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當將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江天放團長竟然要轉業?!”

    四十四集團軍由上至下一片錯愕,一片嘩然。

    “小放,你發什么神經?”一向對江天放亦兄亦友的特種兵團政委吳征陽百思不得其解,郁悶中,沖到江天放面前,劈頭就罵。

    吳征陽和江天放是發小,他比江天放大十歲,都是從小一起在軍區大院長大。江天放五歲以前,吳征**本不拿“正眼”瞧他;也確實,一個十多歲的“孩子王”與一個小屁孩,兩人當然沒有共同語言,要吳征陽去“折節下交”,顯然也不現實;吳征陽在軍區大院里的孩子中,極具威信,凡是具有挑戰性的大型活動,都是由他領頭,什么打架啊,上房上樹啊,那都是他領著干;吳征陽率領一幫十多歲的孩子,曾經有過橫渡八百米寧江的壯舉,盡管回來被老爸揍得“哇哇”叫,但內心卻頗為自豪;每次和街道上或者其他大院的孩子的爭強斗勝,吳征陽總是沖在最前面,跑在最后面,所以軍區大院的孩子們對他都是“敬仰有加”。

    因為年齡的差異,江天放“領導”的只是一群兩歲到八歲的孩子,江天放從來不稱王,敢斗、能斗卻不好斗;他一般不直接參與活動,只負責安排調配;小朋友們如果在游戲中遇到不可調和的“矛盾”,最后基本都會---“去找小放評理”,以此來解決問題;江天放的長處在于,既是“立法者”,也是“執法者”,他能想出些稀奇古怪的游戲點子,又能讓游戲在歡聲笑語中順暢的進行下去,所以,小朋友對他佩服得是“五體投地”。

    吳征陽盡管不屑與江天放這幫小屁孩為伍,但卻是他們的“守護神”,一旦江天放他們遇到“困難”,絕對不會含糊,立馬就去支援,要出力就出力,該花錢就花錢。兩人各領風騷,卻是相安無事。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這兩個孩子頭,也是如此。

    江天放與吳征陽第一次正式“交手”,那是因為一句話---“你能比陽陽哥還牛?你有本事和陽陽哥去比一比?”---這話是陳鋒說的。陳鋒比江天放大半歲,可無論是來文還是動武,老是輸給江天放;小孩子嘛,心里自然會有點不服,所以最后陳鋒耍“無賴”,說出了這話;其實陳鋒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并沒有當真。

    但江天放卻當真了,他仔細想了一下,然后站起來說:“我也想試一試,走!”

    當這些浩浩蕩蕩開過來的“童子軍”走到吳征陽的面前時,他很是驚詫與不解。

    “我要和你比摔跤!”江天放說得很牛氣。

    吳征陽看著仰起頭和他說話的江天放,笑了。

    江天放接著說:“不過,你比我大這么多,當然得讓著我。”

    吳征陽覺得有點意思。

    他問:“怎么讓?”

    江天放振振有詞:“你就讓我一雙腳吧;等會摔跤的時候,你得把兩個腳用帶子綁起來,然后我們再開始比,要是誰先倒地,就算誰輸。”

    吳征陽還從來沒有試過把腳綁起來摔跤是什么滋味,也有點“蠢蠢欲動”,想體驗一回;在他想來,就算自己不動,用一只手也能把江天放摔倒;不過,江天放實在是太小了,他沒打算真摔,不然,吳征陽的爸爸要是知道他“欺負”小放,他可吃不消。

    “好,就按你說的辦。”

    把雙腳用紅領巾捆住后,吳征陽才感覺不對勁,身體稍微動一下,就似乎會摔倒一樣;更別說去追江天放了。

    所以,結局是大家沒有預料到的。

    江天放根本沒打算和吳征陽正面交鋒,只是在他周圍跑著轉圈,根本沒讓吳征陽靠攏;吳征陽要想抓江天放只能往前蹦,一動,身體就容易失去平衡;特別是江天放繞到他身后時,想原地往后蹦個圈再站穩還真有難度;結果幾分鐘后,江天放在他身后,只是用小手輕輕一推,吳征陽就摔倒了。可謂是“兵不刃血”。

    那一年,吳征陽十五歲,江天放五歲。

    而那以后,兩人走的,是兩條不同的路,結果,卻是走到了同一個目的地。

    吳征陽十八歲參軍的時候,江天放八歲已經學完了小學課程;

