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關起來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星傘鎮刑警大隊拘留所

    李裕帶著律師和助理們趕到刑警大隊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眾星捧月似的斜眼穿著騷包的阿曼尼休閑裝慢吞吞地度進了局子里,大隊長眼尖親自迎接他們,他雖然不認得斜眼,不過他認得斜眼身邊跟著的上司,公安廳的某廳長。李裕沒理他,抬起下巴看了助理們一眼,專門管外交的助理連忙笑呵呵的拉著某廳長迎上去跟大隊長打招呼,詢問具體的情況。

    牢里的幾個一夜沒睡,車子上面的傷員被轉移到別的車輛送去醫院了。不過是要交交通違規罰款500塊加扣二分。

    剩下的他們三個肇事者分別做了筆錄后關在了一起。

    老劉師傅抱著頭蹲在牢里呼天喊地抽自己的耳光子:“我這是造的什么孽羅,這下子該怎么辦羅”又抽一耳光子:“我睡什么覺羅,睡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睡死過去算了!!”臉被抽得又紅又亮。真是見者流淚,聞著傷心。

    搶方向盤的女孩躺在床上邊哭邊睡,隔一會兒還抽抽一下。淚水把她臉上的泥沖掉了些,居然是個長得挺清秀的女孩。

    寶貝從小就有一緊張就肚子疼的習慣,這個時候也只有默默地坐在角落里抱著肚子縮成一團,僵著小臉忍受著肚子里抽抽地疼,現在這個情況也沒有辦法勸老劉師傅,要是真的判上了,無照駕駛肇事保險公司不會賠一分錢,交通肇事致人死亡,判三年以內有期徒!

    啊啊啊啊!!!寶貝閉著眼睛把頭輕輕往墻壁上撞,肚子越來越疼了。

    女孩子哭了一會慢慢停了下來,看向寶貝,眼睛里血絲彌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不過要是當時停下車子我們會死的。”

    寶貝懶得理她,這個女人就是個白癡,如果當時有車輛經過,她這樣亂搶方向盤很有可能兩車相撞,車毀人亡,一起完蛋。

    女孩見寶貝不搭理她,咽了口口水,盯著寶貝的眼睛繼續說:“你相不相信人死了還會走路?你聽說過喪尸嗎?”

    寶貝換了個姿勢捂著肚子背對著她,心理罵了她一句神經病!你去找個死人走路給我看看啊。

    女孩用手背糊了一下眼淚:“想來你也不會相信的,那個被車子壓死的老婆婆早就死了。她是個孤老,我做義務工的,被社區派去她家看望她,那天她打電話說有如送了些野味給她正好做了請我們嘗嘗,我們一下班就趕了過去。到她家里的時候發現她躺在地上。跟我一起去的還有小利,我們兩個連忙跑過去扶起她來,才發現她全身冰涼,不知道什么時候她早就斷氣了。”

    “后來我們報告了社區,把她的遺體看護起來,等社區來人運遺體去殯儀館。”女孩有些發抖抬頭看著天花板,瞳孔放大,好像在回憶很可怕的事情。“我找了條被單想蓋住她的遺體,老婆婆的手忽然動了一下,開始我們還以為看錯了,接著她顫顫微微地爬了起來。我們兩個以為她沒有死,只是休克了才沒有心跳,小利很高興的去扶她,結果被她也把抓住咬了她的脖子一口”女孩子征怔地看著前方,象在回憶當時的情形:“接著她把從小利脖子上的那塊肉咽了下去!”

    “后來呢?”老劉師傅也聽得入了神,忘了抽自己的耳光子了,紅通通地老臉上寫著好奇。

    “我當時嚇壞了,老婆婆幾口就咬死了小利,接著把目標轉向了我這邊,我反應過來后連忙逃開了。她一直跟在我的后頭追,速度快得根本不像個老人......后面的事情你們都知道的。”女孩深吸了口氣小聲的說道,平息回憶當時的情況而顫栗著的身體。

    寶貝肚子疼得心煩意亂,覺得這個女孩說的話不知道有多少能信的,神經病的想象都是很豐富的,盯了她一眼,把頭扭開。

    正好跟李裕對上了眼。

    李裕站在門口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聽到了多少,多年的習慣和教養讓他站姿挺拔優雅。他的存在感很強。,只是靜靜的站著,氣場就讓人說起話來聲音不由自主地變小。身后跟著的人全變成了打醬油的過路者。

    兩個人的眼光相遇,小別再相見,李裕的嘴角不自覺的往上翹起,快步走上前來,寶貝迎著李裕站起身來抓著欄桿看著他,手指用力握緊,極力克制住逃跑的想法露出個可愛的笑臉。想到以前闖了禍后李裕對她的種種懲罰,寶貝覺得頭皮發麻。

