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出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方想大哥,就是他打傷我的,您可要為我做主啊!”回頭一看,身后赫然佇立著五個人影,其中一個那正是被方正一擊破身倒地的方鳴,而他口中的方想大哥確是那五人中的一位領頭少年。

    方正剛回頭,便感覺到撩人的氣勢從自己的身體兩翼流竄而開,兩股氣勢卻又在方正的背后合為一體,將方正困在了氣流之中,唯一的路便是直通那方想的荊棘之路。

    “婉兒,你趕快回去通知夫人。”方正用手臂擺出了一個優美的弧度,指示著婉兒趕快走。

    婉兒冷不丁愣了一下,兩個大眼睛眨巴眨巴,盡顯出一種擔憂之色,“嗯。”

    方鳴望著婉兒離去的背影,焦急地一跺腳,對著方想抱怨,“方想大哥,不能就那么放走那個小丫鬟啊,她會回去通風報信的。”

    “一個小丫頭而已,量她也掀不起什么風浪。”方想不屑地撇了撇嘴,抿嘴笑道。

    六個人,五對一這么站著,方正的嘴角不由泛起一嘴深有意味的笑,方正知道他今天是至少要挨一頓湊了,他對婉兒可從沒有抱什么救命之心,他這么做無非是支開她而已。

    “方鳴,你和方朱上去搞定他。”對付一個后天境的小朋友,用不著他出手,就在方鳴和方朱走出去幾步之后,一股凜冽的氣勢狂暴而來,這股氣勢的源泉赫然便是方想。

    方正也是體會到了這股洶涌澎湃的狂虐之氣,一怔,那方想顯擺出來的實力竟在先天境,這方想今年最多也就十八歲,他的實力在整個方家年輕一輩都可以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當然這個條件還要排除一個人才可以。

    荒天大陸,強者為尊,即便是在方家,那也是亙古不變的道理。方正明白,如果今日他們在這里殺了自己,那么他方想頂多得到一點懲罰,家主和那些長老們定是不會太為難于他,所以他斷斷不能安于此處,他要借機逃離才行。

    “方鳴,你這個無恥小兒,手下敗將,被我傷了一次,你膽敢再次挑釁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方正望著方鳴前進的步伐,振振有詞,擲地有聲,雖然是挑釁的語言。

    “哼,方正,死到臨頭了,你還嘴硬,看看你待會是怎么向我求饒的。”

    方鳴全然不顧這里還是大街,立即大喝一聲,“開山蹦”

    當即只見方鳴騰空而起,而他的腳如飛毛腿般鏗鏘有力,眼看就要緊逼到方正的面門。

    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方正也不知腦中為何蹦出了這個念頭,手也隨著潛意識不自覺的擺出了一副招式,那竟然是太極的招式!

    “砰——”的一聲,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那方鳴的身軀卻如同初次對敵方正那般飛馳而去,相較第一次,這種騰飛的距離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方正看著倒地的方鳴,嘴角也是一番苦笑,這不是二十一世紀的武功么?也幸虧這招太極將方鳴腿部的蒼勁之力轉換為反彈的力量,再加上他本身的力量,借力打力。

    那本在方鳴身后的方朱見情況不妙,便是馬上疾步沖上前去,“連綿水掌”

    這連綿水掌可不同于方鳴的開山蹦,開山蹦講究的是力量,是剛,而這連綿水掌講究的就是柔綿的力量,是柔,而太極是以柔克剛,方正的太極是萬萬不能再次使用而出。

    可無奈,方正總歸是會一個黃級的武技,也只好用這個相招架,“喉方震”

    “啪——”,兩拳相交匯在一處,兩人體內的魂力都在此處匯集,碰撞,凜冽的氣勢從兩拳迸發而出,接連一身“砰——”的聲音,兩人都被震飛出去,方朱則是倒退了好幾步,而方正卻是被直直震飛了出去。

    方朱看著那倒地的方正,便是又騰步而去,掌中的魂力躍躍欲試,似乎隨即都想將方正斃命,那方朱和方鳴一樣,也是后天二重境的武者。

    倒在地上的方正自然也看到了方朱正疾步馳騁而來,更能清晰的感覺到他掌中的那股力量,他深刻的明白,自己一旦要是被方朱擊中,那么他非死即殘。

    可是他的四肢實在是酸痛無力,他現在的肋骨恐怕都是倒拽在即,他的身架都難以支持了,他哪有還有什么氣力來反抗方朱這強勁的一擊。

    難道?他這么快就要死了么?這是方正微弱的意識。

    只察覺一道凌厲的掌風從直直從他的面門上直落而下,腦袋一陣“嗡嗡”的余震,他便沒有了知覺。

    也不知過了多久,方正的意識漸漸已經有些明朗起來,雙目有些疲乏,想使勁睜開,卻怎么也難以睜開,只聽得耳旁有閑暇之人在談話。

    “大哥,這小子怎么辦?方想少爺可是要說把這人裝麻袋里丟進河里。”

    “就按方想少爺說的辦吧,方家沒有人會理會一個旁系子嗣的死活的。”

    方正的心“咯吱——”了一下,方正知道,他現在恐怕是兇多吉少,微微睜開雙眼,只見有兩個巍峨的大漢正在那里商量,方正能依稀察覺到那兩個的實力,他們至少都是先天境的存在,因為從他們身上暴戾出的氣息比方想身上的氣息還要渾厚,敦實。

    怎么辦?難不成真的要等死?