    吳征陽二十四歲當連長,江天放十四歲進國防大學少年班;

    吳征陽二十八歲當營長,江天放十八歲就已經完成了本碩連讀,他放棄了進國防科工委和留校的機會,卻進了集團軍;按長輩的說法,江天放是投筆從戎。

    吳征陽第二次正式和江天放“交手”的時候,他已經三十歲了;這次兩人算是真正的交手,因為,那是在軍區搏擊大賽的決賽場,對手就是江天放。

    前兩屆搏擊大賽,江天放也參加了,但還沒有和等到與吳征陽交手的機會,他就被淘汰了。而吳征陽,總是能早早的殺入決賽,并最終奪冠;這次,江天放終于闖過重重包圍,殺入決賽,按吳征陽的說法:這是他們的“第二次交手”。

    這次吳征陽沒有綁住雙腳,盡管江天放年輕,有沖勁,但最終,還是被經驗老道的吳征陽擊敗;而在那屆比賽以后,吳征陽就沒有再參加過搏擊大賽。接下來的三年,江天放連奪了三次冠軍,但卻都被吳征陽嗤之以鼻:那是因為我沒去。

    言下之意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

    江天放頗為郁悶,不過吳征陽說的是事實啊;但他也有自己的反擊:我五歲就能贏你了,何況現在啊;上次那是看你最后一次參賽,給面子讓你好完美收山。

    到底江天放是不是讓,沒看比賽的人不明白,看了比賽的人不明白,兩個參加比賽的人也不明白。

    江天放是85年進入四十四集團軍,集團軍下轄四個整編步兵師,一個坦克師,一個炮兵師,一個特種兵團,江天放進的就是特種兵團。

    他以前學的是工程與自動化專業,大裁軍以后,軍委按現代軍事的需求,在各大軍區及集團軍中,設立了特種部隊,強調的是在高科技支持下,部隊的快速反應能力。江天放下部隊的目的就是學以致用,將研究的理論模型應用到實戰中;剛去特種兵團的時候,部隊打算把他按高科技人員看待,團部也打算安排文職職務給他,江天放當然不滿意,他直接去找了當時任集團軍副軍長的陳立華。

    “陳叔,我來當兵的,要是我打算搞科研,不會留在學院里啊,還用跑這來?”

    陳立華是看著江天放長大的,他和江天放的父親江鳴是戰友加搭檔;在南疆保衛戰中,江鳴是尖刀團的團長,他是政委。當年尖刀團擔任的是縱深突擊任務,他們團硬是從敵方的防線中,撕開了一道口子,成為第一個打進敵方首府的部隊;部隊剛剛進入城市,就接到司令部停火撤退的命令,在尖刀團返回途中,本應該停火的敵軍,卻突然發動伏襲,當時,江鳴重傷;按野戰部隊的性格,那是一定要和對方拼到底的;當時,江鳴只說了一個字---“撤”,因為救治不及時,還沒等到回司令部,江鳴就犧牲了。

    “那是,放哥哥來當兵,那就得當司令,最少也得當師長。”陳笑,陳立華的寶貝女兒,那年才十歲,從小她就是江天放的跟屁蟲,對他除了敬仰,就是崇拜。

    特種兵團的前身就是尖刀團,江天放投筆從戎在陳立華看來是子承父業,理所當然。盡管他在南疆的時候,心里就已經發誓,一定替江鳴照顧好他的家人,但江天放這孩子卻從來就不需要他操心;江天放進國防大學少年班雖然是他幫忙報的名,可孩子考得好啊,筆試得分第三,身體素質第一,而且是英雄后代,軍區大院長大,根正苗紅,按招生辦的說法,這孩子不來,他們會上軍區大院“搶”人;大學期間,師從于文伯教授,所取得的科研成果對于國防現代化的意義,外界不知道,陳立華作為高級將領是知情的。

    師長當然是當不上,按碩士學歷,相當于副營職,所以,江天放最后去的是特種兵團一大隊,任副隊長。

    進入角色的第一天,江天放就在隊里發言:

    “我知道你們認為我是大學生,搞搞技術嘛,還可以;來當這個副隊長,只怕有人心里會不服;當兵的嘛,當然得靠軍事上的本事。今天,我先得解決我的個人‘威信’問題。”

    大家發出一陣善意的笑聲。江天放說的,也是實話,大伙心里,的確是有這么個疑問。

    江天放大聲的問:“你們當中,軍事五項的成績,最優秀的是哪個?”

