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時空行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自從上次王成將冰兔的靈核拿到星兒面前,星兒興奮的親了他一下后,每到休息的那一天他都會去后山逛逛,希望還能有什么收獲,今天也不例外。

    一大早王成便從床上跳了起來,風卷云殘般的掃盡了老人給他準備的早餐便出門去了。

    “峰爺爺,我走了!”沖峰老打了招呼,王成便急匆匆的向后山進發了。

    老人聽到王成的聲音,也是微微一笑:“這孩子!”

    出了門,幾次閃轉騰挪,王成就來到了他經常捕獵的地方。

    這片區域有什么野獸基本他都了然于心了,所以并沒有在此停留,而是向著更深的的地方行去。

    老人曾經說過,讓他不可深入過多,所以在行到上次遇到冰兔的地方,王成略一猶豫,又向里行了五百米才停下。

    他四處瞧了瞧,便開始探索起來,心里還默默的念著:“老天保佑我今天能有些收獲吧。”

    山腰木屋里,老人手里拿著筆,在桌上的草紙上寫著什么,不時還停下來,眉頭微皺,似是在思索什么。

    片刻,只聽得老人嘴里說道:“難道是缺少那個?”

    說著只聽得“砰”的一聲,就像空氣被壓爆的聲音,老人就那么消失了。

    一瞬間,老人坐過的地方,周圍空氣漸漸開始扭曲。

    突然又是“砰”的一聲,老人又出現在了原位。只見他額頭微微見汗,嘴唇也有些發白。

    “副作用越來越大了,難道我真的老了?哎,看來以后要少用能力了。”

    說完老人將視線轉移到了手里的一個瓶子上,瓶身奧黑,扁扁的,有成人的掌面大小,瓶口被一個骷髏頭形狀的瓶塞封著,瓶身上并沒有什么標記,看不出如何奇特。

    老人用手掌摩挲著瓶身,眼里流露出思念的神色,有絲絲的悲傷與不舍。

    “老友,不知道你現在可還在這人世?當年意氣風發的我,說著要獨自闖蕩一番,沒想到現在卻被困于此,落得這步田地。這瓶魂銀還是你當年專門送我的離別禮物,為此你險些喪命,這么多年我一直將它帶在身邊,現在終于要用到它了,希望會成功,那我此生也無憾了。”

    說完老人抹去眼角的淚水,低頭在紙上寫了些什么,又是消失了去。

    日近中午,王成很是郁悶的往山腰行著。本想著能有什么收獲,再讓星兒開心一下,可沒想到轉了一上午,屁都沒看見一個,他也只能無奈的回去了。

    十幾分鐘后王成便到了小溪邊上,上了橋沖著木屋喊道:“爺爺,我回來了。”

    等了一會,屋里卻沒人應聲,王成疑惑的向屋里走去,平時的這個時候老人都會等著他的獵物給他做飯呢,可今天卻沒人答應。

    王成推了一下老人住的屋子,門沒鎖,屋里卻沒有老人的影子,王成納悶,老人能去哪呢。

    說著,瞥了一眼旁邊那個老人禁止他再進入的屋子,好奇再次涌上了他的心頭。

    猶豫片刻后,他似乎是下了什么決心,便邁步走了過去。

    這次他學了聰明,用小刀從上面門縫里抵住了那個小機關,推門走了進去,又將門重新掩好。

    再次來到這個屋子,還是那些東西,擺放的位置也沒有變,青銅色的大鼎依然散發出陣陣藥香,讓人聞的身心舒暢。

    “屋子里也沒有什么特殊啊,為什么爺爺不讓我進來呢?”王成暗自嘀咕著,開始在房間里轉了起來,東瞧瞧西看看的。

    一切都和上次一樣,只是桌上顯得更加凌亂了些,上面擺放著一打草紙,看樣子像裝訂過的,王成走了過去,拿在手里看了起來。

    開始并沒有什么出奇的,上面的寫的和畫的東西,他都從沒見過,好像是一些符號,只有一些基礎的關于靈藥的他略懂。

    慢慢的往前翻,王成本來好奇的表情漸漸的變的吃驚起來,身體也開始顫抖了,越往前翻看,越是顫抖的厲害,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久未在他眼里出現的恨意又悄然涌現。

    突然他扔下本子,跌退兩步,眼里淚水奔涌,聲嘶力竭的喊道:“為什么?為什么你要騙我,難道你對我這一切都是假的?”

    說著他腦海里涌現出了和老人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老人的笑,老人背他回來,老人為他做飯,這種種場景另他鉆心的疼,那恨意在他眼中熊熊的燃燒著。

    突然“砰”的一聲,老人出現在了屋里,看見王成頓時一愣,再看看他的表情和被扔在地上的本子,老人只是無奈的微微一嘆。

    沒有為老人的突然出現而感到驚訝,王成憤怒的沖著老人喊道:“為什么?為什么?難道我真的只是個實驗品?”

