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成為皇帝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630年,崇禎三年九月。

    京城。

    乾清宮。

    這是全天下的權力中心,無數人嚮往的地方。

    一名男子站在走廊上,望向遠處陰沉的天空,緊了緊身上的衣袍罵罵咧咧。

    “我怎麼回到古代當皇帝了?”

    “這是認真的嗎?”

    “當皇帝很好嗎?”

    這個選擇題如果要問古代人,他們會說當皇帝肯定很好,可是要問現代的人,這就不一定了。

    這裡沒有微信,沒有抖音,沒有飛機,沒有任何電子設備,好處是古代皇宮裡最多的就是美女,三千美女可不是開玩笑的只多不少,還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許濤本是一名21世紀的三有青年,絕對是三有青年。

    有夢想,有擔當,有本領。

    在新世紀活的好好的,不時去唱歌的地方玩玩,再就是全國旅遊,看看祖國各地的妹子,體會一下異地風土人情,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生活別提有多爽。

    話說,當皇帝可是一項人人羨慕的工作。

    可是當一個末世皇帝就有點蛋疼了。

    這是許濤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經過這幾天的調查。

    許濤確定了自己的身份,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崇禎!

    這可是亡國之君!

    亡國之君想逆天改命可不是那麼容易,說明這個時候國家各個方面都出了問題,想解決這些問題不是一般的難。

    崇禎雖然是末世皇帝,可是他和其他亡國之君驕奢淫逸,殘暴不仁完全不同。

    比如商紂王搞的酒池肉林,隋煬帝濫用民力,窮奢極欲,三徵高麗死傷無數,最後搞的天下大亂。

    當然,隋煬帝修運河是好事,只是方式不對。

    一般人的常識中,亡國之君大多殘暴不仁,只知道縱歡享樂。

    而崇禎恰恰相反,他當皇帝的十七年中,兢兢業業,自制極嚴,不好美色,後宮只有幾位妃子,可以說是史上最勤奮的帝王,和朱元璋有的比。

    可是結果呢,最後國破家亡,自己也在一顆歪脖子樹上吊死,身邊只有一位太監陪著,可以說是非常淒涼。

    如果說是胡作非為,殘暴不仁導致亡國,還能接受,可是崇禎明明是工作勤奮,天天累死累活的,沒想到這還能亡國,這就有點扯蛋,每每看到這段歷史。

    許濤就不勉唏噓,感覺崇禎是越幫越亂一樣,後世也有人說,如果崇禎不那麼勤奮,可能還不會亡國。

    這根本就是胡扯。

    崇禎上臺時,接手的是一個爛攤子,他爺爺萬曆帝幾十年不上朝,導致朝中黨爭激烈,萬曆三大徵把國庫消耗一空。

    他父親泰昌帝更是荒唐,只當了29天的皇帝,就被一顆紅丸要了命。

    他哥哥天啟皇帝也是奇葩,當皇帝七年只知道做木匠,朝政讓一名太監魏忠賢控制。

    如果崇禎不理的話,明朝還會滅亡嗎?

    許濤握緊拳頭,喃喃自語:“我可不想上吊自殺,這也太窩囊了,崇禎就是太心急,振興大明可不是短時間就能做到的。”

    “還有就是性格多疑,當然了,每個皇帝都有疑心病,不過崇禎不能明辨是非,常常把忠心於自己的大臣坑死,這樣幹,誰還敢給你賣命辦事啊!”

    “以後我就是崇禎帝,朱由檢,我一定要扭轉未來,我一定會讓大明屹立在世界之巔!一定!”

