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夢醒驚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臨近黃昏,夕陽西下,紅火的落日將大地渲染得異常的美麗,如火的天空無盡的寬廣,讓人無法不追逐著她的腳印,對她癡迷。

    我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這座巨大的宮殿中,抬頭望過去,這里雖然比王府窮酸了些,但對于其他貴族來說,這已經算是頂好的了,這間房子很空曠,大得讓人覺得悲涼。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我會在這里,這里并不是我家,但是,在我內心深處,有一種直覺,這就應該是我呆的地方!

    四下沒有一個人,我身著一件正紅色宮裝,我的眉頭下意識的蹙起,我開始懷疑自己的審美眼光了,這件宮裝,紅得太過,可謂是俗氣有余。

    在河北,誰人不知真定王府中的郡主貌若天仙!很多時候,我都喜歡穿得光鮮亮麗的,王府宅院里總是有許多舅父的姬妾們亦或是親戚朋友,我必須打扮得美麗異常,我必須時刻都是意氣奮發,這樣我才能給母親掙回面子,我從小就喜歡明黃色,怎么會穿這么俗氣的大紅?

    偌大的宮殿只有我一個人,這里很詭異,就是我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也會覺得毛骨悚然,我突然覺得憋屈,我丈夫在哪,我娘呢,還有我家小弟,我剛出生的孩子呢!

    為什么只有我一個人?

    我再一次打量這座宮殿,太冷清了,冷得讓人害怕。

    站起身,我提起腳步就往殿外奔跑,我要趕緊回家,我的孩子現在應該醒了,我得趕緊去照顧他!

    我剛剛走出殿外,就看見一群人往這邊走過來,看著他們的裝扮,我敢發毒誓,我生平十七載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可是那個為首的那個人,只是看一眼,我就知道他的名字——內侍監夏懷禮。

    我感覺有一圈巨大的陰謀將我團團包圍,壓得我動彈不得,讓我呼吸不過來!

    夏懷禮走到我的身邊,很恭敬,他同情的看了我一眼,對著我說道:“郭娘娘,接旨吧!”

    “接什么旨?接誰的旨?我不認識你,放我走!”冷冷的看著夏懷禮,我全身都帶著戒備。

    “娘娘,圣旨已下,今日,您就是不接旨也無法了!”再一次嘆息,夏懷禮又說道:“昔日娘娘對咱家有恩,如今,奴也不為難娘娘,接下圣旨吧,娘娘!”

    看著夏懷禮身后的一眾侍衛,我知道,今天我不接下這圣旨是走不了了,好漢不吃眼前虧,我接了就是!只要趕快離開就行!

    屈膝下跪,我郭圣通這一輩子,還從沒像現在這么被動過。

    雖然跪著,但我始終是背脊挺得筆直,我抬首挺胸,這是我作為真定郡主的驕傲,任何人都不能折斷!

    夏懷禮看著這樣不屈服的我,也不多為難,攤開圣旨,他尖銳的嗓子宣讀道:“皇后懷執怨懟,數違教令,不能撫循它子,訓長異室。宮闈之內,若見鷹鹯。既無《關雎》之德,而有呂、霍之風,豈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節,其上皇后璽綬。……”

    “一派胡言!”夏懷禮還沒有念完,我就反口了!

    雖然,這一切都太過詭異,我不知道為什么自己就不明不白的成了一個即將被廢的皇后,但是,我決不能允許自己背上這么大一頂黑鍋!

    我立刻站起身,即使我紅裝俗氣,即使我略顯老態,可我高貴的血統時刻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我一聲喝叱,已經讓他們的眼里露出害怕,很好!“本宮自幼熟讀女則,女戒,自問宮闈禮教無人越及,今日說本宮數違教令,可能說出,違的是何?說本宮無關雎之德,有呂,霍之風,試問本宮若有呂霍之風,若本宮當真如呂后,現在又能容你在此對本宮指手畫腳?凡是都要將證據,若想給本宮安罪,那就先把罪狀清清楚楚的列出來,本宮自會心服口服!”

    說我有高祖皇帝的皇后呂雉那般陰狠?真是荒誕至極,我要是有那樣的權勢,還用得著在這里跪下接下這無稽圣旨嘛!我素來在德行上謹慎萬分,從來女子該具備的賢良淑德我樣樣精通,如何允許這些荒唐的罪行強行按在我的身上!如果真是這樣,那要辛苦培育我的舅父面子往哪擱?

