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啟動傳送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千年前,龍一的十個兒子率領著修行者大軍將龍一的五個養子率領的大軍一直追殺到冥亡荒。

    由於異天大陸的修行者和皇權實力的雙重強大,被趕入冥亡荒的龍一的五個養子以及那些修行者千人軍隊便在冥亡荒無奈的生存了下來。

    千年以來,無數的修行者以及他們的族人死在雪崩荒獸下的不計其數,同樣的,千年以來,他們無數次的率領修行者大軍試圖攻破十大帝國駐紮在異天邊境的修行者大軍皆是以失敗終結。

    冥亡荒的大修行者可以隨意的進入異天大陸,可是,他們的族人,特別是那些不能修行的族人,卻只能繼續的生存在冥亡荒。

    這些大修行者,根本不可能棄他們的家人族人於不顧獨自潛入異天大陸生活,更關鍵是冥亡荒如果沒有修行者守夜,那些荒獸將更加的肆無忌憚。

    為了家人,為了家族的人,無數的修行者,大修行者,世世代代的被捆綁在冥亡荒。

    冥亡荒千年來一直是雪覆蓋,這裡是極北極寒之地,人在這裡生存,真的很艱難,很艱難。

    千年以來,那些不能修行的人,超過半數的活不過五十歲,而那些能修行的,十個中,最終會有四五個死於和荒獸的血戰中。

    所以,儘管是千年過去了,當年龍一的五個養子也率領著千人遁入冥亡荒,可是現在五天的所有人加起來不過三五萬人。

    千年前,龍一的五個養子率領的五支修行者軍隊,他們分別沿著冥亡荒東西的方向開始駐紮開始定居開始繁衍子孫後代。

    因為龍一開創的修行道有十大鏡,其中修行到巔峰的境界是天之鏡,所以,龍一的五個養子分別在各自的寄居雪荒地創立了修行天殿。

    這樣的修行天殿總共有五個,冥亡荒的人們將五個修行天殿習慣性的成為‘五天,‘而且五個修行天殿都是有自己的名稱的。

    那五天,分別是指烏族的巫天,竇族的冥天,聶族的魔天,楚族的黑暗天,王族的彼岸天。

    至於說巫天,冥天,魔天,黑暗天,和彼岸天,這樣的存在和異天大陸那些宗門派家族勢力其內核是大同小異的。

    又因為每家開創的修行道門的名稱後面都有一個‘天’字,因此,生存在冥亡荒的人們都會習慣性的將巫天,冥天,魔天,黑暗天,和彼岸天統稱說成是‘五天,’且將五天的修行掌舵者尊稱天主。

    五天的修行者,皆是大修行者,甚至可以和異天大陸境內的那十天的天主一決雌雄。

    六年前,正是巫天,冥天,魔天,黑暗天和彼岸天的五天天主分別率領著各自修行道門內的所有強者潛入異天大陸,他們進入異天大陸後,不但將一些棋子留在異天大陸的十國境內,還做了一些事情。

    六年前的流血夜,他們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五天天主合力合謀祕密的救下一個嬰兒。

    當時用自己的兒子去替救回那個嬰兒死的,正是五天中的黑暗天的天主楚不凡的兒子,那個十步盡白髮的正是楚不凡。

    當年,楚不凡臨別前,他發動天牢陣,將他的妻子云寰困在其中,他則是將自己的兒子負在背上,率領著黑暗天最精銳的修行力量趁著夜色穿過異天邊境的守邊修行者大軍。

    楚不凡離別前發動的天牢陣竟然被他的妻子不惜墮鏡破掉,這才有歸來時的突然一擊擊殺。

    楚不凡很清楚,他的妻子必然是破開他的天牢陣時間不久,否則,以他妻子的性情,定然會不顧一切的殺入異天大陸試圖保住自己的孩子。

    “天主,少龍主的修行事情,我們黑暗天就能做好,何必發動傳送陣讓其他四天天主單獨派修行者過來呢,難道就憑我們黑暗天的修行實力,還教不好幾個孩子和少龍主嗎?”楚不凡身邊的一個年輕修行者道。

    上午時分,黑暗天的天主,也就是楚不凡下令啟動傳送陣,將四份內容一樣的信息通過傳送陣分別傳送給巫天,冥界,魔天,彼岸天的修行總天殿。

    “六年前,為了救這個孩子,我們五天的修行者皆是傷亡慘重,大半的年青生命都留在了異天的土地上,連他們的屍體都沒有帶回來,救回的那個孩子,不是我們黑暗天一家的孩子,是五天的,這是政治問題,不是單純的傳授修行問題。”楚不凡淡淡的道,自從六年前他親手將自己的兒子拋入火海,他重傷且廢掉妻子一身的修為和毀掉妻子的修行氣海雪山後整個人都變的落寞蕭索很多,他的弟子經常看到他們的天主站在雪地,一站便是一整天。他站的地方,正是六年前,他和自己的妻子一戰的地方,也正是他親手廢掉他妻子修為和摧毀他親自修行氣海雪山的地方。

    楚不凡身後的弟子似乎沒有聽懂天主話裡的深意,他轉而問道:“天主,我們黑暗天派出誰負責傳授幾個孩子和少龍主的修行呢?”

    “跟你說過幾次了,那個‘龍’字要去掉,再忘記,我便打發你去抄十家聖書三年。”楚不凡沒有動怒,平靜的接著說道:“就廉赤和赫連訣吧。”

    “天主,楚楚,楚楚這麼小您就讓她跟著侍女學習伺候人的事情,我不懂?”年輕人道。

    最近一年,楚不範突然叫自己的女兒跟著幾個侍女一起學著端茶倒水學著給人穿衣疊被甚至還學簡單的做飯事情。

    楚楚,可是黑暗天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可是黑暗天天主楚不凡的唯一寶貝女兒,楚不凡竟然讓自己的唯一女兒學起了伺候人幹各種粗活的事情來。

    楚不凡的心思,作為楚不凡得意的弟子夏侯爵豈能不知,他這樣問,其實是替楚楚抱不平。

    楚不範讓自己的唯一女兒學起了端茶倒水學起了疊被穿衣學起了做飯洗衣甚至還讓她學起了各種規矩,楚不凡這樣做,他的弟子,誰都清楚,他們的天主,這是要楚楚將來伺候著那位少龍主。

    他們的天主,為了救那位少龍主,先是沒了兒子,又沒了妻子,現在呢,他又要為了那個少龍主將自己的唯一女兒也推出去伺候人,這種種,總是叫天主的幾個知道真相的弟子心裡彆扭不舒服。

    “少主,一天天大了,身邊確實需要一個人照顧著,換成其他的侍女,我也不放心,而且,將來少主總是要離開這裡,回到他該去的地方的,有楚楚一直跟著照顧著,我也放心些。”楚不凡平靜的道。

    “要是師孃在……”夏侯爵突然住口,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楚不凡看著外面一望無際的雪地,半天嘆息一聲,揮揮手,示意自己的弟子去忙自己的事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被病嬌喜歡是什麼體驗
作者 渡鴉king
被病嬌喜歡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對於這個問題,陳青表示很贊。 如果這個病嬌,還是個半妖呢? 那...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