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好時光(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四月底的芙蓉園里一片春光明媚,只是過了大半個月,氣候就有了大變化,暮春的微熱里已有了夏的氣息。草長鶯飛,樹木扶疏,湖光瀲滟,游人如織。公園一角圍著不少人,嬉笑的指指點點,還有人拿出相機拍照,正是林笑和朋友在這里拍COSER照。

    紅色短打,濃妝艷抹,梳著包包頭的林笑側坐在石頭上,微風拂面卻吹不散滿腹的惆悵,那廂她的弟弟林肅一身藍色長袍正在擺POSE照相。想當年他們一個扮演李逍遙一個扮演林月如在業界出了名,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招兵買馬的組了“清平調”,后來呢,上學的工作的,到現在林肅馬上就高三了,爸媽已經發了最后通牒,她自己獨木難支況且也該為明年的雅思考試做準備了,大家既然都沒了時間那就只有散了,就是這心里啊……想到此她不免又嘆息一聲,不經意回頭,看到一個小男孩呆呆的看著自己,林笑自然地做出和藹可親的表情,揮揮手細聲細氣的說:

    “你好,小朋友。”

    “妖怪啊~~”

    那小孩慘呼一聲飛奔出人群,圍觀者轟然而笑,滿頭黑線的林笑尷尬的傻笑,忽然在人群里仿佛看到一個熟人,心里不由一跳:不是那么……倒霉吧。

    那人是傅山。就是他讓一向低調的林笑在這短時間里成為全校八卦的知名人物的高材生傅山。話說一場校慶會演成就了蘇婉的美名,提高了李慕白的知名度,挖掘出天才傅山的另一面,這些都不足為奇,可為什么就只她林笑成了緋聞女主角?不就是和傅山在路上碰到說了幾句話,恰好他的女朋友來找,三人又說了幾句話,于是她第二天就在校園網的論壇上看到了當時的照片,還有那個現在想起都會氣的牙齒癢癢的大標題:當杉菜遇到藤堂靜。“老娘我有這么差嗎?!”她拍案而起怒道:“是誰這么無聊!見一次我踹他一次!”

    “息怒息怒,笑笑你自然不是杉菜那個飛機場。要胸有胸,要腰有腰,”張靜言幽幽的道:“不過那個簡寧到真的是藤堂靜,父母都是大學教授,他伯父是公安部門的高官,她本人正在上醫大,成績名列前茅,書香門第,權貴之家,前途無量。”

    “她怎么樣關我屁事!”

    “唉,看簡寧這個樣子,如果是我絕對不會站在她旁邊,貌美如花不說,再看全身那些行頭。這樣的人才是滿足了女主的所有條件,更難得的是那份淡定從容,我想人家是絕對不會自稱老娘的以及說什么屁不屁的,”陳嘉木在一旁陰測測的說:“從長相到氣質,這位大小姐可真是百搭,配的起青春沖動單純男,也可配老辣腹黑多金男,上至帝王將相,下到俠客富賈,岐黃之術又都是現成的,多完美的穿越女主啊。”

    “最重要的,”沈欣然也湊過來奸笑著說:

    “如今你的顏不流行了,瞧這濃眉大眼,鼻直口……嗯……,嘻嘻,美則美矣,毫無靈魂,看人家傅山的貴族氣質,還有人家……”

    “你們都給我閉嘴!一群腦殘穿越女!”林笑好氣又好笑佯怒道:“周六是不是不想去我家了?!”

    周六他們當然都去林笑家了,誰讓林笑想賣弄一下她老娘的廚藝,也更想看到自己那個弟弟被人上下其手臉紅冒汗手足無措的呆樣呢。

    可如今怎么會冤家路窄的遇上呢,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扭過頭裝不認識的林笑擦了擦頭上的汗。

    “林笑。”

    這樣您老人家還是能認出來啊,眼睛真毒……心里誹怨不已,但她還是裝作剛看到對方的樣子,驚奇的道:“啊,傅山!怎么是你,呵呵,我在拍COSER照呢。”

    “看出來了。”

    “呵呵,是嗎,你一個人?”

    “還有我爸媽,他們從北京過來看我。要去見下嗎?”

    “不用了吧!”**,林笑又囧了下,“那個,我要去照像了,改天再聊。”希望永遠都別再遇到了!

    “好。把手機號給我,以后好聯系。”

    傅山自始至終都是那副淡淡的表情,說出的話仍然很有氣場,呆了一下的林笑不自主的報出了手機號,也沒見傅山拿手機,就只點點頭轉身離去了。風吹過,林笑瑟縮了下:這算女主還是女配的劇情啊。

    暑假到了,林笑一家去江南旅游,林笑的父親林若溪是雜志社的副編,母親梁展眉是一家私企的會計,這一家子能將時間對上倒也不容易,本來不準備帶林肅的,但看他平日用功,從幾次模擬考成績來看還是不錯的,提高也不在這十天半個月,又架不住林肅死纏爛打的央求,于是還是帶上他了。

    一行四人先到的南京,在林笑表姐家小住,很歡樂的逗了幾日八歲的小侄子,然后上海昆山蘇杭無錫揚州一路過來,眾人玩的人困馬乏,準備再在南京待上兩天就返程。

    這日他們就從揚州往南京去了,半道上下起了雨,天色昏暗如墨,豆大的雨下得又密又急,隔著玻璃什么也看不見,偶爾的燈光是來往的車輛,林笑半闔著眼昏昏欲睡的看著窗外發呆,耳畔隱約聽見前面坐著的父親在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時不時還引經據典的說一番典故,也不管那個尤煩文學歷史的兒子聽不聽的懂,坐在林笑身邊的梁展眉戴著耳機,里面播的不是蔡琴就是鄧麗君。

    忽然手機短信聲響起,林笑做賊心虛的忙掏出來看,是傅山的,小小的屏幕上閃著這樣的字句:下周陪我去趟漢陽陵,可好?

