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海盜首領(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剛才被顏思齊喝退的首領,坐在椅子上,正在生悶氣,忽聽鄭一官要與顏思齊動手,那火氣霎時頂到腦門子上,頭發都一根根直豎,大吼一聲說:“殺雞焉用牛刀!顏大哥看我的!”

    說完,也不等顏思齊發話,騰地跳到鄭一官面前,伸手搶出一計“猴子撈月”,自下而上直取鄭一官小腹。

    鄭一官見來勢兇猛,后退兩步,側身躲過,順勢牽住對方手腕,腳尖輕抬,向對方的下三路掃去。

    二人你一招我一式來來回回戰在一處。

    打到十多個回合,鄭一官已經看清對方的招數,等他從背后襲來時,施展金剛板橋,全身突然倒向后面。對方不知是計,伸手欲托住急速下落的身體,這時鄭一官驀地伸出雙掌,直擊對方胸膛,只聽“啪”的一聲,雙掌結結實實擊中,對方“蹬蹬蹬蹬”一路后退,又“撲通”一聲一屁股摔倒地面。

    這首領身強力壯,被掌力擊倒片刻,一個鯉魚打挺又站立起來,跳過來正要與鄭一官再戰,顏思齊鼓掌大笑。

    顏思齊說:“精彩!沒想到小老弟這等年輕,身手也這般輕盈。真是英雄出少年。我老嘍,我老嘍。”

    鄭一官聽顏思齊的笑聲,確實發自出內心深處,沒有絲毫取笑之意,才抱拳施禮說:“多謝首領承讓!多謝顏首領抬愛!”

    “先不要高興太早,讓我來會會閣下輕盈身手。”話音剛落,鄭一官突覺眼前一閃,一個身形瘦弱,身高不足四尺,滿臉猥褻的漢子跳到面前。

    顏思齊又擊一掌,說:“這樣也好!讓第二首領‘一葉渡江’陳衷紀與小老弟過招,正合適!”

    鄭一官聽顏思齊說出來人底細“一葉渡江”,大有提醒自己,這是以輕功取勝的力敵,不自覺的看了顏思齊一眼。

    “一葉渡江”陳衷紀卻不以為顏思齊抖落了自己的底細,還以為自己的輕功,深受山寨頭把交椅的賞識,微微一笑說:“這都是山寨兄弟錯愛,在外人面前提這些,也不怕別人笑話。來!小老弟,愚兄與你走幾招。”

    鄭一官伸手說:“請!”

    二人又戰在一處。

    這次與前次不同。鄭一官已然知道對方以輕功取勝,并不給他機會,一味施展猛攻,雙掌快似閃電,疾如流星!眾人只覺廳內冷風嗖嗖,看不清倆人身影,誰是鄭一官,誰是陳衷紀。

    突然,二人分開站立,陳衷紀累得呼呼直喘,豆大的汗珠,“噼哩叭啦”猶如斷線的珍珠滿面直淌。

    鄭一官身定神閑,雙手悠然抱在胸前,微笑著說:“多謝陳首領承讓!得罪了。”

    眾人“唔!”地一聲,不覺挺直身體,這才知道陳衷紀竟然也敗給了鄭一官。

    顏思齊這下有些尷尬起來,沒有如第一次一樣大笑。

    顏思齊站起來了!一步步走下龍椅,他難倒要與鄭一官動手?如果再敗給鄭一官,敗于一位十五歲的少年之手,以后還如何帶兵沖鋒,以威服眾,陣前指揮?

    眾山寨首領,感到不可思議,面面相覷!

    但顏思齊已經走下龍椅,整個山寨中,誰敢阻擋?因為顏思齊就是山寨的規矩,顏思齊就是山寨的道理!沒有一個人敢于阻擋顏思齊與鄭一官對陣。

    其實,山寨中還有一人敢于阻擋顏思齊。他就是少年英雄鄭一官。

    是的,少年英雄。直到現在,山寨眾首領,才體味到這四個字的深刻含義。

    英雄不論出身貴賤,不論年齡大小,不論身在何處,是金子總有閃光的時刻。只是這時刻來得也太晚了。知府葉繼善假如知道,千總許心素假如知道,……

    顏思齊伸出大如蒲扇的巨手,緩緩伸向鄭一官。

    鄭一官也伸出嬌嫩的雙手,與顏思齊握在一處。

    二人站立聚義廳正中,四手相握,不似陣前拼殺,倒有握手言和的意思。

    顏思齊被鄭一官出神入化的身手嚇破了膽?被嚇破膽的海盜首領,又如何作得了首領?

    所以,這四手相握,掌握著整個山寨的命運,也掌握整片海域的歸宿。鹿死誰手,勝敗難料。

    勝敗從沒有像現在這般顯得重要。

    無論如何重要,勝負總有到來的時刻。

    一頓飯的功夫,顏思齊把持不住了,身體開始微微前傾,全身顫如篩糠。

    鄭一官身高五尺,還是一個少年,竟把身高七尺,形如半截鐵塔的顏思擠拖到身邊。

    顏思齊不想被拖過去,身體極力向后挺,仍然阻止不了被拖的命運。顏思齊腳上的一雙深筒牛皮靴,已經開裂!

    鄭一官把顏思齊的靴子拖破了,還有繼續的必要嗎?

