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相見,驚鴻一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浩南離開醫院后馬上來到大世界,他向前臺的侍應詢問了幾句,就徑直往后臺走去(沈曼婷這時候一般都會在后臺準備晚上的表演)。

    “什么,出了車禍,那溫少沒事吧?”沈曼婷著急地問道。

    “放心吧,曼婷小姐,只是一點皮外傷,休養幾天就沒事了,你就不用擔心了,不過溫少交代我向你轉達一些事,那就是這次車禍溫少不想讓蓮姨知道,所以溫少想麻煩你幫他買一些換洗的衣物,然后交給我幫他帶到醫院去。”陳浩南輕聲說道。

    “這當然沒問題,我馬上就去買,可是浩南你能不能告訴我溫少住在哪間醫院,我想去看看他。”沈曼婷用懇求的語氣的說道。

    “這當然沒問題,要不待會我跟你去買東西,你再跟我一起去看他。”陳浩南笑著對沈曼婷說。(其實陳浩南心里一直都很喜歡沈曼婷,只是他也很明白沈曼婷心里只有溫韶華一人,一直以來都是,而且沈曼婷一直都把陳浩南當成可以無所不談的朋友,他也不想破壞這種和諧關系)。

    一連接下來幾天,沈曼婷和陳浩南兩人輪流到醫院照顧溫韶華,白天沈曼婷就到醫院照顧他,晚上的時候,沈曼婷必須回大世界上班,陳浩南就來接替她。后來,又過了幾天,溫韶華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以他的性子在醫院當然呆不住,陳浩南趕緊收拾行李開車送他回家,蓮姨這幾天都沒見溫韶華,一見溫韶華消瘦的臉龐便關心地問著:“怎么才幾日沒見,怎就憔悴了怎么多呢?生意固然要緊,可是也得注意身體呀,韶華。”

    “好了,蓮姨,我知道了,以后我會注意的,你就別操心了,”溫韶華用擔保的語氣說著。

    一回到家,溫韶華就急著處理這幾天積累下來的工作,溫韶華的生意基本上遍布上海的各行各業,還有一些灰色地帶的生意,連陳浩南這位得力助手都不知道,這些生意都是溫韶華在暗箱操作。(溫韶華很了解陳浩南耿直的個性,要是他知道這些事的話,肯定會反對,而且他也守不住這個秘密,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都把陳浩南當做最好的兄弟,他知道這些生意的危險性,他也不想連累陳浩南)

    自從溫韶華傷好之后就一直沒去過大世界,可是他想到那幾天沈曼婷一直衣不解帶地照顧他,自己剛好有筆生意要談,就決定約客人今天晚上去大世界談生意。

    晚上一到大世界門前,那里依然是車水馬龍,這時岑大姐看是溫韶華前來,馬上上前去打招呼,還為他安排了平時的位置,這時沈曼婷一聽是溫韶華前來,也趕緊去接待,“溫少,你今天晚上要來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一聲,我好先準備準備”沈曼婷高興地問道。

    “我也只不過順路過來看看你,你就算沒準備也一樣是艷壓全場,曼婷我來為你引薦一下,這位是嚴先生,是我新認識的一位朋友”溫韶華回答道。

    “嚴先生,你好,我是沈曼婷,很高興認識你,”沈曼婷招呼性的向對方問好,但她仔細地打量著眼前的這個人,感覺與以前溫韶華帶來的那些生意人似乎有所不同,有股神秘感又有股軍人的威嚴,不是單純的生意人那么簡單,不過她也不愿意過多的詢問,因為溫韶華實在不喜歡人家過多地干涉他的事。

    “今天能認識大世界的頭牌沈曼婷小姐也是嚴某人的榮幸,”那位嚴先生抬起沈曼婷的手用西方的禮儀禮貌地親吻了一下。

    接下來,溫韶華就請那位嚴先生坐下來,一起喝酒聊天氣氛十分融洽,正在他們喝到興頭上時,臺上傳來了一陣美妙的歌聲,猶如出谷的黃鶯那般悅耳動聽,又像春天的細雨滋潤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靈,歌聲喚起了溫韶華小時候的回憶,把他拉回了小時候自己的母親哄自己入睡時所唱的催眠曲,讓溫韶華失神好一伙。

