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桶金,有木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媽,我們回來了。”父親把板車停在了家門口,對著屋里喊了一聲。奶奶很快就跑了出來。媽媽也喊了句“媽”。

    “唉,快進屋擦把臉。”奶奶說著就從板車上抱下了姐姐,媽媽也從板車上下來。奶奶回頭又對爸爸說:“擦完臉先去你叔家,告訴他你們回來了,回頭再到鄒村你姐家和你姐姐姐夫說下。”

    爸爸應了聲是,回屋擦了把臉,灌了兩口自來水就直奔二爺爺家去了。到了晚上,二爺爺一家和姑媽一家都早早的就來了我家,而我現在就是幾家的中心了,都不知道被非禮了多少次了。很歡快的一頓晚宴,算是補辦林亮在家里的滿月酒了。

    晚上,林父林母都已經睡著,林亮卻沒有一點睡意。他感到非常奇怪,這幾天他發現自己的精神頭越來越好,甚至連睡眠都不需要幾小時,這明顯不是正常嬰兒的表現。還有,他在回憶上一世的事情時,那種記憶如同深刻在骨髓里似的。這種記憶就好似用膠片完整的記錄下他上一世的每一點每一滴。

    “莫非重生帶給了我異能?”上一世的林亮沒少在網絡小說上下工夫,尤其是著名的點點中文網。那時候,林亮可沒少看重生文穿越文的。

    折騰了半宿,林亮也只是覺得和上一世相比,只是在精神和記憶上強多了,其他毛個變化都沒有,“切,哪有啥異能的。”幽怨的腹誹了一句。其實林亮不知道,從玄學上來說,他這是2個位面空間靈魂的融合;從科學上來說,就是重生給他帶來了生理上一系列變化,導致他發生在生理機能上一半休眠一半工作輪流替換的情況。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他現在的大腦就是左半腦和右半腦輪流休息,所以才導致林亮覺得睡眠需求不高。這還是他在嬰兒期呢,等生理上發育成熟后他甚至都可以完全不需要睡眠休息。

    有了大量空閑時間的林亮不得不給自己找點事做來打發。做點什么呢?鍛煉身體?上輩子林亮就是個標準宅男,身體素質可想而知。可現在這小胳膊小腿,能做啥鍛煉?最多只能多爬爬而已,現在大半夜的在床上咋爬?要是一不小心驚動了父母,恐怕就得上演一場現實版的家庭靈異事件了。

    林亮現在只能靠深入記憶來打發時間了。他這一深入才發現,上輩子接觸過的知識只能用海量來稱呼,雖然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上輩子忘卻的。可不得不說靈魂和記憶的神奇,重生的記憶中只要是上輩子接觸過的,不論是聽到的,看到的,在記憶力都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下來。

    發誓這輩子不再做廢宅的林亮癡迷到記憶里的海量知識里去了,一點一滴的把記憶深處的知識化為真正自己的知識。而白天,林亮則努力的在地上攀爬鍛煉。當時的農村不像后世,土地被大量征收,空出大量人力,那時候家家都有十數畝地,哪里有那么多人力來帶孩子,都是往家里地上一放,然后鎖門或者干脆帶到田地里,擱在田埂上,大人就在地里干活。

    擁有成年人靈魂的林亮知道,對嬰兒來說,母乳是最有營養價值的,因此在林母哺乳時都是努力的吮吸乳汁直到把自己給撐著為止。時間就在林亮白天努力鍛煉,夜里吸收記憶里的知識中一天天過去了。

    1982年9月24日,鄧老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兩國領導人在友好的氣氛中就香港前途問題進行了深入的討論。雙方領導人就此問題闡述了各自的立場。雙方本著維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的共同目的,同意在這次訪問后通過外交途徑進行商談。

    上述事情林亮并不清楚,他只知道要到1984年12月份,中英兩國才簽署《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Y國同意于1997年歸還香港。林亮估摸著現在那位矮個子偉人應該就要和Y國商討香港問題了吧。不過這些現在都和林亮沒大關系。