    顏思齊跪倒在地!擁有數千兵士的山寨首領,向一個少年,比自己兒子還要年幼的少年,直挺挺跪倒在地!

    山寨眾首領形如雕塑,僵似神像!首領都跪倒了,手下還不一個個跪倒叩頭!

    鄭一官連忙跪倒!手扶顏思齊!羞澀地說:“顏首領,萬萬不可。這不折煞我了!”

    山寨眾首領也如墜霧里,弄不明白顏思齊為啥跪給鄭一官,只得陪著繼續跪。

    顏思齊再拜,說:“小兄弟是不知道啊!我們被逼為盜,落草為寇,實在是出于不得已。這苦衷難以述說。”

    鄭一官知道,他這是要說掏心窩子的話了,慌忙把顏思齊攙扶起來。顏思齊拉起鄭一官的手,雙雙來到龍椅前,小兵早搬把椅子放在龍椅旁邊,鄭一官再三推讓,無奈只得坐下。

    眾首領也撲撲身體,站起來,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來聽顏思齊訴苦水。

    顏思齊觀望廳內,見眾人翹首以待,長唉一聲,說:“誰不愿意把全身本領都貨賣帝王家!好博得高官得坐,駿馬得騎,穿綢裹緞,封妻蔭子,光宗耀祖。”

    “可這條路并不好走。小兄弟到我這山寨,究竟有什么事,我已經知道了。兄弟不必多慮,我這就與寨內首領商議,明日便給小兄弟一個滿意的答復。今天我也累了,請小兄弟到雅房休息。”

    是夜,鄭一官躺在床上,手中撫摸著媽祖神像,很難入睡。他打敗了三位山寨首領,按事先規定,顏思齊應該把待罪原因告訴他,他也好祝顏思齊一臂之力。鄭一官十分疑惑,為什么又推辭到明天?

    時到三更,鄭一官迷迷頓頓,正要沉入夢鄉,忽聽房門有輕叩之聲,忙問:“誰?”

    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小兄弟稍安,我是顏思齊!”

    鄭一官忙放下媽祖像,打開房門,來人正是顏思齊。

    顏思齊進了房門,立即將門緊閉,拉著鄭一官的手,再次拜倒磕頭。

    顏思齊聲音顫抖,央求道:“小兄弟救我山寨兄弟性命!”

    鄭一官不明就里,忙把顏思齊拉起來,說:“大哥說的哪里話。你我應當同舟共濟,就算刀山火海,也再所不辭。”

    “小兄弟有所不知,聽我詳細道來。”顏思齊一改白天的威風凜凜模樣,精神萎頓地說:“我像你這樣年輕的時候,因為氣憤不過,手刃為富不仁泉州官宦家臣。泉州知府遍布公告,將我拿獲,想致愚兄以死地。我被關押時,得到一名獄卒的關照,割掉頭發覆蓋在稻草上,才蒙混過關,倉皇逃到這里落草為盜。”

    “這里人煙稀少,大片土地荒蕪,而土著居民卻彪悍異常,以打獵人頭當作平生樂事。我手下兄弟,死傷其手已不知多少。為了生存,不得已駕船出海,往來呂宋南洋等進行貿易。所得錢財,萬萬不敢私自享受,都拿來分給眾兄弟。三年時間,竟聚攏了數千兄弟,吃喝往來,開銷日增。”

    “現任知府葉繼善,到泉州上任已有三年。他深知民間貿易行情,把官船改作私船,假借民間之名,進行商業交換。所得巨額利潤,鯨吞海存。”

    “葡萄牙海盜,荷蘭海盜,日本倭寇,都曾劫掠他的船只。當然,愚兄也吞吃過他幾批白貨黃貨。所以,他十分痛恨于我。”

    “官醫顏梁,是我本家,被派到葉繼善身邊刺探消息。他在托你帶信給我的信中說:要借兄弟之力,助葉繼善竭靖外夷海盜,壟斷海上貿易,逼迫葉繼善,撤除通緝。同時,也可保護泉州百姓,正常出海,正常貿易。與官府間的利益沖突,是自家問題,而對外夷海盜,則是大問題。如果不與葉繼善合作共剿外夷海盜,愚兄將遭遇三面作戰的危險!難免不會受到任何一方的突然襲擊,致使腹背受敵。”

    “葉繼善如果無恥,挺而走險,與葡萄牙、荷蘭海盜合作,調頭合力圍剿愚兄,山寨便如盲人騎馬,壘卵之危啊!”

    “今天你與陳衷紀過招,我暗暗提醒于你。便是這個原因。我不想陳首領將你打敗,使謀略受阻。”

    “我們比武之時,我故意踏破靴子,是為了顯示你力大無窮。在這山寨,你打贏了愚兄,便可坐頭把交椅。這對你在山寨的行動大大有利,方便堵堵那些頑固不化,不愿與官府合作的山寨首領口舌。”

    “所以,愚兄深夜來訪,為自己也為山寨數千名兄弟的性命,拜求小兄弟了!”

    顏思齊說完,再次拜倒叩頭。

    鄭一官被顏思齊一席話,唬得心驚肉跳,半天說不出話。直到這時,他才觸及到戰場、官場、商場你生我死,招招致敵的求生精華。

    (求推薦、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136878_5_22-m
漢鄉
作者 孑與2
  我們接受了祖先的遺產,這讓中華輝煌了數千年,我們是如此心安理得,從未想過要回歸那個在刀耕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