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吃遍天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夕陽剛在地平線的那頭慢慢隱去身影,霓虹的光芒卻已出現在樓林之中,當黑暗來臨時,城市的夜正要開始。

    東大街是一條專做食客生意的美食廊,熱鬧的街巷里人來人往,因為現在是用餐的高峰期,所以街上的人潮足足比白天多了好幾倍。

    無論是中餐或是西餐,普通的稀奇的,只要你想吃,就算是保護動物這里也能點到,當然,前提是你要付得起昂貴的餐費。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這短短的不到五百米的大街上不僅林立了眾多裝修豪華典雅的餐館飯店,就連一般的市井小吃這里也有的賣,一切應有盡有,任君挑選。正應了這條街發出的宣傳:‘只有你不想吃的,沒有你吃不到的。’ 

    ‘咕嚕’………

    聽見熟悉無比的鼓聲響起,唐未苦著臉揉著扁扁的肚子,而那里……正是聲音的來源處。無力地垂下頭,用每秒0.1米的速度慢悠悠地走在飄滿食物香氣的街上,一手倒拎著外套,任由兩只長袖在灰塵滿地的馬路上拖過,另一只手上則是提著兩瓶已經開了蓋的啤酒。

    “餓啊……餓死啦……”聲音小的像蚊子哼,唐未雙眼發直,無意識地自言自語著:“黑心的死老頭!連頓飯都舍不得給,餓死我啦!餓啊!餓啊!”本來以為在那家店里能混幾頓飽飯的,誰知道老板竟然苛刻到這種地步,還說什么工作一天只包兩餐,多了沒有,苦苦纏了他半天結果也只得到了兩瓶喝了一半的啤酒!

    啤酒!啤酒!這種東西連流質食物都比不上,更別說填飽肚子了,他要了干嘛?!

    臨近半夜,東大街上的飯店食館也都關的差不多了。從一家又一家的餐館門口經過,連抬頭的力氣都沒有,鼻子輕嗅了兩下,口水差點從嘴巴里奪涌而出,“雪燕鮑魚……花滿天下……銀絲魚……還有香萍野菜……”天啦!這些都是他做夢也想吃的菜啊!趕忙抬頭一看,隨即又重重的垂了下去,“雪香館……”自己肯定是沒指望進去了,聽說這家店的菜是東大街最美味的,但招人的標準也是東大街最高的,他去試過三次,卻都被拒之到了門外。

    唐未,現年二十二歲,無父母雙親,無任何親友,目前的居住地是東大街后面陋巷里的一處不到五坪的小房間。

    因為對廚藝十分感興趣又酷愛美食,所以從十八歲起他就立志要走遍世界,嘗遍天下佳肴,而二十二歲時的這一站便是素有中國美食天堂之稱的東大街。

    在東大街上待了快半年,也吃到了不少的美味佳肴,但唯一讓他感到遺憾的就是始終不能進到雪香館工作,不然憑他的聰明才智,一定能在最短的時間里將雪香館所有的名菜偷學到手。

    唉,再看也是無望,還不如干脆回家睡覺,那樣的話肚子說不定就不會再感覺到餓了,加快腳下的速度,唐未朝著東大街后唯一的一條陋巷走去。

    “喲,回來啦,來、來、來,這個是給你的!”剛走到小巷的轉彎口,一道高亢的女聲喚住了他的腳步。一只涂著鮮紅蔻丹的玉手將一只紙包扔向唐未,而手的主人,此刻正斜靠在小巷的磚墻上一臉笑意的看著他。

    “什么東西?”手一抬,紙包正落掌中,打開,里面赫然是一只還微微冒著熱氣的烤雞。“嗚嗚……烤雞啊……我好想你啊!”唐未隨手將手中的外套和啤酒扔到一邊的地上,兩手抱著烤雞大啃起來,“烤雞……嗚嗚……今晚總算能填飽肚子了……”

    看他吃得一連油漬,女人咯咯地笑道:“知道你在楊柳亭受苦,所以我特地給你留了只烤雞下來,怎么樣,要怎么報答我啊?”

    “報答?好……好啊,下次……我免費幫你工作一個月!”口齒不清地說著,手里的烤雞已經去了一半,唐未將吃剩的雞骨頭往地上一丟,立即就有兩只野貓竄上來把骨頭叼了就跑。

    “真的?”笑得枝花亂顫,女人用手輕撥著及腰的卷發,聲音嫵媚地抱怨道:“唉,只怪我們店里的飯菜太難吃了,不然你怎么在我這待了不到一個月就走了呢!”

    趁她說話的時候啃完了烤雞,唐未將骨頭一丟,兩手在外套上擦了兩下,一雙紅眸在夜色里顯得格外妖異。他笑著捧道:“你店里的菜是不怎么樣,不過……娜姐你的心地卻是東大街上最好的了!”

