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人類屠宰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慢慢那古怪的聲音在耳邊越來越輕,取而代之的是這群人急促的呼吸和沉重的腳步聲。

    “快看!”

    “看啥啊看!有美女不?”

    “去你的。那邊有間墓室,進去躲躲。”有人答道。

    “對,先進去躲著想辦法,先躲那個粽子,真他娘的夠嗆。”這個男的聲音很沉穩,像是領頭的。

    “義成哥不可以!”稍微年輕的聲音立刻大聲的制止。不過他的說話聲帶著顫抖,聽上去他很恐懼,連那么短的一句話都因為恐懼口齒不清了。

    “咋了?”

    “啥啊!干啥不能進去?都快死人了。”

    “里面……里面,都是一群全身帶血的女人!!!”那少年的聲音因為驚恐變得異常的尖銳。

    “女人?”

    “娘們啊!”有幾個家伙居然還有些興奮。

    “被人挖了雙眼……長……長長……的舌頭都到胸口……在房梁上……飄來飄去……”

    飄來飄去?

    我腦海里立刻浮現八十年代林正英僵尸片里出現的那些女鬼,穿著一件白裙跟風箏似的飄來飄去。

    不過我做刑警那么多年,還沒那么幸運看到真的飄來飄去的女鬼。

    死得再冤都跟凍肉似的躺著,仍任宰割。

    如果尸體能動,估計第一時間就找殺害他們的兇手,誰還有這空嚇唬人。

    這孩子典型鬼片看多了吧!

    不過這句話,居然讓這群男人安靜了下來,誰也不說話。

    似乎在思考……該怎么辦……

    沉默的相當長一段時間……

    “操,老子不管了!!老子不打算站在這里會粽子!帶血的娘們總比帶血的爺們強。”一個男人喊道。

    接著陸續有人開始附和,“也對,老子寧可見娘們,這節骨眼也不要遇到魚干似的老爺們。”

    “廢話,見女鬼可比見男鬼好多了,走吧走吧!考慮啥啊,再不走那粽子就追上來了。“

    接著一大部分人迅速朝著左邊趕。

    “他娘的,說不定還能遇到漂亮點的女鬼呢!”

    “去你姥姥的,就會做春夢!!”

    “哈哈……”

    這種時候居然還有閑情雅致開玩笑。

    不過聽了他們的話,剛才那種壓抑的氣氛也緩解很多。

    一群人的腳步聲開始朝著那間有“女鬼”的地方移動。

    ***********************

    伴隨著壓抑的開門聲,我被背進了這個地方。

    說不上有什么古怪的感覺,但這里很冷。

    隨著時間加長,陰冷的感覺從四面八方朝人侵襲,迅速滲透進身體。

    冷。

    越來越冷了。

    我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打起哆嗦。

    “救……救命啊……”那個少年格外的驚恐,怕得哭了起來,帶著哭腔又發抖的聲音在這種氛圍下格外恐怖。

    讓我本來不恐怖的內心,突然也沒底,跟著他的抽泣聲慢慢的被恐懼所侵蝕。

    我思索著他為什么哭的那么傷心,到底是什么那么可怕。

    人嚇人差不多就是這個概念。

    “艸,別哭了!別哭了!!”終于有人被哭聲給弄煩了。

    “他娘的煩不煩啊!”

    “有點男人的樣子成不?你爹一大老爺們怎么就生了你個孬種啊。娘們有什么好怕的,害怕你就閉眼,唧唧歪歪叫什么叫。叫得老子的心也跟著你顫了。”有人吼道。

    雖然此時我眼睛無法睜開,但是聽到那人的聲音因為害怕而劇烈的顫抖著。

    “就是!”

    “你爺爺我小時候隔壁就是賣人肉包子的,看著那幫人從死人身上切肉都沒有像你叫得那么凄慘。”

    “人嚇人嚇死人知道不?”

