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母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飛機急速下墜中,樂言的心中并沒有太多的恐懼,其實作為一名國際刑警,出生入死是常事血腥暴力的場面司空見慣,對于死亡她早有準備,只是沒想到自己不是在工作中與罪犯搏斗中犧牲。飛機失事,如此小概率的事件竟然讓她碰到了,唉!落入大海尸骨無存,爸媽還不知會怎么傷心呢?想什么都沒用了,只希望爸媽早點兒從失去女兒的悲痛中走出來……

    樂言只是覺得好像是睡了很長的一覺,夢里總是有個梳著兩個小抓髻的小女孩在蹦蹦跳跳,紅襖粉裙粉嫩得讓人恨不得咬上一口,小女孩搖頭晃腦的背了很多東西,好像有《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唐詩宋詞,還有些樂言也不知道是什么文縐縐的通篇是之乎者也,樂言暗自琢磨可能是《詩經》《論語》之類的吧,這些東西現代人只不過學一兩篇經典篇章,背全本,估計在現代,全球也找不出幾個,誰家的小孩還背這些東西。

    樂言醒來時,腦袋里空空的,飛機到底是直接墜海還是下墜過程中爆炸她一點印象也沒有,動動胳膊腿,還好有知覺,只是渾身乏力,醒了,可是不想睜眼,便閉著眼睛想事兒。沒想到自己命如此之大,要知道飛機失事生還的概率那是要多低就有多低。就是!管他呢,活著就好呀!

    哎呀!躺久了就是累呀,不能再躺著了,睜眼,先睜那只呢?左眼?右眼?算了,兩眼一塊睜吧。

    樂言睜眼,正對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雙眼皮兒,黑白分明,蓄滿一池清水。好漂亮的眼睛!比那些當紅明星都漂亮。

    “兒啊,我的兒你終于醒過來了。”漂亮眼睛一把抱起她,嗚咽不止,哭得樂言心里酸酸的,眼淚也不受控制的流出來,真的是不受控制,樂言根本就不想哭,可眼淚像擰壞的自來水龍頭,只是不停地流,怎么也關不上。很奇怪,這是誰呀?老媽只會叫她小言,“我的兒啊”她可從沒聽爸媽這樣叫過。雖然自己很可愛,這個人的眼睛很漂亮,可是不代表她樂言會隨便認人為親,再說這抱得也太緊了,她可是剛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的人,不適合這樣激烈的擁抱,樂言不適地掙掙身子。

    又聽旁邊有人細聲秀氣地道:“三奶奶別哭了,五小姐醒了是好事,您該高興才是。”

    樂言只覺頭上有一群烏鴉飛過,“三奶奶”,“五小姐”這都是什么稱呼?莫非……這年頭女孩子都愛做夢,電視報紙網絡穿越無處不在,憑空臆想出無數古代美男。樂言對這些東西從來都是一笑而過,她工作忙得回家的次數都很少,對穿越一事不甚了解,連那部穿越大戲她都沒時間看完全,但是聽到這樣的稱呼她還是不由自主的想到那里去了。剛才一睜眼就被漂亮眼睛吸引也沒看看周圍什么情況,樂言轉轉頭,打量起四周,水粉色的帳幔,一室古香古色的家具,身著漢服的幾個女子……

    “呵呵”樂言心里暗暗笑了幾聲,想不到一直不會追逐時尚的她,倒是趕上穿越這件時髦的事情。也不知道這里是什么朝代,她樂言的歷史學得還是不錯的。

    樂言有些木然的打量四周,眼神波瀾不驚,只是這樣的她卻嚇到了漂亮眼睛,身著鵝黃褙子的女子,一雙漂亮的眼睛有些驚恐地看著樂言,半晌才道:“我的兒,你看著娘親,你看著娘親。”

    樂言有些疑惑的看看她,上下左右大致掃了一遍,莫非這位就是現在的她的媽,好年輕呀!比自己還年輕。不對!想到這里,樂言抬起手,好小!她又低頭打量一番自己的身體。媽呀,怎么會這樣,這身體頂多只有五歲!

    樂言直到現在才有種被雷擊中的感覺,小屁孩!自己竟然穿成個小屁孩,上天既然是重生為什么不讓她忘掉過去的種種,一個擁有二十九歲靈魂的五歲小女孩應該說是返老還童還是少年老成?好像都有,這生理年齡和心理年齡差得也太多了點兒吧?別扭,非常別扭!

    樂言自己在那里神情變幻莫測的想著穿越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完全沒有注意到漂亮眼睛一臉擔憂的表情。

    “兒呀,你不認識娘了嗎?你怎么不說話?”

