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路喧鬧的街上,人往人來,大家都各司其職,叫買的叫買,叫吃的叫吃。只是今天略微有些不同的是,似乎大家都圍成一群群,不知討論些什么八卦。

    仔細一聽原來道的是,沐家的五小姐。

    聽說這位小姐,雖然出身在大貴名家之后,卻毫無特長。長得卻實難看也就罷,卻偏偏胸無墨水,琴棋書畫沒一樣懂,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每天坐在家門前,盯著路邊來往的男子。時不時嘴角還露出一絲冒似津液的液體。

    嚇得凡是自認為有些美貌的男子也不敢從此路而過,連六十歲以上的老頭經過都要把臉都給蒙住,才斗膽經過。

    為何,聽說就在半年前時,有位清俊的秀才因要上都趕考,也不知當地的情況,從此路經過時,被那五小姐看中了,硬是叫了手下把他給強捉了起來。

    據說當天晚上,整沐府傳來一聲聲慘烈的喊聲。第二天早晨,有人看到沐府門前,有兩個男丁把一個包得緊緊的東西扛了出來,悄無聲息去了后山,回來時那包已不見了。

    聽得眾人一聽唏噓不己,紛紛搖頭,感嘆那男子命比紙薄呀。

    那個擎事者說得口沫四濺,看聽者個個都凝神視聽,更說得起勁,“聽那沐夜奶娘的二舅的媳婦的姑媽說,那五小姐還有一個更恐怖的嗜好”說到這,群眾的眼睛冒著星星之火望著他,

    “聽說呀,她最喜歡就是虐待了,不管是動物,還是人。特別是虐待時,那凄慘的叫聲,她最喜歡了,越凄慘越好。”

    眾人一聽,不禁紛紛想起那個秀才,那個晚上凄喊的叫聲,心里一陣陣發涼。

    哎呀,惹誰都不要惹到那個沐家五小姐。

    “難,難道,沐府家人就不管了嗎?”一聲弱弱的聲音從人群中里傳來,眾人一聽,都議論紛紛。

    是呀,那五小姐惡貫滿盈,沐府就縱容她嗎,怎么說,沐府也是個有名的府第。了解事情的人一聽,就喊道:“這,你們就不知道了”

    大家一看,似乎又有聽頭了,紛紛閉了嘴,一時間,街上鴉省無聲。

    “當時那五小姐出生時,那個國師就登門了”

    “國師,難道就是”

    那人沉聲道“沒錯,他說這五小姐將來會有一番作為。至于什么作為,那國師倒是沒說,只說天機不可泄露”。

    聽到這,大家都沉思著,國師說的話,肯定不會騙人,只是現在這個五小姐這副模樣,倒是真的。

    一時間,大家的心都搖擺不己。

    “你說,這沐府嘛,出的個個都是俊男美女,像大小姐那可是琴棋書畫無一不通呀,二小姐和三少爺可都是文武雙全。四少爺也一表人才,似乎都比不上這五小姐的受寵程度了”

    有人憤憤不平喊道,大家也附和著說是。

    沐府五小姐,正所謂,人見人憎,人見人踩。鬼神看了都要繞路走。既好色又殘忍,生了一副畜生都嫌棄的面貌,而頭上又有了俊男美女的姐姐和哥哥,似乎想要翻身更是難上加難了。

    城里的人個個都在拭目以待著,想看看這位五小姐到底有哪一番作為。

    不過,很可惜,不是今天傳來打劫了哪位俊男秀才,就是虐待哪家的豬狗貓羊。看樣子,似為天神的國師,也有算錯的一面了。

    “走,小梅,我們到外面逛逛”

    “小,小姐,你,你就不怕被老爺罰嗎”

    “哼,那臭老頭,叫他把那個美男介紹給我,都不肯。

    哼,我自己上門去要,等我找到他,不把他給拆了,然后再慢慢享受,呵呵……”

    原本難看的臉,因詭異的邪笑,更顯得恐怖。

    小梅擅抖著望著這五小姐,雖然自己從十一歲就開始服侍了這位小姐,也有三年多了。

    看著這小自己兩歲的小姐。單純的小梅怎么也想不明白,才十二歲的小姐,怎么會有那么多殘忍的手段呢。

    一點都不像千金大小姐。雖然看多了她的殘忍手段,但是心里仍然止不住害怕,害怕哪一天,自己也被這五小姐給拆骨煎皮著。回想著之前那男子的慘樣,更覺得寒心。

    “愣著干嘛,還不走。是不是也想試試我的手段,”

    那陰森森的聲音傳,嚇得小梅兩腿發軟。“不,不是,的。小小姐,”小梅趕緊迎上去。

    “哼,不是就好。不然連你都拆了”

    小梅不敢出聲,緊跟著五小姐的身后。沐府那幾個門衛看著是五小姐,趕緊打開門閘,陪笑著說,

    “五小姐,要出去嗎,一路走好”

    “哼,老子不出去,呆在這破府干嘛,真是他媽倒霉。”