    “其實也沒什么好怕的,都是美女呢。”

    這個說話聲很好聽,不過好聽的聲音,我對他的長相不抱任何幻象。

    一般來說聲音好聽的人長得都很抽象,那么好聽的聲音,那臉就可想而知了。

    “是嗎?朱智那些女鬼都很漂亮?”

    “哦呀,不錯呢,不過是生前。”聲音帶著笑意。

    “那,就好了。”有人自我安慰的回答道。

    “說不定……死后也很漂亮啊。"

    “你少……少他娘的來墳地里發騷!”

    “你有種別怕的……別發抖啊!”

    “艸!老子那是冷的發抖!不是怕得發抖!什么眼神?”

    “是啊,這鬼地方怎么那么冷?”

    “和外面比起來冷多了。”

    “操蛋的,我都發抖了!”

    感受到這地方寒冷的并不止我一個人。

    正聽著這群人的牢騷,突然間感覺有什么東西捂住了我的口鼻,明明沒有什么觸感,卻吸不到一絲氧氣,整個人就像被放在真空的地方,只有出氣沒有進氣。

    好難受!

    被窒息的那一瞬間我想尖叫,想掙扎,但是現在根本動不了一下

    人完全可以幾分鐘幾個小時不喝水不吃飯,但是絕對不能幾分鐘不呼吸。

    我開始聽不清周圍人發出的聲音,大腦因為嚴重缺氧一片空白,我難受的呻吟聲。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快要死了。

    好不容易從死神的手里逃出來,估計又得見它老人家了。

    “你看!”

    “他娘的!這是怎么了?丫頭!怎么臉色那么差?”

    “被凍壞了嗎?”

    “我看看!”

    有人從地上抱起來,將手覆蓋在我額頭上,我想抓住他的手,但是手卻沒力氣,只能發出輕輕的嗚嗚聲。

    你能感覺到我的痛苦嗎?

    “丫頭?丫頭?”

    “糟糕……人怎么一下子不對了。”

    “……丫頭,你醒醒啊,別嚇哥……”那個一直背著我的人在一旁著急的火燒屁股喊著。

    但是他們之中似乎沒有人發現這個問題,我不能呼吸了!!!!

    四周圍的聲音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二狗!”隱約間聽見有人在說話。

    我已經分不清那是幻覺還是現實了。

    “啥?”

    “把這個給丫頭喝了,不然熬不到我們出古墓。”

    接著一個皮囊飛了過來,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水有用嗎?”那個背著我的人說道。

    他好像叫二狗。

    “哦呀,應該有用吧!試試吧。”

    “好!好!馬上!馬上……”

    那個叫二狗的,邁著沉重的步子立刻過去撿皮囊來,聽起來他的腳步異常沉重。

    也許他累了。

    從一開始他就一直背著我逃,背了我至少有兩個多小時,就算是鐵人也會累啊。

    我嘆了一口氣,無奈現在身體無力,不然真的不想麻煩這個好人。

    二狗走到我的旁邊,將這皮囊上的口子擰開,隨著它的打開我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藥味。

    那捂住我口鼻的怪東西,隨著那股味道迅速消失,一股冷風拂到我的臉上,鉆進鼻腔里,我又能呼吸了。

    那一刻覺得還能呼吸,真幸福。

    “朱智……這水……”二狗猶豫了一下。

    “他娘的,這味道不是……”

    “不就是那個什么佛像肚子里的那瓶千年甘露嘛!”

    “呀?朱智,這水是不是從那雕像肚子里弄出來的?”有人詢問。

    “恩,是啊,不過只剩下那么一點了。”

    “不會吧!朱智,我說你跟著我們進古墓,啥東西都沒要,就光拿這玩意,現在還給丫頭了,你現在不就空手而歸了嗎?”

    “嘖,哪有人性命重要啊。”

    “哈哈,阿坤!”

    “干啥啊,沒看到我忙著嘛!”

