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溫玉的反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正當方正整理好衣物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卻察覺到了一抹威脅的氣息,搖頭一看,發現竟是一頭銀牙狼正惡狠狠地盯著他看,眼神也不時轉向地上躺著的兩個人,嘴角垂蕩下涎水的口水的臭味已經被方正熏入鼻中,鼻子好使了,壞處也有很多的,譬如對一些普通的臭味也會也很敏感。

    銀牙狼!方正腦海中猛地閃過銀牙狼的相關知識,這種雖說只有后天一重境,但一出沒,那至少也是三五成群的,十分難纏,如今眼前只有一只,也就是說這周圍肯定還有銀牙狼。

    果然,還沒等方正多想,便有兩只銀牙狼從方正兩翼的草堆中竄了出來,嘶啞咧嘴地看著方正,似乎就像活生生將方正吞掉一般。

    方正一陣苦笑,沒想到,自己這感官雖然靈敏了,但還是疏忽大意了。

    方正本沒有什么對敵經驗,一時面對三只銀牙狼只能是一番苦笑了,也不知是怎么對這三只銀牙狼出手較好,逃跑也不用想了,這銀牙狼最擅長的就是速度,是跑不過的。

    將手中的溫玉放入口袋中,方正擺好了對敵的姿勢,只是三只銀牙狼還在虎視眈眈看著方正,倏然,他暴戾出一種比他們強勁許多的氣勢,這種氣勢還在持續上升中,不過在它們這些低階魔獸的眼中,可是從來沒有畏懼兩字。

    “喉方震!”

    方正自然不能干等著這些個畜生先動手,要動便要先發制人,最好是能夠一招制敵,不過面對三頭這兇猛至極的兇獸,怕是萬分困難。

    體內的魂力盤旋開來,急速旋轉,全身七成的魂力都被方正集中到了泉中,一拳便是準備直取眼前這一頭餓狼的性命。

    只是方正如今對敵經驗尚是不足,一動手便如出了百般破綻,雖然這銀牙狼沒有什么智慧,但這隨手一擊卻也破了方正用三分魂力拼湊起來的護盾。

    只見兩頭銀牙狼從兩方急速奔來,其中一頭更是在三米之處凌空騰躍而起,伸出利爪,那爪子上的尖銳指尖如利齒般猛然向方正的右手臂重重砸去。

    而另一頭則是被方正的三分魂力拒在了半米開外。

    霎時間,眼前的餓狼已經奄奄一息地在不甘的眼神中緩緩倒下,而方正的右手臂已經那一頭貪狼劃傷了手臂,頓時鮮紅的艷血從那傷口處一絲絲滑落下來。

    倏然,口袋中的那塊溫玉透過那口袋發出濃艷的光彩,頓時一抹紅色儼然包裹住了方正的身軀,頓時渾身的血脈都沸騰起來,而方正右手臂上的傷口卻是放出了一道黯異的微光,傷口正在慢慢地愈合。

    方正沒想到,這溫玉還有此等妙用,他心想,一定不能讓他人得知這溫玉的存在,只是不知怎樣將溫玉散發出了耀眼光芒給掩蓋下去。

    一頭銀牙狼倒下了,兩頭銀牙狼相對而來,就是輕松了許多。

    他看著那嘶啞咧嘴,虎視眈眈的兩頭畜生,渾身暴戾出一種嗜血的氣息,兩只眸子充斥著一種滿溢的鮮紅,方正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是察覺到渾身充斥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想將全身的力道都馬上散發出來,似乎就要馬上失去理智,暴走般的焦躁。

    方正很想壓制這**上就要暴走的氣息,卻發現無從下手。難不成?這是這溫玉的副作用?

    也容不得方正多想,兩頭畜生已經一齊奔走了上來。

    沒辦法,也將這兩頭畜生解決了在說吧。

    “喉方震!”

    一道暗勁再次被方正從拳中狂暴了出來,這次的力量方正本想控制在五五之數,誰想卻是一發不可收拾,全身的勁都被這股狂躁的氣勢給帶出,渾身頓時松懈了下來。

    那頭中招的銀牙狼頓時是一命嗚呼。

    但方正的左手端赫然有一只疾馳的銀牙狼急速掠起,來過一陣陣被撕碎的風,就在碎風襲到他的面門的時候,銀牙狼的全力一擊也是打在了他的小腹,霎時造成腹中那魂力的一絲潰散。

    這一次溫玉沒有再次運作為方正愈合傷口,溫玉靜靜躺在方正的口袋中,紋絲不動,似乎就這樣沉沉的睡去了,沒有半點異樣,與普通的石頭毫無差異。

    但方正身子上的那股噬魂的力量還沒有淡化消失,反而是愈發的強勁,一時半會是難以消失,方正現在是十分痛苦的,他竭盡全力用他那僅剩不多的意志死死壓著這股邪念,額角已經泛出了滿額的汗漬。

