢翻了椅子,椅腿破損,黃毛也藉此機會站了起來。

    “你...你不殺我?”

    “這並不能怪你。”希爾科擺擺手,“你已經做到你所能做的事了,他不在你的業務範圍之內,滾吧。”

    聽到希爾科這樣說,一旁的鍊金術師愣住了。

    搖晃著藥劑的手也停了下來。

    “不用看了,放棄這裡,速度收拾收拾東西,得儘快的離開。”

    希爾科走向桌前,在桌面上鑲嵌著一個圓形的紅色按鈕,打開保護的玻璃裝置,希爾科按下按鈕。

    那是緊急警笛聲,希爾科迅速的按了三下。

    很快,在工廠的地底,一群赤裸肌膚的男人們在愣了幾秒後,便是迅速的開始收拾起周圍的東西。

    “轟隆!”

    而就在希爾科準備回頭,看看大門關上沒的時候,先前跑出去的黃毛卻又倒飛了回來,直直的飛在希爾科的身前。

    他又一次的昏死了過去。

    嘴角吐出的不再是白沫,而是血沫,但卻伴著些墨綠色。

    “來的可真快啊...”

    希爾科面不改色,整理起手上的皮質手套,不緊不慢的向前走去。

    前方傳出了聲音,是個還帶有著稚氣的聲音。

    “嘿,希爾科,我如果是你的話,就會把短柄火槍放下,你是見過的,你知道這個玩意對我沒有用。”

    來人穿著一身灰白色的袍子,腳下踩著沙鄂皮所制的長靴,他的著裝看上去有些樸素,和大多數的祖安人並不同。

    正滿面笑容的向著自己走來,像是和老朋友打招呼一般,無比親切。

    “我是來說事情的。”

    希爾科微笑著看著他,下一秒卻迅速的拔出火槍向前射去,伴著一聲巨響,一大團的火彈被打出,但先前還站在那的少年卻是突然消失。

    “速度可真快。”

    希爾科收了笑容,並丟掉了火槍,平靜的說道:“範德爾家的狗今天來我這有什麼事?”

    “還有,小狗狗怎麼不戴著主人給的面具了?”

    先前消失的林文突然從上方出現,並落在了希爾科的面前,吸了吸鼻子,林文看著希爾科不悅的說道:“雖然我並不打算殺你,但是你這張嘴要是不肯收收的話,那你可能就要吃點皮肉之苦了。”

    希爾科聞聲,背後握著短劍的手鬆了開,將雙手從背後拿出並平舉過肩膀,他露出個了難以言喻的笑容,平靜說道:“我和你說笑呢。”

    接著,向著林文禮貌的鞠躬,他將手置於胸前,出聲道:“你好,祖安地溝的...執法官大人。”

    最後三個字,希爾科咬的很是奇怪。

    林文知道希爾科是什麼意思。

    “希爾科,我來找你有兩件事。”

    不準備和希爾科接著扯皮,林文直接說出了自己此行來這裡的目的。

    “你說,我照辦。”希爾科點點頭,轉身走了幾步,背靠著書桌,雙手抱在身前,他平靜的看著林文:“畢竟,我現在沒有拒絕你的權利,不是嗎?”

    “我就喜歡你這點,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和範德爾決裂,但是和你說話,比和他說話輕鬆多了。”

    林文蹲坐在地面,笑著說道:“第一,上城的執法官到祖安的這期間,你什麼也不許做,你不準離開這個工廠,更不能聯繫任何人。”

    “哦?為什麼?”

    林文指指地上的黃毛,“再說下去就沒意思了。”

    “你也別哦,我怕你出來搞事,畢竟你的搞事能力太強了,我可太怕你搞出點動靜來了。”

    和林文打過多次叫道的希爾科,知道林文說的搞事是什麼意思,聞聲,他輕笑起來,開口道:“但是比起我,那些人不是更危險?你看,我才只有這麼點人...”