    “你看看人家朱智說得多好!你丫看看你啥樣啊!”

    “你姥姥的!人家朱智有得是錢,你知不知道?老子可是窮的連褲衩子都快當了,怎么跟人家比?一家大小還等著我的挖金錢開飯!”那個叫阿坤的人回應道。

    “義成哥,水。”二狗將皮囊遞給那個抱著我的人。

    那個叫義成的接過皮囊馬上給我喂水。

    雖然他和二狗一樣都是男人,但是他的動作明顯比二狗仔細,那些水基本沒有滴漏,一點點喂進我嘴里。

    水很甜,但是不膩。

    順著我干燥的嗓子一路下滑,干燥緩了許多,然后進入我的內臟,身體慢慢開始發熱,向四肢傳送熱量。

    剛進來的那種陰寒也隨之一點點消失,手腳也慢慢的能動了。

    這對我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我立刻睜開眼去看這個地方。

    這里似乎是一間倉庫,面積很大,至少有五十平方米以上。

    但這倉庫什么東西都沒有,只有一些散落的木頭和圓桶,那群剛才和我一起逃命的人此時正圍著火堆休息。

    一個個灰頭土臉看起來異常的疲勞。

    我正打量著,突然眼前有什么東西晃來晃去,不由自主的隨之朝上看去……

    “我的媽呀。”

    心因為視覺的沖擊跳得就像打鼓一樣。

    我覺得看到這些沒有尖叫,算是很強的職業修養了。

    我活了三十多年,進刑警總隊怎么說也有些年頭了,而且接手的全是大案子。

    光是看死尸沒有千具也有百具,各種的死法都見過不少,沒腦袋的,分尸被剁成一塊塊的,被汽車壓成血肉模糊的。

    但如此大的殺人排場,卻是第一次見到。

    我僵硬著身體就那么抬著頭看它們。

    這倉庫的房梁上,至少懸掛了將近兩百多具年輕的女尸。看過去,烏壓壓的一片,就像一個巨型的人類屠宰場,手段殘忍的讓人毛骨悚然。

    那些女尸被人剃光了頭發,留下光禿禿的腦殼,青白色的皮膚在火光的映襯下散發著淡淡的寒光。

    坐在下面朝上看,我只看到女尸兩個漆黑的眼窩,又大又深,一眼望不到底,整張臉上最突出的是那張青白色臉上的艷紅色嘴唇、長得夸張的舌頭,以及被拉得畸形的脖子。

    剛才那個少年說有女尸,他說對了。不過這些女尸不是全身都是血,而是每具女尸的身上都套著一件暗色的紗衣,紅艷的仿佛是待嫁的女子,的確很像帶血的衣服,讓人毛骨悚然。

    那些女尸靜悄悄的吊在我們的頭頂。

    明明沒有任何的風,她們的腳卻怪異的左右晃動。

    我從下朝上看去,正好和頭頂掛著的那具女尸對上眼,女尸被吊在屋頂上像是女王一般得意的用它黑洞洞的眼窩瞧著,微微揚起的嘴角像是在嘲笑我的狼狽。

    就在我抬頭去看這些女尸的同時,這件倉庫所有的女尸就像有生命似的,集體轉過來盯著我。

    用它們沒有眼珠的眼眶,看著……

    一股陰寒順著我的后背朝上。

    真是他嗎的見鬼了。這些鬼東西怎么轉身的?

    我盯著那些尸體看了一會兒,雖有被我否認了。

    我反問自己,老女人,你這三十多年都干了什么工作?

    真可笑。你是刑警,一個整天和尸體打交道的省直屬支隊的刑警,你居然和無知的人一樣相信鬼神這討說法?

    我一拍自己冰涼的腦門,指著上面的尸體,問道,“這是誰干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9-m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作者 一見我珍
  穿越到以武為尊的未來星際,為了避開勾心鬥角,羅碧隱瞞了自己覺醒異能的事。   誰知有人不長...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