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詩與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流逝。

    轉眼間,來到這個古代,已經三個月了,時間也漸漸從春天轉向盛夏。園林、假山、樓閣、院落、街道、畫舫,寧毅也漸漸熟悉了這個古代的世界,只是許多時候,總會覺得無聊。

    大概是以前忙慣了,如今沒有電腦沒有工作,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做,總會覺得手癢。蘇家是樂於見到他的無聊的,畢竟之前讓他入贅,原因就是為了給蘇檀兒一個留在自己家裡不至於嫁出去的理由,而這個理由,最好還沒有太多的不安分。當然,總的來說,他還是在享受著這無聊的一切,每天走走逛逛,看看古代的人情風物,看看古代的仕女,腦子裡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最多的還是看見某件事物就想著自己如果來做,能讓利潤提高多少倍,如何賺錢。

    老闆當太久,魔怔了……他這樣笑罵自己,於是這些事情只是想想,隨後又沉澱回腦海深處。

    相對於他的悠閒,自己那個名義上的妻子蘇檀兒就顯然很忙。不過,無論如何的忙,她基本上會按時的回家吃飯,從這種意義上來說,古代就有古代的好處,女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像男人那樣隨隨便便,退一步說,古代工作的節奏感也沒有現代那樣讓人喘不過去,每天揹著電腦,飛機飛這飛那,隨時處理大量信息的事情,在信息流通並不迅速的時代裡,產生不了這樣的工作狂人,你總能找到時間休息,因為你下達了一個命令,那邊還沒反應過來呢。

    大概是將自己當成了真正老實木訥的男人,每天坐在一起吃飯,挑起話題的也總是她,交流信息,活躍一下氣氛,寧毅也就隨口敷衍兩句,他在商場打滾那麼多年,也早已養成了隨口說話都不會讓人覺得是在敷衍的本領,比蘇檀兒段數要高得多,於是每次在一起吃飯,寧毅都會想起電影《史密斯夫婦》裡的兩人。

    吃飯完,如果下雨,大家多半在各自的房間裡,蘇檀兒看書,偶爾隨手彈彈琴,做做女紅刺繡,他就單純是看書寫字,要不就發呆,偶爾找張紙做做以前常做的商盤推演,為股市做假設之類的,隨後又覺得沒意思——除非有急事,蘇檀兒也會坐了馬車出去。若是天氣好,寧毅基本是出去閒逛的,蘇檀兒也會去看看城裡的店鋪作坊,兩人分道揚鑣。

    名叫小嬋的婢女一直跟著他,幾個月來大概就成了專門服侍他的侍女,這也是蘇檀兒的安排,看得出來小嬋有意與他搞好關係,在房間裡收拾東西時總會嘮嘮叨叨地說些話、家長裡短的,或者說小姐今天去了哪裡哪裡啊,做了什麼事情啊,對於這個小姐,看得出來她很佩服也很喜歡,蘇檀兒對下人的確是很好的。而寧毅的迴應,大抵也就是點頭笑笑。出門的時候這個小姑娘總是跟他在後面,有時候他也會過意不去,走得累了就在附近的茶館坐坐,吃點小點心,小姑娘也會從精緻的小荷包裡拿出碎銀子來付賬,讓他感覺古代的二世祖大概也就是這樣的生活。

    現代也差不多,他出門買東西都不用自己刷卡的……額,貌似已經很多年沒有真正出門買東西了。

    他最近喜歡在秦淮河邊看人下棋。

    那河邊一處並不算太熱鬧的街道,處於城郊,位置稍稍有些偏,沒有大的店鋪,路上多是些挑擔子來的小商販,行人也不算多,臨河的一棵樹下常有個老頭在那裡擺棋盤,偶爾會有幾個老頭在那兒看,偶爾也會有些書生過來,旁邊有個茶攤,那一次是他與小嬋走得累了在這邊歇腳,一邊喝茶一邊就隨意看了看,下棋的兩個老頭棋藝都很高,他想著不愧是古代,隨便兩個老傢伙都下得這麼好。此後就常常過來,一個老頭是固定的,對手則常換,不過看久了,大抵也是些熟人,棋藝普遍很高。

    這樣的腦力勞動,大抵也是他在這邊能找到的不多的娛樂之一了。事實上秦淮河是當時公認的最為繁華奢靡的地帶,各種畫舫妓寨成群,一到晚上便成了不夜天,他每天走著,也常常聽說一些風流韻事之類的,只不過凡事要講分寸,他既然是入贅到蘇家,與這類娛樂,大抵是絕緣了。不過他上一世對各種窮奢極欲的事情就已經是閱盡了繁華,現在自然也不會有很大的興趣。

    隨後的一天,天氣有些陰,但看來下雨還早,他與小嬋去到茶攤,又是兩個老頭在下,大約下了一陣,一名家丁模樣的人往這邊過來,與一名老人說了幾句話,那老人點點頭:“秦公,家裡有急事,這局棋……”

    “眼下不分勝負,算和局如何?”