    眼力好的獄警連忙起身打開牢門,李裕快走進來,很自然的抱住有些僵硬的寶貝。室外的冷空氣迎面撲來,寶貝打了個冷戰。

    “你不是應該好好的待在家里嗎?干嗎跑出來闖禍?”把手指插進寶貝的黑發里,跟擼小花貓似的擼著寶貝滿頭繡發,柔軟的手感讓李裕滿意地咪縫著眼睛。接到她的緊急電話的時候,李裕正忙得不可開交,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很緊急時間要求的很緊。無耐寶貝在電話里的聲音和慌張,像被嚇得不輕。李裕趕快丟下手頭的工作親自跑來接她。

    對他來說,他的生命由兩樣東西勾成,一樣的實驗,一樣是寶貝。別的事物一概不感興趣。

    “你又不在,沒意思。”寶貝雙手抵在他的胸前克制住推開他的想法,轉開臉,撿他喜歡聽的說。

    李裕凝視住寶貝,半響,把她的臉轉過來吻上她的唇:“這話我喜歡聽。”

    這個吻的時間很長,寶貝覺得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舌頭都快伸到她的喉嚨里了!

    盡管心里知道最好不要輕易拒絕李裕這個變態,寶貝還是沒有憋住推開了他大口呼吸,他也不介意,伸出舌頭舔舔嘴唇周圍,跟只貓科動物被擼毛似的陶醉地半瞇著眼睛,只差舒服地發出咕嚕咕嚕地聲響了。寶貝除了有些顯而易見的疲態外,沒有明顯的外傷,放下心來。捏了捏她的臉蛋笑問:“你是不是跟著別人學減肥呢,都只有這里找得到肉了。”

    “那里沒有肉了?”寶貝故意挺了挺胸C罩杯的胸部刺激他,李裕喜歡沒有胸的蘿麗,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

    “嗯!”李裕一本正經地盯著看了會:“離我無法一手掌握還是差了點。”

    “那樣肩膀多累啊!”寶貝無語,半天憋出一句。

    “那好吧~”李裕無奈地點點頭同意:“C就C了,手感不差就行。”

    寶貝有些沮喪,這家伙莫非改了口味,不喜歡蘿麗喜歡御姐了?

    兩個人旁若無人的討論這種外人聽著很沒有營養的話題,把正事丟到了爪哇國。

    老劉師傅和女孩在旁邊反而不好意思提醒他們,我們還在牢里呢。

    他們不知道,李裕很討厭大咪咪的女人,因為他打小就很漂亮長的跟洋娃娃似的,特別招人卡油,有次還差點被個E罩杯的大媽摟在懷里憋死。

    加上他偏偏性格上少年老成,待人很冷淡,像別人借了米還了糠似的,一付生人毋近的德行。長大了以后更是跟面癱了似的,一年到頭都不見個笑臉,手下干活的人整天戰戰兢兢,有好幾個還得了精神性癍禿。年紀青青地就要戴假發。要是他們聽到這兩貨的對話不吐血才怪。

    助理的動作很快,一會就帶了個高挑的女警察登著高跟鞋進來,手里拿著幾份文件。李裕不經意的看了她一眼,女警察頓時被李裕的氣場壓得話都說不利落,結結巴巴地說了半天才說明白,他們幾個簽了字就可以走人了。

    寶貝連忙拉著沒有搞清楚狀況的老劉師傅,對女孩使了個眼色頭也不回地跟著李裕走了出去。

    到了門口,老劉師傅看到被扣押到車子都被人專門停在了門口,雞鴨一只沒有少,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對寶貝說:“娃子,你婆家的后臺真是大大地~”

    寶貝被李裕十指相扣的纏住摟著,動彈不得,對他咧嘴笑了笑,剛想說什么,李裕的電話鈴聲響起,李裕放開寶貝拿起手機看了看號碼,連忙接聽。

    聽完了,對寶貝抱歉的笑笑說:“實驗室的任務發生了變化,必須馬上過去,鄉下的家先別回去了,你搭老劉師傅地車子先去學校吧。”李裕的實驗室是四級甲級,屬于軍方直接管的,下達的都是軍令,必須立刻趕回去。

    寶貝巴不得地點點頭,上了老劉師傅的車子。那個女孩也想跟上來,李裕使了個眼色,助理連忙拉住了她:“你的口供我們看過了,有些問題我們想請你跟我們回去解釋一下。”“你們相信我?”女孩驚喜地看向老王。老王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說仔細確認一翻才好判斷。

    老劉師傅的舊貨車嘟嘟地往前開去,李裕盯著它消失,表情又變回了面癱狀態,好看是好看,不過不好接近。回頭又眾星供月似的上了停在警察局頂樓的直升飛機,趕去實驗室。根據電話里的內容,我國,或者應該說全世界都有大麻煩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29348_86_866-m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作者 旺財是只喵
  錢淺有份好工作,在世界管理局做龍套。沒想到這樣一份簡單的工作居然會出各種各樣的狀況。那個男...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