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負荊*誤解*情敵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林昕茹轉頭看著桌上的織毯輕輕嘆了口氣。

    叩叩叩,院門外傳來敲門聲。

    “請進。”林昕茹略為好奇,搬到此處近三個月,甚少有人上門。

    院門吱吱啞啞地慢慢推開,俊挺修長的倪炫颯推門走了進來,神情卻是前所未有的怯慚。面對這個林家長姐,他從一開始就有著異乎尋常的敬重與信服,雖然早就想好先從林昕茹入手,進而再說服林淇雅,接她回倪府,可一見著林昕茹的面,嘴里只能呢噥出兩聲,“大……大姐……”就再也說不出話來,好似等待處罰的犯錯孩子。

    林昕茹只是冷冷地盯著他,一個字也不說。

    倪炫颯抬頭對上林淇雅冰冷的目光,來之前早就想好的說詞一下子就忘的一干二凈,只能努力陪出笑臉,“姐,就……您一人在家?”

    “廢話,你不是看著她們倆出去的。有話直說,別給我把商場上的那套拿過來。”林昕茹一點也不客氣。

    “我想……我想……”對著林昕茹洞察一切的黑眸,編好的完美借口怎么也說不出口。

    看他吞吞吐吐,林昕茹不想跟他浪費時間,冷冷道,“等你想好了再來吧。”

    倪炫颯見她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要進屋,不由急的滿頭是汗,再也不顧編什么說詞,大聲叫道,“我想接淇雅回去。”

    “言語輕浮、不守婦道、刁蠻任性、拋頭露面這些是你休小雅的理由,現在接她回去又憑的什么?”林昕茹咬著牙一字一字的問。

    “呃,我知道我錯了,不該因為跟幾個朋友打賭,就拿淇雅作賭注,我是真的知道錯了,姐,你要相信我,我是真的愛淇雅……”在林昕茹冰冷的瞪視一漸漸消音。

    “你愛小雅?愛她你會以她為賭注?愛她你會如此傷害她?”

    她就是因為相信倪炫颯真情實意,一片赤誠,才努力勸說一直猶豫不決的小雅嫁給了他,可誰知不到一個月便讓小雅傷心欲絕的回家。是她害了小雅,她恨倪炫颯如此傷害小雅,但也更恨自己識人不明,才害小雅如此傷心。他的來意顯而易見,可惜同樣的錯誤她不會犯兩次。

    這一句話令倪炫颯本來就愧疚無比的心更添一絲惶恐,連林昕茹都不肯諒解他,那他如何才軟化淇雅的心,讓她能心甘情愿跟自己回倪府。“姐,我承認一開始確是因為朋友間的戲言才會接近小雅,當時并不知道我會愛上淇雅,可是當我向你提親的時候,我是真心要好好待她一輩子。”

    “是嗎?你要好好待她,可是早先我也曾旁敲側擊地問過小雅,你更本就沒有登錄小雅至族譜,你跟本就沒將她當作你的妻,而是作為一個側室娶進的門。小雅單純不知,我本想著過幾日偷偷問你,誰知你已給出休書。你現在還敢大言不慚地說愛她?”林昕茹眼底寒光更深聲音更冷。

    “不是,我沒有,只是家父母出門云游,我想等他們回來再登。真的,請相信我。”倪炫颯急切地辯解。

    “等你父母回來?別告訴我你一開始并沒有打算在他們回來之前休了小雅。”想到他一開始就在騙她們,林昕茹氣紅了眼。

    面對林昕茹一針見血說出他最初的打算,倪炫颯啞口無言地呆立在原地,良久才干澀地開口,“是的,我一開始是這么打算,可是……”

    “既然一切都已如你所愿,你還來做什么?”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地清高嗓音,帶著一抹壓抑的哽咽自院門處傳來。“原來……你從來就沒想過娶我為妻……”

    話語中的凄楚和悲絕讓倪炫颯不安地回頭,。瞬時被震地碎了心魂,惶然無措地看到林淇雅強忍悲痛卻泫然欲滴的俏臉,沖上去抓住她的雙肩,急急道,“不是,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我是真的愛……”

    “你不用說,我不要聽。”林淇雅尖叫著打斷倪炫颯的解釋,用力地想掙脫他的束縛。“放開我。”

    “我不放。”他將她拉入懷中,“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一定要聽我解釋。”他有說不出的恐懼,他會永遠失去她的恐懼。

    “我說過我不要聽,”早就知道,可當親耳聽見他承認一開始就打算休了她令她徹底地心死,我要將他自心中永遠拔除。“你走,我不要再看見你。”

    “我不走,我一定要跟你說清楚。”將她擁的更緊,“我是愛你的,小雅,一開始是玩笑,但我跟你……”

    “你走,我不聽,放開我……”林淇雅拚命推拒他的胸膛,卻無法將撼動分毫。

    林淇雅那決絕、不顧一切的抗拒,只想與劃清界線的態度深深刺痛了倪炫颯,他不能接受這個事實。瀟灑來去花叢的他,自大地認為沒有一個女人能拒絕他,就算有所傷害也不會不原諒他。他相信她是愛他的,不然以她這么傲地性子不會嫁給他。可現在他心痛、絕望和懊悔地發現,她是真的有可能不會再回到他身邊。害怕失去她恐懼令他不由自言地將她抱的更緊,緊的象要嵌入自身融為一體。

