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考核押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告別了精神受到嚴重打擊,仍然渾渾噩噩的李長老等人,沈健和宋長老離開了樹林,返回北天峰。

    把玩著手里的三顆培元丹,沈健問道:“宋長老,要通過幾項考核,才可以成為內門弟子?”

    “這個并沒有具體規定,畢竟每個人各有所長,不能一概而論,不過約定俗成的說法,有兩項表現優異,就可以通過考核。”宋長老笑著回答,不過心里卻偷偷補了一句:“就憑你今天的表現,其實就已經足夠了。”

    但是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他并不希望沈健因此而驕傲自滿,固步自封。

    宋長老現在對待沈健的態度是大不一樣了,在他看來,以沈健展現出來的才華,只要不出現大的意外,就必定會成為天之驕子,成為東極派北宗崛起的基石,方準之后的又一大擎天支柱。

    沈健點了點頭:“這樣啊,那……還剩幾項沒考?”

    “額,還剩符法一項。”

    沈健咧了咧嘴,頓了一下之后問道:“什么時候考呢?”

    “三天以后。”

    沈健饒有興趣的問道:“符法是如何考核的,比畫符嗎?”

    “沒錯,就是畫符。”宋長老解釋道:“準確的說,是考驗畫符的成功率。考試內容是每人畫十張一級靈符,然后看其中有幾道靈符是畫成功的。”

    “一般來說,兩張就是合格了,三張可評良,四張評優。”

    沈健明白宋長老所說的是實情,畫符是個極為精細的活兒,一般成功率都不高,高修為的人畫低等級的符自然另當別論。以練氣期的修真者來說,精于符法的前提下,畫一級符,十張里面成功三四張,是比較正常的情況。

    點了點頭,沈健嘿嘿笑道:“宋長老,這個,弟子還沒有嘗試過畫符。您看,能不能幫忙弄點筆墨和符紙,讓我先練練手。”

    宋長老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時,心里也升起了一些期望。

    在今天之前,沈健同樣沒有接觸過陣法,但卻以史上最快的速度通過了八極重影陣,展現了他在陣法一道上的驚人天賦,那么他在符法上,是否也值得期待呢?

    沈健得了天魔舍利的幫助,看破了八極重影陣的虛實,但并不代表他可以一蹴而就,畫靈符百試百靈。畢竟畫符是要實際動手的事情,并不是光靠理論就可以做到的。

    “也好,你先回石室休息,今晚我去你那里,同時把練氣篇后面的部分傳授給你。”

    望著沈健很快走遠的背影,宋長老長長的出了口氣:“祖師在上,祖師在上啊!當真是天佑我北宗!等宗主回來,一定要第一時間稟告……”

    “宋長老。”

    一個蒼老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宋長老聽到他的聲音后稍微一愣:“影先生?”

    影子仍然是一幅全身上下藏在寬大長袍中的模樣,他緩緩的說道:“這一次入內門的考核,還剩最后一項符法考核,考核的時間,押后一個月!”

    宋長老愣了愣,剛想開口說話,更具有沖擊力的消息來了:“這是主人的意思。”

    影子口中的主人,從來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東極派北宗宗主,方準。

    宋長老呆立當場,影子點了點頭:“主人現在有事在外,要一個月之后才會回山。”

    猛的打了個激靈,宋長老不由得扭身看向沈健消失的方向。

    “不錯,關于他的一切,我都已經告知主人了。”影子沒有絲毫掩飾,直接了當的說道:“他啟動了封關符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到他今天出關,我一直都在場。”

    說到這里,影子一貫平靜甚至于呆板的聲音出現了一絲不穩定的波動:“只是當真是沒有想到,他的天賦竟然會好到這個程度!”

