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小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或許是林瓔臨走前的連哭帶鬧起了點作用,這一世,林家倒真沒有為難林瓔這個孤女。不僅讓林瓔帶走了全部三房的私房,還為她在芙蓉鎮安排好了住所。

    院子不大,但足夠林瓔居住;雖然院子并不在芙蓉鎮的主靈脈上,但也不失是一個靈氣充裕之地。總體來說,林家沒有優待林瓔,但也沒虧待林瓔,這已經讓林瓔很滿意了。至于大伯安排的那些人手,林瓔則敬謝不敏。一來,林家祖宅沒有人愿意離開,林瓔也不愿意去當這個讓人怨憤的壞人;二來,林瓔之所以選擇退居芙蓉鎮,就是不希望自己的秘密被林家知曉,因此也不會接受林家安排的人手。

    早在林瓔搬家之前,她便吩咐春杏從人牙子那買了幾房人送到芙蓉鎮去了。林瓔的要求很簡單,無非是家世簡單清白,然后要買則是全家買下。赤城雖然是修士城市,但是還是有很多凡夫俗子居住在此,畢竟打掃衛生這種事情,修士是不屑為之的。因而對于這些凡夫俗子來說,若是被修士看中并選去干活則無異于一次“魚躍龍門”。雖然這些修士幾乎不會指導家中的丫鬟仆廝修煉,但畢竟和修士居住在一起,多少都有受到靈氣的滋潤。因而修士家的仆廝丫鬟大多健康長壽,所以不少人都樂意去修士家干活。即便林瓔是選人去芙蓉鎮,但依然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最后在春杏的挑選下,林瓔的拍板后,選了大概四戶人家并七八個丫鬟一同前往芙蓉鎮。

    作為林家的臉面,林敬還是派出了林家的法寶之一,風行舟將林瓔送往芙蓉鎮。芙蓉鎮在赤城東南千里之外,如果是尋常的交通工具,非要十幾日功夫不成。但是對于風行舟這種日行千里的法寶而言,不過是一日的功夫罷了。

    風行舟停泊在芙蓉鎮的時候,還是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這芙蓉鎮里雖然有幾個林家的元嬰老祖在靜修,但是剩下的絕大多數連林家的旁支都算不上,他們身份最高的也不過是攀附林家而活的外戶林家而已,余下的就是林家雇請的長工,負責打理林家和逍遙宗共有的藥圃。當然,培育最珍惜的藥圃則是由林家的旁系負責。這一房的家主名喚林敷,也算是林瓔的堂伯。不過林瓔曉得林敷攀附的乃是林赦,因而并不指望她能在芙蓉鎮得到多少優待。

    “見過堂伯。”不管如何,面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的。林瓔一離開風行舟,便按足規矩給林敷行了個禮。

    “不敢當!”林敷雖然是個奸詐之人,但并非妄自尊大之人,他的小心謹慎方讓他家在芙蓉鎮盤踞了近百年。“三姑娘乃是林府嫡親的小姐,老夫不過是林府看守藥圃的下人,當不得這禮。”

    “堂伯乃是家父同輩之人,如何當不起?”送高帽子誰不會?林瓔心中冷笑道。

    林敷見林瓔的表情不似作偽,再想到她不過是個12歲且未通過林府靈根測試的孤女,心中的警惕便放下了大多,而且在內心也頗有點瞧不起林瓔。畢竟林敷自己的大兒子已經拜入逍遙宗門下,雖然還只是外門弟子,但總好過眼前這個廢物吧?

    林瓔從林敷的眼中瞧出了不屑,但好在身體里的靈魂乃是個煉虛期的老妖怪,故而林瓔只是在心底暗暗冷笑了幾聲而已。

    “想來三姑娘也累了,老夫這就安排人送姑娘回自己院子里休息休息。”林敷也懶得再寒暄下去,便直接吩咐人將林瓔送走。

    “這老匹夫好生無禮!”春杏湊在林瓔耳邊低聲道。

    “慎言!”林瓔低聲吩咐道,“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盤上,受點氣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橫豎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我便會布下陣法,咱們自己過自己的不就成了?”

