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鶴鳥襲擊事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外面下起了細細地小雨,輕輕落下,慢慢滲透地面,因為悶熱鉆出土層乘涼的蚯蚓高興得搖擺這不知道是頭還是尾巴。等到白玫瑰被澆透得越發生氣勃勃,淅淅瀝瀝的雨聲給屋子里送去點點涼意。

    南省是內陸大省,春秋兩個季節總是連綿不斷的下雨,空氣中的濕度能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北方人在這里會感覺泡在水里一樣透不過氣來,根本就呆不下去對于習慣成自然的當地人來說,只是空氣很濕潤而已,正好給皮膚補充水份。

    睡得小肚皮朝天的朱寶貝被微微的涼意喚醒,懶懶地翻了個身,伸了個懶腰,腰身拉得細長,然后又翻過來,手臂垂到地毯上。別墅里仍然靜悄悄的,除了她一個人影都沒有。

    “李裕什么時候到呢?”寶貝想到這個問題一些睡不著,微微睜開眼睛,看著墻壁上掛的一串照片發呆。照片是她八歲的時候和他去黑龍江看冰雕的時候照的,那邊真的很冷很冷,大街上,寶貝一身黑色哥特式洛麗裝打扮,套了件黑色長毛大衣,鼻子凍得紅紅的,吸氣都費勁。街上的糖葫蘆插在玉米桿把子上,一串串的很漂亮,咬起來硬得跟冰碴子似的,把她的一顆有些松動的門牙都粘掉了。照片上的小女孩的每一個僵硬地笑臉都少了顆門牙,還是少年的李裕很自然地擁抱著她,一臉享受。

    少年李裕很清閑,學習又輕松,一個上午就能很輕松地接受完家庭教師的授課,是俗稱的天才。他把多余的時間都用來陪著她玩,或者說玩她才對,女仆裝,女王裝,洛麗裝,護士裝,各種角色扮演!從小到大,寶貝幾乎穿遍了所有動漫和游戲里的女孩衣服。

    后來李裕被他的家庭教師推薦,進了天京的少年大學就讀生物科技專業,接著保送研究所。在那里,李裕發現了一個全新地天地,很快就著了迷。他們的相處時間變得少得可憐。

    寶貝眨了眨眼睛,把涌上來的水氣壓回去,時間只有過去了才覺得快,一下子就過去好幾年了,當年的少年變成了青年。

    遠處傳來鶴鳥群受驚飛起來的鳴叫聲和槍聲,是附近的偷獵者在打鶴。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每年這個時候湖邊有很多鳥兒來息棲對當地人來說偶爾打幾只鳥類加加菜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各種鳥蛋更是孩子們的最愛。村里雖然貼了告示禁止偷獵,那告示沒幾天就被別的什么廣告遮得只剩幾個角。

    寶貝不為所動繼續睡美容覺,俗話說,年輕的時候睡不足,老了以后睡不著~~

    朦朦朧朧中......

    砰!砰!!!槍聲連續不斷的響起,夾雜著狗叫,汪!汪!汪!

    還要不要人睡了?寶貝閉著眼睛到處摸被子蓋住聲音,沒有摸到,想起來這里是客廳的沙發上,不情愿地從沙發上滑下來,半睡半醒地爬到二樓臥室里關起門繼續睡。

    臥室充滿少女氣息,到處放滿了斜眼從世界各地收集來送給寶貝的娃娃,和玩具。玻璃櫥柜里也有很多李裕收藏的動,植物標本和槍械等物品,價值不菲。

    人群喧嘩燥動間或著喊叫聲大了起來,雞飛狗跳咳嗽聲都有,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寶貝睜開眼睛推開蓋在頭上的泰迪熊,跑到陽臺看熱鬧。

    原來湖對岸,一群白鶴跟偷獵者斗起來了,不停的從空中俯飛下來啄他們,把那些人啄得哇哇叫,連連放空槍。狗兒們護主卻拿會飛的鳥兒們沒有辦法,只能圍著白鶴汪汪亂叫,氣急敗壞地團團轉。

    哈哈~~寶貝看得有趣,不由得笑出聲來。世道變了,鳥兒都不是好欺負的。

    手機鈴聲響起:“寶貝,快來接電話了!寶貝,快來接電話了!寶貝,快來接電話了!”,聲音是室友花花同學幫她錄的,又賤又可愛。寶貝跑下樓去拿起手機邊笑邊接。

    笑聲隨著收聽鍵傳到對方耳朵里。

    “什么事情這么開心,這么久都不接電話?”清澈冷冽的聲音傳來。小樂都能想像他皺著眉頭不高興的樣子。

    “這不是接了嗎”寶貝翻了個白眼,反正他也看不見,遲到的家伙還這么理直氣壯。

    “晚飯吃了嗎?”語氣跟審犯人似的。

    “還沒做呢,你會帶什么吃的來?要是有牛排就好了~~”寶貝毫不在呼他的口氣,這樣的語氣早就聽慣了,這家伙不但變態還很婆媽。

    “我帶?不是叮囑過你帶多點吃的喝的過去了嗎?”實驗室里,李裕身體往后躺,語氣雖然硬邦邦地,心情卻不錯,嗯,這個新椅子很舒適。新來的人員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時叫他崇拜得大神一樣的冰山BOSS會有這樣雞婆的一面。

    寶貝有些傻眼,平時食物一般都是李裕叫人采購的,所以李裕要她帶吃的她就選了自己喜歡吃的零食。

    “我只帶了些酸奶,牛肉干,話梅什么的”

    “那種東西怎么能當飯吃?”