    “就會說些甜話逗我開心,真是的,我店里的小姐們就是被你這么騙的暈頭的吧?!”掩唇輕笑,女人搖搖手道:“算了,不說了,我店里還有事,先走了,你也早點回家吧。”

    “冤枉啊,我什么時候騙過她們吶?!”雖然對她的說法頗不認同,卻也莫可奈何,事實上在娜姐店里工作的一個月里,他根本就沒和同一個女生說過超過十句話,因為所有的時間他都用來工作和……偷師了。揀起地上的外套,懶懶地應道:“知道了,這就回去。”

    爬上黑暗陰濕的樓梯,掏出鑰匙打開門,眼前的這個只有四五坪大小的房間就是唐未的‘家’。和所有的單身男人一樣,散落的衣服占去了屋子大部分的空間,唯一的家具就是一張大大的雙人床。

    隨意地把外套丟進一堆散發著陣陣異味的衣物中,唐未整個人往床上一倒,再也爬不起來了。

    “該死的老頭子!敢這么整我!敢不給我吃飯!”狠狠地低咒著,唐未閉著眼靜靜地躺著。其實被那個老頭子呼來喝去倒不算什么,最令他生氣的是他居然無緣無故的扣掉自己一頓晚飯!想起那些香氣四溢的佳肴,嗚嗚……哪里是一只烤雞可以替代的啊?!

    “哼哼,等我吃遍了你店里的料理,一定先炒你的魷魚!”小聲地嘀咕著,唐未歪著頭,沉沉地睡去。

    太陽初升,刺眼的光芒從窄小的窗戶斜射進房中。被突如其來的光線擾得不得安寧,唐未嘀咕一聲,茫茫然地從床上爬起,然后,拿起一旁的鬧鐘……

    “完了!遲到了!”急沖沖地從床上跳起,唐未一邊套著衣服一邊大叫,來不及穿戴整齊,‘咚咚咚’地便往樓下狂奔。今天是領薪水的日子,若是被那個老頭知道自己遲到,還指不定會被扣多少工資呢,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血汗錢吶,怎么能輕易的就被別人剝削掉!

    *****************************************************************************

    “恩,這個地方不錯、不錯!”東大街后的陋巷里,一抹淡的幾近透明的白色人影突然出現在空無一人的角落。人影環視了一下周圍,不住的點著頭,連連稱好。

    那人影伸出左手在空中一撈,不知從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張皮紙,右手做筆在上面虛畫了幾下,等了一會,人影搖著頭,失望地嘆道:“唉,好象還是不行啊!”說罷,他便要將皮紙收起。

    可就在這時,皮紙陡然震了一下,然后發出了一陣刺目的強光,接著就只聽見皮紙中傳出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爺爺,是您嗎?您在哪里,我們大家都很擔心您啊!”

    “小月!”白色人影驚喜地大呼出聲,捧著皮紙忍不住老淚盈眶,“小月啊,爺爺好可憐啊,爺爺就快要消失啦!”

    很是焦急地,那位名喚小月的女子問道:“什么消失?爺爺您現在在哪兒?我們現在就去接您!”

    “爺爺也不知道啊!”像是在哭似得,人影淡淡的身形看起來頗為狼狽。

    “不知道?”小月的聲音里壓抑著濃濃的怒氣,“那您就想辦法回來啊,家里的人為了找您都四處散開了,只有我還留在傳訊房等消息。”

    “幸好你在啊!”抹抹鼻子,人影不好意思的笑道:“我自己是沒辦法回去的,小月啊,幫爺爺個忙,去爺爺的房里把桌子上的黑色石頭打碎了,記得,要用術力打,不然是沒用的。”

    “黑色石頭?”小月先是一愣,接著大吼道:“爺爺!你竟居然私自使用廣界石!你知不知道這是違背神約的?!”連尊稱都省了,此刻的小月實在是被自己的爺爺氣得不輕,不僅僅是氣他的鹵莽行事,同時也是氣他的違忌行為!

    “嘿嘿……那個、那個,不小心的、不小心的!”聽見孫女的吼聲,人影怕怕的縮起了肩膀。

    沉默了半晌,小月的聲音再次響起:“算了,您等一下,我這就去!”

    “好、好……”喃喃地應著聲,再也不敢再多說什么了,人影自知理虧地安靜等著孫女的回音。

    ‘叮叮鐺鐺’,一連串悅耳的錢幣滾動聲在白色人影的身后響起,回頭望去,一枚硬幣正朝著他的方向疾滾而來。

    “我的錢啊!”陌生的男音正快速的朝這邊傳來,著急地后退了幾步,人影四處張望著試圖想藏起自己的身子,可惜為時已晚,那聲音的主人已經沖到了他的面前。

    “呵呵,不好意思啊,你的腳踩著我的……鬼……鬼……鬼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9-m
少校,你的夫人又跑了
作者 沫以雲
  【甜爽文,身心乾淨1V1】   心情好時是溫柔小姐姐!   觸及逆鱗時是殘忍的暴君!   ...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