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木蘭心梳洗完畢,被要求換上一套杏色的旗袍,沒有袖子,大大的開氣兒。她今年才虛歲16,又清清瘦瘦,這件衣服套在身上顯得有些松跨。她對著鏡子端詳著自己,自從幾天前上了迎親的轎子,一路顛沛流離,都沒有梳洗過。我怎么能救出鳳姐姐呢,她被劫都是因為我,父親和母親慘死之后,哥嫂出賣,自己恐怕只有這么個不是親人的親人。她還有情郎在等她,是不是我的命可以換她的自由呢?可是即便是我拼了命,她能自由嗎,山水迢迢,怎么回鄉?還有我,我可以死嗎?想到這,她腦子里閃現的是母親在大火中托她出火海的情景,那種以命換命,自己怎么敢輕言放棄。。。

    一盞茶之后,他們被帶到上層船艙。幾個女子都是戰戰兢兢,有的還掛著淚水。眼前坐著幾個男人,看著不比走船的,氣度都不凡。木蘭心最后進去,反倒是平靜了不少,心想,也許這里有她的生門。

    “老五,你挑吧,看你猴急的”白衫的長者發了話。

    “嘿嘿,還是尊爺知道疼我啊”身著黑色褂子的陳五第一個站起來,上前湊過來,松了松腰帶,伸手在一個女人肩膀上摟了摟,鼻子在她脖子上嗅了嗅,那女人一下子就哭出了聲兒。

    “哎呦喂,金爺,你這的女人太沒見過世面了啊”陳五回首道,手上卻沒停,伸手又在另一個女人屁股上掐了掐。

    “五爺,這都是雛兒,還得您調教呢”

    陳五走到木蘭心面前,伸手比了比她的腰身,一把摟過來,“尊爺,我就要這個了”蘭心雖然盡力佯裝鎮定,可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場面,被一個男人這樣赤裸的調戲,她盡力咬住嘴唇,剛剛的傷口被她咬破,淚水還是硬生生的咽下。

    景公子望見木蘭心嘴角的血絲,皺了皺眉,抬眼正迎著她的眼神,有不甘,有痛苦,還有忍耐。忽然他覺得這個眼神有幾分熟悉,那個女孩,那個最終為他切開自己手腕而死的女孩,曾經也這樣望著他。他覺得喉嚨有些緊,腦子有些混沌,都沒注意到自己忽的站起。

    眾人看見他起身,都有些驚訝,正中坐著的尊爺幾乎不可察覺地微微皺了下眉頭。

    “五爺,把她給我吧,這么干瘦的沒意思。”他伸手拉過她,感覺到她的手像冰一樣冷。蘭心望著這個青年,黑黑的眼眸,俊逸清朗,白衣勝雪。恐懼好像稍有些退去,這樣英俊的人,應該不會太過可怕。

    “趙景耀,你不是清高不要女人么,你干嘛和老子搶”,陳五不滿的撇嘴,卻也偷偷的看尊爺的反應。這個景公子,才二十三,就憑著和大小姐的交情進入幫派,如今大小姐已經死了,還有傳言是為他死的,卻也不見尊爺為了女兒報仇對付他。更有甚者還對他更加信賴,把幫中好多生意交給他做,陳五已是摸不透尊爺的意思,也不敢太得罪這個人送外號景公子的趙景耀。

    周圍眾人都沒有說話,景公子和尊爺的關系一直神秘,這陳五這幾年憑著自己的狠勁兒也在幫里立了威信,一時間幾個人都沒想好向著誰開口。

    “行了,老五,你再挑一個吧,難得啊景有興致”尊爺淡淡的開口。

    “是啊,老五,哪個女人經你調教都是一等一的”旁邊的人也開始幫腔。

    “哼,得了,景公子,這我可是給足你面子了啊,你進了屋子到底行不行,弟兄們可在外面聽著呢啊”陳五放肆的大笑起來,其他人也哄得笑了。

    趙景耀不置可否,拽著蘭心就進了內室的小屋。蘭心被拽著扔到地上,門砰的關上,卻聽得見船艙里那些男人們湊過來聽。

    恐懼像潮水般再次襲來。

    景公子坐在床邊,看著眼前的女人,不對,應該只是女孩。眼睛里看不出一絲的情緒,聲音也沒有一絲感情:

    “脫!”

    蘭心忽的睜大眼睛,這次是憤怒。她本以為,以為也許他愿意幫她,愿意幫她解圍,卻也是如此。她知道自己的憤怒實在沒有道理,如此狼窩虎穴怎么會有良善之人呢。

    景公子翹起腿,面上還是淡淡的:“脫吧,否則你的姐姐也得上來,或者。。。。死”

    他怎么知道鳳姐姐,怎么知道這是她最擔心的要害。

    “那,你能保全她嗎。。。求求你”聲音已經透著幾分絕望,她覺得這樣風姿卓絕的人,也許會剩下最后一絲良知和憐憫。

    景公子目光閃了閃,微微頷首。

    蘭心慢慢舉起手,解開胸前的扣子。父親、母親,你們用性命換來的,就是我要屈辱的或者嗎,你們一輩子以蘭花自喻,你們的女兒卻如此不堪。

    景走上前來,用手臂環住她靠在墻上,低頭湊近她的耳朵:“叫”

    她一愣。

    “想逃過這劫,就大聲叫”說著,他用眼睛瞟了瞟門口,示意她有人在那里偷聽。

    蘭心定了定心神,試著“啊”的叫出來。景靠他很近,近到能聽到他有力的心跳,還有淡淡的汗味。她心跳如鼓,照著他的指示,裝著大叫,裝著大哭。

    。。。

    蘭心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自己麻木的頭腦才開始運轉,發現自己坐在地上。衣衫凌亂。

    “躺倒床上去,不要穿衣服”景公子一邊說,一遍解開自己的領子和腰帶。

    “我姐姐。。。求你”

    看到蘭心聽他的話躺好,景回手打開了門。果然,幾個男人靠著門邊沖他壞笑。污言穢語的調笑著。

    蘭心口上衣扣,躺在狹小的木板床上,閉上眼睛,感覺大海似乎沖刷著她。她靜靜躺著,閉上眼睛,感覺疲倦得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他,是不是自己的生門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天津玩鬧
作者 蚰兒
      80年代的玩鬧,可不同于現在的黑社會,他們打架,追女人,不是為了錢,沒有利益,可以...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