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節 海盜首領(3)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鄭一官說:“謝兄長賞識!我到山寨,正要請您出山,助我拿盜。”

    “我暫不能遠離山寨,就讓陳衷紀與你前往吧。此人善謀略,功夫也好,威信很高,是我的左膀右臂。由他助你,我才放心。”顏思齊把矛盾巧妙地轉給陳衷紀。

    鄭一官想:這樣也好。便謝過顏思齊。

    第二天,顏思齊、鄭一官等來到聚義大廳,雙方賓主落座。

    顏思齊說:“昨天晚上,小兄弟休息可好?”

    “謝兄長關心。昨天整日都在航船,身體多有疲乏,回去就休息了。”鄭一官正色地說,說謊時沒有絲毫扭捏之態,然后又問:“不知今天,兄長有什么安排,小弟恭候多時了。”

    顏思齊便把眾山寨首領昨天商議的結果,告訴了鄭一官,又命“一葉渡江”陳衷紀領一百精兵,駕福船一艘,與鄭一官前去緝盜。

    顏思齊帶領山寨眾首領,送到蒼山戰船前,見他們登船將要出海,心生不舍眷念。這時,海邊群鳥聚集,風高浪急,嘩嘩的海浪聲幾乎掩蓋了交談聲,令人作嘔的海腥味直刺入鼻。

    陳衷紀見到蒼山戰船,眉頭緊皺,不滿地大聲說:“這樣的戰船,怎能與葡萄牙戰船對陣?別說遭到炮襲,被葡艦輕輕撞擊一下,也稀哩嘩啦散了架。”

    老軍棍聽到后,向前走了幾步,來到陳衷紀身邊,說:“這位小哥有所不知,我們也是沒辦法啊!但與海盜對陣的信心,我們還是滿滿的。”

    陳衷紀對鄭一官說:“打仗打的是什么?不僅僅是取勝的信心!打仗打的就是錢!誰有錢把裝備搞得強悍無比,取勝機率就大大提高。這艘戰船遇到葡萄牙海盜,怎能全力撤退、進攻?終究會拖了后腿。不如精簡兵員,將兩艘合為一艘,集中戰斗力與海盜決生死,定輸贏。”

    鄭一官堅持把殘缺不全的士兵留在蒼山戰船,又不方便直接回絕陳衷紀的建議,便把目光投向海邊的顏思齊。

    顏思齊也同意鄭一官的決定,并囑咐陳衷紀,行船作戰皆以鄭一官為首,完全聽其號令,必要時不惜代價,保證鄭一官完好無恙。

    陳忠紀只得點頭答應,鄭一官與顏思齊揮手作別,戰船起航駛入海面。

    船到海中,鄭一官命蒼山戰船的兵士,降下鎮守營大旗,從陳衷紀船中取來商人旗號,高高懸掛起來,海風把商號旗幟吹得獵獵作響。

    陳衷紀立即明白此舉真實意圖,伸大拇指贊嘆:小兄弟年齡雖小,智謀超人一等,佩服,佩服!

    鄭一官讓蒼山戰船懸掛商號旗幟,是借用商船誘使海盜們前來襲劫,再以福船突然襲擊,將海盜一舉擒獲。這引蛇出洞之計再加上黃雀在后的陰招,很難相信海盜不會中計。

    但鄭一官一行在海上航行數日,連個海盜影子都沒見到。此時海風強勁,浪滾濤涌,烈日毒曬,兵士都有些吃不消,開始怨聲漫天。

    陳衷紀等得也不耐煩,在甲板上一趟一趟閑狂,拿起望遠筒不時向遠處察看,再垂頭喪氣地唉一聲。

    鄭一官見了,微笑著不說話,心中卻說,陳大哥也是急性子。海盜會那么傻,伸脖子等你的刀子架在頭上?

    又過了幾天,蒼山戰船上兵糧吃緊,鄭一官心生一計,便命兩艘戰船靠岸休息。陳衷紀便問:“小兄弟!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引蛇出洞,可這蛇狡猾得很,并不上鉤。干脆我們假戲真唱,整一批貨真價實的物品,前往南洋貿易。既擴大緝盜區域,又狠賺一筆。即使打不著海盜,也不空此行。”

    鄭一官眼睛一亮,覺得這計策非常高明,稱贊陳衷紀一箭雙雕之計,超過自己的略謀。陳衷紀說:“我以為,這近十日的海上尋找,其實遇到了海盜。只是我們掛商船旗號,并沒有真正的貨物,才導致十幾天白白浪費了。”

    鄭一官不明白陳衷紀這番話的真正含義,便問為什么。

    “你看!”陳衷紀指著蒼山戰船說:“船身吃水太淺,這證明什么?船是空船!空船吃水淺!海盜常年漂泊海上,對船只了如指掌。什么貨物吃水深,什么船載重多少貨物,他們比船主都了解。”

    “我們有望遠筒,海盜的裝備并不比我們差。我們發現不了他們,并不能保證他們發現不了我們。所以,海盜是避著我們航行。”

    “我們就將計就計,買一批硬貨,誘使海盜來搶劫,再一舉將其拿獲。”

