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靠,有了。”柳樹也不管是不是陷阱了,一拳將洞壁砸出一個癟子。令人驚喜的是,洞壁上真的開啟了一個門。

    吉隆大喜,果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啊。跟著柳樹就閃了進去。三人摔趴在地上吃了一嘴泥,身后的洞穴瞬間已經完全被火海淹沒了。

    “快跑。”吉隆爬起來就跑,火舌竟然從門里噴涌而出,眼看就要吞噬三人,三人身上滿是蠟油,只要被火舌碰到一絲,立馬就成火人了。另外兩人也不慢,爬起來就跑。

    吉隆剛邁出兩步,面前就出現一個三岔路口,路口處正站著一個人傻傻的看著自己。沒卵子的,感情你小子還在這里呢。

    不過這個生死之刻也不好去計較什么,吉隆使出全身蠻力撞開那個人,挑選了中間的路逃了進去。

    柳樹二人看都沒有看被撞倒的人,緊跟著吉隆而去。雖然只是一瞬間,但經驗老道的柳樹也看出中間洞有個向上的斜坡,這樣可以阻擋一下火勢。

    那個人眼看火舌即將舔到自己,大叫一聲,連滾帶爬的也跟著進了中間的岔路。

    吉隆跑進了十幾米,洞穴已經只容下人彎著腰,他感覺已經沒了危險,才停了下來。很快柳叔二人也跟了上來,柳叔的夜明珠已經丟在了火海中,此刻洞穴黑不隆冬的。不過柳叔又從背包里摸出一個火把,用火石點燃了,有了光亮三人才松了一口氣。

    吉隆越看越喜歡柳叔,真是一個寶貝啊。什么時候都能指望上。不過此刻三人渾身白慘慘的,這是蠟油發干的緣故。柳魁本來的直發也像是燙了等離子燙一樣。

    “你們三個干什么?想害死老子嗎?”那個人也跟了上來,喘著粗氣,臉色紅潤,頭上虛汗一層。

    吉隆當然明白這個道理,要不是柳叔自己早被尸侍給撕碎了。強忍著對那個人的怒意,借著火光,仔細的看了下那個人。這個人長的有點奇特,身材還算高挑,但卻有著一個朝天鼻,也不怕下雨天漏水。想到這,嘴角戲弄的笑了笑。

    那個人沒有理會吉隆挑釁的笑,對著柳叔道:“我叫朝天,來自第五陸域。”

    柳叔挑了挑眉,49層陸域,想要進入更高的一層,自身實力就必須要達到一定的等級,低層的沒有相應的實力無法進入上一層,而上層的人卻可以隨意進入低層陸域。自然地高層陸域的人就代表著實力和地位。這個年紀不大的人,看樣子在穴外的實力不弱啊。

    只身一人能行走于下下柔穴中,而且看樣子不像自己這么狼狽,定然有著過人的實力,留在身邊肯定是一大助力。

    柳叔瞧不起的看了一眼吉隆,很熱情的與朝天交談起來。吉隆不爽,這待遇明顯的不同,心中狠狠地諷刺了一下朝天,長著朝天鼻,一定是生下來時,父母看你有朝天鼻才起的名字,夠缺德的。

    柳樹果真對得起活了這么大歲數,把朝天鼻夸的跟一朵花一樣,極力的要將其加入團隊,朝天鼻起初不答應,最終被柳樹說得到寶貝你先挑的誘惑條件才勉強答應下來。

    吉隆聽到這,差點跳起來,這老不正經的,他經過哥的同意了么,就隨便允諾朝天。不過一想,自己貌似是個拖油瓶的角色,也就沒有說什么。

    經過兩次生死之刻,吉隆早已疲憊不堪,柳叔也人性化的給大家分了點干糧,讓大家休息一會。吉隆三兩口的啃著干糧喝了幾口水,片刻就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吉隆被小個子柳魁搖醒。吉隆夢中正好處于與褲衩上人魚公主蘇菲雅激情的前奏,被打斷定然沒有什么好臉色。

    柳叔看起來精神飽滿,道:“我們一定要小心,這個穴我有直覺不是下下柔穴那么簡單。”

    吉隆心道,狗屁的直覺,一定是看到石望柱才這么說的。不過他不好意思說出來,畢竟現在指望著這個老爺子活命呢。

    洞道只是傾斜向上大概十余米,又恢復了水平線。不過高度明顯下降了許多,只容許人跪著才能通過。柳叔拿著火把一馬當先,朝天鼻朝天捧著自己的水晶球不要臉的緊跟其后,小個子柳魁也想插隊,吉隆立馬不愿意了,扯著柳魁的褲腰,硬是搶先而進。其實最主要的是他無法容忍自己的面前有一陀碩大的肉錠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

    柳叔領頭爬的異常小心,幾乎每走一米就仔細的檢查了一番。

    壓抑的洞道顯得很是陰沉,吉隆有點受不了這種氣氛,道:“朝天鼻,我很想問你為什么你總是將岔路口有幾條大聲的說出來呢?”顯然吉隆還沒有走出朝天給他的陰影。

    朝天一聽不禁臉紅,反駁道:“我也很想知道,你為什么穿著一個大褲衩就出來走穴?”