    “雖說他先天開了感應關,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的天資不會差,但先天打開感應關的人我也不是沒有見過,但也絕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這樣的讓人震驚。”

    宋長老感到一絲詫異,僅就他所知,能使影子產生情緒波動的,只有宗主一人,就算是東極派掌門當面,影子的態度也不會有絲毫變化。

    不過想到這是因為那個怪胎,宋長老便也釋然了,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不說別派的,那個大妖孽李星閣,就同樣也是未修道,先天就打開感應關的人。不過,以李星閣當初眾人眼中堪稱逆天的境界提升速度,跟現如今的沈健比起來,仍然是有些慢了。

    其他人,那就更不用說了。

    “你今晚去他那里,只要告訴他考核押后的事就可以了,其他一切如常。”影子一句話說完,身體漸漸化為一道黑煙,宋長老恭敬的站立在原地,直到黑煙徹底消失不見。

    “人家修練是論年算,可這小子修練是論月算,不對,真要說的話,是論天算!”站在原地想了想,宋長老眼睛眨了眨:“不能讓他浪費時間!還等什么晚上啊,我現在就找了東西過去!”

    沈健剛剛回到石室中,坐下沒一陣,就看見宋長老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還沒等沈健開口問,宋長老便當先說道:“符法考核押后了,一個月以后再進行。”

    沈健張了張嘴,愣了一下以后才問道:“這是為什么?”

    “我也只是接到通知而已,具體原因并不清楚。”宋長老搖了搖頭,說道:“不過這樣也好,三天時間畢竟倉卒,有了這一個月,你也可以準備一下。”

    “更重要的是,你不會因此荒廢了玄天道典的修練,延緩道行境界的提升!”

    沈健咧了咧嘴,心底里苦笑了一聲,他總不可能告訴宋長老,自己急著成為內門弟子,是為了可以隨意外出,去收集各種材料,好將天魔舍利中記載的各種丹方符箓變為現實。

    不過他現在已經漸漸適應了道法修練的生活,并不覺得如何枯燥,反而每次都會有一種心神寧靜的感覺。

    沈健突然心里一動:“對了,宋長老,我記得您說過,內門弟子可以去書庫挑選一種自己想要學習的術法,那外門弟子能去嗎?”

    天魔舍利中雖然有海量的符箓樣板與陣法圖譜,但沈健現在手頭一窮二白,也就沒有沒辦法發揮用場。

    于是他便惦記著先從東極派學習一些攻擊和防御用的法術,這樣萬一自己要跟人動手的話,不至于落入要用肉身去硬抗對方法術的窘境。

    成為內門弟子之后,出外收集材料,有幾種法術傍身,自然也能多許多方便。

    沈健相信,天魔舍利中蘊含的道法精華和各種奧秘,還有很多沒有被自己發掘出來。

    雖然并不清晰,但沈健可以隱隱感覺到,天魔舍利中似乎有一層障礙,阻隔了自己的神識去探尋其中奧秘。

    沈健感覺自己就如同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寶庫,但這個寶庫是分層的,自己現在僅僅是身處第一層而已。

    如何進入下一層,究竟有幾層,或許和沈健自身的修為有關,這些問題現在還都沒有眉目。

    宋長老呵呵的笑道:“每一個外門弟子在修成練氣一層之后,都可以去書庫學習一種法術。之后再要學習,就需要一定的門派貢獻才可以進行兌換。”

    “你如果要學習法術,不用那么麻煩,我就可以教你。”宋長老皺了皺眉頭,鄭重的說道:“不過,法術雖然用處大,但終究還是要看修練者的道行高低,那才是修練者的根本。”

    這是怕自己沉迷于繁雜多樣的法術修練,而忽視了道行境界的提升,雖然心里早就有譜,但聽見宋長老如此語重心長的告誡自己,沈健還是接受了他的好意,認真的答道:“您的話我記下了。”

    宋長老高興的點點頭:“你能明白其中道理就好,我給你推薦幾種法術,你撿自己合心意的嘗試一下好了。”

    第二天,做好一切準備,通知了宋長老之后,沈健再次啟動了封關符,開始了自己的第二次閉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53794_2_30-m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作者 奈何笑忘川
  吳窮意外身亡,醒來卻發現自己穿越到了武俠遊戲《武林》之中,成了一個即將凍死的小乞丐。遊戲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