    馬上就要進入1982年的10月份了,林亮快4個月大了,小胳膊小腿也有了一絲力量感。上個月林亮就不再用爬的,而是用走的了。這給林父林母帶來了很大的驚喜,也讓同村的人們津津熱道。這林亮的個頭都快趕上同期2到3歲的孩子了,早兩天林亮依依呀呀的喊了聲“爸。。。爸”可把林父給樂壞了,抱著林亮就是一頓猛啃,可苦了林亮了,小臉被林父的胡渣扎的通紅,惹來了林母的一通埋怨。不僅抱怨林父,也抱怨林亮這臭小子沒良心,說著幾個月的奶算是白喂了。完了搶過林父懷里的林亮,連連逗著林亮喊媽媽,知道林亮喊了聲“媽。。。媽”才放過。

    以為逃過一劫的林亮才舒了一口氣,又被聞訊趕來的奶奶逼著喊了聲奶奶,喜的林奶奶老臉樂開了花。邊上的林麗霞滿臉的羨慕嫉妒恨哪,虎頭虎腦的對著林亮說:“快,喊我姐姐!”

    郁悶的林亮瞟了蘿莉老姐一眼,小眼珠咕嚕一轉,不由想逗逗老姐一下,喊了句:“雞。。。雞。”

    “不對,叫姐姐。”“雞。。。雞。”

    林麗霞:“不對不對,跟我叫,姐——姐”,林亮:“姐。。。雞”

    林麗霞:“姐——姐”,林亮:“雞。。。姐”。

    林麗霞:“姐——姐”,林亮:“雞。。。雞”。

    翻來覆去,林亮就是不喊姐姐。惱的林麗霞鼓著兩腮,兩只眼睛圓溜溜的瞪著林亮,最后大喊一句:“媽,你看弟弟,他。。。他不老實!”

    林亮聽得差點栽個跟頭,啥叫不老實?我有不老實嗎?哎,傷不起啊傷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林父林母林奶奶。

    逗姐姐的后果就是表面上之后就被姐姐林麗霞牽著和她的小伙伴一起玩,實則是林麗霞要糾正林亮喊姐姐的發音。至于為什么林母同意林麗霞帶著林亮,額,這個問題就不要說了吧。82年,那個年代,別說汽車摩托車了,就連自行車都少見,最多就是交代不準在池塘邊井邊玩耍。

    拗不過姐姐林麗霞的執著,林亮終于正經開口喊了句姐姐。高興的林麗霞則帶著林亮去找小伙伴玩捉迷藏了。我都這么大人了,還要和你們玩躲貓貓,至于么,林亮腹誹。可他忘記他現在本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嬰幼兒。

    “家里現在太窮了,屋子也太寒酸了,得好好想想辦法。”被林麗霞帶著藏在一棵大樹后面的林亮想著家里的現狀,“父親是泥瓦匠,手藝是頂呱呱的,而且大表哥王國泰也是泥瓦匠,還是和父親學得手藝,恩,應該可以叫幾個人組建個小建筑隊什么的,父親也有他做泥瓦匠的人脈,可關鍵的問題是,家里沒錢啊。就憑父親泥瓦匠一天幾毛的工資和母親在鄉大隊公辦皮鞋廠的那點微薄薪水怎么夠啊!”

    說起母親的工作,林亮猛然想起前世母親在他2歲的時候,就和小舅他們還有一些鄉里人到河南去打工的事,一去就是2年。記得前世母親后來說,等她回來時,林亮都不記得林母了,都不開口叫媽媽。只是怯生生的看著林母,看的林母淚流滿面。究其原因就是鄉大隊公辦皮鞋廠因經營不善而倒閉,林母失業了。

    林亮想到母親和小舅都有做皮鞋的手藝,小姨也應該明年就嫁到村里來了,小姨和小姨夫也是有做皮鞋的手藝的,加上同村也有好些有皮鞋手藝的人。21世紀什么最重要?人才!現在有這么多人才資源,那么辦個皮鞋作坊也就水到渠成了,可轉了一圈又回到原來的問題上了,兩個字:沒錢。

    第一桶金,林亮相信以他超越30年的眼光可賺到更多錢,只要有第一桶金。

    第一桶金啊第一桶金,童鞋們,林亮現在就缺第一桶金了,有木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作者 二兩五花肉
  白蓮花:「這是你今年的費用,我們兩清了!」   陳安歌:「為什麼?」   白蓮花:「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