    “你們圣上在哪,帶本宮去見他!”看著他們驚慌的面龐,我知道,我的威懾力絕不亞于那些爭權奪勢的男子。

    “朕就在此!”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無比熟悉,卻又帶著疏離的聲音飄進了我的耳朵。

    循聲望去,我瞬間呆若木雞!我感覺,十七年來,我從來沒有這么失態過,這一刻的啞然,讓我無法適應!

    那個人,就是我的夫君,我就說為什么我明明已經嫁人,卻成了什么勞什子皇后,原來,天子是他!

    我的視線被他身邊一個美麗的不可方物的女子所吸引。真是漂亮啊!

    這是我第一反應。穿著月白的孺裙,頭飾也只是一根精細的梅花簪,就這么樸素,偏偏這么讓人移不開眼,她仿佛不食煙火,她的五官,很精致,很耐看,讓人覺得無比的舒服。

    再看看我那夫君,他風神俊逸,天庭飽滿,看著那女子的眼神,滿滿的是寵溺與情誼,我豁然發現,他們竟然這么般配!

    我再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我的穿著,何時,萬眾矚目的郡主會變成一只丑小鴨?我定定的站在這里,腳底仿佛被灌了鉛。再也無法向前移動寸步!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可他們硬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般配得讓我睜不開眼睛!劉秀向來不是濫情之人,他卻帶著另一個女人站在我面前,我的夫君和另個一女人濃情蜜意!他要置我于何地!

    這樣看著,他們這樣的金童玉女,真是看得讓我刺眼!我冷冷的,諷刺的看著劉秀,嘲諷道:“劉文叔,你是什么意思?”

    我想要好好和他說話,我們之間一定是有什么誤會。可是,我真的放不下面子!這一刻,我又十分憤恨我該死的高貴,她總是給我很多無與倫比的優越,卻又給了我無盡的束縛。

    “大膽!陛下的名諱,豈是你可以喚的!”夏懷禮秉著一心為主的原則,跑到劉秀的面前舉著手上的白色拂塵,對我吼道。

    “都退下!”劉秀終于開口了。

    隨著他一聲令下,殿外的人瞬間撤離,剛剛還熱鬧得猶如煮沸了的開水般的宮殿霎時就剩了我們兩個人了,我直視劉秀,我知道,我的鳳眸里裝著的,滿滿是情意。

    “文叔,你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溫柔的喚著他,我企圖喚醒他往日對我的情愛。

    我與劉秀相隔只有幾步之遙,可是我卻心中了然,就算是今天把誤會解除了,只怕也再難回到從前,這幾步之遙,恍如千山萬水。

    “郭氏,你在宮中安插眼線,四處興風作浪,害死衡兒,朕都不追究了,你把皇后綬帶上交吧,朕與你夫妻情分已盡!”劉秀靜靜的立在我的前方,他說的話,真是讓我有著徹骨的心寒。這時,他那張顛倒眾生的俊臉,讓我覺得無比諷刺。

    他居然叫我郭氏?

    “夠了!”我打斷了他要繼續說下去的話,我知道完美的貴女是不可以隨意打斷他人說話的,今天,我連著打斷了兩個人的話,連著打破了我高貴的氣度。可是,我真的無法忍受!

    “劉秀,你好狠的心!”我艱難地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已經碎成一片,當那句情分已盡傳到我耳邊之時,我真的不能控制了,我從未這么心痛過。

    “長痛不如短痛。朕今日所做的,只是要讓朕,你還有麗華之間做一個了斷。麗華待朕情深意重,朕是斷然不會棄她于不顧的!”劉秀的聲音真是好聽,一如我第一次見他時,他對我問好那般如沐清風,可是,這樣的話語,卻讓我心瞬間攪得粉碎。

    “她待你情深意重,哈哈,那我呢?我就是活該被拋棄的那個,是嗎?”不用照那紅綾鏡,我都知道,現在的我,淚流滿面,很丑,毫無形象可言。從劉秀看我的眼神就能看出。

    “朕會念在昔日情誼上,封你為中山王太后,朕不會貶你入冷宮的,等你去了中山,朕讓輔兒侍你終老。”劉秀臉上,有一絲愧色。很久之后,他才這么說道。

    此刻,我無瑕去猜想輔兒是誰,聽完了他所說的‘彌補’我只是狂笑,帶著哀痛的淚水仰天狂笑,那么咸的淚水滑進我的嘴里,好苦澀!我不知道我除了笑,還能做什么。

    天子在世,我這個一朝皇后居然變成皇太后!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只說,你從登門求親的那天,直到現在,都從未愛過我嗎?”我的聲音,沙啞得不行,帶著前所未有的脆弱與卑微,我愚蠢的問著劉秀。

    天知道我為了劉秀放棄的是什么!

