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12年12月21日

    鉛灰色的天空,黑云滾滾,時有雷聲陣陣,攜帶著風雨洶涌而來。

    正午12時許,坐落于N市江寧區大學城的南工大學,大三大學生公寓7棟302宿舍內,潘曉嚶嚀一聲,伸了個懶腰之后才從酣睡中慢慢地醒來。

    就著室內昏暗的光線,潘曉漫不經心地歸攏了一下枕邊的催眠法寶——一壘厚厚的英語期末復習資料,半撐起身子拿過床尾放置著筆記本的斑點式小書桌,靠躺在床上翻看起各類小說網站。

    潘曉,23歲,藝術設計專業,家在C市天寧區南河小區。因為藝術設計系平日里的課程不多,于是她有了大量的空閑時間,導致的后果就是她成為了宿舍公認的“小說達人”,只要沒課就宅在宿舍里抱著個電腦看小說,標準的宅女一枚。

    當然,她能如此悠閑散漫的做枚宅女而不急著找工作也是有資本的。

    小時候,潘曉家境一般,潘爸爸的本職工作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普通農民,副職則是一個打鐵匠;潘媽媽的工作性質也是一樣,只是副職是打鐵匠的助手。

    八、九十年代的中國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國家大力發展經濟建設,在這股改革風的吹動下,潘父潘母也放棄了繼續務農打鐵,用多年的積蓄和積累的人脈經營起了一家小小的五金店。經過十幾年的起早貪黑、誠信經營,五金店的規模也是一擴再擴,生意更是紅紅火火惹人眼紅,潘曉家也因此累積了一筆小小的財富。

    開學剛報道的時候,潘媽媽就在潘曉強烈的威逼利誘下給她買了一臺價值不菲的蘋果小本本,跟著富家女羅小美玩兒了一年新鮮的大學生活后,潘曉就再也沒興趣的抱著蘋果小本本步入了宅女行列,提前過起了吃了睡睡了吃的米蟲生活。

    那小日子過得,別提有多舒坦了!

    “潘曉,你又開著電腦睡覺,這樣多不好啊!要知道電腦輻射對身體傷害很大的,你臉上已經長滿了青春痘了,還不趕緊注意一點。”

    剛睡醒的強淼淼斜睨了一眼潘曉桌上的筆記本電腦,掀開被子,慢慢地從床上爬了下去,嘴里狀似好心的勸告道。

    強淼淼,設計系的三大美女之一。家在L市,是宿舍里離家最遠的一個。家里兄弟姐妹三個,她排行老大,日子過得緊巴巴的,聽說家里還欠著一些外債沒還。大學三年,其成績在班里一直保持著中等偏上的位置,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卻憑借著絕佳的外貌條件和上下逢迎討好的手段每每幸運的擠掉了別的貧困生,獲得了各種名義的“救助金”,自此過上了半月女皇半月平民的美好生活。為什么說是半月呢?那是因為此女在半月之內必定花光了學校每月發放的助學金和家里定月打來的500大洋,然后靠著左鄰右舍和同宿舍的姐妹三接濟,凄凄切切的過完下半個月。

    “哦,知道了,下次一定關,呵呵。”潘曉不爽地努了努嘴。

    潘曉這人不愛計較,只要不觸及她的底線,她一般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性子樂觀堅毅有點偏冷淡。她比較欣賞直率的人,所以跟同宿舍的羅小美處得比較好。剛入學的時候,兩人也是最早相識的,再加上彼此性格又合得來,所以早早得奠定了革命的友誼。而強淼淼跟羅小美卻是相看兩相厭,就像天生的冤家一樣,一見面就彼此相看不順眼,必定要拌幾句嘴。

    因為這個緣故,潘曉雖沒跟強淼淼交惡,關系卻也沒有多親近,充其量只能算是同住在一個屋檐下的同學兼舍友吧。

    對于強淼淼的“好心好意”,潘曉雖然心里不爽卻也沒有多說什么,反正就是看見她開著電腦睡覺心里不爽,于是說話擠兌她唄。

    不過這也是事實,她總是時不時的在看小說中睡迷糊過去,雖然她每次都很有自知之名的在停電后去充了電費……哎,理虧在先啊,咱宰相肚里能撐船,何必跟她一般計較呢?

    一個宿舍已經有1000只鴨子吵吵了,若是在加上500只鴨子,這日子也沒法過了,太吵也麻煩啊!

    不過,她想息事寧人不代表別人也愿意放過她啊……

    “哎,你也別怪我提醒你,我只是擔心你的身體知道不?要知道女人最重要的就是一張臉,我們無時無刻都要保護好它,杜絕危害到它的潛在隱患。”強淼淼動作嫻熟的開機,穿衣,戴耳機,登陸網游西游記的游戲界面,輸入賬號密碼,打怪……

    靠~~~這貨典型的欠揍啊!