    “如此甚好……”

    兩人文縐縐地說了幾句,隨後一名老人走了,擺棋攤的老人開始收子,寧毅一口喝完了手中的茶,站了起來:“沒得看了,小嬋付賬吧。”

    小嬋正拿出荷包,後方那老人開了口:“這位公子最近都來觀棋,想來對此道頗有心得,可願與老朽手談一局?”沒對手了,隨便抓個人。

    “呃……”寧毅愣了愣,看看天色,“一般啦……好吧。”

    他在老人對面坐了下來,幫忙收棋的時候,自然也有“公子是何方人士”之類之類的事情,寧毅隨口回答幾句,收完棋,猜子,寧毅執白先行,他也不客氣,拿著棋子啪的放上去。

    “呃,這開局……”那老人看他一眼,隨後只是皺了皺眉,跟著下。

    如此你一子我一子的大概下了十幾手,那老人眉頭皺得更深,疑惑地開口道:“公子的棋藝,敢問是跟何人所學?”

    “看棋譜自己琢磨的。”

    “哦,難怪……”

    這句話後,老人倒也不再多說,河邊的樹下兩人默默地對弈,小嬋坐在一邊,偶爾抬頭看看天色,她對圍棋實在不懂,只是覺得越下那老人便想得越久,一頭皺紋更深了,不時抬頭看看寧毅,或者偶爾搖搖頭,棋盤上白子聲勢浩大,黑子漸漸被殺得七零八落。

    大約一個多時辰後,老人投子認負,抬起頭來認真打量了寧毅片刻,寧毅還是那副淡淡的似乎覺得一切都很有趣的模樣:“公子的棋力……高超,只是下棋的手段上,是否有些……”這老人斟酌著用詞,寧毅收拾著棋子,倒是笑了笑:“下棋求勝,就像兩軍對壘,哪有手段之分?”

    “下棋乃君子之學……”

    “老人家覺得下棋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心性。”寧毅隨口說著,將棋子一顆顆地收回來,“準嗎?”

    老人愣了愣,微一沉吟,隨後倒也搖頭笑笑,伸手收拾棋子:“倒是不怎麼準。”

    收拾好棋盤,眼看天陰欲雨,寧毅與小嬋往蘇府的方向回去,一路上,小嬋看他的眼神倒是變得有些訝異,忍不住問道:“姑爺贏了?”

    “啊,以後怕是不好再過去看棋了。”

    “為什麼啊?”

    “你看他不是覺得我是壞人了麼?”

    “下盤棋就覺得姑爺是壞人?”小姑娘回頭看了一眼,“準是因為姑爺贏了他,他生氣了……老公公氣量真小。”

    這話自然也只是隨口說說,那老人也是頗有涵養的人,自然不會為了這種事情而生氣,只是這時候的圍棋很講分寸,朋友間下棋,光明正大,點到為止,一些咄咄逼人甚至死纏爛打失了風度的手法就不會亂用,但下棋這種事情之於寧毅不過是單純的腦力博弈,再加上雙方信息量的不平衡,儘管老人也有著相當高的棋力,還是被寧毅接二連三的小手段殺得潰不成軍,也算是給寧毅的心裡帶來了現代人欺負古代人的小小滿足感。

    這天回到家,蘇檀兒也正從外面回來,名叫杏兒的小丫鬟正招呼著幾個人往小姐的房間搬布料,大概是新貨,花花綠綠的。眼見他們回來,樓上的娟兒倒是捧了一個大木盒下來:“姑爺,姑爺,小姐聽說姑爺很喜歡下棋,今日上街看見了,特意買回來送給姑爺的。”實際上是別人送的禮,蘇檀兒用不上,順手拿回來的,卻是個裝了圍棋的盒子。寧毅倒是嚇了一跳:“這樣,替我謝謝娘子了。”

    “姑爺自己謝吧。”小姑娘嘻嘻一笑,又跑上樓去,寧毅搖了搖頭,端了圍棋回房,這邊又沒什麼認識的人,跟誰下呢?

    娟兒回了房間,幾個搬貨的人已經從院子裡出去,她學了寧毅的聲音:“小姐,姑爺說‘替我謝謝娘子了’。”隨後被正在看賬冊的蘇檀兒順手敲了一下額頭,主僕幾人算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雖然講著尊卑,但一向也有著如同姐妹般親暱的感情,不過蘇檀兒在忙碌的時候,倒也不好開太多的玩笑,看完賬冊,蘇檀兒仔細看了看那些布匹,這時候嬋兒、杏兒也進來了。看見嬋兒,她倒是笑了笑:“今天又跟著姑爺出去看下棋了?”

    “嗯。”嬋兒小腦袋搖了搖,“看不懂。”

    “圍棋我也不喜歡。”蘇檀兒晃了晃腦袋,出門回家地忙了一個上午,這時候才稍稍能休息一下,順手拿起桌上擺著的一張宣紙,皺起了眉頭問嬋兒:“這真的是姑爺寫的詩?”

