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異天風雲(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至高無上的權利或者巨大的利益面前,所有的情和義,總是顯得如此的弱不禁風。

    沒有了龍一的五個養子在權利中心對龍一其他九個兒子權利的制衡,龍一的長子,也就是異天大陸唯一的皇帝很快的感受到了來自九個弟弟的威脅。

    皇帝開始著手對九個弟弟進行削權,他的九個弟弟,不但是戰功赫赫的戰將,而且,更是少有的具備很高的政治智慧的政客。

    這九個兄弟面對皇帝的出手,他們甚至比父親的五個養子還要恐懼,關鍵是他們也不想或者說的確切一些,他們絕對不甘心失去辛苦大半生打下的權勢。

    他們不是父親的五個養子,所以,他們不會束手待斃。

    他們的不甘心,他們的恐懼,導致了九個兄弟走到了一起,這一次的兄弟齊心,不再是對付父親的五個養子,而是對抗他們的大哥,也就是異天的皇帝。

    九個兄弟有前車之鑑在那裡時刻的提醒著他們,如果等作為他們大哥的皇帝哪天出手了,他們的勝算必然難測。

    因此,九個兄弟將心一橫,提前出手了,正是本著先發制人的戰略設想。

    大雪狂舞的某天早上,異天大陸的始皇帝在睡夢中被門外闖入的小太監吵醒,始皇帝正欲怒而訓斥時,那闖入的小太監戰戰兢兢的噗通跪下,支支吾吾的異常恐懼的從嘴裡蹦出幾個字:“陛下,反了。”

    陛下,反了,始皇帝聽著小太監詞不達意的話,他不愧是皇帝,立刻從小太監的隻言片語中意識到出大事了。

    始皇帝倒也霸氣,他怒斥道:“慌什麼?”

    始皇帝超出常人的冷靜,臉上怒意掩去,穿上戰甲,手握天子劍,走出寢宮,冷漠的聽著身邊大臣急促的說著具體什麼情況。

    整座都城被皇帝的九個弟弟連夜率領的修行者大軍圍的如鐵通一般,削權的事情還沒有怎麼執行,九個皇弟便叛了。

    如今的局勢,和昔日對付龍一的五個養子截然不同,皇帝的九個弟弟各個手握重兵,他們九路修行者大軍合兵成一,又是先發制人,皇宮內的那位皇帝爺根本沒有絕對的力量蕩平叛逆。

    九個兄弟圍了都城之後,他們便派出談判代表進入都城皇宮和皇帝談判,九個兄弟一天一連派出七批談判代表全部被皇帝斬殺在正殿之外。

    九個兄弟根據之前密謀好的,開始發起對都城的攻城戰,與此同時,他們還派出幾路大軍去迎頭痛擊馳援都城的大軍。

    九個兄弟很清楚,只要攻破都城,進入皇宮,接下來的事情,便會按照他們設想的密謀的發展下去。

    既然是九個兄弟先動手,既然是先發制人,那麼,城內怎麼會沒有他們的內應呢。

    不出所料,當攻城戰發動,城內的內應則是第一時間也反水,此時城裡城外喊殺震天,血染紅了雪。

    城門被內應打開,九個兄弟各自率領著大軍殺入皇宮,至於說皇帝的那些救援大軍,早已被九個兄弟的大軍攔截在各處還在繼續著血戰。

    毫無懸念的九個兄弟一直殺到皇宮的正殿,站在宮殿石階上的始皇帝一臉的平靜,看著將自己團團圍住的叛軍,看著無數驚慌失措的太監文臣宮女,他皺了皺眉毛,微露鄙夷的神色。

    始皇帝手裡握著的天子劍浸染血色,他看了一眼還在滴血的天子劍,隨手一拋,天子劍如箭,貫穿其中一名大修行者的胸膛,那大修行者悶哼一聲倒在血泊中斃命。

    叛軍佔了都城,佔了皇宮,始皇帝知道大勢已去,他不願受辱,他一指出,一道白如雪的劍氣頃刻凝結成長劍。

    始皇帝看了一眼懸空於面前劍氣凝結成的劍意之劍,劍意之劍只是被看了一眼,便如飛劍,刺破近在咫尺的空氣,斬碎始皇帝面前固定於懸空的雪片。

    劍意之劍居高臨下的朝始皇帝心臟的位置軋了過去。

    宮殿周圍,頓時一片死寂的安靜,鴉雀無聲的安靜。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整座都城,整座皇宮,皆是披上厚厚的雪,整座都城的每寸天空,還在雪舞飄飄,地面上雪碎雪紅雪大面積大面積的狼藉如爛泥。