    潘曉氣得是齜牙咧嘴,恨不能上前狠抽丫幾個嘴巴子。

    “阿羅和大焦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宿舍?”

    不想一個控制不住干出驚世駭俗的女大學生宿舍斗毆事件,潘曉趕緊打斷強淼淼的掏心掏肺。

    “哦,她們兩個啊,一個估計和男朋友到公共親密區去復習了,一個估計又去尋找美食了。”強淼淼帶著耳機滿臉亢奮的一只手在鍵盤上按得噼里啪啦響,另一只手拖著鼠標在桌面上抖得跟得了羊癲瘋似地。

    眨了眨眼睛,感覺終于適應了室內的昏暗,潘曉開始在晉江,起點,四月幾個常光顧的網站來回找小說看,思想又神游起來。

    這雨已經下了一個禮拜了,雖然頭兩三天時斷時續的,但照這幾天的兇猛趨勢學校的道路肯定都給淹沒了。阿羅和大焦那兩貨還真是閑情逸致啊,這樣都不能阻止兩人的“熱情”。

    哎,愛情和美食的力量果然強大!

    “暈,她倆沒救了。”潘曉無奈地搖了搖頭,牛人都是讓人無法理解的。

    “誰說不是呢?”強淼淼也狀似感同身受的附和道。

    “對了,你說照這水漫金山的趨勢,我們明天的英語期末考試還會不會繼續啊?”

    “說不準學校今年還提早放寒假呢!你看這雨下的猛式,指不定再來一場1998年的“世紀洪水”呢!”強淼淼不以為然地說道。

    “呃……沒有那么夸張吧。”潘曉被她說得小心肝一跳一跳地。

    “嘖嘖,拭目以待吧!”某女幸災樂禍地桀桀笑著,活像白雪公主里面的老巫婆。

    “……”

    無語地翻了個白眼,潘曉挪開面前的電腦桌,探出小半個身子透過流理臺的窗戶往外看。現在是正午12點,外面卻已經跟黑夜似的,剛才還微亮的天空已經完全黑漆漆一片了。

    陰沉沉的烏云,雷鳴閃電,雨水像幾輩子沒痛快下過一樣從天空往下倒著。更兼的,還有呼嘯的狂風時不時的敲著哪個宿舍放置在陽臺的晾衣架和花盆等物,發出乒乒乓乓的哐當哐當聲,也不知是被風吹倒了還是掉落在地上摔碎了。

    話說,今晚午夜正是世界末日啊~~~

    雖然瑪雅人的預言可能是隨口扯談,但是這幾天的天氣確實是很有那么點預兆性!

    “哎,午飯怎么辦?總不能一直窩在宿舍不吃吧?再說,我們也應該去超市買點東西過冬不是,誰知道這鬼天氣持續到什么時候?”潘曉低頭看著底下那個玩的不亦樂乎的人影,一臉無奈。

    這家伙的神經也太粗大了吧,難道就沒有一點憂患意識嗎?這鬼天氣也實在太反常了,難道她們不應該像小說里寫的那樣,趕緊出去買點物資儲存一下?

    “哪有那么夸張啊?說不定過幾天就放晴了,現在出去也太折磨自個了吧!要不,讓外面那兩人帶午飯得了,還省得我們出去淋一下呢。”

    哎,真不想出去啊,這天氣。

    她看看外面的天,再瞟瞟床沿掛著的鉛筆傘。這傘基本就只能遮遮陽擋擋小雨,外面那樣的瓢潑大雨估計連給它塞牙縫都不夠,勢必會被淋個透心涼來著……

    潘曉郁悶極了,這幾天每天起碼有一頓半都是吃著泡面配點榨菜糊弄過去的,已經吃的她現在看見方便面就想吐了。她本來就不怎么喜歡吃方便面,哪禁得住天天吃頓頓都不少它啊!想到這里,她就萬分想念小北食堂的各種好吃的小吃,種類多又不是特別貴。啥肉夾饃,雞蛋灌餅,麻辣燙,關東煮,新疆烤肉……還有各種蓋澆飯和鐵板燒,都是她的最愛啊!

    哎,想到就口水泛濫啊!