    原來那個本子是老人的實驗記錄,從一開始到現在,上面記載了包括老人將王成買回來,訓練他,都是為了達到實驗目的。

    聽到王成憤怒的聲音,老人緩緩的撿起地上的本子,坐到椅子上,此時王成并沒有注意到老人似乎在瞬間蒼老了許多,一絲絲疲憊爬上了他蒼老的面龐。

    “孩子,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樣,起初……”

    沒等老人說完,王成便哭喊道:“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既然買我是為了做實驗,那為何還要給我希望?為什么還要給我那么多感情?我恨,我恨這老天,我恨你。”

    說完便哭著跑了出去,老人并沒有起身追去,只是在他臉上仿佛失去了生機似的,越發的蒼老了。

    “也許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吧,注定我刑峰將一無所有。”說完老人像坐化一般,靜靜的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了。

    王成哭著出了門,便向著峰巖鎮跑去。他心里想著,也許現在這個世上,只有星兒對他還是真的。

    以王成現在的身體強度,不到十分鐘便抵達了峰巖鎮,輕車熟路的向著星兒家的方向走去。

    當門外星兒玩耍的身影映入王成眼里時,淚水又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星兒是那么像他被殺害的妹妹啊!星兒似乎也注意到了他,蹦跳著走了過去。

    “王成哥哥,你怎么又哭鼻子啊?男孩子不可以總是哭鼻子。”星兒脆生生的道。

    “沒事,哥是覺的傷心,在這個世上一個親人都沒有了,還不如死了。”

    “怎么會呢?哥哥還有我,以后你星兒就是哥哥的親妹妹,你要保護我,所以不可以死。”

    聽了星兒還略顯稚嫩的話,王成一愣:“是啊,我還有星兒,她是我妹妹,我要保護他。”

    就是這一句簡單的話,似乎讓王成又找到了活著的希望。王成暗暗的道:“我要守護星兒,我要報仇。”

    王成并沒有和星兒說出關于老人的事,而是陪著她一起出去玩耍。他心里想好了,等晚上回去收拾一下,完成了老人的那個要求,也算是報了恩,如果不死,便回來守護星兒一輩子。

    放下了一切,王成輕松了很多,可他并不知道在他和星兒玩耍的時候,一隊黑衣人悄悄的穿過了鎮子,向著山腰奔去。

    王成離開后半個時辰,忽然老人緊閉的雙眼猛的睜開,眼神里的灰暗也消失了去,凌厲的目光仿佛實質化了一般電射而出,一股強大的氣場從老人身上爆發將周圍都吹的凌亂了。

    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就在這時傳來:“刑峰,沒想到你這把老骨頭,感知還這么好。”

    “哼,白烏,我再老也沒你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鳥人老啊。”

    話落老人便從屋中閃了出來,只見門外大概有二十的黑衣人將小屋包圍了去,他們都蒙著臉,沒有人注意到有一黑衣人在看到老人后驚咦了一聲。

    當頭一黑衣人穿著寬大的黑色斗篷,將臉都遮蓋了,看不出模樣,他看老人出來便開口沖老人說話,聽聲音正是剛才老人口中的白烏。

    “刑峰,不要呈口舌之厲,當年你確實有些能耐,長老器重你,才給了你壓我一頭的機會,如今你已是喪家之犬,長老門下令,將你格殺勿論,看來今天你的人頭是我的了。”

    話落一股奇異的波動從白烏身上傳出,讓人心神不穩,普通人在這種波動下估計會當場斃命,同時白烏身上也散發出淡淡的藍色。

    “不錯,你這個鳥人倒是有長進,突破成了附靈級初階藍段靈師,不過這些還是不夠看啊!”

    說完從老人身上也爆發出一股更強的氣息,老人身上頓時閃耀著淡淡的青色。

    白烏也是一驚,脫口道:“天獄級中階青段?!”

    白烏雖然吃驚,但轉眼便隨意的道:“刑老頭,你高興的太早了,你以為我就沒有準備?滅魂陣!”

    白烏話落,他身后那些黑衣人迅速的移動了起來,緩緩的將峰老包圍在中央,漸漸的一個六邊形成型,每個黑衣人手中都有一把白森森的骨劍。

    各自站定后,便雙手握劍置于胸前,劍尖垂下,緩緩開始吟唱什么,聲音短促有力。

    不得不說這二十人的配合的十分默契,雖然從他們身上的光芒和釋放的氣息看,只有戰魂高階紫段的水準,但在大陣的增幅下卻讓老人都感到一絲壓力。

    突然,吟唱身戛然而止,一個黑衣人大叫一聲“轉!!!!!”