    我郭圣通,生來就是天之驕女,含著金湯匙出生,母親是叱咤北方的真定恭王之女,父親是名震河北的逍遙才子郭昌,我更是外公捧在心尖上的寶貝郡主。我,從來強勢,從來只有別人為我惟命是從的,從來,我都是驕傲不可一世的郡主,何時,我的驕傲,會被我的心上人折損到如斯地步?

    我只想知道,這些年來我的一切付出與真心,到頭來真的只是一場鏡花水月,難道從來都是一頭熱!

    可惜,郎心似鐵!

    “已經到今日地步,再談往昔,又有何用?通兒,你,好自為之吧!”劉秀不再看我一眼,他的絕情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說完了最后一句,他就步履生風的離開。

    我的夫君不要我了,怎么可以?我不斷的搖頭,拼命的搖頭,我不能讓他離開。看著他英挺的背影,我提步就要跟上去。

    我剛要抬起腳,才發現,我渾然如同被定住一般,無法動彈,整個天地,豁然只剩下我一個人,一個被所有人拋棄的可憐蟲!

    不要,我不要這樣!我失聲痛哭,我拼命的喊著劉秀,拼命的喊著我的孩子劉強,可是,根本沒有人回答我。

    回答我的,只有我悲涼吶喊的回聲,空洞得讓人恐懼。

    *********************************************

    “不要,不要,啊——”

    奮力睜開雙眼,呼吸急促,滿頭大汗,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復。

    這是什么地方?

    回過神來的我,隨意看了一眼,這是我的臥房,此時我正躺在精美異常的雕花大床上。

    再也不想躺下,我心有余悸的騰的坐起,才發現,背上全是冷汗。

    原來只是做噩夢了,一切都是假的!

    撩開紗簾,“阿秋,阿秋。”還不能從那個可怕的夢境中抽回意識,我的牙關在顫抖,連著聲音都發抖。

    ‘吱呀——’門終于開了。

    “王妃,您起床了!”阿秋是我的貼身侍女,她此時笑著往里面走。

    “王爺呢?”我迫不及待的下床,迫不及待的要問劉秀的去向。

    “王妃!”阿秋搖著頭看著我,對著我說道:“您真是貴人多忘事!蕭王殿下三日前就離開藁城,北上招降廣陽王去了啊!”

    哦!他離開了啊!

    “把強兒抱過來給我!”我對著阿秋吩咐道。

    明明只是一個噩夢,可是我卻變得患得患失了,何時,一向果決的郭圣通,也會真成了無知婦人?

    可是,現在我的丈夫不在,我只想好好看看我的兒子,看著我與他共有的血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88183_80_806-m
喪屍不修仙
作者 彩虹魚
  不過是隨便鑽了個縫兒,險些沒晶核爆掉。
  不過是吃了個草,就被幼崽纏上。(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腹黑王爺俏王妃
作者 紫涵雨
  她,被師父慫恿到大唐盜寶   女扮男裝的她意外掉落在漫天黃沙中   從此,軍營因為她的加入... (馬上閱讀)
1343030_80_806-m
清朝穿越記
作者 夜惠美
  【起點女生網一組B班簽約作品】看了太多的清穿文,自己也想寫一篇,就當圓自己一個穿越夢。(馬上閱讀)
2578804_80_804-m
喜良緣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察言觀色左右逢源?那是咱的強項!

  裝傻充愣扮豬吃老虎?那是俺的專長!... (馬上閱讀)
2287264_80_803-m
醜女如菊
作者 鄉村原野
  穿越到農家醜女菊花的身上,她無視人們鄙視或同情的目光,如一株恣意怒放的野菊花,靜靜開在田野...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