    “這里好歹是咱們林府的……”春心嘟嘴道。

    林瓔輕笑道:“林府那么大,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哦。”

    若是上一世,林瓔只怕會為這些事煩心,覺得全天下都虧欠了她。但是重生之后,林瓔并不看重這一些了,相較于不少修士來說,林瓔已經是很幸運的了。畢竟有林家庇護她,雖然林家苛待了她,但是靈藥和功法還是有的,總比那些一步一步靠自己修煉出來的修士來說,林瓔已經是幸運得太多太多。因而,林瓔才根本不在乎所謂的林家嫡女身份,也不在意林敷對自己的輕視。

    林家為林瓔安排的院子倒還在芙蓉鎮的拱衛之內,只不過并不在熱鬧的主干道上,而是在西北角上一個僻靜的地方。

    “這地方真冷清。”春杏抱怨道。

    “冷清方好修行。”林瓔打量了四周,心想自己若是沒記錯的話,附近就有一位元嬰期的林家老祖在閉關。林瓔依稀記得這位老祖是個心熱之人,在抵御獸潮的時候還指導過自己一二,促使自己順利從金丹進化到元嬰。原本林瓔還打算感謝這位老祖,可惜老祖在抵御獸潮之時,為了拯救蒼生,自爆元嬰而亡,連元神都沒留下,讓林瓔扼腕不已。“春杏,你吩咐下去,凡是我院子里的人,為人必須要謙虛敬慎、訥言敏行。若是有人在外搬弄是非或招惹旁人,便直接打殺了。”

    春杏聽到自家姑娘說道“打殺”二字已是殺氣騰騰,便知道自己家姑娘乃是認真,忙應了下來,“奴婢定會囑咐院子里的人,如非必要,盡量少出門。”

    林瓔點點頭,“你也可以告訴他們,但凡是盡心伺候主家的,除了有靈石做為獎勵之外,更少不了有丹藥賜下。”

    春杏知道蓬萊島雖然是修真人士居住的地方,但是俗世里還是用金銀結算,凡夫俗子輕易是拿不到靈石這樣的東西,更遑論丹藥。即便春杏一家在林家伺候了好幾代,也不過得了幾塊靈石,丹藥則幾乎沒有拿過。如今自家姑娘這般重賞,想來院子里的人也不會有那么多心思了。

    到了自己的院子,見過自己的仆廝丫鬟,春杏代表林瓔對院子里伺候的人敲打了一番。雖然大家被林瓔嚴苛的家規給嚇到了,但是后來又聽到有丹藥、靈石的獎勵便紛紛應承了下來。大家心里都在想,主家雖然苛刻了點,但是獎勵也是極高的,辛苦總是有點回報。

    隨后林瓔將一張圖紙交給幾個長工,要他們按照圖紙在院外布置一番;另外又吩咐了幾個粗使婆子在二門按照另一張圖紙也布置了一番。回到自己房內,林瓔則和春杏布置了另外三個陣圖。

    “姑娘,需要這般謹慎么?”春杏有些不解。

    “小心駛得萬年船。”林瓔閉上眼,感受了下大陣,覺得符合自己期望了,便點頭笑道,“日后你自己修行的時候一定要記得,沒有絕對安全之前,定然不能放松自己的警惕。”

    正當林瓔布下五個陣勢之后,陣勢的運轉驚動了附近閉關修行的那位元嬰老祖。

    “咦?”那老祖頗為驚訝道,“何時林家出了個布陣高手了?唔,一個迷陣和一個防陣,相輔相成完全擋得下金丹期以下修士的攻擊;等等,居然還有個防陣和殺陣,若不是我神識夠強大,那個殺陣差點就錯過了,——看來林家來了個有趣的小家伙嘛。最后那個聚靈陣也頗為有趣,不似一般聚靈陣那么霸道,卻兼有轉換日月精華的功效。看來出關之后,我定要去拜訪一二才是了。”

    當然,這位林家老祖的自言自語自然是沒有被林瓔所知道的。

    且不提林瓔在芙蓉鎮安排自己的院子,但說林家祖宅里已經是暗潮涌動。

    原本大房依靠大房嫡子林玟的風靈根漸漸地在林家坐穩了家主的位置,可未曾想二房立刻出了個有雷靈根屬性的林瓊。雖然林瓊素來不被林赦看重,但自從林瓊有了雷靈根,被幾位族老直接帶到逍遙居后院修行之后,林赦對林瓊是越來越看重。首先是將林瓊的母親抬成了平妻,這樣林瓊就有了二房嫡女的身份。這對大房來說是無比嚴峻的考驗,畢竟修**是強者為尊。若是大房沒有足夠的實力,林家的家主位置遲早會換人。

    “該死!”林敬在自己房內低聲詛咒道,“二房的運氣真的是太好了!”