    方正全身都酸疼著,他可以感覺到他至少斷了兩根肋骨,他現在就是想站也站不起來,更不要說是逃跑了,恐怕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倏然,眼前一黑,只感覺到身子骨被人架了起來,不用說,方正明白一定是他們將自己裝進麻袋中了,開始還能依稀瞧見些亮光,但沒過一會,就連那薄弱的微光也都透射不到袋中了,唯一的光源只剩下那雙黝黑睿智的眸子。

    也不知過了多長的顛簸坎坷路,方正只感覺人被一扔,頓時渾身傳來了一種酸痛感。

    “大哥,真的要這要么?方想少爺可是說將這小子扔入河中,這里可是——”

    還沒等那人說話,那大哥便擲地有聲,鄭重其事道,“將這小子扔入河中,萬一被人救贖了怎么辦?那時方想少爺少不了麻煩,我們這么做,說不定還能得到方想少爺的賞識,得些賞賜呢。”

    “嘿嘿,大哥英明,這小子恐怕都要成渣了。”

    方正在烏黑的麻袋里,全然看不到外界的景物,根本無法猜想他們說的這里到底是何處!

    咦——

    方正的手杵在地面上,從地面上感覺到了無比的溫熱,這種溫熱時而猛烈時而溫和,方正體內的魂力卻也不知在何時運轉了起來,體內存在著前所未有的舒暢快感,身上的傷勢也在慢慢復合,包括體內的肋骨也在冥冥之中歸位。

    這——

    方正很是震驚,他明白了,一定是那股力量再次覺醒了,他也終于有所明白,那股力量是要在建立在熱溫度的基礎上才會出現,但是這里的地熱能全讓自己吸收完成么?

    容不得方正多想,他已經感覺他已然離開了地面,就連那原本運轉著的魂力也在此刻消失殆盡。

    緊接著,方正感覺到拖出袋子的兩雙手已經不見了,很明顯,袋子已經騰空飛躍而出。

    方正的心愈發緊張了起來,面對他的到底是怎樣的困難險阻?

    “撲騰——”,這是水么?這是方正的第一個念頭,但隨即想起了兩名大漢的對話,這里就算是水也決然不會是普通的水,而是能夠左右他生死的水。

    火炎池!方正的腦海中閃過一抹場景。

    火炎池是福澤縣郊外最為獨特的一處地界,沒有之一。火炎池的池水如同它的名字一樣,顏色是火紅的,顏色是熾熱的,但卻區別與巖漿的奔騰,但是它比巖漿卻還是要恐怖上千倍甚至于萬倍。

    一進到池子中,方正就察覺到一種炙熱的感覺遨游在全身各處,周旋于各條經脈之間,而原本裝著方正的袋子已然已經完全熔化,不剩一絲灰燼。同樣,方正身子上的衣物也都一一被熔化掉了,也顧不上現在已經是赤身裸體,因為他的命才是現在最重要的,他可不甘心被方家的人就這么殺害至死。

    倏然,體內那種炙熱的感覺在體內游蕩地更加猛烈,在火炎池中的方正猛然睜開雙眼,雙手緩緩從腰間伸出,就像在水中游泳似的,方正在火炎池中游蕩著,全身都充斥著一種飽滿異樣的感覺,而火炎池的溫度卻在慢慢地從緩和了下來,變得不那么炙手可熱。

    方正體內的魂力也被一觸即發,不斷從體內涌出,在池里翻騰幾下便又從方正表面的毛孔中穿梭至身體血脈之中,繼續穿梭,方正體內的鮮血也在一種程度上被強化。

    他能感覺到全身的筋骨似乎都在被火炎池中的奇異之水不斷被錘煉,包括連方正口中的涎水和池水交雜之后,也散發出一種渾然天成的氣勢。

    全身的體質都在不斷被改善,而火炎池中的那種溫度都在被方正不斷吸收攝取著,使他自己體內的空間得到最大的飽滿與充實。

    方正的眼睛經過一番鑄煉,已經比原先明亮了一倍,他的視野竟然也增加了一倍有余,這對于他來說莫過于天大的好處。

    “這是怎么回事?這熾熱的水怎么有這么奇異的功效?”

    驟然,遠處池底似乎有一抹亮光閃過。

    那是什么?難不成那就是這火炎池的秘密所在?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12936_21_73-m
神寵進化
作者 酒池醉
  新紀元來臨,天地異變。
  地星本土動植物瘋狂變異、返祖,異界物種淪落地星,最終...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