    每個人噴出一口鮮血,大陣緩緩的開始轉動,一團烏光在老人頭頂成型,隨著鮮血的注入染上了一層血紅。

    老人看著頭頂那越來越濃的光團,表情開始變的凝重,因為有白烏在一旁牽制,老人也不敢隨意攻擊。

    正在老人思索如何破陣時,白烏開口道:“邢老頭,好戲還在后頭呢,哈哈哈……”

    隨著白烏的大笑,大陣又有了變化,只見每個黑衣人都舉起了手中的骨劍,領頭的那個黑衣人大叫“靈魂!融!”

    只見得,每把骨劍上一道灰色的光芒向烏黑光團射去,瞬間接觸,緩緩的融合在了一起。

    看到這一幕峰老也是驚呼一聲:“殘魂,好一個滅魂陣,白烏,這些骨劍封存的殘魂下了你不少功夫吧?”

    “為了你的人頭,這些都值得,哈哈,動手。”聽到白烏的命令,那些組成大陣的黑衣人緩緩的將骨劍指向老人。

    烏光一陣波動,噴吐出一把把血紅色的小劍,可以看到在劍身里都有一團淡淡的灰色光團,那是靈魂啊,只要灰色光團不滅,大陣便不會中斷。

    小劍在射向老人的同時交錯碰撞間,釋放出陣陣奇異的音波,倒是和白烏釋放的波動有相同的功效。

    老人面色凝重,小劍越來越近,老人身上的青光也越來越濃,還有兩米,老人動了。

    腰身一擰力量傳至手臂,右拳上撩,青光破體而出與紅色小劍碰撞在了一起,只見的一把把的小劍瞬間破碎,可是那團灰光卻被頭上的烏團吸了回去,又再次變成紅色小劍向老人電射而來。

    這個時候白烏也動了,只見他身前的空氣好像沸騰了一般,一個個紫色的手掌成型,向老人拍去。

    “破空掌!”靈師最基礎的遠程攻擊手段,當然在白烏手里用出來,遠沒有“基礎”那么簡單。

    此時老人剛剛接下滅魂陣第二輪進攻,白烏的攻擊也到了。

    “陀巖拳!”低喝一聲,老人手臂上的青光就像變成了巖石鎧甲一般附在了手上,一個側身左手甩出,對上了第一個掌印,借著反震之力,老人一個旋轉右拳轟出,借力,再旋轉,左拳出,就這樣他就像個陀螺一般在原地旋轉了起來。

    一拳接一拳的打出,將所有攻擊都抵擋了下來,同時老人身上的青光不減反增,卸下所有攻擊后,并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此時老人的眼神越加的凌厲,狂霸至極,哪里還有平時的淡然和慈祥。

    只聽老人大喝一聲:“白鳥人,接我一拳。”

    左腳一頓,止住身形,右拳借勢帶著濃郁的青光揮出,拳影破空向白烏打去。

    白烏也是心里嘀咕,這老東西,怎么還這么強。

    心里犯嘀咕,手上可沒慢了,只見一面面的紫色盾牌在白烏身前成形,足足有十面之多。

    拳影和盾牌瞬間接觸,盾碎,拳穿。十面全碎啊,不過拳影也損失了大部分能量,被白烏一掌打散了去。

    揮出這一拳后,老人也是有所喘息,猝不及防下,被滅魂陣的小劍射中,只見的小劍破體而入,鉆進了老人身體里。

    紅色融化,那一團團灰色的光芒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向老人的靈魂鉆去,只要能吞掉老人的靈魂,他們還有變強的機會,甚至借助老人的肉體得以重生。

    當灰團攻向老人靈魂時,老人也是身體一顫,一層青光瞬間將靈魂護了起來,可是怎奈那些殘魂都太過瘋狂,不停的突破,馬上就要和他的靈魂接觸了。

    峰老自身雖然修為高強,但他乃是力派的,并不修靈魂,所以一旦防御被破,那他的靈魂很可能被吞噬。

    “九龍烈陽鼎!”老人大喝一聲,他身后的屋子突然放出萬道光芒,滾滾熱浪襲來。

    小王成曾經見到的那個大鼎應聲飛出,哪還有什么青銅之色,只見它通透無比,似化為光芒一般。

    九個異獸昂首咆哮,在鼎身上游動,陣陣的龍吟傳來,分明就是華夏龍之九子啊。

    當九龍烈陽鼎釋放的光芒照在小劍上時,那血色紛紛退去,只留下了一團團灰色光芒像見了鬼似的飛快的躲進了烏團之中。

    只見大鼎飛到老人面前漸漸縮小,融進了老人身體,頓時那些進入老人體內的灰光,被凈化的一干二凈,老人身體被覆蓋了一層龍鱗一般,揮拳向陣中央的地面打去。

    “龍之怒!”一拳轟出,周圍大地迅速的震動起來,無形的音波向四面八方輻射。

    二十多個黑衣人皆吐血倒飛而出,眼看是不能活了,胸前骨劍也是應聲碎裂,看到這一幕,白烏心生退意,悄悄的就要離開。

    “白烏,哪里走,再接我一拳。九龍咆哮!”