    寶貝只好嘿嘿傻笑兩聲。

    “我現在還在沙市,有了緊急任務要執行,可能要晚幾天才能到,乖乖呆著別亂跑,等我過來。”李裕緩和了下語氣,她是典型的罵著不走,打著倒退的那種女人。再罵就罵跑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她養成這個樣子的。“你先對付著吃點什么,明天我叫人給你再送點吃的過來,想吃什么?”

    “肉,最好是牛肉~”寶貝是食肉動物。

    “只吃肉對身體不好,要多吃點蔬菜才行,營養要均衡才不生病......”

    “好的,好的~~你忙吧~~等下我去村里張嬸子家里蹭晚飯~~”

    扔掉電話,往沙發上一躺,反正又來不了了,說這么多也是白說。

    張嬸子是寶貝的親嬸子,直爽開朗又大方,一直是親戚里對她最好的一個,蹭飯那里是首選的地點。

    給李嬸子去了電話,嬸子很熱情,說今天加了菜保證她喜歡吃。

    心情大好,洗個澡就去吃飯。

    太陽能熱水器嘩嘩地流出熱水,整個浴室熱氣騰騰,寶貝把洗發水倒到頭發上,亂抓出一大片泡泡。手機又叫了,連忙用浴巾包了身體光著濕漉漉的腳丫子跑出來接,號碼顯示出是打工的茶館老板娘的,連忙說話“是我,蔡姐,怎么了?”

    蔡大姐的破銅鑼聲音響起,她說話喜歡用喊的,認為這樣對方才能聽得清楚。開場白很客氣“寶貝兒,現在在哪兒玩呢?”,接著馬上說到重點,原來這幾天茶館的生意好得過頭,她那些手下忙得喘不過氣來,偏偏這個時候還有一個調酒的女孩辭職了,剩下那二個更是忙不過來。看小樂有沒有空要不要過去幫忙應應急,工資照平時的三倍算。還奉上10張3折消費卡。

    這個年頭,好兼職不好找,好老板也不好找,老板請你加班那是看得起你,當然要有空,寶貝連忙疊聲答應馬上趕去。

    雨停了,鄉下的空氣清新,還帶著草木的香氣,湖里的菱角一半沉在水里,一半開著紫色的小花,趕鴨子的朱老官子正在把鴨子群往岸上趕,幾只毛絨絨的小鴨子掉了隊,撒開腳丫子追趕大部隊,跑得屁顛屁顛。遠處的炊煙裊裊升起,各家開始做晚飯了。

    寶貝給嬸子打了電話說了臨時要加班,不能去吃晚飯的事情,在嬸子假裝要生氣的話語里,連哄帶騙的答應忙完了立刻去看望她。

    村口在離湖邊不遠的地方立了個牌子算是車站,一天只有一輛小巴不定時經過。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的人很多有十幾個的樣子鬧哄哄的,小樂背著大布包邊走邊把長發扎成馬尾,看到這么熱鬧連忙湊上去看。

    原來還是那幾個在湖對岸打獵的閑漢,看來被白鶴啄得不輕,頭上手上被啄出了的傷口流血不止,家人們急得趕著送他們去醫院,也在這里等進城的過路車。幾只被打下來的白鶴被扎著長脖子串成一串掛在大樹下面,眼珠子發白,嘴角流血,也不知道是它自己的還是叉的獵人們的血,面目很是猙獰,看得寶貝連忙移開目光。

    正好劉家的運雞鴨的大貨車開來了,人多駕駛市坐不下,大家就七手八腳的把那幾個人送到后車箱上去跟雞子鴨子呆一起。小樂動作快早跟司機坐在前面。

    人命關天,老劉師傅開得很快。鄉下的道路鋪了瀝青的還好說,沒有鋪瀝青的石頭子路下過雨后坑吭洼洼的,加上老留師傅那技術很不怎么的,老是在擋里踩剎車,弄得車子老是熄火不說,全車的人都被晃得昏昏欲睡想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29348_86_866-m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作者 旺財是只喵
  錢淺有份好工作,在世界管理局做龍套。沒想到這樣一份簡單的工作居然會出各種各樣的狀況。那個男...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