    “不過是個雷靈根,日后修行到何種境界還尚未知呢?”林玟不服氣道。

    “雷靈根本就是占了先天的便宜,何況族里的那群老不死又打算傾力培養,只怕未滿十八就能筑基成功,屆時被說逍遙宗的內門弟子,怕是入室弟子也是當得的。”林敬氣急敗壞道。

    林玟本來還想說些什么,但是看到自己老爹暴怒的樣子,便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現在回想起來,我真不該將二丫頭送出府去。”林敬忽然道,“三房再不濟也是我嫡親的侄女,自然是站在我這邊的。如今將三房送出去,無異于自斷手臂。那四房本就是墻頭草,只怕私底下已經跟二房勾搭在一起了。”

    “父親大人,二叔家如何是二叔家的事情,我們只要做好自家的事情不就好了?”林珷忽然出聲道。

    “你懂個什么?”林家素來不重庶出,因而林敬對庶出的林珷就一直沒有好臉色。

    見自己父親出言教訓,林珷的臉立刻血紅一片。林玟心中不忍,將林珷拉到身邊,道:“父親,二弟說得不錯。咱們家是林家的家主已經是家規規定的,我們何須在意二叔的小動作?只要我們光明正大地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二叔又能奈何什么?”

    “說了你們也不懂!”林敬已經亂了分寸,他揮揮手,“你們回逍遙居去吧!這些日子給我在逍遙居好好表現,別讓大丫頭搶了風頭去!”

    “是!”林玟、林珷躬身道。

    大房如今煩惱不少,二房也好不到哪去。

    林瓊的母親本是林家的家生子兒,當年的二老爺也不過是酒后亂性才有了林瓊。既然都有了身子,少不得要給個身份。只是二太太乃是太一宗出來的女修士,心高氣傲得很。迫于自己太太的壓力,只不過給了個侍妾的身份,連正式的妾室都算不上。但是母以女貴,如今林瓊是林家最有前途的女修士,為了不讓自己這個庶女翻臉不認人,因此林赦不顧自己太太的反對,硬是將林瓊的母親抬成了平妻,合家都稱呼“小二太太”,這倒是將原來的二太太氣了個倒仰,隨時筑基期的修為,但也被氣得在床上躺下了。

    “夫人。”林赦在自己太太面前素來硬氣不起來,即便現在也只能柔聲安慰。

    “滾!”二太太絲毫不給林赦面子,“去你那個‘小二太太’那去啊!等我死了,她就是正牌的‘二太太’了!”

    “夫人這是氣話!”

    “氣話?想我堂堂一個太一宗的筑基期女修士,居然當初瞎了眼嫁給你這個不過練氣期的林家庶子!為了保住你在林家的地位,我苦苦求自己的師父出面為你撐腰!若不是有我師父出面,你現在還能呆在林家老宅?只怕二丫頭的今日,就是你的當日吧!”

    “夫人的恩情,林赦沒齒難忘。”林赦低聲道,“只是如今瓊丫頭極有希望成為逍遙宗的入室弟子,若不籠絡住她,日后林家的大權如何能落到你我手上?”

    “哼!”二太太雖然心頭還是火大,但是已經平復了不少。

    “你不想見到她,我就安排她去‘養病’便是了。只是一條,還請夫人不要為難她。橫豎咱們家也不缺這一口吃食,讓她安心養老便是了。何況她也并非修士,壽命遠遠不及你我。待她壽終正寢,誰還記得‘小二太太’?這林家二房的太太只有一人,便是夫人您。”

    林家二太太也不生氣了,當年她肯嫁給林赦就是看中了林家的心計,同時也是為了過一把林家當家太太的癮。二太太心知自己并非修真的天才,故而也絕了問道飛升的心思。與其苦苦潛修為了那不可知的未來,還不如好好享受現在。自己辛辛苦苦與林赦盤算,方才有了如今的大好局面。其實二太太也甚至林瓊是必須籠絡的,只是忽然間女人的小心思讓她放不下罷了。

    “吩咐下去,‘小二太太’病了,讓人安排個院子好生給她養著。但凡我這里有的,她那里也不能少。”林二太太瞬時恢復了往日的干練。

    ========================================================

    新的一周,新人新作求呵護!

    求收藏!求女頻推薦票!跪謝!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重生校園:晏少獨寵神算妻
作者 玄骨
  上一輩子,她的母親說:“顧煙,你天生命硬克人,我們當年拋棄你不是我們的錯,現在你妹妹需要,...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