    “溫少,你怎么了,”沈曼婷連叫了好幾聲,溫韶華這才回過神來,回了一句“怎么了,曼婷。”

    “你剛才都不發一語,有什么事嗎?”沈曼婷關心地問道。

    “沒什么,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溫韶華回答道。

    溫韶華仔細一看,臺上站著一位身穿紫色旗袍的二十歲出頭的小姐,臉上蒙著一塊紫色的面紗,在燈光的襯托下有股朦朧的美,雖然看不清她的模樣,但她的一雙眼睛有如秋水般的明凈透徹,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但同時又有種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大世界什么時候來了個這么會唱歌的紅角?”溫韶華不禁問道。

    “是前幾天才過來的,是李老板介紹的,”沈曼婷回答道。

    “李老板,是李世豪嗎?”溫韶華驚訝地說道。

    “這么說,她是李世豪的女人。”溫韶華接著問道。

    “這可不好說,雖然她是李老板介紹的,但你應該很清楚李老板的為人,他對他老婆那可是情深意重,在外面從來都不拈花惹草。”沈曼婷回答道。

    “那她叫什么名字,”溫韶華接著問道。

    “她的姓挺少見的,她姓秋,叫秋水色,”沈曼婷接著回答道。

    “秋水色,秋水共長天一色,名字倒是挺詩情畫意的,就不知道人長得啥樣?可是她怎么戴著面紗呢?不會真被我給料中了吧,是個丑八怪吧,”溫韶華略帶嘲笑又好奇的語氣說著。

    這話讓一旁的岑雪瑩聽到,不禁回了幾句,“是美是丑,這我倒是不知道,可是就憑她那身段和那副嗓子就足以在大世界占有一席之地,”岑雪瑩用贊賞的語氣說著。

    “岑姐你看人的眼光一向很高,很少聽你這么的稱贊人,看來她還有其他的過人之處吧,可否請她過來小坐一下?”溫韶華問道。

    “這恐怕有點困難,她只是來駐唱,還不是正式來大世界上班,不過我倒是可以為你引見一下,”這時,秋水色剛剛走下臺,岑雪瑩徑直走上前去,在她的耳邊嘀咕了幾句,便帶著她來到溫韶華面前,沒有了舞臺燈光的照射,讓溫韶華更看清了眼前的這個人,他或多或少的明白了岑雪瑩的那句話的意思,溫韶華心里不禁一顫,果然是天生的尤物,舉手投足之間都透著一股魅惑人的神情和語態,時而嫵媚動人,時而清純可人,只看她如玫瑰花瓣般的嘴唇微微一動,輕輕的喚了一聲:“您好,溫少,今天初次見面,我是秋水色”

    “秋小姐,今日能聽見你高歌一曲溫某真是不虛此行,”溫韶華伸出手向秋水色示好,秋水色伸出如白玉凝脂般的手,禮貌性的和他握了握手,這時溫韶華才體會到古人所說的柔弱無骨是何意思。

    可是隨即秋水色的語氣由濃轉淡,“溫少,我待會還有事,請恕我失陪了,”她的眼角瞄了一下溫韶華周圍的人,但也沒有過多的停留,便走開了。

    “嘿,這人未免也太不懂規矩了吧,”溫韶華身邊的人不禁這樣叫囂到。

    岑雪瑩趕緊出來打圓場,“不好意思啊,溫少,小姑娘家臉皮薄,見不得大場面,還希望您多多包涵。”

    “沒事的,岑姐,”這時溫韶華看著秋水色離去的背影,心里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一旁看在眼里的陳浩南,心里不禁為沈曼婷打不平,他覺得溫韶華今天晚上對沈曼婷太過冷漠了,可是當他回頭望了一眼沈曼婷,卻發現她并沒有任何的不悅之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坎坷路上
作者 優雅的藝術
     一個被外人看不起的職業,一個被扭曲真正意義精神的職業!   誰敢勇敢站出來!改變這...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