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從軍緝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萬歷三十五年春,泉州城內花團綿簇,槐樹榆樹枝頭掛滿黃白花,隨著翕微的陣陣春風吹拂,花朵微微顫動,滿含笑意望著腳下來來往往的人們。

    空氣里彌漫著幽幽的花香,早落的花瓣悠然下飄,在空氣中漂亮地打個旋,調皮地落在人們衣服上、門前空地上。

    忙碌的泉州人,渾似不覺,埋頭只顧趕活兒。

    春回大地,和煦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暖和和的,被冬天的嚴寒關閉了幾個月的孩子們撒開了歡,在一片暖和的光線里奔跑著,追逐著,笑鬧著。

    他們格格的笑聲,打碎了寂靜,不知名的鳥鳴聲應和著孩子們的笑聲,儼然一派桃花源地,人間的樂土。

    孩子們聚集在一棵棵樹下,仰著頭,朝樹上小花指指點點的。在一個地方玩膩了,他們三五成群四處亂逛,不覺來到泉州官庫附近。

    官庫大門緊緊關閉,漆紅的門前端坐兩座碩大的石獅,怒目猙獰,張牙舞爪,好一幅威嚴氣派。

    孩子們來到這里,心中隱隱有種不安的感覺,睜大眼睛打量著門衛和石獅。

    府庫的門衛手執明晃晃的刀槍,注視著眼前的孩子們,也許被天真的孩子們感染了吧,他們竟然笑了起來,不自覺放松許多。

    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見到孩子們來到眼前,也加入他們的隊伍,跟他們一塊嬉鬧、笑逐顏開。

    這時,官庫隔壁的泉州府衙內,一名身穿嶄新官服的人,忽地把手中錦書重重摔在書桌上,大步流星走出書房,來到庭院焦灼地來回走動。

    這人是泉州知府葉繼善,他正在急速思考著,如何才能免除南安臨海一帶,外夷海盜頻繁騷擾之憂。

    數日前,南安鎮守營又上呈戰報說,葡萄牙海盜突襲石井,燒毀民居數十間,擄走男女十余名,牲畜無算。鎮守官兵與之交手,各有勝負,但百姓最終仍被挾走。受損民眾哭嚎連天,悲痛欲絕。

    南安巡檢司便請求知府葉繼善接濟受害百姓,安撫人心,以示天朝恩重如山。

    這天殺的海盜!葉繼善在心底痛罵。官衙外車水馬龍,人聲喧嘩,官衙內靜悄悄地,只有葉繼善來回走動的聲音。走道兩旁的茂樹繁花,亭臺軒榭,他視而不見。

    他緊皺眉頭,背著雙手,在庭院不停地走動,像一只野獸被困囚籠。這時,一記尖銳的聲音,刺破空氣,直襲葉繼善。

    葉繼善猝不及防,被來物正中額角,他唉喲一聲,手捂額頭,痛得蹲下身去,鮮血從指縫蜿蜒流出,蚯蚓一樣,爬滿臉上。

    腳下,一枚鳥卵大小的石子,在地面滾了幾下,便靜止不動。

    強忍著疼痛,葉繼善從石子襲來的方向望去,數丈高的衙墻外空無一人。

    一幫孩童玩耍的嬉笑聲,從府庫方向透過院墻斷斷續續傳入耳中。

    “來人啊!”葉繼善吼道:“快去察看,府庫方向,是何妖孽,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偷襲本府。速速給我拿下。”

    一支盔甲鮮明的巡檢官兵恰好路過,聽到知府聲嘶力竭的吼聲,呼啦一聲迅速趕往事發地點。

    官衙與府庫衣水相臨,中間僅隔一條寬約丈許的通道。不遠處就是泉州百姓的民居。一幫幼童在這里盡情耍玩,有個年約十五六歲的孩子,手拿石子正奮力拋去。

    巡檢官兵來到這里,不由分說,把這幫小孩子一一拿下,帶往知府葉繼善面前。

    小孩子不知原因,見到如狼似虎的官兵,嚇得哇哇大哭,只有擲石子的孩子,兀然鎮靜自若。官兵不管你是鎮靜還是大哭,統統夾在胳肢窩下,甩開大步就走。

    男孩在大兵手中極力掙扎,大叫:“干嗎?你們干嗎?爹——!”

    這句話惹得官兵哈哈大笑。“叫爹?爺爺也不行!在泉州,惹怒了知府,誰還有膽救你?”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憑什么抓我?”男孩仍不服氣,反聲質問。

    “這話你去問知府吧。”一個官兵不陰不陽地說:“老哥我也是奉命行事。怪不得我們。”