    那宣紙是嬋兒早上順手拿過來的,這時探頭看了看,便即確認:“是啊,我看見姑爺寫的,說練字呢。”

    蘇檀兒又皺眉看了幾眼,方才放下來,這詩是嬋兒早上倉促拿過來的,隨後蘇檀兒便準備出門,到處跑了半個上午,回來才有時間看,方才在下面的杏兒也還沒有看過,見小姐表情豐富,感興趣地過來瞧。三個丫鬟其實都有學過詩文算數,這時拿在手中,卻也將小臉皺成了包子。

    “三藕浮碧池……筏可有嬡思,露珠……溼沙壁,暮幽曉寂寂……什麼意思啊?”

    另一邊的房間裡,寧毅站在桌前整理著宣紙稿,準備拿去扔掉或燒掉,他昨天練字寫了十頁,這才發現少了張,略想了想,卻是搖頭笑了起來:“你們能看懂就怪了……”

    隨後,下起雷雨來。

    夏季的大雨來的就是猛烈,漫天聲響中,天色暗得像是到了傍晚,不過這樣的天氣裡推開了窗戶,看著外面浸在大雨中的那一片園林宅邸,倒也頗有悠閒的意味,從這邊看過去,偶爾也能瞧見蘇檀兒與幾個小丫鬟在對面房間裡走動的情景。不一會兒,嬋兒拿著一些顏色的布料過來時,寧毅正在書桌前打開那盒圍棋看:“姑爺,小姐說這是新進的絲綢,讓婢子給姑爺量量,做身衣服呢,姑爺看看喜歡哪種顏色吧。”

    “隨便。”

    “做新衣服可不能隨便。”小姑娘嘟嘟囔囔地說著,拿起軟尺給寧毅量了身高體長。寧毅看著外面的大雨,隨後看看身邊的小姑娘。

    “下午有事嗎?”

    “沒什麼事呢。”

    “來下棋吧。”

    “婢子不會圍棋。”

    “不下圍棋,我教你下五子棋。”

    “五子棋?”小姑娘抬頭望著他,眼中閃過迷惑的神色,沒聽說過這種棋啊……

    於是,這個向來有些安靜的小院落,到得下午,便常常能聽見有小姑娘的歡呼聲響起來了,雖然平日裡還算得上安靜沉穩,但蘇檀兒十八歲,她身邊的三個小丫鬟都只是十五六歲的年紀,真遇上有趣的事情,也難免有些忘形。另一邊的房間裡,蘇檀兒坐在窗前看書,杏兒與娟兒兩個小丫頭正排排坐在小板凳上刺繡,偶爾聽見對面的雨聲中隱約傳來“我贏了我贏了”的歡呼聲,就免不了好奇地抬頭望望,如此重複幾次,杏兒被針扎破了手指,將指尖吮在嘴裡疑惑地往那邊張望。

    “嬋兒這丫頭,怎麼了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53 篇書評 我要發表
TingChen

153
TingChen
發表時間 2019-10-16 13:57
評分

經典必讀!

Basalt

【Vip卷】 第七九八章 天地風雨 無夢人間

152
Basalt
發表時間 2019-10-10 09:33

原來「古城CD」是成都啊... 有賴於其他盜版網站的解碼,真是長知識了...

Basalt

【Vip卷】 第六七八章 靂靂雷霆動 浩浩長風起(四)

151
Basalt
發表時間 2019-09-28 17:54

如果可以的話,建議把你們簡轉繁的「平治」都換回「奔馳」,老實說現在沒什麼機會寫平治了...

Basalt

【Vip卷】 第四五四章 情感問題(上)

150
Basalt
發表時間 2019-09-10 09:52

事不過三,看來就這樣了,就把重複跟錯別字當成臺灣起點的特色吧...

以下問題小編皆已寫信給編輯了!

Basalt

【Vip卷】 第四五三章 暖冬、小家(下)

149
Basalt
發表時間 2019-09-10 09:33

這一章最後一段,從「蘇氏?寧家?」到「是王山月與蘇文昱回來了」重複了一段... 是說這確定不是盜貼?有版權的是吧?

本月排名
156
本月票數
1
41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封侯
作者 高月
“戰場上得不到的,不要期望在談判桌上得到。” 建炎四年的富平之戰,是宋金爭奪陝西乃至西北的戰... (馬上閱讀)
180
一離成名
作者 芝麻花
李金花只是想把渣夫賣給小三,沒想到戲演的太過了把自己整成了名人。 (馬上閱讀)
180
首席老公別惹我
作者 楠楠李
“BOSS,慕小姐回國了!” “嗯!”男人淡漠的應了一聲。 “BOSS,有人... (馬上閱讀)
180
一品天下
作者 桂仁
新書《天下第一美》已開,歡迎圍觀! ——————————————————   沐念福曾經想... (馬上閱讀)
180
金鳳華庭
作者 西子情
老南陽王病逝前,為安華錦選了一個未婚夫,名門世家顧家的七公子。 傳言顧七公子溫雅玉華,風骨清...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