    “那兩貨還不定會不會回宿舍呢!而且我想吃好幾樣東西呢,還是再出去一趟吧。你東西也差不多光了吧,咱們還是再去買點算了,方便面吃多了可不好。”潘曉試圖說服這個同盟,畢竟兩個人出去更有安全感不是?最主要的是,還能相互幫著多提點東西,嘿嘿~~~

    “不了,明天不還要考試,順便再買豈不更好!再說她們兩個不回來也沒事兒,我正好還有兩袋方便面呢,湊合著午飯和晚飯一道吃唄,肯定不會餓著了。本人我天生麗質難自棄,吃個幾天沒影響的。”強淼淼頭也不抬地繼續盯著眼前的屏幕,專心一意地打怪升級。

    “哎,那我還是自己去吧……”

    潘曉見說服無效,只得認命的起床穿衣,獨自出去奮斗了。

    N市是一座地理位置優越,地形獨特的城市。它三面環山,一面臨水,依鐘山而扼長江。城內外多低丘,河湖相連,可謂山環水繞,地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素有“鐘山龍蟠,石城虎踞”之稱。南工大學本來就處于一個低丘的中心,這一連續的下雨使得校園里到處都是一片汪洋,潘曉初略一看,得了,估計都沒到小腿肚那兒了要。

    站在公寓樓前的潘曉迎著猛烈的狂風痛苦地皺了皺眉,心里憤憤地想:這他媽的也太折磨人了吧!可是出都出來了……

    嗚嗚,這倒霉催的老天啊,下個毛雨啊~~~

    算了,拼了吧!!!

    哆嗦得緊了緊身上厚厚的長及膝蓋的羽絨服,深吸了一口濕冷的空氣,潘曉一鼓作氣撐起從左鄰宿舍借來的“實用傘”就往外沖。

    從公寓樓到學校北區食堂不過短短的三四百米路程,可是潘曉硬生生的比平時多走了一刻鐘。最讓她郁悶的是,這三四百米的戰斗太慘烈了,她的身上全被大雨淋透了,褲子和雨靴更是慘不忍睹!這還不算,一路上走得那叫一個驚心動魄提心吊膽啊,生怕雷公大爺一個不爽給她來個親密接觸……簡直就是欲哭無淚啊,欲哭無淚!

    為了犒勞自己這一路的辛苦,潘曉胡吃海塞地從食堂一樓吃到了三樓,外加打包三份不同的蓋澆飯,作為今天的晚餐、宵夜和明天的早餐。反正宿舍里有電飯鍋,熱熱就可以吃了。

    一個半小時后,潘曉拍了拍脹得滾圓的小肚子,再度從食堂出發去據此一百米的學校超市采購物資。

    超市里一改往日的喧嘩忙碌,很是冷冷清清,只有小貓三兩只的零散在食品區的各個角落。

    潘曉抖了抖傘上的雨水,哆嗦地跺了跺腳,收了傘走進超市。

    方便面、面包、餅干、巧克力……但凡能管飽的食品不管喜歡不喜歡都掃入推車內,直到推車被滿滿當當的堆滿,潘曉才停止了購物。當然,身上帶著的幾百塊錢,一下子全花光了,只剩了幾塊零錢。

    直接導致的后果就是,肩上背著重重的背包,手里拎著滿滿的兩大袋食物,肩膀處夾著那把勞苦功高的實用傘,舉步維艱地一腳一腳淌著水往公寓樓走去,任由風吹雨打……

    走了二十幾分鐘,前面不遠處便是女生公寓樓,潘曉搖了搖被雨水擊打的麻木的臉孔,嘴巴里念念有詞,暗暗祈禱能快點回宿舍。

    但是人怕什么就偏偏來什么,她剛還指望著能快點走到公寓樓回宿舍洗個熱水澡什么的,這會兒都快走到臺階上了,卻偏偏意外突發,右腳被不知名的東西一絆,身體一個趔趄,失去了平衡,啪地一聲五體投地。

    潘曉上半身趴在臺階上,看著左右兩邊的購物袋,滿懷心酸。

    靠!怎么就這么倒霉啊!這種折磨人的鬼天氣也就算了,怎么就恰恰好的讓她在即將踏入天堂的時候跌入地獄啊~~~

    大滴大滴的雨水打在潘曉的身上,連最里面的小內衣都冰冰涼的貼在身上,她撐起手想起來……

    “哎呦!”

    手腕和手心傳來一陣疼痛,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心和手腕處給擦傷了,傷口雖不是挺深但也不淺,血還是順流而下,沿著手臂往衣服里流去。

    痛啊~~~

    潘曉癟氣地撇了撇嘴,任命地爬了起來,一手抬著,一手吃力的單手提起兩大袋食物走入公寓樓。

    她沒發現衣服下的玉鐲閃著微光正慢慢地吸著手腕處流下的血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71034_86_866-m
快穿:炮灰女配要反攻
作者 臺之夢
  「恭喜宿主,手撕白蓮花+10086,榮獲拆CP小能手的稱號。」系統。「……」顧淺羽。(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