    官兵把一幫小孩子帶到葉繼善面前。這時,葉繼善回到后院,在醫官幫助下,已經包扎完畢。

    他額頭上纏了數層厚厚的紗棉,冷紅的血跡洇濕一大片,顯得格外刺目。葉繼善半躺在椅子上,用手捂住半個額頭,只露出一只眼睛,不住打量著眼前高高低低的一群小孩子。

    “知府大人,府庫附近并無他人,這幫孩子就是罪魁禍手……”把總上前幾步,躬身施禮,忐忑說道。

    “是誰在剛才向官衙內扔的石子?”葉繼善挨個打量眼前的孩子,手捂傷處,緩緩問道。

    官兵都知道,葉繼善說話的聲音越緩慢,越是雷霆大作的前兆。知府大人最近被海盜折磨得茶飯不思,如今再被這幫孩子襲傷腦袋,一定會勃然大怒。

    巡檢官兵擔心他會把怒氣撒往自己身上,個個把頭扎進褲襠,幾乎卑躬屈膝到塵土中,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室內所有人都不敢說話,空氣頓時像被冷凍似的,靜默得令人緊張萬分,眾人心跳不自覺咚咚呼呼地響成一片。

    普通百姓的小孩子哪見過這陣勢?哭聲嚇得比剛才更加響亮,個個在官兵手中掙扎著要找媽媽。

    十五六歲的孩子倔強站在眾人包圍圈內,見慣了緊張場面似的,雙手抱在胸前,一臉不服不憤的表情,他鄙夷地望著葉繼善和眾官兵,毫不膽怯。

    把總見這幫孩子鬧得不像話,便聲色俱厲地喝止孩子的哭聲,把知府的話又重述一遍。

    聽到把總問話,孩子們立即止住哭聲,為表明自己是無顧被擒,他們紛紛把目光投向那名倔強男孩。男孩不哭不鬧,站在官兵包圍圈中,像棵挺拔的松樹。

    這男孩身高五尺,面若冠玉,鼻梁高挺,嘴角線條分明,一雙星目閃爍不止,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招人喜愛的機靈勁。

    知府的目光轉移到男孩子身上,表情微微有所錯愕,心說:天底下竟有這么漂亮的男娃子!心中怒氣不覺自降三分。

    這時,站在一邊的官醫向前走了幾步,來到葉繼善面前,對著他的耳朵悄悄耳語幾句。葉繼善聞聽,面帶驚訝地問:“所言屬實?快帶庫吏鄭仕表來見我。”

    把總回應一聲,忙不迭地奔出后院大門,前去府庫呼喚鄭仕表。

    這時,官醫說:“知府大人,據屬下所知,此兒出身不同凡響。據精通觀風水之人得知,鄭仕表家中應出五代諸侯。”

    知府雙眉擰在一起,撇嘴說道:“庫吏變身諸侯?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官醫愈加恭敬,說:“這小孩子太祖,無意間邂逅一名遠方云游的糟蹋道士,倆人脾氣相對,言談甚歡,大有相恨晚之意。道士一時高興,便替這小孩的太祖選取了一塊風水寶地,讓他百年之后葬于此處。這塊寶地地處泉州南安臨海一帶,那里有五條支流環繞而過。據后人察看,乃‘五馬奔江’之意。泉州一帶百姓都說,此兒家中當出五代諸侯。”

    因官醫反駁了自己的看法,知府有些不滿,稍稍提高聲音說:“你結交他們,難道便為攀附這五代諸侯?”

    官醫嚇得后退幾步,跪倒在地說:“大人請息怒。卑職身在府衙,行醫問藥乃是我的本分。昔日庫吏鄭仕表曾在卑職處問方拿藥。閑談間提到此說,其實卑職并不知道鄭仕表家中詳細情況。”

    這時,一名四十歲左右的庫吏,雙手提著寬大的朝服,滿頭大汗,氣喘吁吁,急急若喪家之犬,惶惶若漏網之魚,來到知府葉繼善面前,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磕頭如啄米地說:

    “在下鄭仕表,不知大人召喚,有何吩咐?”說完,拿眼角余光瞥了一眼,站在旁邊憤憤不平的英俊男孩。

    知府把玩著手中玉器,故意拖延時間不回答,室內氣氛再次緊張起來。等了好長時間,葉繼善才命令鄭仕表起身,又指著自己的額角,說:

    “這里,被這幫孩子們,砸傷了。我想請教下,換作是你,如何處置兇手?”

    鄭仕表在前來的路上,通過報信的把總已經知道了事情全部經過,他嚇得全身顫抖不止,嘴中支吾著回答說:

    “在下一直忠于職守,從來不曾擅離府庫半步……屬下不知如何是好……更是不敢斗膽過問大人之事。還請大人明奪……”

    “你向前說話。”葉繼善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語氣更加緩慢,手指站在一邊的英俊男孩子說:“不要怕,凡事都有個王法。”

    鄭仕表聞聽葉繼善陰陽怪調地說話,知道他已經動了大怒,又撲到地面,嚇得不敢回話,只是一個勁地磕頭請求寬容。

    英俊男孩見了,向前快走幾步,走到跪著的鄭仕表跟前,用手拉他一把說:“爹,起來,不用跪他。好漢做事好漢當,我承認不就是了。”

    “你這該死的畜牲,還不跪下!”鄭仕表勃然大怒,一把扯住英俊男孩手臂,猛然把他按倒在地,面對葉繼善說:“念犬子年齡尚幼,還請大人寬恕!”

