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父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言兒可見是好了,你母女二人說什么這般開心?”珠簾被丫鬟下掀開,一個昂藏七尺的男子低首矮身走了進來。

    男子不緊不慢走到床邊,挺直身子,身形高大,身著簇新的寶藍色秀暗紋直裰,腳下一雙簇新的圓口青色布鞋,面容較白,粗眉鳳目,俊朗的外貌甚是惹人注目。

    三奶奶見男子進來,起身行了一禮,平緩地道:“爺今日回得甚早,怎么不打發人來告訴一聲?妾身忙著照顧言兒,也沒為爺準備東西,請爺恕妾身失禮。”

    “不妨事,我知道這幾日為言兒生病你也沒心思做那些。”

    男子伸手欲扶三奶奶,只見三奶奶,微一側身,未等男子說話已然站直身子與其拉開一段距離。男子有些悻悻然收回手,抬右手握拳放于嘴邊“咳“清咳一聲,道:“適才聽劉管家說言兒醒了,請田大夫來看了診,我正好沒事就過來看看言兒。”

    樂言忽閃著眼睛,看著男子,看樣子這男子就是三奶奶的丈夫了,應該就是本尊的爹,樣貌不錯,帥氣得很。即便是二奶奶剛才有意躲避他,他的動作依舊是行云流水,自如轉換化解尷尬。外表與二奶奶還真是十分相配,男的英俊瀟灑,女的溫婉動人,的確有些佳偶天成的味道。只是……只是……樂言不知為什么覺得這夫妻二人似在冷戰,因為自聽說丈夫來,三奶奶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不見,顯見是不想見自己的丈夫。

    夫妻關系不好會直接影響孩子的成長,這兩人冷戰不會殃及池魚吧?樂言暗想,幸虧自己有成熟的心智,他們要鬧別扭就鬧吧,對她不會有什么影響的。

    “言兒何時醒過來的?”男子問,隨意的做到床邊

    “午后。”

    三奶奶言簡意賅,隨意瞥眼看看丈夫,這直裰一定是聞霜做的,當時這批布料進來時,自己就看中了這匹寶藍色織錦緞,布料上面的底紋為精致的纏枝紋若隱若現只有在陽光或燈光下才看得分明,華貴而內斂,當時她就覺得給丈夫做件衣裳正合適。誰知,還沒等自己開口說話聞霜看見了就特意問自己要,說要給知義做身上學堂穿的衣裳。當時自己還對聞霜說小孩子穿這顏色有點兒老氣橫秋不如換其它的,可聞霜說不妨事,穿上這顏色可以讓知義顯得沉穩些。哼!到了,還不是穿到了這個男人身上,想給自己男人做衣服就直說唄,非要拐彎抹角的。還有他腳上的圓口青布鞋一看形制便知是聞霜的針線。穿著別的女人給他做的衣服鞋子到自己這兒來,想告訴自己什么?說是來看言兒,倒不如說是來這里示威,顯見是言兒落水一事就要就此揭過,罷了!自己如今紅顏還未老去恩就先斷了,當初那些天長地久非卿不娶的甜言蜜語也不知他還記得幾句,可能是都忘了吧。

    三奶奶想著,面容上便顯出凄艾之色,轉而再看向丈夫便在眼底流露些許厭惡。

    男子倒是沒注意妻子神色間的變化,低頭伸手拍拍樂言露在被子外面的小細胳膊,眼睛含笑道:“言兒,醒了后可吃過東西?餓不餓?”

    既然大夫說她的喉嚨需好好養幾日,少說話,那就不說好了,正好可以熟悉一下環境,看看這里的人都怎么說話,學習學習省得說錯了,于是樂言搖搖頭又點點頭。

    男子溫和道:“我家的小黃雀今日怎么不說話了?”

    “言兒前兩日發燒,喉嚨有些受損,現在不宜說話。”三奶奶在一旁平靜地插道。

    “哦。既是這樣那言兒就算是禁口了。”說著點點樂言的鼻頭,“言兒不說話,爹爹還真覺得不習慣,言兒,你知道嗎?爹爹最喜歡你爹爹長爹爹短的叫個不停,感覺屋子里就不冷清。”呵呵,還是個怕寂寞的男人,樂言心想。

    “言兒,想吃什么?告訴爹,明日爹爹去查看城東鋪子,回來時買給你。還有你不是想看瓷器是如何燒制的嗎?等你病好了,爹爹就帶你去城南的窯場看。”

    男子說得極認真,眼中滿滿的慈愛疼惜,俊朗的臉龐顯得十分柔和。樂言心道,這小女孩還是挺幸福的,想見得到平日父母對她都是極愛護的。

    “言兒病才見好,不能亂吃外面的東西,爺事情多不用惦記這些,言兒有妾身看顧就行。馬上要用晚膳了,妾身這里事情多沒準備爺的晚膳,爺不如就去秋姨娘那里吧。”三奶奶面色平靜,說話聲音依舊婉轉。

    但是任誰都能聽出這話里的意思。一旁的丫鬟素月暗自著急,三奶奶對三爺的態度越來越不好了,常言道夫妻沒有隔夜仇,這夫妻二人到底是什么時候開始隔閡的大家都記不起了,三奶奶態度冷淡總把三爺推到秋姨娘那里,任是三爺脾氣再好總是這樣也不是事兒啊!

    樂言躺在床上自是將夫妻二人的舉止神態看了個通透,即便她沒有成人的靈魂,只是個小孩子只怕也能看出眼前的兩人關系緊張。聽三奶奶話里提及的秋姨娘,恐怕就是矛盾的焦點。唉!樂言心里嘆口氣,看來以后的日子會有哪些電視劇里妻妾爭寵的戲碼可看了,那她要不要幫幫這個娘親呢?

    樂言眼珠不停的轉動,看看爹,再看看娘。顯見著眼中流露出擔憂。男子看在眼里,心下也有些傷感,言兒真是早慧,自己和文君的之間若沒有這個女兒,只怕早就形同陌路了。是以在這幾個兒女中他最喜歡的就是言兒。往日還不覺得,今日言兒不得開口,竟不知再如何繼續話題了,也好,既然文君不喜,自己就不要在這里自討沒趣。

    “也好,言兒好好休息。文君,你……你也早些休息,我去祖母那里吃飯。”

    男子緩緩起身,又對樂言笑了笑,“言兒,爹先去你老祖宗處,乖乖吃藥,爹說過的話是不會食言的。”

    樂言調皮的向帥哥爹爹眨眨眼睛表示知道,看到女兒靈動的眼神,男子心情好了許多,又向樂言點點頭才轉身向門口走去。身后是妻子和丫鬟畢恭畢敬的請安恭送之聲。

    “妾身恭送爺。”

    “奴婢恭送三爺。”

    待男子的身影消失在珠簾后,三奶奶才起身,臉上有一抹鄙夷的淡笑。回頭吩咐素月,“素月,叫人擺晚膳,看看言兒的藥熬好了沒,等會兒用過膳后端過來給言兒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30425_80_804-m
富貴不能吟
作者 青銅穗
  鎮北王燕棠作風端正守身如玉,從小到大眼裡只有清純可愛的青梅,不想馬前失蹄被個妖豔賤貨揩了油...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