    走時,還朝門前吐了口水,一點都不像女孩的模樣。“是,是,五小姐說的是”

    門衛陪笑說著。待她們走遠后,領頭的門衛一臉嚴肅對著旁邊的人說:“五小姐己出去,立刻通知老爺”

    “是”那男子轉眼便不見了。

    在一間富麗堂皇的宮殿上,一位清俊淡雅的中年正焦慮看著對面神氣悠閑的國師。

    “國師,并非老夫不信,而是,唉,你也看到小女頑劣不堪,不學無術,還害死了人。

    其手段殘忍得連我都忍不住心寒哪”而眼前年輕得不像話的國師正悠悠半瞇著眼打嗑睡呢。

    唉,這個沐老頭也真是的,時不時,三五天就往這里跑,投訴著她女兒又怎么怎么樣。

    他女兒怎么樣關我什么事。就算皇上沒意見,我倒是有不少意見呢。

    沐興乾見國師半天沒反應,便把頭向前伸出,看看國師是否有在打瞌睡,那國師正半開半合的眼睛,看著那老頭慢慢把頭伸過來,嚇得全身起疙瘩

    “你,你要干什么,非禮我嗎,我,我不接受男的”

    說完,還雙手抱著前胸,一副怕別人糟蹋的樣子。

    沐興乾一頭黑線,自從五年前,那個為自己女兒算出命格的國師退位之后,這位就是新上任的國師了,這個行為處事倒是挺特別的國師,也著實讓眾大臣惹出不少尷尬。

    但是沒辦法呀,前任國師退位后就投胎去了,說什么事都已經交接給下一任了,有事找他。

    民間的百姓不知道國師已換人,以為還是那個道高望重的老人。任誰也不敢相信,現任的國師才十八歲。

    “這,這,這你看,你你煞到老夫了。老夫豈敢對國師不敬。只是小兒實在讓人心憂啊!”

    “得了,那我就再幫你看看吧”

    沐興乾聞言,連跪下,磕頭喊道:“謝國師”。

    只見他那修長的手,舉起法杖,對著天空,喃喃喊道:“唯吾之名,速汝見之”

    只見大地一抖。便把法杖給收回來。

    “國師,可以了?”沐興乾有些不太確定問道,

    “嗯,可以了。回去后,讓她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啊?”沐興乾有些反應不過來,

    國師看了看天空,嗯,中午時間到了,是該午休了,便不耐煩說道:“你回去就明了,叮咚,送客”

    “是,老爺請”沐興乾有些無語,便也應從往回走,國師細長的眼眸望著天空,柔聲說著:“異界來的你,將會是怎樣的呢?”

    話說回來,五小姐帶著丫頭小梅,到處亂竄。搞得到處都雞飛狗跳。

    誰人不認識五小姐,難看的面貌,就連街頭西邊買臭豆腐的老姑婆都比她好看多了。連她身邊的丫環都比她有看頭。

    一路上,小梅緊緊貼在五小姐身后,看著周邊的人都恨不得把她們給拆了。

    哼,這個鬼地方,在離藍球時自己還是個聞名的強盜,專好男色。

    媽的,在搶奪美男時,無緣無故被小輩從背后給宰了。醒來就在這小妞身上了,呸,真霉氣。

    不過,以五小姐的名義,不是可以撈到一些油水的,不過,這里的男風可真弱,還沒玩幾下,就死人了。

    都怪這妞長得實在難看,是男的一看到就跑人了,更不要說交歡了。越想越不憤,來這里快十一二年了,油犖都沒吃過,陰沉的眼更顯得晦暗不己。

    咦,眼前一亮,哇吼吼。

    好,好一個絕色美男子,一身紅色錦紋,金色絲線繡著大片大片的牡丹,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絲綢,如墨的長發披散在肩上,有層次卻不顯得凌亂。上身微微露出鎖骨,在陽光的窺視下,更顯得如白玉光的透明而晶瑩。只見他正倚在茶館里的二樓,慵懶的瞄視著街邊。

    側臉完美得像女神,哦,不,就連自己呆的那個離藍球也沒有這么銷魂的人兒哪。

    “小美人,我來了”只見五小姐一臉淫笑地往那茶館跑去,眾人都在背后看熱鬧,小梅急急在背后追趕著,

    “小姐,不要,他是火國的二皇子。”

    小梅見這個男子,前年,大小姐生日時,他有來過府上。只是老爺把小姐給支開了。

    所以小姐并不知道他是火國的二皇子。未等小梅上樓,只聽見一聲喊聲,便看到了二小姐從二樓掉下來。

    小梅一驚,趕緊跑過來,扶起五小姐。只見她神情蒼白,嘴角流著血。那男子從樓上直接跳下來,便用劍直接往五小姐身體刺去。

    “不要,二皇子,她是沐府的五小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08148_86_869-m
末世之炮灰也不錯
作者 余鶴南枝
  穿越到末世文,于妍覺得雖然和理想不太相符,但也算是個驚喜了。
  穿成末世文中的...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