    葉繼善瞧著跪在地上的英俊男孩,又望一眼官醫,心說:真如你說的,還真是他的兒子。難道那“五馬奔江”確有其事?民間傳言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萬一日后他們鄭家確實出了五代諸侯,我卻在這時給他們穿小鞋,得罪了他們,以后日子就不好過了。不如封他一個有名無實的官職,讓他去緝拿海盜,成功是他福大,我也能夠解脫眼前困境。失敗之后,再問他罪名也不遲晚。

    “哦?這是你的孩子?”葉繼善指著英俊男孩,裝模作樣地問“不知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見知府面有緩和,鄭仕表心中暗喜,叩頭謝恩說:“謝大人寬恕!犬子字日甲,小名一官,今年十五歲。”

    “這個年齡應該入塾讀書,考取功名,為圣上效力啊?為何在府庫貪玩?難道你還隱有私情……”葉繼善說著,雙手緊握,向上舉了舉,以示剛才提到圣上的尊崇,然后又嚴肅地問鄭仕表。

    葉繼善所言,意為看管府庫的小吏,鄭仕表應該恪盡職守,不能帶任何人出入府庫。

    那里保管著整個泉州的官餉、兵糧、火銃、炸藥。如鄭一官剛才頑謔,扔石子正中知府額角,如若點燃火藥,這豈非天大的禍事?

    更重要的是,鄭一官并非官身,誰可保證鄭仕表沒有偷取庫存,讓兒子帶回去,以中飽私囊?

    明朝時期,官俸少得可憐,看管倉庫的官吏,借職務之便,名為看管,實乃監守自盜,這在官場也是公開的秘密。近水樓臺先得月嘛。

    看管越是嚴格,便越是盜竊成風,有些官吏,為掩人耳目,把官銀藏于肛門,偷了自用,也有人把官銀分作碎塊,夾在發髻中帶出倉庫。

    為防止監守自盜,明朝制訂了嚴格的律法:任何人不得私自允許、帶領非庫倉人員出入。違者全家充軍。

    庫吏鄭仕表當然知道知府言外之意。他體若篩糠,掙扎著挺起身,把自己的衣服扒得一干二凈,然后又要動手脫鄭一官的衣服。

    知府擺手制止鄭仕表,說:“念你為官多年,忠心效力,寡欲廉己,本官愿從輕發落。”

    葉繼善緊盯鄭仕表又說:“全家充軍大可不必。鄭一官可到南安,參與鎮守,緝拿盜匪。以待罪之身,孝父救恕。不知你意下如何?”

    鄭仕表被知府一番話嚇得驚愕不已,木然望著知府,并不作答。他被嚇呆了。

    醒轉過來,鄭仕表痛哭流涕,匍匐于地,半響爬不起來,叩頭如啄米,說:“大人開恩,他還是個孩子!”

    鄭一官聽完,將腰板挺得筆直,朗聲回說:“謝大人恩典。在下愿舍身求父!”

    知府葉繼善假裝被鄭一官的倔強脾氣再次激怒,忽地從椅子上站起身說:“限你三月之內,以副千總之身緝拿強盜。超過三個月,沒有任何結果,嘿嘿……”說到這里,葉繼善轉身離去,臨走時又說:“全家充軍!”

    鄭仕表忽地抬起頭,憤怒地望著兒子,不認識似的,手指一官說:“你……你……”說完,昏倒過去。

    當他醒來時,發覺自己躺在床上,周圍濃濃的藥味,嗆得幾乎出不來氣。他左右張望,打量一會,才知道自己躺在官醫的藥鋪。知府等當然早就散去,只有鄭一官和官醫還留在床前。

    官醫見鄭仕表醒來,便勸他說:“鄭兄不必過慮。這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鄭仕表搖頭不語,流淚不止。

    官醫手捻須髯,緩緩說道:“知府封給一官副千總的職位,守備南安,今后可享官餉。雖然如今千總、把總身份低微,可脫離了百姓身份,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想那太祖皇帝立朝之初,這千總把總只有功臣才能擔任。隨著時間延長,現在的千總把總也就是五品六品的職位,而且沒有實位,只是虛名而已。那營內因立下戰功而得封總兵、參將、游擊身份的士兵多了去了,哪有這么多實際職位給他們啊。所以,這比千總把總也就是個領官餉的一個名頭。”

    鄭仕表停止流淚,半撐著身體,聽官醫繼續講:“只是一官年幼,并無戰功在先,恐怕官兵不服。”官醫說著,回頭看看一官,說:“眼下重要的事,便是切實緝拿海盜,立下戰功,再有知府任命,不怕他們不服。可惜啊,可惜!”

    一官站在床前,聽到官醫感嘆,傲然地說:“可惜什么?海盜只要膽敢再犯,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官醫搖搖頭,說:“一官你并不知道啊。知府封你千總之職,其實是托你父親盡職盡守的福分。當然,你臨危不懼,大義凜然也幫了大忙。只是守備南安的把總和士兵,都是貪生怕死之輩,一個也靠不住。如若輯拿海盜,還需另出奇謀,再想辦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882772_5_222-m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作者 皮俠客
  現代工科宅男意外來到貞觀大唐,成為一名身懷神功的富二代遊俠。

  前世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