    大家都望向段剛成。

    “段剛成。”

    “到。”

    “做好準備,下午比試軍事五項。”

    “是。”

    下午的比賽很激烈。

    江天放本以為自己可以輕松拿下,沒想到一上去,在500米障礙跑中就失利了,落后了20多米;不過觀戰的士兵看他的眼神卻明顯不是輕視,而是驚訝。

    江天放后來才知道,段剛成從小在山區生活,祖輩都是獵手,上躥下跳可以說是與生俱來的;歷次大軍區比武,在障礙跑中都可以甩別人30米以上。

    后面的比賽,江天放再沒有給對手機會,除了投彈略差,其他三項都領先,特別是200米標準步槍速射,讓獵人出身的段剛成都自覺汗顏。

    實力決定結果。這個結果不單是一場比試,更是服眾的基礎;軍人從來就不扭扭捏捏,勇于承認其他人的強大,而在軍營中,從來都是強者為王。

    比證明自己是一名合格的軍人更重要的,則是,江天放需要證明自己是一名合格的軍官。

    江天放從小的夢想就是當將軍,所以才會去國防大學;在學習時,科研的課題也是偏重于科技在軍事領域的應用,特別是各兵種的協調與信息暢通。有了這個理論基礎,江天放再將理論靈活的運用到實戰當中,當然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事實證明,在有效的科技手段輔助下,特種兵團戰斗力的提升十分顯著,從85年到90年,特種兵團在歷次對抗軍演中,戰功卓著。江天放也從副隊長到隊長到團長,穩步升遷;有意思的是,到江天放當了團長的時候,已經在其他師當了2年團長的吳征陽卻主動要求,來特種兵團當政委了。

    與一般文學作品里不一樣的是,吳征陽這個政委,反而經常要江天放這個團長來做思想工作。

    吳征陽是個典型的軍人,做事風風火火,有點猛張飛的味道;而江天放年紀雖比他小,卻比他更沉沉得住氣。

    江天放曾經在演習中帶領部隊,切斷與外界,包括指揮部的一切聯系,貓在全封閉的地下掩體里,任由藍軍的坦克在頭頂打了三個來回,也不吭氣,到最后的關鍵時刻才發動奇襲,直搗藍軍指揮部。吳征陽在無數次的實戰中,漸漸的品出了味道:“原來仗還可以這樣打?”

    吳征陽擅長攻堅,江天放則胸懷全局,善于謀略,兩人配合,說得上是相得益彰。

    國家現在注重知識,注重人才,軍委也強調領導干部的年輕化,知識化,像江天放這樣的條件,不單只是吳征陽,包括集團軍部的首長都認為,江天放想不升官都不行。

    江天放是連續三年大軍區搏擊比賽冠軍;在歷次軍演、救災搶險中獲得過很多二等功、三等功;更何況24歲的碩士團長,放眼全軍,那也是獨一無二的,這樣的好苗子,提師長當將軍,也就這幾年的事情。

    吳征陽聽到“江天放要轉業”的消息的時候,一直都很納悶;小放不是一直都夢想當將軍嗎?自己都能想得到,江天放能想不清楚?這眼看著離“將軍”越來越近了,現在竟然要轉業,不當將軍了,不是發神經是什么?

    所以,他才沖到江天放面前,罵他發神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15699_4_12-m
房產大玩家
作者 貔蚯
  鬱鬱不得志的房產新人陳晉得到了一款逆天APP!   「叮」發現新客戶,需求:……   ... (馬上閱讀)
2048120_21_8-m
武動乾坤
作者 天蠶土豆
  修煉一途,乃竊陰陽,奪造化,轉涅盤,握生死,掌輪回。

  武之極,破蒼穹... (馬上閱讀)
Sys_4_74-m
艷福
作者 十年殘夢
  【蚩尤杯參賽作品】   【第三編輯組簽約作品】   千年前的高手附體到一個純潔的少年身... (馬上閱讀)
1935651_4_12-m
極品太子爺
作者 浮沉
  唐生,官宦子弟,重生回到17歲那年拾缺補憾,重塑家族輝煌!如何當一個低調的官二代?最重要的... (馬上閱讀)
3105653_4_12-m
極品小農場
作者 名窯
  喧囂的城市,拋棄浮躁的立足之地,踏上異國他鄉,做個悠哉小農民。

  喝啤...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