    這不是許濤狂妄,而是自信,雖然古人也有很多聰明人,在陰謀詭計方面自己不如古人。

    可是信息大爆炸的新世紀,自己對於明末及以後的歷史走向有一個清晰方向,很多明末歷史上的忠臣武將都知道。

    只要給予他們足夠的信任,不動搖,再加上自己的一些超前思維,萬事可成。

    這是前知,上帝視角,這是許濤的最大底牌。

    “現在最重要的是掌握軍權,恢復廠衛,甚至還要加強。”

    歷史上的崇禎就是被文官集團忽悠瘸了,被他們叫幾聲明君,聖君就自費武功。

    錦衣衛和東廠在明末根本就沒有起到作用,這等於把崇禎變成了瞎子,聾子,他的信息來源只有大臣奏本。

    明末那些大臣什麼德性,從來都是粉飾太平,欺上瞞下,報喜不報憂。

    想到這裡,許濤,不,以後就叫崇禎了。

    崇禎呼出一口氣,冷冷道:“來人,去御馬監。”

    “皇爺,現在快到用膳時間了,您還是吃點東西吧。”

    “您已經幾天沒有好好的用膳了,奴婢求您千萬要保重龍體啊。”

    一名太監走過來哀求道。

    “不用多說,現在就去御馬監,”崇禎轉過身說道:“今天就去勇衛營看看,朕和將士們一起用膳。”

    現在崇禎哪有心情吃飯,不掌握軍權,怎麼進行抄家大業。

    不抄家哪有錢練強兵,賑災,明末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朝廷沒錢。

    槍桿子裡出政權,這是至古名言。

    王承恩無奈,只能叫來幾位太監和侍衛陪著崇禎去御馬監。

    明朝的御馬監掌控一支禁兵,名“勇衛營”,這是一支只聽命於皇帝的軍隊。

    勇衛營的士兵選拔非常嚴格,“天下衛所官軍年力精壯者乃入。”

    崇禎繼位後,命令太監曹化淳掌控御馬監。曹化淳是崇禎還是信王陪伴身邊的太監,屬於潛邸人員,對於崇禎自然忠心無比。

    有人說曹化淳打開北京城門,放李自成軍隊進入北京,這純粹是謠言。

    當時曹化淳已經回到老家已經六年了,他怎麼打開北京城門的,這都是東林黨那些文官的汙衊。

    一會兒,崇禎一行來到勇衛營駐地,勇衛營是禁兵,營地當然是在皇城內了。

    “站住,軍事重地,無關人員禁止進入。”

    勇衛營大門口的一名士兵大聲喊道。

    崇禎走在後面,被侍衛擋著,那門口的士兵沒有看到。

    “大膽,皇爺的路也敢攔,不要命了嗎?”

    王承恩上前沉著臉訓斥道,皇帝本來心情就不好,現在進自己家的軍營居然還被士兵擋路。

    前面的太監侍衛讓開路,露出後面身穿明皇服飾的崇禎。

    守門的幾名士兵嚇得立即跪倒,連連磕頭,口中大喊。

    “皇上饒命。”

    “皇上饒命。”

    崇禎沒有理會,抬腿走進大營內,王承恩等人連忙跟上。

    “二蛋,我們要被你害死了,皇帝都敢攔著,平時你的機靈勁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皇帝會在裡面啊,再說我也是按軍規行事,這也不能怪我吧。”

    “唉!現在說這些也沒用,希望皇上不會發怒才好,否則我們都要倒黴。”

    勇衛營大門的幾名士兵紛紛開口埋怨二蛋,這事說大很大,說小也很小,全看皇帝心情。

    進入勇衛營大門後,裡面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還有不少人在訓練,兩邊就是一些營房。

    崇禎一邊走一邊看,不住點頭,心下暗道,“這一路看到的士兵都身強體壯,最起碼外形上就很唬人。”

    這時遠處一群人迎了上來,帶頭的是兩名太監,“奴婢盧九德,奴婢劉元斌拜見皇上。”

    “末將孫應元,末將黃得功,末將周遇吉拜見皇上。”

    幾人見到崇禎連忙拜倒行禮,身後的一行人全部跪倒行禮。

    “興!”