    最后的柳魁接話道:“而且還是非常淫蕩的褲衩。”

    吉隆顯然覺得沒面子,道:“沒卵子的,自己幾十斤的大肉錠還好意思說我。”

    柳魁沒有回答,眾人又沉默的爬了一段距離。吉隆感到自己的話貌似傷到柳魁的自尊心了,不然后面連大氣都沒有感覺到,這不像小個子的性格啊。吉隆轉過頭,想要表示一下安慰。這一回頭不要緊,差點將自己嚇個半死,沒卵子的,小個子柳魁不見了,活生生的一個大活人連哼都沒哼一聲,憑空消失了。

    “停停停,少一個人。”

    前面二人回過頭,立馬覺得毛骨悚然。憑借自己的實力,連柳魁的消失竟然沒有一點的感覺。

    “有點詭異。”朝天道。

    “還用你說。”吉隆毫不客氣的道。

    “快,回去找找。”柳叔就這一個侄子了,定然有些著急。

    吉隆磨磨唧唧的,但始終沒有往回爬。

    “讓開,你拉屎把膽拉掉了吧。”朝天擠過吉隆,搶先往回爬。吉隆聳聳肩,跟在其后面。

    只是爬回了幾米,朝天示意大家停下,手指向下指了指。吉隆上前一看,乖乖,莫名其妙的這里多出一個洞,柳魁肯定是掉下去了。里面黑不隆冬的啥也看不見,不知道有多深。

    “奇怪了,明明我們爬過去的時候是沒洞的啊?”吉隆道。

    “可能這是一個條件觸發機關,只有達到一定重量才能觸發。”柳叔道。隨即拿著火把向下照了照,可火把不是很亮,沒有見底,但能夠看出下面也該是一間洞室。

    吉隆頓時了然,都是肉錠惹得禍啊。柳魁個子不高,本不該有多重,只是那臀部太壓稱了,所以體重比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要重。但即便如此,他掉下去了怎么也該叫一聲啊,想不通。

    三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且不說洞室有什么未知的危險,就洞室高度而言,這么摔下去恐怕是活不成了。

    吉隆剛想要安慰下,但柳叔卻示意大家不要說話,他將頭放在洞口,側著腦袋好像在聽著什么。朝天好像也發現了什么,側著耳朵聽著。吉隆有模有樣的學著,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洞室里若有若無的響著嗒嗒嗒的聲音。

    柳叔將火把扔了下去,火把一會兒才到底,旁邊躺著一個身影,可不就是柳魁嗎。只是他一動不動,不知是暈過去了,還是死了。

    “估摸著有七八米深。”朝天道,但聽語氣又像是暗示,這么高摔下去定是活不成了。

    “看,那是什么。”吉隆指著柳魁不遠處一個若有若無的影子。

    “像一個人。”朝天不是很肯定道。

    吉隆一聽,越看那個身影越像個人,腳底板有些發涼,道:“這里哪來的人?不會是尸侍吧?”

    “有可能。”朝天接的很淡定,吉隆不禁給了它一個白眼。

    柳叔一直都沒有說話,好像思索著什么。然后便翻起自己的背包,像變魔術一般,從里面拿出一根長繩,一個鐵樁和一把錘子。

    朝天一把抓住柳叔的胳膊道:“可能已經死了。”

    “我就這么一個侄子。”柳叔沒有理會朝天,啪啪的打起樁來。

    吉隆看著柳叔的背影,想到自己是個孤兒,眼圈有點泛紅,親情自己又何嘗不想得到。

    “糟糕,果然是個活的。”朝天眼尖,發現下面的人影動了動。

    柳叔發急,錘子錘的更加賣力,固定好鐵樁,快速的將繩子綁在上面,用力的拉了拉確定很牢固。一把將繩子仍了下去,將背包遞給我道:“我若上不來了,你們拿著東西立馬離開這里。”

    吉隆顫顫巍巍的接過背包,柳叔順著繩子就滑了下去。吉隆和朝天立馬將實現全部集中在了柳叔身上。

    柳叔腳剛落地,身子突然一沉,面露喜色。腳下的泥土甚是柔軟。連忙去把柳魁的脈搏,向上面的二人示意,還有呼吸。二人頓時松了一口氣。

    “小心。”朝天大聲提醒道。

    不用其提醒,柳叔也感到了不遠處的人影動了。他立馬拾起火把,小心的走進兩步。透過暈暈的火光,那個人穿著一身破爛的鎧甲,手里拿著一把滿是刃口的大刀,臉上的皮膚皺皺巴巴的,像樹皮一樣。

    “是尸衛。”朝天皺著眉道。吉隆立馬又仔細看了看,這就是尸衛啊。

    柳叔手心已經出汗,緊了緊手中的火把。尸衛不比尸侍,其戰斗力可是相當強悍的。

    尸衛舉起大刀,突然加速,令人反應不及的快,大刀砍向柳叔。柳叔手上沒有武器,只得閃避,險險躲過驚險的幾刀。

    “接著。”

    柳叔大喜,一個漂亮的騰空接住了朝天扔出的一跟鋼條。落地之后。怎知尸衛竟然消失了。

    柳叔舉著火把小心的戒備著,洞室很大,憑借火把只能照亮四五米的距離。尸衛此刻定然是藏在黑暗之中。

    陡然一個黑影速度極快的躥出,柳叔反應已經很快了,但仍然不可避免的后背被拉了一道血口。尸衛一擊成功,立馬又隱入黑暗。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點中文網 www.qidian.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12936_21_73-m
神寵進化
作者 酒池醉
  新紀元來臨,天地異變。
  地星本土動植物瘋狂變異、返祖,異界物種淪落地星,最終...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