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赤陽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黃大爺邁著蹣跚的醉步跨入了新房。

    新房里,俏生生的坐著一名蒙著紅帕的新人,另一邊則站著一名垂著頭的丫環。

    黃大爺掃了一眼那丫環,見是有些面熟,知道是自己府里的,便不再理會。他醉熏熏的走上前去,呵呵呵的笑著。

    這個玉兒姑娘他見過一次,在這種窮鄉僻壤的山村里,根本養不出這種白白嫩嫩的水靈姑娘。雖則她的五官不見得出色,但是她那張白皙的嫩臉,那雙青蔥的玉手,都是鄉村里找不到的。再說,他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納新人了,天天瞧著那幾張瞅膩了的黃臉婆,早沒了興致,不借由一些稀奇古怪的助性,他還提不起興趣來。

    今日兒這一個,娶來花費雖然不低,但日后可以慢慢從她身上討回來。

    想到這里,黃大爺嘿嘿嘿的笑出了聲來。一掀手,揪起了大紅的帕子。

    大紅帕子滑過了半空,輕飄飄的落了下來。

    黃大爺的眼一下就直了。

    芙蓉面,玉勾魂。

    他幾何時見過這等姿色的美女?簡直就如仙女下凡。

    美女還朝他勾勾的一笑,霎時天地失色。

    黃大爺一下子就癱了。

    這癱,一是因為他酒醉不能自持,二是他已無力抵抗女人的姿色,霎時間腦袋空白一片,暫時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他不僅忘了曹伯家里新娶過來只見過一次面的玉兒姑娘是什么樣,連自己家里那七個妻妾也早忘了是什么模樣。

    黃大爺一陣短暫的失神后,起身迅速的撲倒了坐在床上嬌羞羞的大美人。

    大美人驚呼一聲:“老爺……”順從了。

    我是看著曹伯的喪事辦完了方才離開平村的。

    離開前聽說了有關黃大爺家里的奇事。傳說黃大爺新娶的八奶奶美若天仙,自成親之日起黃大爺一直宿在八奶奶的房中足不出戶。還有傳說黃大爺的大奶奶當前的紅婢喜兒突然不見了,仿佛憑空消失。

    這個謠言讓擔心受怕了一晚上的周婆子安下了心。沒有火災,她的銀子便收得安然。

    但過不了多久,還會有新的謠傳出來的。

    將會是什么呢?我估計著,應該是八奶奶突然變作了喜兒,或是喜兒突然變作了八奶奶。等黃大爺醒悟過來后,不知道會是什么樣的一副表情?

    喜兒那般精明的人,大奶奶的手段學得了不少,恐怕就是沒有了天仙般的容貌,也能將黃大爺哄得服服帖帖吧。

    可是黃大爺本來就已經體虛,又經過了喜兒的一番熱纏,日后將無力再為禍其他村里的姑娘了。

    幻術,不僅僅可作游戲,有時候也可以撐控他人的命運。

    黃沙古道,我獨自一人行走在沙路邊。

    女子孤身上路,無論什么模樣,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這一次,給自己換了個小廝的模樣。粗布藍衣,背著一個干癟的包裹。

    這包裹看來很不起眼,仿佛只有一套更換的衣物。但實則上,里面裝了好些我從黃大爺府里順出來的食物。

    我的幻術可以變幻出世間最好吃的食物,也可以帶給別人如夢似真的腹脹感與口感,但我卻不會用在自己的身上,以欺騙自己。所以,包裹里的食物與銀錢,都是從黃府里拿出來的真物。可我嫌銀錢太重,所以也只拿了幾個銅板。

    當日頭高掛,正在頭頂上的時候,身后傳來一陣響動聲。

    是幾匹馬兼幾輛馬車。

    馬車行到我的身旁,一聲吁叫聲,其中一輛馬車在我身旁停了下來。

    車簾掀開,一張青年男人的臉露了出來。

    “小哥要上哪去?”他朝著我露出笑臉,一口白牙明亮亮的晃著正午的太陽。

    他這般熱情,我若置之不理就顯得過于陰沉。望了望頭頂上熾熱灼眼的日光,我也不應該在這時候虐待自己的雙足。

    “赤陽縣。”

    赤陽縣是離平村較近的一個縣城,那里的居民比平村過得富足一些,也更為安樂。

    青年男人笑容更大:“甚好,我們也是要上赤陽縣的,此時路途遙遠,小哥雙足行走,不如坐上我們的車子,一路同行吧?”

    這邀請來得正好,我欣然同意。

    上了馬車這后,才發現車子里還坐著另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上穿的布料比青年男子的要好些,而且款式較新,看來比青年男子更富余,應該是這輛馬車的主人。

    馬車的中央還擺著一個矮小的案幾,上面放著一壺茶水。看我進來了,中年男子倒了一杯茶水遞給我,呵呵笑著點點頭。青年男子則開了腔問我的來歷去處。

    “小哥貴姓?”

    我拿起茶杯,沖中年男子點點致謝。道:“小人姓林,單名一個安字。”

    “原來是安弟!”青年男子雙手作揖拱了拱,自來熟的叫道:“小生姓劉,單名一個誠字。看安弟的年歲較小,在下就稱呼你一聲安弟吧!”

    我如樣還禮。“劉兄。”

    劉兄又伸手朝中年男子介紹道:“這位是我同鄉里的叔叔,姓陳。我叫他陳叔,此行去赤陽,陳叔是去售賣一些貨物,我則要去參加學院學習,準備迎接院試。”

    “不知道安弟從何處來,去赤陽縣又準備做什么呢?安弟所行之路是通往平村,可是從平村出來?”

    這樣打破沙鍋問到底,是想知道我是哪一家的小廝吧。

    我垂頭低臉的道:“林安是清洲人氏,這次路經平村只是去拜見一個多年不曾聯系的親戚。現下要回赤陽,也是途經中站,屆時還要往南再上。”

    “原來如此。”劉誠與陳叔都做了然狀。

    接下來,劉誠與陳叔互聊,都是說一些赤陽縣上的趣事。陳叔與劉誠似乎無多大的親密關系,但因為同鄉,又對即將考舉的人多有敬意,本著生意人和樂生財,所以就很愿意搭送劉誠一程。至于我,陳叔也是本著和樂生財順便稍帶上的。畢竟人生在世,什么時候一個不經意的舉動,也許會成為他日救命的一個恩德。

    一路無事,順利到達了赤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745_80_806-m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神醫,一支銀針,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沒有戒靈...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