    “呀!”方正大喝了一聲,再次打出不可控制的一拳,終于是將最后一頭銀牙狼斃命于此。

    “啪——”方正已是整個人都塌瀉了下來,枯坐在草地上,他要即刻運作魂力壓下這股來歷不明的暴厲之氣。

    倏然,他小腹中渾然夾雜了兩股不同的氣勢,一股是方正原本體內渾厚的魂力,而另一股卻是一股黝黑的氣,這股氣比上方正的魂力還要厚實不少,咄咄逼人,壓得方正體內的魂力還沒等喘過一口氣便又被另一道暗氣給圍追堵截。

    一顆顆如同青豆般大小的汗水已經布滿了方正清秀的臉頰,鼻中不停地喘氣著空氣,十分急促,似乎想要馬上將這塵世中漂泊的空氣吞噬殆盡。

    此時,方正的渾身已是如同身在火爐般的火熱,散發出來的熱氣足足將周圍十里的溫度跌高了近十度。

    如今本是秋風蕭瑟之際,突然溫度的回升讓百姓唏噓不已,而三大家族的家主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氣溫變化,都是凝重了眉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方正正在用渾身的魂力來壓制這股強大的勁力,可是這股莫名的力量并沒有因此受到絲毫壓制,反而是迸發而起,力量似乎在不斷攝取著方正的魂力從而壯大它本身。

    那股實勁如同騷動的暗涌在方正的腹中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時而奔騰,時而卻又是游走,變幻無常,搞得方正此時面色已經鐵青,渾身的衣物已經都被汗水給浸濕了。

    “咦,你的衣服呢?”就在這關鍵的時刻,那原本被方正打昏的其中一人卻是正巧的蘇醒了過來,推著那另一被方正扒掉的人,大呼道,“李虎,李虎,快醒醒——”

    那名喚李虎的人本也是已經到了即將蘇醒的時刻,被那人一推,卻是馬上醒了過來,“咦,我這是怎么了?”

    此時的方正正是在關鍵的時刻,他實在是無法分出心神來對付那兩人,一陣焦慮不安的心緒在他的心理復雜交錯著。

    “李虎,那小子好像是遇到什么瓶頸了,現在正是關鍵時期,不如我們——”那人說著說著便朝向了李虎,伸出右手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那李虎先是猶豫看了看正滿臉通紅的方正,然后再俯視著自己身上的衣物,咬了咬牙道,“好,聽你的。”

    兩人的談話自然被方正收入耳底,不行,他不能這么坐以待斃,要主動出擊,不能以不變應萬變,否則他肯定玩完。

    倏然,方正的動作頓時嚇著了那二人。

    只見方正“嗖”一聲從地上竄站了起身,雙目凌厲馳騁地盯著那兩人,可是還是無法掩蓋他臉上痛苦的神情。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跑!

    說時遲那時快,方正沒練過什么步法,只能以最普通的跑步來逃離,等到那二人反應過來,方正已經是逃出了半米開外,那李虎與同伴相繼一視,異口同聲道,“追。”

    跑路的過程無疑是十分艱難的,方正的實力雖比兩人強盛許多,可是一方正只會一門黃級武技,二就是方正此時體內依然在碰撞的兩股力量。

    方正能感覺到,要是他從腹中抽出一點魂力,那那股莫名的力量便會馬上占據他的腹中,不但會使他魂力盡失,而且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身后的兩人依舊窮追不舍,而方正的體力卻是在一絲一絲枯竭。可是眼下并無他法,他只能先盡全力跑著,不然必死無疑!

    遠處的斜陽已是緩緩落下,方正的體力也在不停消耗,天空中或是地面上時不時還會有幾只魔獸飛竄而出,可是面對那些魔獸,方正只能盡力甩掉他們,簡直就是狼狽不堪。

    驟然,遠處的地面似乎是出現了一道亮光。

    不知為何,方正卻能清晰感覺到,那道光芒便是那能生存下去的全仗。

    福澤縣外郊有一座山,這座山沒有什么特別之處,特別的卻是那其中的懸崖,有不少人前去探索過,可是沒有人再次回來過,其中包括那天位境高手都是一去不復返,多年沒有音訊,也怕是隕落在此,有多少年沒有人再敢踏足這座令人聞之聞風喪膽的懸崖,這里久而久之也被人們稱呼為了——死亡崖。

    方正倚身站在懸崖的邊緣,望著那距離只有百尺之遙的兩個,他自然清楚這懸崖其中的奧妙,只是——

    只是心中默然生灰。

    只好念頭一橫,縱身入谷!

    而那李虎二人瞧見方正竟是跳崖而去,他們停滯住了他們前進的腳步,馬上調頭就走,看了沒看,疾步遠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12936_21_73-m
神寵進化
作者 酒池醉
  新紀元來臨,天地異變。
  地星本土動植物瘋狂變異、返祖,異界物種淪落地星,最終...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