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知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兩日后。

    一大早,惜言躺在床上,想著這兩日的事情,猶自云里霧里,感覺很不真實,喜憂參半。喜的是,這也算是一次異世冒險,周圍的一切都十分新奇,畢竟古人的生活是什么樣子現代人只能從書籍,文物中尋找線索,影視劇中的東西大都荒唐無稽,做不得憑證。如今能有機會體驗古人真實的生活也是不錯的經歷,現代的樂言是警察,年紀不大卻屢次參與大案,骨子里有些喜歡冒險,對于即將面對的人和事心中還是有著不可言語的期盼。而且以前的生活節奏太快,年復一年的奔波,要知道隊長的用人原則是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牲口用,多少個節假日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如今可是個閨閣的小女孩,而且家境不錯,古時的女子不用讀書不用工作,倒是可以好好放松精神,權當過個悠長的假期了。憂的是,惜言年紀太小,和這個成人靈魂總覺有些不搭調,不適應,還有古時對女子的要求又有什么三從四德之說,多少有些要淪為被壓迫階級的危機感,自己的人生不能自己做主到底不是什么好事。

    正思忖的時候就覺有人掀開了帳子,又有人趴到自己耳邊。惜言以為是娘親叫自己起床,便不動聲色的閉緊眼睛等顧氏出聲。

    “妹妹!”沒有等來溫柔的聲音,傳入耳朵里的確是震天的童音。還沒等她反映過來就有兩只爪子伸到她臉上掐臉蛋揪鼻子。

    “妹妹!妹妹!言兒!言兒!醒醒了,該起床了!”呱噪個不停。

    這突如其來的騷擾驚得惜言睜了眼睛,只見她臉的上方是張笑嘻嘻胖嘟嘟的小男孩的臉,見她醒了便住了手,就勢翻身坐在床邊得瑟著兩條小腿道:“言兒,今天你可是起晚了。”

    惜言皺皺眉頭,有些不悅,什么破孩子,一來就動手動腳的,嘴上自是說不出什么好聽的,“你是誰呀?這么討厭!”邊說邊揉揉自己剛剛被蹂躪過的臉,一副厭棄的表情。

    “我是誰?你敢說我是誰?”

    剛剛被鬧醒,惜言的起床氣正沒處撒,瞪圓了眼睛指著門口道:“你愛誰誰,這是我的地盤,你出去!”

    男孩沒見過妹妹這樣和自己說話,一時有些摸不到頭腦,更有些驚奇,“言,言兒。”

    “出去!出去!”惜言大聲地重復。

    這時屋外的丫鬟素月聽到里屋的聲音,便急急慌慌的跑進來,見七少爺和五小姐僵持在那兒。

    素月忙上前把帳子用帳勾掛好,對男孩道:“禮少爺,您先到外屋坐會兒,奴婢伺候五小姐起身。”

    小男孩還沒從剛才惜言的怒氣中緩過神,有些木木的看著惜言,素月只好抱他下床放到地上,“禮少爺,奴婢送您去外屋。”便拉著他的手出去。

    才出了里間門就聽男孩道:“娘,妹妹好厲害!我好心叫她起床,她還兇我。”

    “禮兒乖,你妹妹病才好,你別鬧她。”

    “我沒有,我就是想叫她起床。”

    顧氏一進來就看到知禮,又聽說惜言醒了就向里間走來,見惜言已坐在床上等著穿衣,便快行幾步,笑道“言兒,你哥哥來和你鬧了?”

    哥哥?看到顧氏惜言有些回神,剛才好像是聽小男孩叫她妹妹來著,自己在這里竟然還有個哥哥,適才被吵醒反映有點兒過,不會把小孩子嚇著了吧?

    “奶奶,剛才少爺來看小姐,要給小姐一個驚喜。”

    “哦,是嗎?禮兒?可我怎么覺得言兒沒給你好顏色呢?”顧氏一邊抿著嘴微笑一邊拿過素月手里的衣服一件件給惜言穿上。惜言本想自己穿,可是好像小姐都是有人服侍穿衣梳洗的,要是表現太勤快會讓旁人不舒服的,所以就隨旁人侍弄。

    “娘,你看出來了,言兒不理我,言兒一定是怪我端午那天不帶她去玩,還再生我的氣。”,樂知禮有些氣餒地道,這幾日心里總有些內疚,若那日自己帶言兒一起和三哥去城外,言兒就不會和惜娉惜婷去看賽龍舟,不去看賽龍舟就不會掉河里,掉不到河里就不會大病一場。自己是言兒的親哥哥,可是自己沒有照看好妹妹,很不應該。

    顧氏知道兒子的想法,對惜言道:“言兒,你怪哥哥嗎?”

    惜言并不知曉先前的事情,再說,這個哥哥也就是比自己大一兩歲的小孩,真有什么事情還真指望他不成。自己不理他是因為和他不熟,沒事怪他干什么?