    只見的老人胸前就像太陽一般亮了起來,“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一拳揮出。

    鼎身上的龍之九子,就像活了一般從老人拳里竄出,向白烏奔去,還沒待白烏有所動作,便到了近前將他團團圍住,瞬間便將其化為了灰燼。

    九條龍很是得意的昂首咆哮,從老人胸口返回了大鼎,老人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倒了下去。

    當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王成決定回去和老人告別,順便幫老人做完他的事情,畢竟老人曽給過他很多,于是告別了星兒向山腰行去。

    還沒到小溪旁,便聞到空氣中不一樣的味道,長時間打獵的經驗告訴王成這是血腥氣,他心里突然就泛起了不安,頓時加快了腳步。

    距離木屋越近越感覺不對,空氣中還混合著燒焦的味道。王成不再停留飛奔了起來,剛到小溪旁他便看到了凌亂的躺在地上的黑衣人,還有碎成一地的骨劍。

    當他的目光看到躺在地上,臉色蒼白,不知生死的老人時,頓時愣住了。

    那個曾經對他嚴厲但卻很慈祥的老人,現在卻躺在那里,胸口上有大片的血跡。王成突然覺得自己的心好疼,說不出的難受,他的身體似乎被抽掉了什么。

    快步跑過去,抱起老人,看著老人花白的頭發和蒼白的臉,他的心里是那么的愧疚。

    “爺爺,爺爺,你怎么了?你這是怎么了?我回來了,我不恨你了,我回來了,你睜開眼看看我啊!”王成搖動著懷里的老人,哽咽的呼喊著。

    似乎老人對這世界還有所眷戀,也許就是對王成的眷戀吧,老人緊閉的雙眼緩緩的睜開了,只是他的眼神是那么灰敗,看到王成的瞬間,似乎又有了神采,臉色也紅潤了。

    小小的王成并不知道,老人用的拳法對于他的身體狀況來說,是種必死的結局,現在也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

    “孩子,你聽我說,爺爺沒有多少時間了,接下來的話你必須認真聽,把它們牢牢的記在心里。”老人沙啞的說道。

    “爺爺,什么都別說了,你好好休息,你一定會好的。”

    “不,孩子,你好好聽著,爺爺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來自一個叫華夏的世界,在我們那個世界沒有修煉的人,機械高度文明,但有一種人擁有特殊的本領,那些人被稱為能力者,而爺爺就是其中之一。爺爺的能力就是時空穿梭,所以我們又叫時空行者。”說道這老人劇烈的咳嗽了兩聲。

    “爺爺,不說了,不管你是誰,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爺爺。”王成哭著道。老人欣慰的笑笑,繼續說道。

    “我本想著完成實驗的最后一步在告訴你的,沒想到你卻看到了我的筆記。其實爺爺已經找到解決不穩定因素的辦法了,那個實驗現在已經變的很安全,他是爺爺畢生的努力,也是讓你變強的方法。還有這個,你收好。”說著一團光華從老人胸口飄出,還不待王成看清是什么,便融進了他的胸口,老人接著道。

    “孩子,爺爺不能再陪伴你了,我一生所學的和所會的都在那團光華里,記得用心去體會,你會找到答案的。最后你要答應爺爺一件事。”聽到爺爺的話,王成哭著點頭。

    “不要追查爺爺的死,也不要為我報仇,有些東西你還小,不知道最好。還有……要照顧好……星兒……他是……爺爺在另一個世界……救下的……”說道這老人的聲音戛然而止,手也緩緩的垂落。

    “不!!!!!!賊老天,為什么?為什么總是要拿走我的東西?為什么?”王成眼睛一片痛紅,低下頭看了看懷里的老人,堅定的道。

    “爺爺,星兒我會照顧好的,但是仇我一定要報,我要讓他們知道,拿走我的東西,就算是老天也要付出代價!”

    ………………………………………………………………………………………………………

    劇情慢慢要展開了,且看我們的小王成如何報這學海深仇,又如何守護星兒,未完待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