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棺材里的石望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這次威力強勁的爆炸下,不知道多少只赤水蚣被炸的粉碎,綠色的血液伴著肢體和泥土的混合物將三人給埋沒了。

    吉隆好不容易才定住了心神,從棺材里抬起頭一看,大喜,棺材板被炸爛了,一個洞口出現在眼前。

    “果然是近古時代的穴。”老頭低著頭道。

    吉隆不明所以,看了看棺材底部,已經斷頭的尸侍身下竟然有一根白色的石柱,石柱和棺材一樣有三米長,上面刻著云龍圖,底部呈方塊狀,頂部在自己的屁股下,是一只不認識的動物。這跟白色柱子難道有什么來歷?

    “師傅這是石望柱。”小個子驚呼道。

    吉隆盯著一只爬進棺材的赤水蚣,也管不著這石望柱不石望柱的,練練催促道:“管他什么柱,再不走我們就成骷髏柱了。”說罷他率先爬出棺材,踩著蜈蚣沖向洞口。

    二人被吉隆驚醒,也不廢話,雖然被炸的有點蒙,但在生命受到威脅之際皆表現的可圈可點,沖進了洞口。

    還好洞口沒有像先前那個一樣,被鐵板堵住,三人一口氣跑了幾十米,確定赤水蚣沒有跟上來才停下來。

    吉隆靠在洞壁上喘著粗氣,道:“謝謝,不然我真得交待在那里。”

    老頭沒有理會吉隆,謹慎的用夜明珠照了照,確定沒有什么危險,才安下心來。掏出草藥將被咬傷的地方涂抹了一遍。

    吉隆腆著臉,也要了一點涂抹了一番。經過一番交談,他知道赤水蚣雖然厲害,但卻是沒有毒,這使得他大松一口氣。

    “師傅,剛才那真是石望柱?”小個子叫柳魁,碩大的臀部已經被處理好了,有心情談論剛才的話題。

    “沒錯,和我猜測的一樣,石望柱是近古時代的代表建筑,這個穴還真是近古時代的穴啊。”老頭讓吉隆叫他柳叔,是柳魁的叔叔兼師傅,他此刻兩眼放光,對于先驅來說沒有幾個對古穴有免疫力。

    吉隆了然,這個世界一共經歷了四個時代,由遠到近分別是荒古時代,上古時代,遠古時代和近古時代。每個時代間隔都有數億年,大路上對于這些時代的記錄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只能確定每個時代的更替都發生了一次大災難。

    自己上次在第三海域也是走的一個近古時代的穴才落得現在這個下場,他對近古時代的穴可沒有什么好感的。

    “石望柱乃是近古時代皇族的標志,只有皇族才能使用的,看樣子這個穴沒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可惜沒有機會仔細的研究一番。”劉叔陷入沉思道。

    吉隆一聽就來了興趣道:“說的具體點。”

    但柳叔老頭給了吉隆一個白眼,并沒有說下去的打算,這使得吉隆很是惱火。

    不過雖然柳樹沒有跟吉隆明說,但從他們的表情來看,這石望柱出現的近古時代的穴,絕對藏著什么大秘辛,或者是貴重的寶貝,不然對方完全沒必要隱瞞自己。吉隆肯定雖然這穴很危險,但也是一次大機遇。

    “老哥你也很牛逼,你是我見過第一個穿著大褲衩就出來走穴的,小弟對你仰望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柳魁遛馬道。

    吉隆尷尬的一笑道:“路上不小心,裝備全掉了,我是個新手。”

    “新手?這個穴可是暗穴,新手不能夠發現的。”柳叔有些警惕。

    吉隆大驚,他人魚的沒卵子,這里還是個暗穴。暗穴可是要通過神道才能進入的,不是厲害的先驅根本無法找到。

    穴,有明穴暗穴之分,明穴,就是不需要搜索,一旦發現體內源力全失,此處必有穴。但暗穴不同,必須要經過神道才可進入。開通神道是每個先驅必須學習的基本技能之一。

    但吉隆總不能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說一遍,說了也沒人會信,他掩飾的很好道:“我是發現別人的神道,想進來渾水摸魚的。”

    柳樹二人也不再追問什么,畢竟吉隆的表現可以說的菜的不能再菜了,的確像一個新手。

    “對了,這里可是靜穴,你們可要小心了,別被幻覺所迷惑。”吉隆轉移話題道。

    柳叔詫異的盯著吉隆,道:“你確定這里是靜穴?”

    吉隆難得有表現的機會,相當肯定的點點頭。

    柳叔搖搖頭,很輕蔑的看了一眼吉隆道:“但以我所看,這里是下下柔穴。”

    穴有上上穴,上穴,下穴,下下穴之分。皆是根據穴內各元素的濃郁程度來判定,普穴五元素的比例各是25%,下下穴一種元素達到30%左右,下穴40%,上穴50%,上上穴60%以上。雖然金,火同屬剛,但二者不疊加。要分辨穴內元素比例有多種辦法,比如元素試紙,元素試劑等。但對于資深先驅來說,足以依靠自己的感知就能判斷。各元素比例不同,穴內的危險程度定然不同。

    吉隆笑容頓時變得有些尷尬,從對方的表現來看,定然是資深的先驅。對方判斷是柔穴沒那定然不會錯了。

    柔穴是以機關陷阱巧術著多,從自己進來的所經歷的事情分析,確實是機關陷阱居多。那自己在廊道所聽到的聲音,就真的是人發出的,能夠罵他人魚的有卵子沒精子的不就是自己的豬朋狗友才能罵出來的嗎?他可不相信這些陸地上的人類會罵出海域的話。吉隆有些興奮,他現在可以肯定自己的豬朋狗友和自己一樣也在這個穴內。

    “左右,左右,啊……岔路好多,好難選。”吉隆異常熟悉的聲音再次傳來。

    吉隆咬牙切齒,現在既然確定此穴非靜穴,那這個聲音定然非是幻覺。自己可被這個聲音在精神上強奸了不知多少次,他怒道:“他人魚的沒卵子,小哥今天非要滅了你。”

    柳叔二人不知吉隆為何這么大的火氣,道;“聽聲音不遠,走看看去。”

    “柳叔,一會一定要幫我好好教訓這個人。”吉隆道。

    柳魁跟在柳叔的身后,肥碩的臀部如水袋一樣上下亂顫,給了吉隆一個白眼道:“我們很熟嗎?”

