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作為一名書齡十年老書蟲,要不是忍不了,顏星一般不會評論。

    最近顏星在看一本狗血言情文,就是那種男主虐我千百遍,我待男主如初戀。女主簡直是舔狗中的戰鬥機,不管男主做了什麼都能精準的給人找理由並且原諒男主。

    之所以這麼生氣,還是因為女主名叫顏星。看著頂著自己名字的女主這麼卑微,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後在鍵盤上噼裡啪啦的敲下幾行字,檢查無誤之後才按了一個回車鍵。

    起身時,太陽穴突然刺痛。伸手放在桌上,正好把放在桌上的水杯打翻,水流在充滿線頭的機箱上。不過瞬間,屋裡著起了大火,在顏星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就一陣天旋地轉。

    等再一次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只是天花板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樣。

    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坐了起來,這才發現在房間裡面還有一個男人,看顏星醒來,男人板著一張臉,“顏星,你別以為你鬧自殺我就會娶你,我愛的那個人永遠都是時姝。”

    “哈?”

    這是什麼中二臺詞?

    而且什麼娶不娶的,她連個男朋友都沒有好伐?

    作為一名黃金聖鬥士,顏星唯一的愛好就是看小說。

    大概是小說看多了,一般人還真就看不上。不是醜了就是矮了,總之就是樣樣不對。

    好不容易有看上的,結果還都是紙片人,存在於小說當中。

    等等,時姝???

    顏星腦海裡閃過一抹不可置信的想法,下意識的皺眉問道,“你是...顧書亦?”

    顧書亦眼裡閃過一抹厭惡,對顏星的話嗤之以鼻,“怎麼?割了次腕就失憶了?”

    哦豁。

    好的,她穿書了,還是穿的以自己名字為女主的小說。

    而眼前的這個男人就是虐她千百遍,她依然待他如初戀的人。

    顏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一身寶藍色的西裝,臉上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著有些斯文敗類。劍眉下是一雙迷人的桃花眼,看著你的時候彷彿是在跟你述說柔情。挺翹的鷹勾鼻,性感的薄脣,怎麼看怎麼都是言情文男主的標配。

    顏星不由的嘖了一聲,帥是帥,只是可惜長了一張嘴。

    對上顏星打量的眼神,顧書亦的不由往後退了退,好像是怕顏星突然給自己撲上來。

    看著顧書亦倒退的動作,顏星不由嗤笑,“失憶倒是不至於,只是一時間忘記你是哪位。”

    說完對著顧書亦揮了揮手,“行了,沒啥事你就走吧。”

    雖說是喜歡看帥哥,但是這個帥哥是顧書亦就算了,她嫌膈應的慌。

    顧書亦雖說納悶兒顏星怎麼換了個態度,不過既然顏星都已經這麼說,那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立馬轉身走出了房間,看著有些急不可耐。

    等顧書亦走後,顏星這才有功夫來想這聽起來比較荒誕的事情。

    穿書。

    這種事情換做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而且只可能出現在小說裡面,結果現如今倒是讓她切身的體會了一把。

    ...

    現在開始全文修改,可能前後內容看起來不太通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作者 傾卿慕顏
(年代文+男女互寵+溫馨田園) 某女一臉豪氣:恩人,你缺什麼,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 某男嘿嘿一...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