    劍氣凝化的劍意之劍擊破空氣刺碎飄雪,劍意之劍如一道璀璨的流星居高臨下的朝始皇帝的心臟貫穿而去。

    “砰!”

    始皇帝胸前的劍意之劍碎成齏粉虛無,那劍氣凝化的劍意之劍只是刺穿了始皇帝的盔甲。

    安靜,鴉雀無聲的安靜。

    “大哥,天下是我們十兄弟和父親一起打下來的……”

    “不止我們弟兄和父親吧。”

    始皇帝打斷二弟的話,言外之意這個天下不但是他們父子兄弟和將士打下來的,還有現在在冥亡荒的五個義兄義弟一起打下來的。

    甚至,冥亡荒的那五個義兄義弟對異天大陸的功勳要比他們十兄弟付出的血和九死一生要多的多。

    現在,那五個義兄義弟,又今何在!

    九個兄弟同時出手阻止了皇帝大哥的自殺,那麼,接下來便是坐下來談談了。

    最後,按照九兄弟事先密謀設想的那樣,整個異天大陸,被十個兄弟就像切蛋糕,一刀,一刀的最終切出十份。

    從此,異天大陸便出現了十個帝國,十個皇帝。

    異天大陸再次的由合一演變成十分。

    之後的近千年歲月,異天大陸上的秦國,趙國,齊國,楚國,魏國,燕國,韓國,孤竹國,唐國,宋國一直延續了下來,漫長的歲月,相互間有戰爭,有統一戰爭,但是,都沒有實現,十國的存在現狀一直延續了下來,並且一直是龍一的血脈後世子孫牢牢的佔據著統治權。

    隨著時間的輪迴,龍姓皇權和修行上再也難有大修行者問世,因此,皇權漸漸旁落,修行界再也看不到龍姓絕世大修行者震撼異天大陸了。

    十大帝國皇權和修行上的雙雙日落西山,於此相反的是十國境內其他的家族強人輩出,修行天才橫空出世。

    異天大陸一場針對皇權針對修行道權的重新洗牌密謀在無數個日日夜夜上演。

    這是一個通天的大陰謀,除了龍姓皇族,可以說,幾乎有權利地位的,無數的權臣,修行者都參與了此通天陰謀。

    千年後的一個最黑暗的一夜,那一夜,沒有星星,沒有月亮,整片一天大陸彷彿是冥界的一塊黑幕將其覆蓋在上面。

    冥界般的最黑暗一夜,墨色虛空悶哼的下著大暴雨,卻沒有雷聲,沒有閃電,像是無數的冥界鬼魂在哭喪。

    那冥界般的一夜之後,十大帝國換了天,又突然如雨後春筍冒出十個修行天權總殿,而且是每個帝國境內都有一個修行者統治權利機構,說他是修行者道門也對。

    那一夜後,龍姓便在異天大陸銷聲匿跡了。

    異天大陸十大帝國的皇權換了天,異天大陸的修行界換了天,之後,似乎整個異天大陸上上下下皆是默契的再也沒有誰會在公眾場合提起龍姓的隻言片語。

    似乎,異天大陸從始至終就沒有龍姓的人出現過,只是,那一夜,卻發生了很多的怪事,不少的參與殺戮的權臣或者修行者他們的子女莫名其妙的丟了,然後就是下落不明,生死無從知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回到過去調教自己
作者 張琅才盡
這是一個用生命調教自己的故事。 揹負債務的張琅,給以前的手機號發了一條短信,卻沒想到,自己跟...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