    林笑的心里頓時泛起三分甜蜜,繼而又忐忑起來。她與傅山之間在這幾個月里發展的很快,好友之上戀愛未滿,這種曖昧不清的牽絆如酒般純美,只是面對傅山喜怒不形于色的臉饒她性格直率坦蕩也還是不敢問出:我們算是什么關系?你和“藤堂靜”又算咋回事?我可不想平白做個千婦所指的三兒啊。還是說和他的距離感始終存在,這種距離是心里那點小自卑還是對愛情持久性的懷疑?她也不知道。再往遠的說,大學畢業她定是要去投奔在Y國姑姑那里去深造繪畫的,傅山也說要回北京或是要出國,那個時候他們會怎樣呢?象牙塔里愛情哪里禁的起這等考驗,你們鐵定要分!別不知死活了,被這樣警告過,可是……真的舍不得啊。

    到底林笑不是個婆媽的人,猶豫不決惆悵優柔到現在,自己都要煩死自己了,是該做個決定,就當回不知死活的女人又有何妨?想到此處林笑拿起手機發起了短信,車窗里映出她的側臉。

    “好的。回去我聯系你,有事詳談。”

    發完短信,她合上眼正待休息,只聽一道尖銳的急剎車聲驟然響起,林笑最后一次用這具身體感受到的是一回回翻滾撞擊帶來的劇痛,還有拼命護住自己的母親的懷抱,未等害怕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待再醒來,她已懵懵懂懂的獨立在一處九曲回繞的橋上,心中似明白又糊涂,四周煙霧繚繞,時有仙鶴飛起,舉目望去但見接天蔽日的荷花,林笑以為自己在夢中,但這場景卻又熟稔的緊,好像不久前才來過似地。忽而她聽到有人在說話,一個聲音年輕,一個聲音蒼老,說的都是不知所云的人和事,想要仔細去聽,忽感到身后有人拽了她一把,回身看去原來是一男一女,那女子的樣貌美的無法形容,寬袍廣袖,一頭烏黑長發無一物裝飾,風姿綽約尊貴美艷;而那男子竟是丑的令人心驚,貌若雷公,利爪獠牙,背生雙翅,一雙眸子發出熠熠的紫光。

    林笑還在不知所措,但聽那女子顰眉嗔道:

    “原來在此處,叫人好找!你還不快快把她領了去歸位,若是被主事的發現,連累的可不只你我二人。”

    那男子頹然道:“誰料一時疏忽竟會惹出這許多事來,耗掉你我百年法力不說,不知有多少人要糾結進來,即使有了結果只恐也難辭其咎,若怪罪下來不知帝君會如何責罰……再者,不經地府未飲孟婆湯前世難忘,時光錯位年代身份上亦有差池,奈何?況且她也未必能……”

    那女子打斷道:“休再多言,速速送她去吧,那時的事那時再說,若有人要糾纏其他,也不怕理論,千百年來因公因私此等事還少了去?何況此回不過是那三千界紅塵混沌地中的一處,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去處,錯便錯了,多送些好處與她便是了。”

    那男子長嘆一聲:“只能如此了。你且聽好——”他轉頭對林笑鄭重道“世間諸事皆有定數,縱是因緣先知,也萬不可道破更改,若是惹出了改天換地的大事天罰難逃,切記切記!”

    “等等,這是做夢還是真的?你們是誰?說得都是什么?我是誰?要去做什么?我的家人呢?”完全不知所以然的林笑急切的問道。

    “嘿嘿,那世已于你無緣,何必糾結,已是耽誤了時辰,快隨我去。”那男子說完攜了她的手便走。

    那女子卻是留在原處,她遙望著丑男子的背影不知何故竟嘲弄的一笑,又側首去看池中白蓮,煙水之間芙蕖千姿百媚株株亭亭凈植,少頃,她心有所感當即雙手結印掐算了一番,又閉目靜了半晌忽蹙眉訝然道:“劫?怎會?!”

    再掐指算了半天方自語道:“不過兩日,竟生出個變數,天命如此么?這回真不知如何收場……仙根并蒂,姻緣錯會,天道輪回,終有歸期。只可惜了那人……唉……不知他如何決斷……”后面的幾句已是幾不可聞,也不知那個“那人和他”是誰?

    且說丑男子帶著林笑到了一處懸崖,崖旁一塊大石,林笑見上面鐫刻有幾個古字,也瞧不明白,再往崖下看去,但見黑云滾動,又感到冷風如刀,不覺害怕起來,心里想到:這夢也太過真實。她又想到車禍,父母弟弟不知道怎么樣了,自己如今的樣子莫不是死了,現在是要去投胎?但又好像不是,不是說沒經地府什么的?還沒等林笑想清楚,只聽極高處傳來雷聲,其間又有金屬摩擦般的刺耳呼嘯聲,她大驚剛想問,只覺被人從身后一推,整個人便墜落下去,除了呼呼風聲依稀聽得那丑男子喝道:

    “來的好快,只是已晚了!”

    急速墜下的失重感讓林笑覺得頭暈目眩,她在意識消退前想:若是夢就讓我快醒來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50920_80_806-m
錦繡清宮:四爺的心尖寵妃
作者 雪中回眸
  穿越之後,就不想活了。真不是她矯情,沒法活了。穿來清朝也就罷了,還在四爺澓院。為毛是個侍妾...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