    “沒有。”惜言面色平靜的道。

    “好了,言兒說不怪你了,禮兒你先去外間吃早飯去。”顧氏對知禮道。

    “那好,娘你們快點兒。”知禮又對惜言道:“妹妹我還給你帶了好東西,你要快點哦!”

    穿上嫩黃色的半臂衫裙,顧氏又親手給惜言梳了兩個小圓髻,惜言伸手在頭上摸摸,在頭頂兩邊鼓鼓的感覺像長了兩個角,也不知道好不好看。惜言四周張望,她的房間都是上好的紅木家具,桌椅柜子一應俱全,多寶格上擺滿精美的瓷器,玩偶,看了一圈也沒看到惜言想看的東西——鏡子,她沒指望能有玻璃鏡子,只是連一面銅鏡都沒有,好歹自己也是女人,雖然年紀還小了點兒,但是年紀小的女人就不用照鏡子了嗎?

    看到女兒像是在找東西,顧氏道:“言兒找什么呢?過來洗洗臉好去吃早飯。”

    惜言還是很不放心自己現在的造型,便道:“娘,我想照照鏡子。”

    聽了這話,顧氏撲哧笑出了聲,又對一旁碰撞洗臉巾的素月道:“素月,你看看,言兒說要照鏡子,難怪老人常說小孩子生一次病就會長大許多,我們言兒也知道照鏡子了。”

    “就是,奴婢這兩日也覺得五小姐安靜沉穩了好多,越來越像個大家閨秀了。”素月也笑著附和。

    聽了她們的話惜言感覺滿頭黑線,自己在她們眼里就是一個還不知道美丑的小孩子。

    洗了臉,又用青鹽凈齒后,顧氏便帶惜言到外間花廳里用早餐。知禮正大口吃包子,很香的樣子,見母女二人才出來,也不及咽下口中的食物,包在嘴里含含糊糊地道:“娘,你們怎么才弄完,我都要吃完了。”

    樂知禮長得虎頭虎腦,胖胖的臉,很喜人的樣子,除了眼睛像父親一樣是那種長長的鳳眼,其它地方倒是和父母都不太像。他胃口一向好,吃得也多,一個人已經風卷殘云般掃光了一盤小籠包,手里正拿著最后一個小包子,見母親和惜言上了桌,就把手上的包子放到惜言面前的碟子里。

    “妹妹,今天的包子很好吃,我給你留了一個。”

    看到知禮對這最后一個包子還是有些戀戀不舍的,惜言忍住笑,拿起筷子又夾回知禮的碟子中,道:“還是哥哥吃吧,沒有了讓人再端一盤就好。”

    知禮有些驚奇的張嘴看著惜言,今日妹妹和以前大不一樣,從前妹妹總喜歡和自己搶,搶不到就會不高興,像這種情形,就是端一盤新的她也要和他哭鬧,說他吃過的那盤比較好吃,今天還讓他吃最后一個,小魔女要變小淑女了?惜言見他張嘴的樣子很可愛,不由起了逗弄之心,又夾起包子塞到他嘴里。

    顧氏見兄妹兩人相互謙讓的樣子很是欣慰,兒女都有些懂事了。便道:“你們吃飯的時候不打架真是讓娘驚奇,只盼以后你們都能懂起事來。”又吩咐素月,“看來今日的包子確實好吃,再去端一小盤過來。

    早餐很豐盛,一樣點心吃了一小塊,吃了小碗粥,惜言便飽了。用過膳漱了口,丫鬟收拾了廳堂。知禮湊到惜言跟前手伸到銀灰色袍子里,從懷里摸出一個核桃大的黝黑的小木球來,放到惜言的手里。

    “妹妹,昨天散了學我和三哥到學堂對面的會寧寺玩,這是寺里的一個老和尚給我的,上面刻的是金剛經,說能消災解難,送給你。”

    惜言拿在手中仔細的觀看,這木珠表面刻著密密麻麻許多小字,黑黑的,雖然不大卻也覺得沉手,還有淡淡檀木香氣,應該是上好的黑檀雕刻而成。

    知禮見她仔細把玩沒有發現木珠的內里乾坤便又道:“言兒,你看這里有一道縫隙,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到,”他指著珠子中間,“你擰開看看。”

    惜言依言小心的旋轉,珠子分開成兩部分,里面竟然雕了一尊栩栩如生的觀音菩薩,果然是個精巧的好東西。收了好東西,道聲謝是必不可少的。

    “謝謝哥哥!”惜言脆生生的道了聲謝。

    知禮聽了,很高興,胖胖的臉了顯出幾分紅色,有點害羞的樣子。顧氏見二人今日和平相處的樣子也甚為高興,拍拍兒子的頭,道:“我們去給老祖宗和祖母請安,請過安禮兒還要去上學。”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8844598_80_804-m
春閨密事
作者 秦兮
  握了一手好牌卻打得稀爛的衛安死了,家破人亡又成了下堂妻,冗長的人生就像是個噩夢。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