    希爾科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林文給打斷了。

    “行了,我知道,你也知道,你比他們都要危險,因為你有著這裡。”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腦袋,林文接著說道:“不過放心,那些傢伙我也會去警告一下。”

    說是這樣說,但用範德爾的名字就能壓住他們了。

    希爾科輕輕點頭,表示自己答應了。

    但卻還是張口,有些感慨:“可惜啊...”

    “別可惜了,如果不是某些原因,你在我手上已經夠死十次了。”林文沒好氣的看著希爾科,“你私底下做的那些事,你以為我不知道嗎?。”

    無所謂的聳聳肩,希爾科也回話道:“我那消失的兩座工坊,難道不是你去剷除的嗎?”

    林文露齒一笑:“兩清了?”

    希爾科看著林文,沒說話。

    林文也學著希爾科聳聳肩,又是說道:“而第二件事,嗯,你的那個藥劑呢?做好了嗎?如果做好了的話給我看看吧。”

    希爾科沒有猶豫,直接甩出一瓶藥劑丟給了林文,並出聲說道:“你不該和範德爾那種人在一起,你應該加入我們。”

    “有你在我這邊,我們一起,我們一定能讓皮城人害怕我們,讓他們不再歧視和奴役我們。”

    林文抬起手,抬眼看著藥劑,並出聲道:“白痴。”

    被林文罵了,希爾科也沒什麼反應。

    “不是,希爾科,你難道以為你靠著這個東西,你就能打贏皮城人了嗎?你不知道他們現在有多強大嗎?”

    “我不需要打敗他們,我當然知道打不過,我只需要上城人怕我們,我只是想讓他們知道,我們並不是他們案板上的魚肉。”希爾科平靜的說道。

    他當然瞭解著祖安和皮城之間的差距,但這不是不反抗的理由。

    難道就因為打不過,所以就要甘願被壓榨嗎?

    希爾科痛斥這種理由。

    他要的不是征服,不是地位,而是尊嚴,是祖安人的尊嚴。

    “哈哈,你果然是個白痴。”

    “大義凜然的說出這種話,但實際上卻是在去送死呢。”林文諷刺的笑著道。

    同時,手中的藥劑,數據也出來了。

    【微光藥劑(道具類)】

    品質:✩

    效果:使用後,服用者將提升8點力量,5點敏捷,並進入興奮狀態,無視部分痛感。持續時間與服用者的身體素質正對比。

    副作用:損壞身體機能,多次服用將會損壞腦細胞併產生異變。

    “希爾科,你再答應我一件事吧。”

    希爾科皺起眉頭。

    “你和你旁邊這位鍊金師,一定一定的不要服用這藥水。”

    林文把藥水丟回給希爾科,並看著他認真說道。

    “原因?”

    “這個東西會傷害人的腦子。”

    林文雙手揹著,平靜說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忍界:從木葉開始傳火
作者 渴望火焰的灰燼
【起點極度稀有的帶黑魂元素的火影同人!】 火焰,是生命的基石。 世界因為有了火焰,所以有了光、... (馬上閱讀)
180
我在一人鑄道基
作者 亭外茱萸
一個先天疾病的少年在諸天萬界求生逐道! 風花雪月篇加雪中悍刀行,進行中 RWBY卷並沒有寫好,... (馬上閱讀)
180
打穿steam遊戲庫
作者 嵐德鯗
《空洞騎士 》、《上古卷軸5》、《太吾繪卷》、《中國式家長》、《騎馬與砍殺》、《鹽與避難所》、... (馬上閱讀)
180
龍珠,同時穿越諸天萬界
作者 三分元氣
同時穿越諸天萬界,留下無數傳說 龍珠:區區七彩賽亞人,能與我全魔媲美? 奧特曼:今天起什麼... (馬上閱讀)
180
從超神學院開始的穿越日常
作者 我步入地獄
(新書,某國漫的超神學院已經發布) 許易穿越到超神學院世界,某一天突然“靈”光一閃。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