    她無力承受他的施力,吃痛的身子被壓迫的快窒息。她輕喘著皺起了眉頭。“好痛。”

    他立即松開緊環地雙臂,但仍是將她擁在懷中,瞬間臉上的表情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般無措。“淇雅,不要趕我走,我真不能沒有你。”

    “不能沒有我?以我為賭注,玩弄我的真心,毫不在意的將我休離,如此戲弄我之后,你告訴我能沒有我?你真以為我是毫無尊嚴、毫無感情的玩偶,可以任你肆意玩弄。”她強忍住淚水,吶喊出她的心痛。

    “放開小雅。”隨著清朗的喝聲,一雙強健結實的手架開了倪炫颯的雙臂,將林淇雅拉離他的懷抱。

    倪炫颯不置信地瞪住面前這個挺拔俊逸地男子,自幼習武的他少有人能悄無聲息地接近,并且自他手中搶走任何事物,而這個男子不但輕易靠近,還自他的懷中奪去了淇雅,看她柔順地依入男子臂彎中,而那個古靈精怪難以親近的小星,正喜笑顏開地扒在男子肩頭,三人狀似一家三口的親密情景,更令他血紅了雙眼。“你是誰?”

    氣怒攻心的倪炫颯壓根沒有注意到,林昕茹見到該男子時瞬間剎白的嬌顏。她深吸一口氣后,屏息顫聲地問道,“龍顥,你……怎么在這里?”

    龍顥看向她,暗幽的目光深邃難測,俊臉綻出爽朗地笑容,向她欠身道,“昕茹,好久不見。”

    林昕茹的臉色更為難看,心里忐忑難安,但良好的教養還是讓她輕點下頭,回了聲。“好久不見。”

    見這個叫龍顥的男子放開了林淇雅,倪炫颯才放緩了黑沉的臉,但仍是一臉警惕地盯著他,上前一步試圖拉過淇雅,一邊問,“他是誰。”

    龍顥機警地一伸手一回身,擋在了倪炫颯與林淇雅的中間,禮貌性地雙手一抱拳,“在下龍顥,與昕茹小雅自幼相熟,因故失散找尋至今,前日得到消息專門尋來。不知兄臺是?”

    林淇雅一驚,抓住他的袖子急迫地盯緊他,問,“前日得到消息?從哪得來的消息?”

    龍顥回視她緊張的俏臉,吐出兩個字。“京城。”

    林淇雅心神大震,只能愣愣地盯著他無法成言。

    倪炫颯見她癡癡盯著那個龍顥,并抓著他的衣袖不放,全然將自己忘在腦后,暴戾頓時布滿眼底,大吼,“林淇雅!”

    林淇雅還沒回話,龍顥插口道,“兄臺有話好好說,小雅一柔弱女子,請不要呼來喝去,動手動腳。”

    小雅?他憑什么叫得如此親密?瞪著龍顥,異于南方男子清秀的菱角分明的俊臉、高大挺拔傲然俊逸的身姿,處處顯示出迫人的氣勢,與淇雅自然嫻熟的親密互動,心中眼底一時酸氣滿溢,濃黑劍眉一挑,“淇雅是我妻子,言語無拘是為正常,倒是龍兄請多加注意言行……”

    “已經不是了,”林淇雅面無表情打斷他的話。自龍顥身后探出身來,淡淡說,“家有訪客不便招待,倪公子請回。”

    生疏客氣的淡薄言語刺的倪炫颯暴戾之色更重,指著攔在兩人中間的龍顥,怒問,“你因為他趕我走?”

    林淇雅側開頭,不讓他看見滿眼的傷痛,回道,“是的,林家窄門小戶,招待不起尊貴的倪公子,請回吧。”

    倪炫颯又是心痛又是酸澀地看著她,“不,我不走,我們還沒有說清楚。”

    “炫颯,”自龍顥出現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語地林昕茹開口喚住他,“今天不太方便,有事過幾天再說。”

    對林昕茹,倪炫颯一直是滿懷尊敬,而現在如想接回淇雅,她的影響力更是至關重要,因此對她的話他不敢也不得不聽。強壓下滿腹的酸氣與怒火,狠狠的瞪了龍顥一眼,再深深地看向側身不理會他的淇雅,沉聲回道,“好,我先回去,過兩天再來拜訪。”

    一甩袖,倪炫颯轉身離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36595_80_803-m
良田錦繡:藥香小農女
作者 獨步闌珊
  穿越貧苦農家,遇到一家子的極品!蘇錦夏表示心很累,但為了生存下去,她只好邊致富邊吊打極品,...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農門春色
作者 云棲木
  付出一切,換來的是老公和閨蜜滾床單,重生為農家女,她只想斂盡芳華,尋個樸實男人白首一生。 ... (馬上閱讀)
1009329246_80_804-m
首輔養成日常
作者 不要掃雪
  林初彤死的時候不過二十三,重回十四歲,她改變了自己亦攪亂了棋局。

  順... (馬上閱讀)
2306340_80_804-m
古代試婚
作者 紫伊281
  重生古代農家女,家徒四壁窮的慌,嫂子貪婪無情義,哥哥老實少主張,逼我做妾沒商量,拉個秀才來...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花滿堂
作者 唐小蟲
  就算穿越到了一個剛能溫飽的家庭又怎么樣,爹不是親爹,娘是后娘又怎么樣,新的人生路還是要靠自...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