    崇禎淡淡的揮了揮手。

    盧九德等人聞言則全部站起身來,剛才崇禎進來後,遠處的盧九德就看到了,連忙召集勇衛營眾將接駕。

    崇禎皇帝一身明黃色龍袍在軍營裡面還是很扎眼的,此時廣場上那些訓練的士兵也停了下來,全部看向這邊。

    “皇爺,不知您有什麼吩咐?”

    盧九德在旁邊小心翼翼說道,皇帝是不會無緣無故的去一個地方,此次來勇衛營肯定有重要的事。

    而且上面沒有通知,這屬於突發事件,勇衛營眾人心中都有點忐忑不安。

    “哈哈,不要擔心,朕只是來看看,”崇禎微微一笑,接著問道:“現在勇衛營有多少士兵?”

    “回皇爺,勇衛營經過曹都督的大力整頓。”

    “現在有5000名精英士兵,全部都是精挑細選的。”

    盧九德連忙回道。

    這個他可沒有說謊,勇衛營可是皇帝禁兵,一切待遇都是最頂級的。

    鎧甲,兵器,糧餉等等比遼東的關寧鐵騎都更好,唯一的缺點就是人數有點少,騎兵也只有一千人左右。

    崇禎搖了搖頭。

    這點人在明末那種殘酷的環境中實在是太少了,5000人碰上後金的大部隊估計一戰就全軍覆沒。

    冷兵器時期打仗人數多的一方肯定佔了大便宜,這時候明朝的軍隊雖然配備了火槍火炮。

    不過那些火槍偷工減料,質量非常差,動不動就炸膛,比燒火棍都不如,畢竟燒火棍不會炸膛。

    所以此時戰爭主要是以冷兵器為主,火炮主要用於守城。

    盧九德一見崇禎搖頭,心裡一驚,連忙向王承恩望去。

    王承恩也不知道崇禎為什麼搖頭,正想開口詢問,崇禎開口說話了。

    “去年的己巳之變,清兵數萬人殺到京師城下,如入無人之境,”崇禎一臉冷厲,嘆息道:“朕聽說,後金有滿八旗,還有蒙八旗,漢八旗,精兵強將眾多,朝鮮也被他們打下來了。”

    “遼東已經成為國朝大患,想要解決那顆毒瘤必須大練精兵,勇衛營的人數太少了。”

    “皇爺,奴婢見駕來遲,萬死!”

    遠處傳來一聲尖厲陰冷的聲音,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

    只見一群太監從營門外急匆匆而來,為首的正是御馬監提督曹化淳。

    崇禎轉頭撇了眼,然後就向廣場上走去,王承恩招呼著趕緊跟上,“皇爺,走慢點。”

    曹化淳快步跑了過來,來到盧九德身邊,壓低聲音問道,“小盧子,剛才皇爺問什麼呢?”

    “老祖宗,皇爺只問了一下勇衛營士兵人數,說勇衛營士兵太少,”盧九德連忙回道。

    這邊,崇禎來到廣場中,走到一名士兵身邊,王承恩趕緊帶著侍衛圍在崇禎周圍。

    崇禎皺眉,大聲怒斥道:“走開,這裡有什麼危險,勇衛營眾軍士都是朕的皇家禁兵,你們散開。”

    周圍聽到崇禎說話的勇衛營士兵連忙挺直身板,好讓皇帝看見自己。

    王承恩等人默默散開一些距離,崇禎走到一名身強體壯的士兵面前,微笑道。

    “你是哪裡人?叫什麼名字?”

    “俺是山東人,俺叫李有財。”

    崇禎又問道:“你們勇衛營的軍餉是多少?有沒有按時發?”

    李有財看了眼曹化淳,猶豫了半天,吞吞吐吐的道:“回皇上,俺們月餉是二兩銀,有……有按時發。”

    崇禎看著眼前的士兵說話,哪還不知道里面有隱情啊,隨即臉色一沉,轉過來看向曹化淳。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明:從洪武末年開始
作者 何不言情
穿越到洪武二十二年,成為北平城裡燕王護衛軍一員,開局四個妹妹,倆弟弟。 他是一個俗人,隨波逐流...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