    鄭一官點頭微笑,贊陳衷紀身坐第二把交椅,高明非常,果然名不虛傳。

    經陳衷紀多方周轉,兩艘戰船在廈門(中左所)靠岸,購入一批糧食,又購入大批生絲、香料、茶葉等貨物,將兩艘戰艦碼放得滿滿的。

    為吸引海盜的眼線,他們故意在海邊多停半天。海邊船只熙來攘往,商人不絕如縷。有人打聽船只往哪里去,船上所運是什么貨物,士兵按照陳衷紀的要求,用生怕別人聽不到的高聲給予回答。

    夕陽漸沉海底,鐵幕逐漸降臨。陳衷紀便命令船只起航,迎風頂浪駛入海洋。

    一夜平安無事。

    清晨,鄭一官見到陳衷紀,惺忪著眼睛,困倦地問:“船上裝滿了貨物,為啥海盜又不來搶?害我昨晚幾乎沒睡,白白激動一個晚上。”鄭一官打個哈欠,十分不滿地說。

    陳衷紀哈哈大笑,爽朗地回答:“都是老哥疏忽!竟忘告訴你,害你沒休息好。今天,由我來航船,你就養足精神,準備大干一場吧!”

    陳衷紀又說:“我們船上所裝貨物,是從廈門購入的。這都是內地常見的貨物,海盜便是搶去,又會得多少利潤?所以,我們必需到南洋,將那些土著和僑民的貨物航運回來,才更加值錢。”

    鄭一官想想,確實這個道理,問:“會產生多少利潤?”

    陳衷紀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故作高深地讓鄭一官猜。

    鄭一官知道,在這方面自己是個門外漢,一竅不通,就亂猜一陣。

    陳衷紀笑道:“白銀一萬!”

    鄭一官裝作四處尋找東西,這下陳衷紀又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了。

    鄭一官爽聲大笑,說:“我在找牙啊!我找找,看大牙掉哪去了!”

    陳衷紀指著鄭一官,止不住也笑開了。

    船行數日,一直相安無事,不日抵達南洋。

    鄭一官交待老軍棍嚴加看管船只,帶上幾十名精兵,將船上貨物,裝了滿滿十幾車,運到南洋的華僑市場。

    市場內的貨物琳瑯滿目,各類珍奇異寶,光彩奪人眼目,令人暇不應接。

    陳衷紀帶領鄭一官一行,很快把一大批貨物賣掉,還留下一小批,無論誰來問價,堅決不賣。鄭一官知道陳衷紀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一直想不明白,為啥不全部賣掉,這賺錢不是更多?

    不一會,陳衷紀帶領眾人走出市場,在七折八拐的山道間嫻熟穿行。很快來到一座小山前,陳衷紀叮囑鄭一官及隨行士兵:“到了前面,不要隨便講話,也不要貪占小便宜,順手牽羊偷拿任何東西。一切行動,都要聽我吩咐,免得惹出麻煩事。”

    見陳衷紀嚴肅的樣子,鄭一官等只得答應,小心翼翼跟隨陳衷紀的步伐,慢慢向前走。

    正向前走著,忽聽身邊一陣噪雜聲,緊接著明晃晃的刀劍閃現眼前,數十名服裝怪異的人將鄭一官一行等團團包圍。

    陳衷紀跪倒地面,嗚嗚嗬嗬不知說些什么。怪異的人聽到陳衷紀的聲音,又將他包圍。

    陳衷紀挺身而起,以手緊捂胸口,又嗚嗬一陣子。怪人回望鄭一官等,看到那留下的一小批貨物,臉上露出了笑意,便又撤回密林深處。一名小頭目模樣的人,走在前面為他們引路。

    走了很長時間,來到簡陋的寨子前,一名身材魁梧的人,威嚴地望著他們。那人見到貨物后,與陳衷紀一樣,也嗚嚕嗚嚕叫起來。

    陳衷紀把貨物帶到威嚴的人面前空地上,那人也把自家東西放在陳衷紀前面,二人又嚕嚕一陣子,看起來那人十分不滿。

    那從寨內又取出一批貨物,堆放貨物旁邊,陳衷紀見了,向前走了幾步,伸出手掌。那人也伸掌,與陳衷紀相擊,然后緊緊擁抱一志,這才站回原處。這時,那人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陳衷紀回身令兵士取回那人堆放的貨物,順原路返回。

    鄭一官見到兵士取回的一大批貓眼、珍珠、瑪瑙、象牙以及光燦奪目的金塊,唬得手足發軟!他第一次大開眼界,見到這么多價值不菲的珍寶,也是第一次明白,為什么海盜不惜萬里迢迢,來到中國海進行搶劫。

    鄭一官所帶貨物,價值不超千兩白銀,竟然在這里換取了十倍的干貨!這是筆暴發交易。如果海盜搶劫一空,海盜豈非一本萬利?用極小的代價,換得萬兩白銀!

    鄭一官直覺得嗓子發渴,血脈賁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24246_5_224-m
史上最強崇禎
作者 崛起的石頭
  穿越成崇禎,南有李闖逼著上吊,北有韃清虎視眈眈,且看朕如何以毒攻毒,讓東林黨統統去死,做一...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