    漂亮眼睛伸手輕輕地撫摸樂言的臉頰,樂言被她的動作驚到向后挪挪身子奇怪地看著漂亮眼睛,但是樂言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有些過了,既然到了這里,有些事情不由得她不承認,于是想出聲安慰一下漂亮眼睛。她張嘴卻發不出聲音,喉嚨火燒火燎的疼,正好不用說話了。

    樂言指指自己的喉嚨,艱難的“啊”了一聲,漂亮眼睛立刻明白她的意思,出言安慰道:“乖孩子,是娘親著急了,你連續發了三天燒,想是把喉嚨燒壞了,別出聲。”又回身對她身后的一名丫鬟道:“明月,去讓劉管家把田大夫請來。”

    “是,奴婢這就去。”明月曲腿應答后退到門口打簾子出去。

    “唉。”漂亮眼睛短嘆一聲,接過床頭丫鬟手里的棉布手巾為樂言擦擦額頭的細汗,“娘親真真是糊涂了,看你醒了光顧著高興竟忘了外面涼,快!快蓋好被子躺好。”又將樂言塞回被子里掖好被角,一下一下撫摸著女兒的小臉不無疼惜的道:“瞧瞧,幾天沒吃東西,都瘦了,你這孩子真真是要把人急死,你若再醒不過來,娘就一頭碰了隨你去。”

    不大會兒,明月就領著一位須發花白身著褐色直裰的老者進到屋里來。

    “三奶奶,田大夫來了。”

    三奶奶急忙用絹子拭干眼淚,站起身對急急地對老者道:“田大夫,您快看看,我女兒醒了,好像喉嚨燒壞了,出不來聲。您坐這里。”說著讓出地方。

    老者點頭對“夫人少安毋躁,待老夫仔細診瞧一番。”

    老者坐到床邊,捉住樂言的小手伸出兩指搭了會兒脈,展顏笑道:“夫人請放心,令千金,已無大礙,喉嚨痛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毛病,老夫再寫個方子,小姐再吃兩劑定然大好,這兩日讓她別說話,好好將養。”

    三奶奶自是萬分感激,叫明月隨田大夫去寫方子,抓藥不在話下。

    待人一走,三奶奶長長地舒了口氣又坐回床邊,捋捋樂言兩側的鬢發,嘴角上翹展出溫婉的笑容,一笑間露出一排潔白的貝齒,只是唇色略顯粉淡,但明眸皓齒仍是讓樂言看得有些發呆。

    不是沒見過美人但眼前的這位的確是太好看了,既然娘長得如此出眾,想來這閨女也不丑吧,不過也未必,若是這本尊的爹長得困難或是爹長得還不錯萬一來個基因突變什么的也說不定,若是真的是個小美人,那自己就賺了。樂言呆看著三奶奶,卻在腦子里想象自己現在可能的相貌。

    三奶奶看樂言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以為是自己蓬頭垢面女兒不喜,遂道:“言兒,怎么這么看娘,娘這兩日只顧著著急,也沒仔細梳洗打扮,娘是不是很丑?”

    啊?樂言聽聞十分詫異,丑?這樣的人要是算丑,那讓旁人都怎么活?于是樂言使勁地搖搖頭,得到女兒的肯定,三奶奶才又安心。

    “言兒,你以后可不許再嚇唬娘了,你是娘的命呀。”

    一股暖流淌進樂言的心里,卻攪得得心里酸酸的,什么時代母親愛孩子的心都是一樣的,她在這里醒過來,不知道老媽會傷心成什么樣子?老媽都五十多了,白發人送黑發人叫人如何承受!

    母女二人各自想著心事,又流了會兒眼淚,女子從袖中抽出帕子給樂言抹了一回嗤笑一聲點點樂言的小鼻頭道:“你呀,病了一場到學會哭了,從出生到現在娘還真沒見你哭得這樣傷心過呢。量你這回也知道怕了,看你以后還淘不淘氣,龍舟沒看到,倒折騰出這場大病。”

    三奶奶坐在床邊柔聲絮叨,一旁的丫鬟也不出聲,屋子里靜悄悄的。三奶奶的聲音很好聽,輕輕柔柔,擁有這樣聲音的女子一定性格溫婉,脾氣和順,樂言想著不由嘴角上揚,看著眼前的女子露出笑容,如果以后只能呆在這里有這樣的娘也不錯。三奶奶看到女兒又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心里很是欣慰,想起這個女兒平日里的古靈精怪,大禍小禍不斷,難得這樣安靜便又笑著一樁樁一件件的揭女兒的糗事。樂言聽得也很認真,想不到這身體的原主年紀雖小卻真正是個小魔女,天資聰慧不說,調皮搗蛋絕不輸給男孩子倒是和樂言小時侯十分相像,聽到好玩兒的地方就忍住喉嚨疼嗤嗤地笑個不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05426_80_801-m
盛華
作者 閑聽落花
  眼見為實嗎?耳聽為真嗎?讓她恨極了的,是仇人嗎?

  歷經兩世,阿夏姑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