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家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出了院子,一路上草木茂盛,青磚鋪路,移步換景,讓惜言著實驚嘆了一回,想不到樂府如此氣派,建筑規格很高,不愧是高門大戶。順著回廊走了好一陣,才到一處大院落,知禮不耐煩慢走,早搶在前頭,蹦跳著進去了。就聽院子里一陣請安聲。

    “七少爺早。”

    待惜言和顧氏走進院子,丫鬟們又道:“給三奶奶請安,給五小姐請安。”

    一進門是一副富貴如意百花圖,隨丫鬟到了東側的花廳里面已是笑聲不斷,上座是一張寬大的黃花梨木雕工精美的倚榻,知禮搶先恭恭敬敬地給上座的老婦人請安,“知禮請老祖宗安。”起身后又給老婦人右側座椅上的婦人請安,“知禮請祖母安。”

    惜言學著顧氏的樣子蹲身也請了安,便被稱為老祖宗的老婦人摟在懷里肝啊肉啊的疼惜了半晌。問她病好了沒有,還要不要吃藥,惜言一一乖巧的回答。老人更是摟住夸贊,惜言病好后眼瞅著懂事乖巧了。

    正中上座頭發銀白的老婦人是惜言的曾祖母慕容氏和右側的婦人是祖母王氏。知禮請完安便告辭去上學有丫鬟送他出去。慕容氏問了一些樂尚明的事情,顧氏一一作答。

    不一會兒就有丫鬟通稟西府的二夫人柳氏過來給慕容氏請安。接著便有二奶奶李氏西府的四奶奶李氏五奶奶姜氏以及大奶奶的兩個女兒大姐樂惜貞和二姐樂惜容六妹妹樂惜蕙過來。偌大的花廳一時間便坐滿了人。眾人給慕容氏請過安又互相見禮,好一陣才算是禮數盡了。又在一起家長里短的談笑起來。

    這家人口繁多,惜言一時也不能都對上,好在身邊有顧氏和丫鬟指點。遇到她出錯時眾人只道是這孩子大病一場受了刺激,便一笑而過。

    乍一見到這么多人,惜言有些不適應,心中暗叫,這一大家子人也太多了些!現代家庭規模小了很多,親友也極少住在同一屋檐下,頂多逢年過節串串門,現在這七大姑八大姨的住在一起每日還要給慕容氏請安,低頭不見抬頭見,倒是有濃濃的大家庭的氣氛,只是不知這一大家子人多口雜會不會是非多。

    大戶人家的女子家教甚為嚴謹,講話也都輕言細語,并不高聲喧嘩。但到底是人多你一言我一語,氣氛十分活躍。大多數女人都是好熱鬧的,偏偏惜言不是,加之剛生過一場病,身體還未完全好,聽著聽著就有些心不在焉的打起瞌睡來,慕容氏看到就囑咐顧氏帶她回去休息。

    出了曾祖母的院子路上又遇到大奶奶吳氏,惜言請了安。吳氏三十上下的樣子,穿一件雪青色秀水仙紋的褙子,看眼神和聽她說話的速度就知是個爽利精明的人。伸手在惜言臉上捏了捏說惜言生場病臉上都瘦了,要好好補補。吳氏和顧氏在小路上客氣地寒暄幾句,兩個人說話一快一慢,一個潑辣一個溫婉,很有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聽得話里的意思,吳氏是東府的管家奶奶,事情比較多,一大早忙著分派各院的事務所以耽擱了給慕容氏請安的時辰。

    回到顧氏的小院已快巳時。才坐下喝了口茶又聽素月道:“秋姨娘三小姐四小姐過來請安。”

    秋姨娘?原來爹爹還有別的女人,難怪父母關系有些問題,想來也跑不出妻妾爭寵的老套圈子。惜言端著茶杯側臉看顧氏,顧氏聽到素月的話,眉頭皺了皺,眼里有一絲不快飛快地閃過,輕輕抿了口茶,舉帕拭了拭唇角,放下茶杯輕道:“讓她們進來吧。”

    片刻,丫鬟打起珠簾,一個穿蔥綠色褙子的年輕婦人進來,身后跟著兩個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小姑娘,都穿著同樣的嫩粉色的半臂衫裙,梳同樣的雙環髻。長得都甚是水靈眉眼大部分像秋姨娘,也能看到樂尚明的影子。看到這母女三人,惜言說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想到兩個女孩和自己一樣身上也有樂尚明的基因,反正就是有點兒不舒服,心里很為顧氏悲哀。和其她女人分享一個丈夫一定不是什么快樂的體驗。

    公平的說秋姨娘長得還是很漂亮的,眉間有一顆小小的朱砂痣,平添兩分柔弱的嫵媚之感,很容易激起異性的保護欲。若不是眼神太過靈活狡黠,沖淡了柔弱,惜言對她的第一眼感覺還是可以的。但這樣的眼神加上姨娘的身份惜言對她就有了些天然的抵觸。

    秋姨娘盈盈一福,聲音婉轉道:“給奶奶請安,奴婢聽說五小姐大好,便帶著聘兒和婷兒過來看望。”