    吉隆心里狠狠地將柳魁罵了一遍,緊跟了上去。

    三人借著夜明珠的光芒,小心翼翼走在洞道內。誰都不想一個不小心踩到什么機關,把幾十磅肉擱在這里。三人走了幾十米也沒有發現岔路口,而那個聲音也沒有再出現。

    “奶奶的,是死路。”柳叔狠狠的向面前的洞壁吐了一口唾沫。

    吉隆頓時蔫吧了,這頭是死路,那頭是幾百只赤水蚣,難道海神要亡我。

    “這里是柔穴,肯定有什么機關。”柳魁著急賣弄著自己少的可憐的知識,在洞壁上摸索著。

    “不要……”柳叔阻止不及,轟的一聲響,一塊鋼鐵板落下,堵住了三人來時的路。

    柳魁的手仍然停留在被按下去的一塊洞壁上,滿臉歉意的看著二人。

    “你他娘的敗家玩意,這下真是甕中捉鱉了,早晚要被你玩死。”吉隆怒火中燒道。

    啪啪幾聲,鐵板上突然冒出數十個小洞,每個小洞中都有一個鋼管緩緩地伸了出來。

    “糟糕,難道要被射成蜂窩了。”柳魁大叫。

    吉隆頓時冷汗夾背,這要真的從鋼管里射出鋼針什么的,躲都沒地方躲,必死無疑啊。

    柳叔經驗老道,嗅了嗅鼻子,陡然臉色大變道:“糟糕是蠟油,快挖坑。”

    吉隆被柳叔丟過來的鏟子搞得莫名其妙,即是現在挖坑也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挖出容得下身體的坑洞啊。

    鋼管沒有射出令人絕望的鋼針,而是有大量的液體從里面噴涌而出,空氣頓時彌漫了一股刺鼻的油味。而鋼板之上不知從哪竟然冒出一點小小的火苗。

    吉隆張著嘴,感情這是要火烤人魚啊。

    “還愣著干什么,趕緊過來挖坑。”柳叔干得一頭大汗,吼道。

    吉隆立馬加入勞動人民的隊伍,鋼板離洞壁有十米遠,柳叔在鋼板的七米處開挖,應該還來得及。

    “你他娘的,我讓你挖出一條溝道,讓油無法流過來,但你想發個坑,要把自己埋了嗎?”柳叔恨鐵不成鋼的道。吉隆尷尬的笑了笑,聽著柳樹的指示開挖。

    陡然一股熱浪襲來,蠟油已經被點燃,正迅速的向三人逼近。吉隆看著才發出有寬十厘米,深五厘米的溝道,急的滿頭大汗,更加賣力的摻著土。時間不多,火油最多只需兩分鐘就流過來了。

    幸虧洞穴不是很寬,兩分鐘內三人又將溝道擴大到寬二十厘米,深十厘米的驕人戰績。

    三人退到洞壁邊,面前已經是一片火海,只是片刻,三人就被炙烤的嘴唇發干,隱隱有一股頭發焦糊的味道。

    吉隆盯著緩緩被蠟油填充的溝道,知道這不是長久之計,最多五分鐘,三人就能被燒成灰。他求助的看向柳叔,哪知柳叔已經在洞壁上向壁虎一樣貼著。

    “他娘的,你們還愣著干什么。找不到出去的機關,都得變成一碟黑土。”柳叔焦急的罵道。

    “1,2,3,又是三條岔路。”

    吉隆頓時有種想罵娘的沖動,娘的,他們在這里像乳豬被烤著,那邊的人還在隨意的想著走哪條路。

    “哈,找到了。”柳魁摸著腳邊的一塊石頭,大笑道。

    “沒卵子的,愣著干什么,快開動機關啊。”吉隆道。

    柳魁左右晃了幾下,沒晃動,憋著氣,一腳踩了下去。啪啪又是幾聲輕響,一股水流從流到吉隆的頭上,吉隆詫異的抬起頭,沒卵子的,洞頂上又冒出了幾個鋼管,像開著的水龍頭般噴著蠟油。

    “敗家玩意。”這次柳叔也沒忍住,抹了一把臉上的蠟油,一腳踢在柳魁的肥臀上。

    吉隆一想這下真是玩了,溝道眼看就要被填滿了,熊熊烈火馬上就要燒身了。這下倒好,臨死了,還被澆點油,提提味。

    不過三人也都不是消極之人,帶著不多的希望,迅速的找著機關。頭頂蠟油仍然噴涌,就跟淋浴器一樣。火勢越來越旺,如果再不出去即是不被燒死也被烘成標本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6811_1_201-m
放開那個女巫
作者 二目
  程巖原以為穿越到了歐洲中世紀,成為了一位光榮的王子。但這世界似乎跟自己想的不太一樣?女巫真...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