    秋姨娘身后的小姐妹上前對顧氏行禮,“女兒惜聘(女兒惜婷)給母親請安。”動作整齊標準,秋姨娘教得很好。顧氏微微一笑讓她們起身。小姐妹又對惜言福禮道:“妹妹安好。”惜言只好從椅子上下來福身還禮。一旁的丫鬟就安排小姐妹坐下。

    按理惜聘惜婷雖是庶出但到底是樂尚明的骨血,自是主子的身份。但女兒都坐下,秋姨娘還站著顯見著不好看,顧氏出身書香,對下人素來寬和,對秋姨娘心里雖然一貫是不喜的,盡量不與之交往,但也不愿看秋姨娘在親生女兒跟前失了顏面,便道:“秋姨娘也坐下說話吧。”

    秋姨娘顯然對顧氏的脾氣是很了解的,也沒出言謝坐便裊裊婷婷地坐到顧氏左側下首的空椅上,有些討好的道:“五小姐造化大,前幾日那般兇險,不想好起來也快,看著是沒什么問題了。”

    “還好吧,只是今后斷不敢再讓她與惜娉惜婷隨意出府了。”顧氏語氣僵硬的道。

    秋姨娘見顧氏語氣不善,笑容就有些僵住,訕訕地呵呵笑了兩聲道:“是,奶奶說得極是,說起來這事也怪娉兒和婷兒,要不是她們和五小姐說端午外面很熱鬧,五小姐也不會出去,她們作為姐姐沒有照顧好五小姐實在是不應該。奴婢已經教訓過她們了。阿彌陀佛!萬幸五小姐好了,要是真有個什么,我們娘仨可有什么臉活。”

    “行了,你也不必說了,惜娉惜婷還是孩子,能懂得什么?你正經的應該去告訴你娘家人,誰是主子,誰是奴才,別以為你抬了姨娘他們就是府里的正經親戚。說起來我才是惜娉惜婷的母親,這幾年我不大理會這事,是我的不是,現如今孩子大了不能再跟你住,我已和大奶奶說了,這兩日就把鳴翠軒收拾出來惜娉惜婷搬過去住。再給她們派兩個嬤嬤把這尊卑的規矩好好學起來,別被外人教壞了。”

    “是,是……”秋姨娘張張嘴一時語塞,

    顧氏不是官家之女,雖然娘家也算名門,但到底無權無勢只是一介布衣,而她自小是府里的家生子,跟在慕容老太太身邊伺候,見過的身份尊貴有權有勢的人多了去了,從沒瞧得起顧氏。顧氏也不是會擺架子的人,又喜安靜,自慕容氏將她賞了樂尚明顧氏就沒太理會過她,她的哥哥又是東府的小管事,時時處處照拂她,樂尚明雖不是很喜歡她,但也從沒虧待過她,她又為他生兒育女,兒女也沒按規矩交給嫡母教養,一直養在她身邊,比起府里其他房里的姨娘她的境遇不知要好多少,

    但好日子久了難免會貪心不足,她自己不說,就是兒女也對顧氏不夠尊敬,晨昏定省的規矩極少遵守。今日顧氏突然講起規矩,讓秋姨娘心里危機感頓生,難不成顧氏要開始立威了嗎?

    秋姨娘本就白皙的臉更見慘白,惜言看在眼中,心里翻騰思索,這幾日和顧氏相處下來,只覺她溫柔可親,和身邊的下人也極為融洽,并不是太看重尊卑上下的人,怎么突然和秋姨娘如此說道,而且嚴肅,冷漠,惜言一時有些不適應,不管怎么說人家都是親母女,拆散人家總不太好。可這里規矩就是如此,顧氏現如今的做法沒什么不對。

    秋姨娘坐在那里咬著唇,大力揉扯著手里的絹子,眼中已有水光閃動,坐在對面的小姐倆也臉色也變了。

    顧氏看了看幾人的神色,倒微微松了口氣,出言打發她們,“行了,我的話說完了,你若沒什么可說的就回去吧。”

    秋姨娘不甘不愿地起身,道了句,“是。”惜娉惜婷也起身行禮告退,母女三人轉身出去,即將跨出門檻的時候,個子稍微高一點的女孩突然回過頭,滿臉的怨恨,狠狠地瞪了惜言一眼后倔犟的轉回頭出去。這個過程極快,惜言以為自己眼花,可是那表情分明是真實的,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為什么會有如此的眼神,就因為顧氏把她們母女分開嗎?從惜言的認知來看顧氏這樣做可說是不太人道。

    人影消失,只聽顧氏輕輕地嘆口氣,好像很累的樣子。

    “奶奶是不是有些累了?不如進屋躺著歇會兒,等午膳做好,奴婢再叫您。”明月低聲詢問。

    “沒有,明月你去把那件沒做好的直裰拿過來。”

    “是。”明月應聲一會兒就把一件銀灰色月白鑲邊的直裰取來。一并拿來了裝針線的小笸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35371_80_804-m
金玉良醫
作者 寂寞的清泉
  為給老駙馬沖喜,長亭長公主庶孫迎娶陸家女,新娘子當天卻吊死在洞房......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